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The Hobbit/主ET】怀罪-1(病娇系)

这是今天份的小心心:


  • 黑化吃多了?来点病娇吧


  • ET,炮灰金兰,以及还有一对隐藏


  • 一切很刻意的描述都是作铺垫



01


「你会爱我一辈子吗?」


「当然,毋庸置疑。」


「真巧,我也是。」


 


事业、家庭、亲情、爱情,每一样都是学问,而瑟兰迪尔就是各种翘楚。


他有一位男朋友,说的更直白些就是夫夫,两人自学生时代起便是校园中一道著名的风景,几年之后,在众望所归下二人结为伴侣,走近婚姻的殿堂。他在十几岁时还曾收养过一名孤儿,而他的伴侣也欣然接受了这个孩子。三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就这样组成了一个圆满的家庭,而如今养子也已出落成出色的年轻人。一天、又一天,时间像是复刻的轴,轱辘辗转着相同的色调,不是黑,便是白。睡觉、吃饭、上班、做丨爱,似乎没有比这些更圆满安稳的生活了,完美亦单调。


 


前排座椅被放倒,埃尔隆德甚至吝惜给予一个安慰般的吻,便粗暴的拔出皮带捆上他的双手,两人踢掉皮鞋,随后胡乱撕扯去熨帖的西裤,露出里面质地良好的棉质平角内裤,以及被仔细呵护着的沉甸甸的石更丨物。


埃尔隆德叼着烟,眼前是一具略显凌乱的胴体,修长优雅的四肢,皮肤虽不及当年富有弹性,却依然被保养的白皙而紧致,纹理流畅,包裹着血肉泛着桃样的粉。时间的馈赠总是令人嗟叹,这具身体好似一枚芬芳的果子,曾经青涩饱满,如今却被另一个、或是另几个男人催熟开发的少了几分活力,沉淀下来的皆是更深厚浓郁的诱惑。埃尔隆德的眼神扫过身下人紧窄的腰身,落在月夸间形状美好色泽粉淡的阳丨峰之上,这里得到的最大殊荣莫过于口腔,故此得以保存着最初该有的纯净模样。


他已经过了会为这具迷人的身躯沉醉的年龄,许多年前他也时常因这光裸而泛着情丨谷欠汗液的胴体疯狂,他会自脚尖起开始亲吻,一点点挪着向上,用湿漉漉的舌尖婉转膜拜爱人全身的皮肤与毛孔,用津液勾乱对方最后紧绷的理智,然后用与生俱来的凶器一边折磨他,一边温温软软说着赧人的情话,看他哭泣,逼他求饶。


埃尔隆德深吸了一口烟,火星灼灼,他半眯着双眼将过于修长而委屈地蜷缩在车厢内的双腿抗在肩上,露出脆弱敏感的部位,那里很得他的欢心。随后埃尔隆德甚至懒得去找那瓶不知滚落何处的凡士林,向手心中唾了口涎液随意抹了两把便直接挺了进去。


瑟兰迪尔痛哼一声,身体被完完全全的打开,他的男人虽然偶尔也会有类似粗暴的行为当做情趣,可今日似乎急切的有些反常。即使老夫老妻已经不需要那些熬磨时光的甜言蜜语以及隔靴搔痒般的前又戈,可被进入时带来的滞涩以及刺痛还是让他的腿根难捱地抽搐了几下。


埃尔隆德额头渗了几滴汗珠,因渐炙的空气,因高涨的情谷欠。他用牙根咬着烟尾,闷声不响地一味动作。烟草明了又灭,短暂的燃烧过后只剩残存的灰白,枯荣仅在一刹那。长长的一截吊在烟杆上,瑟兰迪尔激烈地喘着气前后摇晃,他担心那截高热的烟灰随着起伏注定会掉下来灼伤髋月夸间的皮肤,那里肌理细腻,敏感而多谷欠。


“埃尔···出了什么事?”他被皮带绑住的双手环上男人的脖颈,艰难的献上一个吻,素净的手指痉挛地扯着黑发,对方的动作几乎逼着让他尖叫。


烟灰慢慢变长,终是到了承载不住的重量坠落而下,瑟兰迪尔看到对方迅速松开一只箍着他腰间紫青的手,堪堪将那截依然灼热的灰白捏进手心,分毫都没有落在自己身上。而男人腰力未停,节奏俞快。


