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When we have five children (短篇完结/小甜饼)

ScarletJena:

                     When we have five children


 


 


*Elrond/Thranduil




*


 


  “我有两个爸爸。”小埃拉丹在他的日记本上写下这句话,接着抬头咬咬下唇冥思苦想了一番,“……我老爸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叔叔,他带来了莱戈拉斯,我们都叫他leggy,是我们的小弟弟。所以我们家一共有七个人。是一个不得了的大家庭。“


 


  米尔伍德的雨季总算在一番肆意嚣张之后收敛下来,云销雨霁,久违的阳光挪动着身子窥视它身下的大地,风将厨房的纱织窗帘吹的飒飒飘动,明暗交错的影子长长的落在地板上、被擦的安静的明黄色餐桌上。埃拉丹瞥了眼正在翻看报纸的瑟兰迪尔,猫着身子越过正往面包上摸果酱的亚纹,将自己一滴未动的牛奶偷偷倒进他双胞胎哥哥的杯子里。


 


  “诶拉丹,“瑟兰迪尔开口唤道,黑头发的小男孩身子一僵,手中的牛奶堪堪从手指间滑落,被眼疾手快的亚纹一手扶住,”别企图将你的牛奶倒给你哥哥,因为你一次都没成功过。“他这么说着,刷的翻一页纸,他蓝色的眼睛在早上总是格外深邃,此时正越过报纸盯着他瞧,眼底里倒是饶有兴致。


 


  “Thrandy——“埃拉丹撇撇嘴,沮丧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一双湿漉漉的圆眼睛厌恶的瞅着面前那被乳白色的液体,”我恨死牛奶了。“


  


  “用你的狗狗眼求情也没用,亲爱的。“金发的监护人残酷的抹杀了闹别扭的小男孩心底残存的希望,”当它能让豆芽菜一样的小身板变的结实的时候你就会爱死它了。“他看见埃拉丹撇着嘴气鼓鼓的瞪着桌面,声音不由自主的柔和下来,”听话,等你爸爸起床以后,我们就能去游乐园了。“


 


  这句话似乎有点作用。在一番剧烈的挣扎后,埃拉丹不情不愿的拿起他的杯子,捏着鼻子将满满一杯牛奶灌进肚子里,示威般的朝瑟兰迪尔晃了晃。


 


  “Thrandy爸爸是个神经外科医生,据说他是个十分了不起的人,是整个城市里最好的医生。有很多人喜欢他,但也有人讨厌他,我猜可能是他不太好接近,总是一副冰冷冷的样子的原因。老实说,我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的,但Thrandy是个很棒的爸爸,即使他每天早上都会残忍的逼迫所有的孩子喝牛奶。”


 


  “你Ada是不是对埃拉丹太严格了啊。”坐在一边的阿拉贡用手肘戳戳搅着麦片的莱戈拉斯,金发的小男孩停下手里忙活的事,凑近阿拉贡的耳朵小声回应,“Ada知道埃拉丹在前几天的早上都把牛奶给了埃尔洛赫了,但他都没有说出来呀。”说罢莱格拉斯轻轻巧巧的转过身子,给了他一个粘着麦片粉的明亮笑容。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在这之前,最小的那个称号归属于埃尔隆德爸爸的养子阿拉贡。


 


  阿拉贡帮莱格拉斯清理了洒在碗周围的麦片,为此又获得了对方的一个露着牙齿的微笑。莱格拉斯前些日子刚刚掉了他的第一颗牙,是在他吃晚餐的时候硬生生嗑下来的,没有丝毫预兆,血顿时将他的嘴染的通红。当时可把所有人都吓坏了,而始作俑者则勇敢的将那颗血淋淋的牙齿从嘴里吐了出来,朝他不知所措的爸爸笑得像只初生的小兽,毫无畏惧,骄傲而自豪。


 


  莱格拉斯是瑟兰迪尔唯一的孩子,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和来自爸爸的金头发,他的眼睛比起他爸爸的更蓝,更温和,那或许来自他的妈妈。他是五个孩子里最轻盈的那个,奔跑起来更像是在飞翔,连年纪最大的双胞胎都很难比得过他。


 


