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Marry the Night (下,全文完)

ScarletJena:

                                   Marry the Night




*OOC有,不适者请戳X谢谢


*Elrond/Thranduil












 


  早上八点,他准时到达了医院。


  当他换好衣服,喝完一整杯足以支持他完成一上午工作的高浓度咖啡后,陶瑞尔便从办公室门口侧身溜进来,手里照例抱着一沓厚度惊人的记录表。


 


  “早上好,头儿。”她像只不知疲惫的鸟儿似的神采奕奕,走路的速度轻快而干脆。瑟兰迪尔挺喜欢她,比起其他科室或是自以为是的或是蠢的无法理喻的实习生,陶瑞尔更有自己的想法,性格热烈而友善。更重要的是,她是整个医院为数不多的能跟上瑟兰迪尔走路速度的人。就凭借这一点,她那声听起来挺滑稽的“头儿”也显得无关紧要的了。


 


  “早上好。”瑟兰迪尔心烦意乱的说,拉开椅子头也不抬的翻开今天的报纸。若是平日里或许他会对这姑娘表现的更和善一些,但不幸的是,他今天的心情无情的指示他去扮演一个残酷剥削下级的坏蛋。


 


  “埃尔隆德先生不是回来了吗?为什么您的情绪看起来还是挺低落?”


 


  哦,他心底那点刚探出头的,对陶瑞尔的态度的那点隐约的愧疚瞬间就被那个面容冷酷的坏蛋掐死在胎中了。


 


  瑟兰迪尔不明白他和埃尔隆德之间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他几乎敢肯定埃尔隆德必定在隐瞒着些什么。


 


  昨晚,当他们陷入柔软的床垫中后埃尔隆德在他背后用手臂圈住他,用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叙述他在研讨会期间所遇见的事,轻柔的呼气喷洒在他耳朵后敏感的皮肤上,这着实令他很难分心去真正的分辨埃尔隆德伴着笑意和鼻音的句子到底能拼凑成一个什么故事。最最要命的是,埃尔隆德老er此刻还在他的身体里呆着,隔着层tao子到是和搂着他的大家伙一样挺老实。积蓄已久的yuwang撑man他的身体,瑟兰迪尔此刻困顿不堪,而这个姿势入眠对他来说又显得过于苛刻,但稍微一动弹又只怕将身后那个好不容易收敛下来的男人又再次撩拨起来。埃尔隆德亲吻他的肩膀,将鼻尖蹭进他湿漉漉的金发。湿热的气体如同身后人的体温一样稳妥,瑟兰迪尔在一阵倦意的席卷下最终还是沉沉的阖上眼睛。在梦境尚未完全占领他的意识之前,他感到的左手被埃尔隆德摸索着拾起,彼此紧扣。


 


  这本该是一个满足而安稳的睡眠。


 


  在深夜里他在恍惚中醒来,却发现身后空荡荡的。瑟兰迪尔撑起身子坐起来,半阖的窗台上,夜风抬起纱帘的一角。埃尔隆德站在窗台上正给谁打电话,灌进卧室的冷风携来了零星几个句子。


 


  “……我知道……确实是这样……我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接受这个…说老实的……”


  瑟兰迪尔坐直身子,企图捕捉那些湮灭的风中的只言片语。


  “哈哈……好了别拿这个嘲笑我了,那么我们明天联系?……晚安,凯特琳亲爱的。”


 


  愤怒、羞耻,和混杂着某种令人费解情绪的倦意让他一阵发抖。他默不作声的躺回属于他的那侧,暗自思考着他们是不是该分房睡了。大脑中理智的那部分告诉他,埃尔隆德在半夜打这通电话给那个名叫凯特琳的女人必定是有他的理由,他该对他们之间这么些年来的感情有足够的信心。


 


  哦?那你忘了吗?被妒火烧昏了头的部分在他耳边悄声说,他可从来没给你什么别的保证,他甚至没跟你求过婚。


  


  该死的。


 


  埃尔隆德在朝着电话那头说完晚安后就转身回到卧室。他躺回床上,在看到瑟兰迪尔睁着的双眼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


  “是被风给吹醒的吗?”


