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Marry the Night

ScarletJena:

Marry the Night






 


 


*真·傻白甜注目!!


*Elrond/Thranduil


 


 


  当瑟兰迪尔将车停在学校对面的泊车位,拉下车窗让雨后带着土腥味儿的空气悉数灌入车内的时候,碰巧赶上下课铃响起。他下车,站在路边的树荫下等了会,没过多久就看到两个一金一黑的小脑袋从拥挤的人潮中朝他冲过来。


 


  “Daddy!”那个率先扑进他怀里的金发小男孩仰起脸朝他笑,一团热乎乎的白色气团在他小口喘气起冒了出来。在他还没来得及批评自己的儿子危险的行为时一双小手拉扯他的胳膊,将一个湿漉漉的吻“啪”的印在他的脸颊上,“我又比埃拉丹先跑过来!”他转头带着胜利者的居高临下的笑容望向身后撇着嘴的埃拉丹,后者选择朝他吐着舌头发泄心中的不满。


 


  “我或许该夸奖你,亲爱的,但你确实不应该横穿马路。”为了体现他作为一个好父亲——陶瑞尔在和隔壁科室的年轻护士嚼舌根时所说的——的公正性,他这样心平气和的揉揉儿子被风吹的乱糟糟的头发,为他们体贴的拉开车门,望着两个沮丧的孩子鱼贯爬进车内,而落在后面的三个也出现在了马路对面,正冲他挥手



  “Thrandy,Ada今天又很忙吗?”


 


  当爬进副驾驶座的亚纹系好安全带,瑟兰迪尔便发动引擎,一直安静的看向窗外的埃尔洛赫突然开口问。瑟兰迪尔抬头看向后视镜,将车倒离泊车位,等车驶离出人流攒动的校园区时,他才慢悠悠的回复埃尔洛赫提出的问题。


 


  “你爸爸今晚估计还是没法回来。”他解释道,在临近红灯时缓缓放慢了速度,他身后的孩子们面面相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亚纹不安的扭动身子。他通过悬在头边的镜子观察到了孩子们愁苦的神情,四双眼睛在彼此间狂躁的游移,埃拉丹用胳膊肘杵杵一旁的阿拉贡,黑发的男孩最终硬着头皮迎上镜中瑟兰迪尔审视的目光,嚅嗫着开口。


 


  “……我们已经吃了十二个晚上的速食通心粉了。”


 


  “我晚上还得上夜班,没时间给你们做别的了。”瑟兰迪尔扶着方向盘的手不被觉察的晃了一下,他随即稳住,面不改色的作出回应。试图掩盖他除了简单的早餐外就只会用微波炉加热食物的事实。


  “可是微波炉食物没有营养!”埃拉丹紧义正言辞的抗议。就好像每天早上把牛奶偷偷转移到他双胞胎的人不是他一般无辜的眨着眼睛。


 


  “……年末了,你爸爸和我的工作都很忙。”他企图在一帮孩子充满期待的眼神中做最后的挣扎。


 


  “Thrandy.”一只柔软的小手扯扯他的衣袖,坐在他身旁的女孩打破了最后的僵局,亚纹用她那双灰黑色的眼睛充满歉意的瞅着他,她甜美的嗓音里弥漫着毋庸置疑的真挚,“其实……我也不太想吃通心粉了。”


 


  在瑟兰迪尔从小接受的教育里,他想不出什么理由去拒绝一位女士可爱又合理的请求,即便提出请求的女士是个微型的。




  “好吧,好吧。”于是他捏捏眉心,最终还是妥协了,几个孩子交换着欣喜的眼神,他抽抽眉角,决心忽略掉亚纹转身朝座眨眼睛的动作。


 


  “我们去吃意大利菜。”


 


  你看吧,埃尔隆德。他想,绝不会承认此刻他的心底竟然有些不是滋味。这就是你不在家的下场,孩子们甚至只能吃通心粉。


 


  当你的另一半因为工作的原因时常不在家时,你又能做什么呢?


 


  十二月的到来伴着米尔伍德今年的第一场雪。当雪如期而至,整个城市仿佛在一夜间进入了节日的氛围。他不知道原本空荡的超市里是从哪儿凭空冒出了那么多人,硬生生采购变成了一场战争。埃尔隆德又不在家,他在一周前匆忙奔赴横跨了十个州的首都去参加一场研讨会。家里的存粮眼看着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瑟兰迪尔不得不亲自前往超市,为即将到来的周末囤积粮食。毕竟他有五个孩子得照顾。在他好不容易从叽叽喳喳的人群里抢到了最后一瓶蓝莓酱,并在一群妇女威胁的目光中利用手臂长的优势抓到标着“销量第一”的新鲜大袋装吐司后,天父在上,瑟兰迪尔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发誓他再也不会踏进这个该死的地方一步。


 