  “你不要面包吗Leggy?”阿拉贡问道,不太确定的看着他的小弟弟吞咽那一碗不怎么厚实的麦片粥。金发的小男孩将头摇一摇,指指他牙齿右边空掉的缺口。“这里还是有点疼。”他瘪瘪嘴,小声的朝阿拉贡抱怨。


 


  “你已经很了不起啦。”阿拉贡伸手揉揉他柔软的头发,在阳光下,那一头金发淡的几近透明。


 


  “可我找不到那颗牙在哪儿了。”莱格拉斯忧伤的叹息说,听起来沮丧又遗憾。“我还打算把它给藏起来呢。”


 


  可谁又会去偷走一颗牙呢。莱格拉斯闷闷不乐的想,又低头戳着没喝完的麦片粥。他决心将这件不愉快的事儿给忘了,毕竟这是个久违的好天气,他们家将会出门旅行。想到这儿,莱格拉斯便开心起来。


 


  “Thrandy爸爸能猜的出谁是我,谁是埃尔洛赫,我们都认为这很不可思议,因为如果我们乐意,甚至连老爸都不一定辨认出来。或许是因为他是个医生?我听说Thrandy爸爸的工作是打开人的脑袋,切除里面的坏东西以后再把它合上。也许因为这样,他才能看透我们的脑袋来分辨我和埃尔洛赫?”


 


  “Thrandy.”埃尔洛赫从他的早餐里抬起头,被唤名字的大人正端起他的咖啡,听到他的声音便朝他看去,比弟弟更沉稳的孩子正看着他,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眼底略过一丝兴奋的情绪,。


 


  “下周六有我们的比赛,你和爸爸会来看嘛。“他平静的问道,带着几许小心翼翼的期待。


  “那这么说来,你们这周赢了?“


  “1:2,我打进了第一球。“


  瑟兰迪尔缓缓的点头,“我们当然会去。带上你的弟弟妹妹们。”埃尔洛赫得到他的保证,他真的从中听出了赞美的意味。他朝瑟兰迪尔腼腆的笑了,低头继续解决他的早餐。


 


  当瑟兰迪尔合上报纸,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后,他将报纸整齐的叠起来放在一边,端起他没喝完的咖啡,对坐在右边中间位置的女孩说道,“亚纹,去把你爸爸叫醒吧,我们打算过一会就出发了。”


 


  一直没说话的女孩乖巧的点点头,她娇俏的面孔早已透出端庄美丽的轮廓,她轻快的推开椅子,朝着她爸爸的房间小跑过去。


 


  “Ada,Daddy.”亚纹试着敲门,不过看来这不足以让她沉睡的父亲清醒,她的嘴角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推门走了进去,雀跃的跳进她父亲的床,缩进埃尔隆德的在迷糊中张开的怀抱里,蹭蹭他的颈窝。


 


  “嘿……早上好,小宝贝。“小亚纹抬起头接受了一个来自爸爸的,落在额上的,含着热气的早安吻,埃尔隆德用下巴拱拱她的脑袋,撑着胳膊坐了起来。


 


  “Papa该起床了,Thrandy爸爸说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亚纹坐在床边看着爸爸穿好了衣服,埃尔隆德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看起来很是吃惊,”该死,都已经九点了。“他抱怨道,匆匆跑去浴室洗漱。


  


  “你应该早点叫我起床。“当埃尔隆德打理完毕,跨进厨房后,他朝将最后一只杯子洗干净,放进碗橱的瑟兰迪尔说道。


 


  “那是因为你昨晚睡得太晚了。”他关上碗橱,看着埃尔隆德就着水匆匆咽下几口面包,“今天我来开车。”他最后补充道。


 


  埃尔隆德怔了怔,然后他点点头,凑过身子向他的爱人讨要了今天的第一个吻。


  他们的孩子在前厅兴奋的呼唤他们的名字,阳光落的满当,抬眼望去,未来被深埋在天穹的尽头。细碎的尘埃在空气里旋转。


  “早上好,Thrandy.”埃尔隆德在他的唇间说。


 


  “早上好,Elrond.”


 


 


 


  


    


FIN






小甜饼!无刀片!腻歪到我都看不下去了【。


依旧延续法官X神经外科医生的设定


猜猜小叶子的牙被谁偷走了♪(^∇^*)

评论
热度(172)
  1. 喵布哒ScarletJena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