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The Hobbit/主ET】怀罪-4(病娇系)

这是今天份的小心心:

04


所谓真相,究竟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埃尔隆德的目光粘在他的身上不肯离去,每一道视线都在赤裸裸张扬着谷欠望,饱含热情。


瑟兰迪尔咬了咬牙,“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格洛芬德尔有糖尿病的?”


“世纪塔上,”埃尔隆德随手点燃一支烟,眯着眼看他的脱衣秀,“不吃高糖的食物,饭前还去了一趟盥洗室,以及手里的小盒子,糖尿病的概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细致入微。”瑟兰迪尔点了点头,“可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推理错误。”


“那又如何,”埃尔隆德吐出一串烟圈,歪着头笑吟吟地望着对方,“要调查一个人的底细再容易不过。就算不是糖尿病,他需要给自己注射药物这一点就足够了。”他将烟递到瑟兰迪尔嘴边,“抽吗?”


瑟兰迪尔用嘴衔过来,狠狠吸了一口,“所以你就假称衣服上沾上了汽油,好在盥洗室等他,用早就准备好的硫酸锌溶液把胰岛素掉包,好来一个偷梁换柱?”


“又是只对了一半,”埃尔隆德用几根修长的手指抚着瑟兰迪尔垂在肩头的长发,将他们一一捋顺,“我在盥洗室的位置等他出现,再‘意外’地撞到一起,他手上的胰岛素盒子自然就掉在了地上。”


“指纹怎么办?”


“什么?”


“你掉包的话他使用过的盒子上一定会有你的指纹。”


“你担心我,所以提前从我这里预先把我准备好的装有‘硫酸锌’的针筒换成了真正的胰岛素,这样即使我再去偷梁换柱他也不会有任何反应,对吗?”埃尔隆德抬起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么,告诉我”男人的眼神阴晴不定,“你救他,究竟是因为你舍不得他死,还是害怕我被警方发现?”


瑟兰迪尔冷哼一声,“自然是因为你,不过我也是因为发现了些其他的东西才急于出手阻止,”犹豫了一下,他决定将额外发现的那部分轻轻地隐去,有些事情,还是埃尔隆德不知道为好。“而且我换进去的针筒里装的不是胰岛素,是生理盐水。”


“很好,”埃尔隆德为听到的答案感到满意,“透明指套,”他说,“我又不傻,自然不会不考虑指纹,不过那些东西现在已经被我扔进垃圾桶了。”他顿了顿,目光在爱人的酮体上上下逡巡,“好了,现在该你告诉我,”埃尔隆德一把捞过瑟兰迪尔脱的一干二净的身躯,在他的肩窝上留下湿热的吻,“你怎么知道针筒里的是硫酸锌?”


颈侧一片酥酥麻麻的痒,“你···你的书房里,我发现了剂量不少的硫酸锌粉末。”


“哦···那倒是怪我看管不周了,”埃尔隆德的吻一路划过细腻的皮肤来到锁骨,他停在这里,用牙齿轻轻啃咬突兀出来的骨头。“可你想过没有,假如格洛芬德尔注射进了我给他的硫酸锌溶液,只要法医一验尸就会知道这是一起谋杀案,作为情敌,我还能逃脱嫌疑吗?亲爱的,我不会为了他搭上自己。”


瑟兰迪尔抖着肩膀躲闪着埃尔隆德细密的轻咬,他被这话点醒,自己似乎漏掉了一些重要的细节。严谨如埃尔隆德,如果硫酸锌是至关重要的工具的话,他怎么可能轻易就让别人发现,而且不止自己,莱戈拉斯大概也是知道的。所以···埃尔隆德他是故意露出破绽的!可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所以呢?那支针筒里到底是?”


细吻逐渐向下,辗转来到前胸,一对儿赤色的果子微微挺立,“也许就是胰岛素也说不定。”埃尔隆德张口将其中一粒含了进去,用舌尖与牙齿交互逗弄,“高浓度提纯的胰岛素,你猜会怎么样?”