  埃尔隆德倾身想吻上他的额头,不料却被瑟兰迪尔扭头躲开。


  “你怎么了?”他的声音中参杂的笑意甚至多于无奈。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瑟兰迪尔在心里暗自冷笑,干脆利落的转身用沉默表达着他的不满。


  “……你是听到刚才我给凯特琳的电话了?”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伸手推推瑟兰迪尔的手臂,而瑟兰迪尔依旧不打算理他。


  “我是不是该有为自己解释几句的权利?”


  “我没什么别的意思,你别理解错了。”瑟兰迪尔终于开口说,以一种拒人千里的口气将埃尔隆德下一句话堵死在喉间。


  “……我以为这种事压根不算什么。”沉默一阵后,埃尔隆德开口,他的嗓音变得有些干涩。


  他听起来像是……很受伤。


  就像坠入两极寒冷的冰层,在那一瞬间他甚至动弹不得,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埃尔隆德。”他深吸了口气,试着找回自己原本的镇静,“我们之间一直有些问题……我猜你应该也注意到了。我觉得冷静下来对我们两个都好,所以,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卧室里突然寂静的难以忍受。然后埃尔隆德很轻柔的笑了。他说好。


  瑟兰迪尔在清晨醒来,埃尔隆德却已经不在他身边。


  


  陶瑞尔在进行今天的工作时不得不再次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以应付瑟兰迪尔格外刁钻的要求。她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错事,或是不小心说漏嘴了什么。瑟兰迪尔依旧保持了他一贯高傲权威、风度翩翩的诊断态度,三言两语便将一个粗鲁无礼的病人家属暗讽的无话可说。而然她时时刻刻都得提心吊胆,想着随时都能冲上去阻拦她的指导老师任何一切可能失去控制的举动——即使她在内心里也十分赞同那种人就该被狠狠的踹屁股。


 


  每当她企图偷个懒,或者偷偷摸摸给口腔科的男友发条短信时,她总感觉有股若有若无的目光扫向她的背脊。上帝啊他甚至在对她手指上挽着的订婚戒指怒目而视,就好像那也得罪了他似的。那可是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戴在她手上的了。陶瑞尔愤愤的想,她甚至因为这个遭到了瑟兰迪尔的调侃“以后再也穿不了高跟鞋了。”


 


  “贝尔兰先生,我去给你泡点咖啡吧?”


 


  再也受不了办公室沉闷的氛围,陶瑞尔一把抓起桌面上的杯子,几乎是从座位上跳起来一般急匆匆的对瑟兰迪尔说道。


 


  “陶瑞尔,你等等。”瑟兰迪尔交叠的手指摆在桌上,看上去若有所思,“你觉得…这个东西,”他指指陶瑞尔手指上的戒指,“能够稳固你和你男朋友的关系吗。”


 


  他不是真的想跟我讨论这个吧。陶瑞尔畏惧的想。然后她看见瑟兰迪尔的神情,他的眉头紧锁,看上去真的像是被某种心事所困扰。而作为一个尽心尽力的、合格的学生,她似乎有义务为老师分担忧愁。


 


  “呃……其实现在有相当一部分的伴侣并不打算走那套传统的路线,说老实的,一枚戒指其实绑不住什么,”她斟酌着字眼,“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吧,呃,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但那至少意味着那个人有胆子给你一个承诺。”瑟兰迪尔回道,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宁。


 


  “如果确定能和对方走下去的话。”她回道。


 


她依旧对早上的话题心有余悸,而这时候,一个相当大胆的想法从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相当小心的掂量了一下目前的情形,然后问道,“难不成……埃尔隆德先生向您求婚了?”她惊喜的捂住嘴,“这是真的吗?你们终于决定结婚了?”


 


  瑟兰迪尔只是沉闷的瞅了她一眼,“没有什么求婚,我们从来都没有过这方面的打算。”他的嗓子里隐藏的颓废语调罕见的背离了他原本的想法。


 


  “如果是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觉得我能帮的上忙的。”陶瑞尔诚恳的说道,将手中的杯子重新搁回面前的桌上。“您不妨跟我说说,难不成埃尔隆德先生还不打算考虑结婚的事吗?”


