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回溯尽头(一)

白夜之行:

再不更文我就彻底被遗忘了【一脸血】


终于放假了,让我有时间填填我的脑洞。这大概是个中篇?目前写了将近一万字,还有很多待完善,可能十章左右完结。【才不告诉你是HE还是BE


更新时间不定


领主!第一次写你!崩了不要怪我!


————————————————————————————


楔子


埃尔隆德又一次看到瑟兰迪尔坠落。


渡鸦岭的风撕扯着他的金发,摩挲几万遍的箭就这样插在他的胸口,他从大角鹿上跌落,摔在地上,张张嘴,鲜红的血触目惊心的遍地绽放。


埃尔隆德冲过去, 凄暗的阳光照不亮模糊的双眼,还未反应过来时候泪水先一步划破眼角。


他抱起他,让他躺在他的身上,任鲜血沾染满身满手。瑟兰迪尔的瞳孔剧烈的颤抖,找不准焦距的目光艰难的对向他。


“照顾好……莱戈拉斯……”


像从前的21次那样,精灵王就这样停止了呼吸。尽管他的手还紧紧握着埃尔隆德的手。


埃尔隆德痛苦的闭上眼睛,泪水滴在瑟兰迪尔鲜红的唇角。


 


做不完的一场梦。


 


 (一)


3000年前罗斯萝林,凯兰崔尔夫人的舞会上,埃尔隆德坐在吉尔加拉德的旁边,空洞的眼神望着席间精灵歌舞升平。
 “埃尔?”吉尔加拉德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张口问,“怎么了?”
 “不,没什么,my king,只是酒有些醉人。”埃尔隆德回答,他望着对面一个空着的席位,静静等待着。
 那时的埃尔隆德发际线还停留在额头上方,气质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都带着良好的教养,一些女精灵挤成一团叽叽喳喳的偷看着他。
 “凯勒,你喜欢他,是么?”凯兰崔尔笑着看着自己的女儿羞红了脸。还未等凯勒布里安回答,厚重的大门慢慢打开了。
 “凯勒鹏大人,我们来迟了。”一众精灵走了进来,所有精灵都被吸引了目光。


没人注意到埃尔隆德的酒杯咣的掉在了地上。
 欧罗佩尔快步走上前,对凯勒鹏和凯兰崔尔鞠了一躬,凯勒鹏赶紧上前扶起他,并指引他走到自己的席位。
 “哦,忘记介绍了,这是犬子瑟兰迪尔。”欧罗佩尔回头笑着说。不用他说,全场也已经知道了。
 人人都道欧罗佩尔王英俊无双,不想他的儿子更是相貌非凡。不仅继承了几分他父亲雕刻般的骨型,更添了几分完全不过分的阴柔之美,清澈的冰蓝的眼眸,辛达精灵飘逸的金发,修长却不过分纤细的体型,谦恭地站在他父亲的身后,就像一幅画。
 不过这位父亲一直非常吝啬于将自己的儿子带到众人面前,所以这其实也是瑟兰迪尔第一次公开正式的在所有王族精灵面前亮相。
 “传闻欧罗佩尔王的王子非常英俊,没想到竟美到天地失色。”凯勒鹏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欧罗佩尔非常受用,大笑着开始倒酒,瑟兰迪尔在父亲身边落了坐。
 埃尔隆德心脏剧烈的跳动。无论多少次,他再一次站在自己面前,都无法克制那份激动。
 “王,您该去问个好。”埃尔隆德对吉尔加拉德说。他跟着吉尔加拉德站起来,来到欧罗佩尔王面前。
 “吉尔加拉德大人!别来无恙!”欧罗佩尔站起来给了吉尔加拉德一个拥抱。埃尔隆德盯着密林王子年轻的面庞目不转睛。瑟兰迪尔跟着站起来鞠躬,似乎感受到埃尔隆德异常的目光,疑惑的抬起头,然后给了他一个微笑。


那是几千年前未经世事王子单纯的笑。
 “我叫瑟兰迪尔。”
 “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伸出手,埃尔隆德握住,感受着来自掌心的温热和整齐的箭茧。
 他活着,真好。


“你怎么了?”瑟兰迪尔向前探身关切的问,埃尔隆德眨眨眼,收拾起狼狈,笑着说:“没事,只是该死的风罢了。”


 


这之后两人便没再有交流,两人都守着各自的王,和不同的人觥筹交错。密林的精灵酒量出奇的好,欧罗佩尔辗转于不同人群中,瑟兰迪尔跟在身后接受精灵们的称赞。而埃尔隆德只记得瑟兰迪尔敬他的多卫宁格外香醇。


晚会上吉尔加拉德喝了很多酒,最后几乎到站不稳的地步,埃尔隆德架起不省人事的王,将他扶上马背,一起回到了瑞文戴尔。


吩咐林迪尔为义父做一碗醒酒汤后,埃尔隆德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那一刻,尘封的记忆再一次苏醒,还有空洞的无力感。


脱去繁琐的礼服,埃尔隆德倒在床上,望着漆黑的天花板。他刚刚再一次经历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刻,虽然那个时刻将在三千多年后再次发生。


他不是真正的埃尔隆德。


也许不该这样说,他并不是属于这个时间线的埃尔隆德,他跨越了20次时间线,只为能见到某人活着的面庞。


他只是穿梭于时间狭缝中一个可怜的幻影罢了。


瑟兰迪尔,他的爱,他的星辰,他的一切,在三千年后渡鸦岭,中了半兽人最狠毒的诅咒——阿尔樊之箭。中箭之人连西渡化为星辰的权利都没有,灵魂将永远在中土世界漂泊,受尽煎熬。


 


几千年后的埃尔隆德已是瑞文戴尔的领主,对于整个中土来说他都是智慧的象征,他知识渊博,广济周边矮人与游侠,并且精通医术。不过最让他闻名于世的,还是他可以预见未来的能力。


他看破了很多注定失败的战争,避免了很多错误的选择。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不会什么预见未来。


他的能力是回溯。


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魔法,维拉可以赐予的最大的礼物,精灵们都说这只是传说。而维拉将这个能力赐予了一个半精灵。埃尔隆德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能力,因为他发现,回溯并不会改变历史的走向,关乎生命和诅咒也没有办法扭曲,它能改变的,只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就像他回溯20次,仍不能拯救瑟兰迪尔的性命。


他一次一次挡在瑟兰迪尔身前,箭矢一次一次着了魔一样穿过他的发间,穿过他的指缝,穿过他的披风,然后射中瑟兰迪尔的心脏。


这种无能为力几乎将他摧毁。他只有一次一次流着泪发动异能,回到三千年前,陪他再次度过一个有一个三千年。他不能容忍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他。


也许这整件事情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身边的事情会微妙的随着他每次回溯不同的心态而变化,在第一个三千年,瑟兰迪尔待他只如隔壁领土的一位王子,而上一个三千年,他们已经是很好的友人了。


而他单恋了他21个三千年。


————————TBC————————


大家觉得这个脑洞怎么样?

评论
热度(88)
  1. 喵布哒白夜之行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