瑟兰迪尔已经微微有些喘,这几年他们已经很少有如此细致的前又戈了,“呃···注射过后血糖骤降。啊——”


胸前传来一记刺痛,是埃尔隆德用牙齿重重咬了一口,“继续,你的回答我不满意。”


“如果短时间···短时间内不补充能量的话会造成低血糖,从而致死。”突然,瑟兰迪尔想到了这个计划的不可行之处,“不对,他注射过后一定会和我们一起用餐,即使经过提纯,进食过后也最多只是血糖偏低。”他看向黑发的男人,这个方法有明显的缺憾,根本不足以杀死格洛芬德尔。


这次埃尔隆德没有再咬他,他嘬着口中的果子,向上一提,发出‘啵’的声响,“没错,如果里面再加一点点的酒石酸锑钾呢?”


高浓度的胰岛素,再加上微量酒石酸。两种药物都是医用型的,无毒无害,只是都不可大量使用而已。微量的酒石酸锑钾有催吐的作用,格洛芬德尔即使进食,也会在不久之后吐出来,这时正好胰岛素发挥作用,迅速降低血糖,五分钟内即可致死。格洛芬德尔又是职业模特,模特们为了保持身材,通常都会采用饭后催吐的方法进行节食,有的选择物理性催吐,还有一部分则喜欢采用药物刺激中枢神经进行催吐。即使验尸过程中能够检测出酒石酸锑钾的痕迹,也大可以用他的职业需要掩盖过去。


没有证据、也没有目击者,即使有作案动机可是谋杀的指控依然不会成立。


于是格洛芬德尔将死于意外,一个可怜的不慎失手注射了过量胰岛素导致极度低血糖致死的意外!


瑟兰迪尔想通了一切,倒抽一口凉气。


“不错,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埃尔隆德发出一声欣赏的赞叹,他执起瑟兰迪尔的手伸向自己下身的孛力起,引导着他有方向的抚摸,“就用这里作为你如此聪明的奖励,嗯?”


身体里的火焰已经被慢慢勾起,从一个细小的火星逐渐烧成燎原,瑟兰迪尔顺从的上下扌鲁丨动,眼神却微含愠怒,“少说胡话。”


埃尔隆德勾了勾唇角,轻轻笑出声,“既然你不喜欢,那就换另外一样东西赏给你好了。”他从瑟兰迪尔手上接过那截所剩无几的烟蒂,放进嘴里狠狠一吸,呛人的烟草香气瞬时充满口腔,再顺着咽喉与气管缓缓流入肺部,每一个肺泡都能被充分浸润,白色的烟雾颗粒携卷着一缕清凉又充上头顶,像一抹薄荷油,划过每一丝神经,刺激着埃尔隆德皱着眉享受这一瞬间的快乐与美好。


他扬起的脖颈中喉头上下滚动,瑟兰迪尔暗暗沉迷于此时埃尔隆德麻痹于烟草时露出的慵懒与兴奋的神情,那是一股饱含堕落与挣扎的甘甜滋味。


埃尔隆德一低头便瞥见瑟兰迪尔润蓝色的瞳孔,里面尽是他的倒影。他重新俯下身子,用一个干脆而热辣的吻封住对方形状优美的唇,将那些醉人的会让人上瘾的气息从口中渡了过去。


瑟兰迪尔瞬间被浓郁的烟草气味包围,这感觉不同于自己吸烟,嗅觉和味蕾告诉他这里面还夹杂着埃尔隆德特有的味道,沉着、令人心安。他有些忘情地想反手抱住男人,左上臂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埃尔,你做什么!?”


埃尔隆德已经将那支针筒里的药剂全部注射进了瑟兰迪尔的身体里。


这便是他刚才所说的另一件奖励,那可是一整管的高浓度提纯胰岛素和酒石酸锑钾!


瑟兰迪尔惊惧交加,他被埃尔隆德突如其来的举动震的不知所措。左臂被针眼刺穿的地方有一点点肿痛饱胀的感觉,冰凉的液体顺着肌肉的纹理在皮下一丝丝渗开,血液是最勤劳的运输兵,它们载着这些足以致命的药剂流窜到身体的每一个机能角落。瑟兰迪尔甚至感觉头发丝都在微微发麻,他不可置信地盯着埃尔隆德,细细颤抖着的瞳孔在向对方寻求一个合理信服的解释。


埃尔隆德没有回答,只是用两臂箍住瑟兰迪尔可能的挣扎,“嘘···慢慢等着。”几分钟后···


“什么感觉?”