“没什么,想到一个有趣的人而已。”埃尔隆德的语音因叼着烟草而含糊不清,后面玉门塞着的东西也开始轻微颤抖,瑟兰迪尔知晓这是爆发的前兆。


“我爱你。”他开口,每次即将来临时他都会说这句。这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真真切切的心绪,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经历过多少人,他心中始终有一片白净的空间属于埃尔隆德,那处被深深掩埋,搁置在心尖最柔软脆弱又不易察觉的地方。快乐时也许沉寂,可难过时唯有这处最是疼痛,是用一根针,一下一下戳着,其间淌下的每一滴心尖血都时刻揪着着瑟兰迪尔,提醒他埃尔隆德这个人对他来说代表了何等弥足珍贵的意义。


“我也爱你。”随着最后一记挺入以及深处灼灼的热流,对方也嘶哑着嗓子回敬他的爱意。


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默契。


 


几天以前他们的养子莱戈拉斯邀请两位家长进晚餐,那日瑟兰迪尔因为公司应酬因此未与同行,将落未落的日头印着最远的天际泛着明艳而浓厚的橘色,再与渐沉的深蓝咬合衔接,碰撞出难以忘怀的清晰与明媚。莱格拉斯吟吟指着天边,有些遗憾的说如此张扬而华丽的色泽配瑟兰迪尔最合适不过,埃尔隆德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为表对爱妻的诚意,他提出带莱戈拉斯去一家能三百六十度全景欣赏这幕夕阳即落的地方,于是便选择了世纪塔,上面坐落着最高的环形景幕餐厅。


“没错,我们还得找个最靠边的位置,瑟兰迪尔平时也喜欢临窗的座位,景色也好。”莱戈拉斯自从成年以后便更习惯直呼全名,这是他的坚持,家长们也未作阻拦。


然而就是在世纪塔上,埃尔隆德看见了他的爱人,那个今夜本应忙于公司事务的人被另一个金色长卷发的男人勾着削瘦的肩膀坐在了不远处,侍者引着他们落座之后,顺手拿走了餐桌上放着的占位板,看来早已预定好,这并非突发事件。


莱戈拉斯背对着他们,而他却看的真切,格洛芬德尔,英俊而又不乏美丽的职业模特,一个高傲聪慧如蛇般的男子。


埃尔隆德没有做声,默默地饮着茶,滚烫的茶水洇起一团团白色潮湿的雾,挡住了他的视线,却挡不住瑟兰迪尔波光流转的眼以及他这两年很少有的充满活力与生机的大笑。


七年之痒,夫妻之间再深厚的感情也抵不过几千个日日夜夜朝夕相对的一张熟悉的轮廓带来的反反复复的折磨,激情、幻想、誓言,这些曾经激烈的火花日益消弭,终究会碎在无数个相同的晨曦与夕夜下。凌厉的波涛平复下来静为死水,鲜有起伏。他们两人的心都逐渐苍老,变的萎缩而无力,而格洛芬德尔这个年轻的男人却适时的出现,恰如沉寂冰冻了一整季的森林迎来的初雨,或是一片无垠过于澄蓝的天空中突现的一朵跳跃的云,他像一枚新摘的橙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清新的甜,刺激、突兀、足以令人耳目一新。


格洛芬德尔一头长而柔顺的卷发衬得他妖弥无格,眼尾流转的光线如一绦金丝,刺的埃尔隆德的眼眶有些涩涩的痛。那个男人不知与瑟兰迪尔说了什么,正向前探着身子企图将吻印上对方薄而寡情的唇。而瑟兰迪尔依旧笑着,表情都未曾改变,只是微微偏了头让那枚轻轻的浅啄落在唇畔的脸颊上。


嘴唇,是一种执拗的坚守和底线。


埃尔隆德低下头,一抹冷笑掩在茶杯圆润的瓷质边缘后。初雨终究会停,浮云也必当会散,森林还是那抹森林,天也还是那片天,最终什么都不会留下,本质也未曾发生改变。他并未有多伤心与难过,他的爱人明显只是将对方当做一剂餐后的甜点,初尝甜腻,却不可多食,就像一只美丽的猫,猛然发现了一团颜色簇新的毛球。那么,将这团毛球彻底打散就好。