  她期待着瑟兰迪尔能给出点正面的回应,而瑟兰迪尔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指回避她的视线。


 


  “我不会做饭。”在沉默的时间长的过了头,陶瑞尔差点失去信心之前,瑟兰迪尔突然说,“性格也不一定跟他合适,更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他自嘲似的冷哼一声,在陶瑞尔震惊的目光中起身走到窗前,挑起窗帘,凝视窗外车来车往的道路。


 


  他的背影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迷茫的困兽。陶瑞尔叹息着,心软如她便在心里暗自原谅了瑟兰迪尔早上对她残酷的使唤。


 


  “您或许该找个机会跟埃尔隆德先生好好谈谈?”她试探性的建议道,“如果出了问题,还是由双方一起来解决的比较好。”


 


  想到早上醒来后只摸到身边冰冷冷的床单,瑟兰迪尔不由得绷紧了唇角。


  “也许吧……我想我会试试。”他随口搪塞道,做了个手势让陶瑞尔将他写好的处方拿给药房,然后在看着陶瑞尔精神抖擞的背影时控制不住的问了一个令他今后后悔万分的问题,“我是不是表现的像个混蛋?”


  接着陶瑞尔发出一声尖叫,她望着失手泼在刚做好的表格的咖啡近乎崩溃的捂住脸。而此刻的瑟兰迪尔也将脸埋进他的双手中。


他或许真的挺像个混蛋。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埃尔隆德似乎从没这么忙过。瑟兰迪尔在埃尔隆德给同事的电话中大致了解到最近发生了一起数值巨大的贪污案,所涉及到的人员和背后的关系都极其复杂,埃尔隆德又开始了他起早贪黑的生活,将未解开的心结和一大堆烂摊子都丢给了瑟兰迪尔。偶尔在家的吃饭的日子,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寥寥无几。这样诡异的气氛甚至连最迟钝的埃拉丹都觉察出了些许端倪。


 


  “Thrandy,Ada是欺负你了吗?”在某天的早饭的餐桌上,黑发的小男孩在他爸爸草草喝完咖啡便出门后终于忍不住问。


  “埃拉丹,闭上嘴安静的吃你的早餐。”他烦躁的回道,在孩子们关切的眼神中将盘子里的熏肉想象成埃尔隆德狠狠的切下去。


  或许他们早该结婚的。这已经是这周一来不知道从脑海里冒出来的想法了。该死的埃尔隆德,他当是真该让他哭着求自己嫁给他。


 


  当瑟兰迪尔真正意识到除夕夜的到来时,是埃尔隆德在那个下午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宣布结案的时候。


  “总算是在圣诞节之前结束了它。”埃尔隆德在亲吻埃尔洛赫的额头后对他说,匆匆贴了贴他的脸。他看上去很疲惫,心情却很是轻松,很久没舒展开的眉心像那团雾气般揉散开。瑟兰迪尔正看着孩子们装饰圣诞树,他注视埃尔隆德消瘦下去的脸,混杂着内疚和纠葛的情绪情绪顷刻将心头堵得严实。


 


   晚上他们挤在客厅的地毯上看节日特别版脱口秀。阿拉贡和埃拉丹因为扬基和红袜队差点打了起来,他们在亚纹和莱格拉斯的笑声中从滚成球的状态中彼此分开,两个人的脸都涨得通红。甚至连埃尔隆德都在笑。他们两最后在埃尔洛赫的欺骗下双双从槲寄生底下经过,不得不在起哄的呼声中亲了对方的脸颊,结束后都是一副备受打击的嫌恶神情。


 


  当他们将兴奋的孩子们送回床上时,已经接近新的一天的一点了。瑟兰迪尔在埃尔隆德走进房间挨个给孩子们祝福时收拾东西,电视依旧打开着,正在重播昨日的新闻,当他将垫子从地毯上一个个捞起后抬头,不由的愣在原地。新闻里正在播报埃尔隆德所审理的那桩贪污案结案的消息,屏幕里埃尔隆德正和一位金发的女士站在一起,对着镜头接受采访,电视台给她标出的介绍,正是凯特琳·怀恩沃斯。


 


  “Thrandy,我们是不是该准备放给孩子们的礼物了?”埃尔隆德在悄悄卧室门带上后,走到他身边问。“你怎么了?”在觉察到瑟兰迪尔的沉默后他问道,然后他抬起头,顺着瑟兰迪尔的目光看向电视,他的表情最开始是错愕,接着是无奈,当他揽住瑟兰迪尔的肩膀去探寻他的视线时,已经变成了一种释怀。