瑟兰迪尔回头去找那只空了的针筒,“没有···没有感觉。”是真的没有任何感觉,提纯过后的胰岛素进入人体即时便可生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撑了几分钟过去还安然无恙。“怎么回事···埃尔隆?”


他需要一个直白的回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拐弯抹角的打哑谜。


“把腿再分开点,我告诉你。”


埃尔隆德从床头柜中翻出一瓶甘油,“一开始我的确是像你之前推测的那样,打算用上胰岛素以及酒石酸锑钾伪造成一起意外事故,干净、利落、不会落人口实。”他将甘油倒入手心,仔细涂抹在瑟兰迪尔的玉门周围,每一条褶皱都被用心抚平。“可是后来我改主意了,刚才注射进你身体的,其实只是一管葡萄糖而已。”他轻轻在金发的男人眉心浅啄了一口,“很少有人会葡糖糖过敏,吓到了吧。”


瑟兰迪尔的确是吓到了,如果说之前埃尔隆德的硫酸锌被他发现可以勉强归结为主人的粗心大意的话,那么现在他临时改了主意,将本来一起完美的谋杀计划生生换成了葡萄糖溶液就绝不能用巧合二字来解释了。他一定有了什么新的筹谋,或是突然发生了什么意外导致他放弃了本来的行动。是什么,究竟是什么?


难道···瑟兰迪尔隐约有了些想法,灵光一闪而过。不,不可能,莱戈拉斯倒酒时埃尔隆德和格洛芬德尔都不在场,他不可能知道当时的情形。


“为···为什么?”身体里钻入了一截手指,慢慢扌觉动,可他有必要问清楚埃尔隆德此举的原因。“为什么换成了葡萄糖?”


“哈,”埃尔隆德低低一笑,很快加入了第二根手指,“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突然认可了你的话,他不值得我为他冒险吧。”第三根手指,“或者你可以理解我害怕了,这个理由你还满意吗?”男人垂下目光,长而浓厚的睫毛挡住了瑟兰迪尔探究的视线。


格洛芬德尔?他哂笑,即使他不出手,也会有人替他做个了结,对于这一点他很笃定。既然有个天然的挡箭牌,埃尔隆德自然不愿再做那只出头鸟。


瑟兰迪尔有些难耐,他无心再去揣摩对方的话里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该死···你要么现在就进来,要么从我身上滚下去!”


“说来,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呢,宝贝儿。”埃尔隆德从旁边拽过一个枕头,垫在瑟兰迪尔的腰下,“黑天、暴雨、悬崖、连续的发卡弯,说不定还有刹车失灵之类的情况发生···你手底下的人可千万别打瞌睡,我当真一点都不想看到明早晨报的头条是我那台绝版的法拉利车毁山下。还有,把腰抬高。”他掰住瑟兰迪尔的臀丨肉,温柔地、一点一点地顶入。


“啊···你,你也注意到了?”瑟兰迪尔屏着呼吸等待对方完全的进入,月要身下腹酸胀难耐,被开拓的过程总是不难么舒服。


“他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厕所的隔间里一定有他预先藏好的伞,不过还是太年轻了,他忘记了照顾被打湿的鞋底。”埃尔隆德缓缓扌由出一些,再扌廷腰深深一刺。“可惜了我那台恩佐。”


“——!”瑟兰迪尔呜咽一声,贝齿咬着下唇尽力平复呼吸,“他···他之前有意向我试探你可能会开的车型,又特意挑了个连续阴雨天气来到山顶餐厅。我也只是猜测,哈···并不确定···”


埃尔隆德抬起对方修长的双腿圈在腰际,好让那处进出的更加方便,“所以你就让你手下的人去试水,你···”他顿了顿,又添上一个笑容掩饰尴尬,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措辞,“不得不说,媳妇儿,除了对我,你可真不是个东西。”


Tbc



评论
热度(102)
  1. 喵布哒这是今天份的小心心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