而真正令埃尔隆德愤怒的,是格洛芬德尔不加修饰的爱意,流水无情,落花却有意。那个卷发的男人张扬着他全身的活力,化身为一轮小太阳,企图捂热瑟兰迪尔从不属于他的内心。可笑,亦可怜。


埃尔隆德眼神扫了扫,注意到格洛芬德尔手边似乎摆着一盘类似欧培拉的甜点,精致小巧,隔了些距离几乎都能闻到传递过来的甜腻芬芳。而卷发的男人自始至终没有动一下那块糕点,最后含着笑意将那小盘递给了对面的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嗜甜,欣然受下了格洛芬德尔的好意,修长的手指摆弄着刀叉将点缀在餐盘上的几瓣红艳的草莓果肉送入对方的口中。


埃尔隆德垂下眼眸,似乎在盯着手中那杯杳杳泛着香气的茶水出神。他快速的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格洛芬德尔,模特,不吃甜食,可似乎对水果没有过多抗拒。如果除了职业原因担心发胖以外,那么还有一种可能······


中途格洛芬德尔礼貌的起身,欠了欠身体,向盥洗室走去,手中握着一个小盒。


这更加印证了埃尔隆德的猜测,他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眼盯着卷发男人远去的背影,修长、挺拔,年轻的躯体,熨合的上衣被迫勾勒出肩胛骨的弧度,微微凸起、绵延。那里面应是包裹着一具温暖而有力的肉体,无论男女,为其着迷。


可惜了,大概不久之后就会变成一坨冷冰冰、像石头一样坚硬的腐肉,被洗礼、火化、埋葬在不知哪处的土壤里化为尘埃,无声无息的从瑟兰迪尔光艳的生活中褪色,消失于在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干净利落的,似从未出现过。


他悄然举起高脚杯,里面的酒液艳红如血,微微流淌滚动,满载着罪恶与欲望的颜色。


这一杯,就敬即将死去的你。


莱戈拉斯不知什么时候也发现了异样,年纪尚浅的他沉不住气,起身上前与那二位打了个招呼。


“我以为您今晚公司有事,父亲。”父亲,他在最后二字上咬的极重,这是一个刻意的提醒与示威,提醒瑟兰迪尔不当的举止以及告诫旁边那个花枝招展的外来人不要越僭。


格洛芬德尔显然不知道他还有一个这样大的儿子,吃了一惊,脸上露出疑惑与震惊的神情,他投过去一个眼神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瑟兰迪尔甚至没有为这突如其来的责难皱一下眉头,温软地看着他的儿子,似乎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这位是我的客户,莱戈拉斯。”既然莱戈拉斯在这里,那么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知道躲不过去,只得起身也向这桌走了过来。瑟兰迪尔莞尔一笑,指着他道“那位则是我的爱人。”他还补充了一句,“结婚很多年了。”


语毕是格洛芬德尔苍白的一张脸,不复生气,孱弱地微微颤抖,可怜如一朵雨后被打散的萍。


埃尔隆德礼貌的回了一礼,瑟兰迪尔毫无做作,利落地站起身给了他的男人一个缠绵而温和的吻,他甚至还习惯性的微微探进一点舌尖扫了扫埃尔隆德上边的牙床,露出一如热恋时可爱的得逞的神情。


格洛芬德尔愣在当场,隔了许久才气息微弱的吐出几个字,他想故作微笑,可是脸上的肌肉僵硬的如冷了的石头,“我从不知道···”


“那是因为你从未主动问过我,”瑟兰迪尔坐了下来,理所当然给出了解释,一点也没有为他的隐瞒而产生寸毫愧疚。这就是他,高傲、自负,美丽娇艳如带刺的玫瑰。“这些都是我的私事,即使你不知道也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


一顿饭,四个人,各怀心事,七上八下。


Tbc


6节发完。不出意外每天10点更新,如果没有更,那就是出意外了。


PS:果然出意外了,东西发布不出来,不管发什么都看不见了·····

评论
热度(162)
  1. 喵布哒这是今天份的小心心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