 


  “你等我一下。”他对瑟兰迪尔说。接着蹲下身子,在数量众多的礼物里挑拣着,瑟兰迪尔望着他的动作,在失神中更是疑虑,他不太明白埃尔隆德接下来想怎样,是终于打算跟他坦诚他找到了一个贤良的女人,并且跟她和送了一份礼物来嘲讽他这些天以来的白痴举动吗。


 


  当他继续胡思乱想的时候,埃尔隆德已经将一份包装的相当好看的礼物扯开,接着拉着他在地毯上坐下。


  “这个,本来该早上才该让你看见的……不过也算是到了今天了,所以,”埃尔隆德率先对他开口,他的嗓子里含着令人宽慰的情绪,暖色的落地灯下一只不大的盒子静谧的躺在哪儿,“我该和你道歉的,Thrandy.”埃尔隆德面露一丝愧色,“我该和你解释清楚我和凯特琳之间的事,我做的不对,也许这伤害了你……所以我很抱歉。”


 


  瑟兰迪尔的喉咙梗的刺痛。他无法开口,呼吸狠狠的胶着。


  “我很抱歉,但我还是得送你这个。”


 


  他将那个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那是一副已经完成的拼字游戏格,只是看上去没什么头绪,在整个格子的正中部分,一个小的套娃占据了一个格子的位置。


 


  瑟兰迪尔抬头,发现埃尔隆德正凝视着自己。


 


  “你把那个套娃拿开看看。”他轻声鼓励道。


 


  就算这是个巨大的骗局,那他也得输的好看一点。瑟兰迪尔犹豫着将套娃移开,在缺失的空格里,一枚戒指躺在那儿,瑟兰迪尔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踩了一下,他的脑子此刻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一场玩笑,疑惑和不敢置信的冲击此刻正汹涌的冲刷他的大脑。当他回过神来,埃尔隆德正期待的望着他。


  “……这是什么意思?”他艰难的开口,撇过头不去它。


 


  “这是给你的戒指啊。”


 


  “这不会是给我的,”他甚至是慌乱的反驳道,“你压根就不知道我该戴什么尺寸。”


  埃尔隆德嗤笑出声。


 


  “事实是,我知道。”他柔声说,牵起瑟兰迪尔垂在身边的手,“我在你睡觉的时候给你量过。老天,你为什么不去相信这个?我从来没有想过把这个东西交给除你之外的人。”


 


  接着,他在瑟兰迪尔震惊的目光中朝他单膝跪下来。


 


  他曾经想象过,如果有朝一日埃尔隆德向他求婚时的场面。然而当这一切成了现实,他正坐在家中的地毯上,窗外隐隐传来圣诞的颂歌。雪花窣窣而落,那个请求与他共度一生的人正单膝着地,手中托着一个简陋的拼字游戏格,那枚戒指就摆在上面,一段即将被谱写的日子正镀在上面,流着柔光。


 


  “你知不知道套用电视剧里的求婚方式很没诚意。”瑟兰迪尔低头看一眼拼字游戏格,毫无章法的拼写中,那个答案从未如此清晰,甚至呼之欲出。


 


  “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好好再想一个,等婚礼的时候用。”


 


  “…我只会用微波炉热食物,脾气很差,也不会什么甜言蜜语。”他在埃尔隆德的注视中罕见的乱了阵脚,胡乱的揪着句子。


 


  “我知道,我都知道。”


 


  埃尔隆德朝他眨眨眼,将拼字游戏盘托的更高了些。


他缓慢的叹息,用手指将下面一格的“O”移了上来。


 


  他输的心甘情愿。


 


  你愿意嫁给我吗。


  ——是的,我愿意。


  






FIN




于是他们终于该去结婚了_(:зゝ∠)_


就是这样一个会吃醋会胡思乱想的大王……如果写弱了都是我的错……希望不会雷到你们(跪


以及大王拼出来的句子就是“I DO”了


做个小调查,有人想看领主追大王的正篇么ovo有的话我抽个时间就可以开坑了~

评论
热度(185)
  1. 喵布哒ScarletJena 转载了此文字
  2. 喵布哒ScarletJena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