  当他将这些东西粗鲁的塞进后备箱,坐上他的驾驶座并喘一口气之后,挂在一间看起来相当温暖可爱的咖啡店门上的系红色缎带的槲寄生抓住了他的目光。错落的白色碎片窸窸窣窣的从天空中撕裂的口子里嗤嗤坠落。


 


  他终于记起,圣诞快到了。


 


  当他驱车赶回家,并推开家门后,家中前所未有的欢快气氛令他在门口足足迟疑了十秒钟,在这十秒钟之内,他甚至坚信自己开错了门而打算转身离去。直到他兴奋的儿子向一枚小小的炮弹似的发出愉悦的尖叫并冲进他的怀里,他才勉强的打消了自己的疑虑。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将手中提着的满袋子食物放在地上,空出一只手将莱格拉斯腾空抱起。“不要告诉我你们趁我不在的时候毁了厨房。”


 


  “El爸爸回来了!”莱格拉斯圈住他父亲的脖子认真的纠正道,一边伸手指指厨房,“我们才刚刚吃好晚餐。他也给你留了一份!”


 


  好吧。他漫不经心的吻吻儿子的额头,将他从怀里放下,拍拍他金色的脑袋说服他去找埃拉丹他们玩(他听见花园的方向传来一阵诡异的动静,上帝保佑他们别毁了他的花园。瑟兰迪尔头疼的想。)然后他径直朝厨房走去,果不其然发现那个人正背对着他在水池边忙碌。


 


  瑟兰迪尔在纠结是先上去揍他一顿以发泄今天在超市里受的气还是解决肚子温饱的问题中不情愿的选择了后者。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踱步到桌旁,抱起手臂坐上桌子,喊出他的名字。桌上放着的那份意面看起来相当诱人,腾腾热气伴着香气勾引他的食欲。他端起盘子卷起一口送入嘴里,在内心里暗自承认这个男人有一手能将最普通的意大利面做的美味无比的手艺。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迅速转过身,在看到他时,弯起那双在灯光下染着暖色的眼睛。




  “冰箱里的食材只剩下意大利面,我只来得及在你赶回来之前做这个。”埃尔隆德卷起的衣袖沾了丝水渍,他看上去疲惫,却依旧带着温和的暖意瞧着他。




  “我听埃拉丹说你们吃了足足十二天的速食通心粉。”埃尔隆德像是讥诮的扬起一边的眉,瑟兰迪尔吃了口面条,面无表情的望着他,在心里却暗自决定绝不放过埃拉丹从今往后的任何一餐牛奶。




  “只有晚餐而已。”瑟兰迪尔郑重的纠正他。




  埃尔隆德嗤声笑了。他抬眼对上瑟兰迪尔的眼睛,伸出一只手挑起他扫在唇边的头发。




  “两周没见,你有没有想过我?”他半是调笑,半是认真的问。




  “很抱歉,没有。”瑟兰迪尔不动声色的说,一边皱眉望着埃尔隆德湿漉漉的手,“你快去把手给擦干净。”




  而后者——像是压根没听见他说了什么,凑上前替他舔去嘴角沾着的酱汁。




  “味道不错,”他自言自语,随即倾身吻住他的嘴唇。




  他们分享了一个带着番茄肉沫味道的吻,并急于向更深的地方探索。瑟兰迪尔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想要这个,他真的非常想念埃尔隆德带给他的欲望,但当务之急,确实还有更重要的事得排在滚床单前面。




  “埃尔隆德,”他微微推开他,“先让我把面吃完再说。”他觉得自己真的快饿的能吞下一只杯子。




  埃尔隆德错愕的抬头,随即嗤声笑出来。“那好吧。你什么时候想做了再叫我。”他捏捏瑟兰迪尔的鼻子说道,转身重新去照顾他的盘子。“对了。”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指指水池边放着的做工精致的木篮子,用格子方布仔细盖好,瑟兰迪尔之前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它。




  “这个是凯特琳·怀恩沃斯小姐做的饼干,她今天托人给我送来了,你可以尝尝看,她的饼干真的挺不错。”




  听到陌生女人的名字从埃尔隆德嘴里冒出,他搅动面条的动作顿了顿。




  “她干嘛送饼干给你。”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听出这句话中隐藏的敌意。




  “为了答谢我帮她摆平了一道棘手的官司。”埃尔隆德向他解释道,“毕竟我们曾经是大学同学。”




  是啊,大学同学。瑟兰迪尔戳着面条想。至少,她会做饼干送给你,而我只会用微波炉加热食物。




  瑟兰迪尔被他自己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他是怎么了?


 
















TBC




大王已经崩坏到不忍直视了……逻辑死了文风也死了……


剩下一发明or后天发出


依旧法官X神经外科医生设定


心情不好我要发糖给自己吃_(:зゝ∠)_

评论
热度(173)
  1. 喵布哒ScarletJena 转载了此文字
  2. 喵布哒ScarletJena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