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回溯尽头(四)

白夜之行:

高产吗【眨眼】


万年秃老精终于第一次与年轻瑟兰兰同床共枕XD可他没想到的是……




——————————————————




(四)




四月春风,万物复苏,林谷一派欣欣向荣,三百年已经过去,埃尔隆德已经和心心念念的王子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这次回溯是埃尔隆德20次以来最好的一次回溯了,还记得前十次之前,到最后瑟兰迪尔都是称呼他埃尔隆德阁下或者殿下的。他虽不会奢望太多,但也渴望着一次又一次的接触能让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毕竟他那样爱着他的。


而这次,他们会一起读书,骑射,甚至有一次在宴会上拼酒——当然埃尔隆德一败涂地,他失去意识之前看到骄傲的木精灵王子端着酒杯只是脸色泛红的看着他,“哦,埃尔,你简直弱爆了。”


他趴在桌子上嘴角牵出宠溺的弧度,瑟兰,你真是……


 


这天,埃尔隆德帮他的义父处理完一些琐碎的工作后,回到了自己的寝殿。他像往常一样,先走到床边打算拉起窗帘,却不想在窗外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埃尔隆德惊讶的甚至忘记打开窗。


“瑟兰……?你怎么……?”


“嘘!打开窗!让我进去!”窗外的瑟兰迪尔轻轻叩着玻璃窗,一边紧张的四下张望。


埃尔隆德急忙打开窗,看着密林王子狼狈地爬进来,金发上甚至沾了一些草芥。他的神色如此慌张,让人不得不猜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瑟兰,你这是?”埃尔隆德急忙问,他仔细看了看瑟兰迪尔,似乎也没有受伤之类,这让他安下一点心。


“哦,埃尔,我从出生到现在几千年从未有过如此狼狈之时。”瑟兰迪尔懊恼的摘这自己头上的草芥。


“你今天不是应该代替欧罗佩尔王前往刚铎进行友好交涉的吗?这是怎么……?”


“我是有去那个该死的交涉!可是……可是……”瑟兰迪尔突然有点脸红,又有些气急败坏,“刚铎王之女,那个艾丽公主!她说她一定要嫁给我!”


“噗……”埃尔隆德笑了,现在瑟兰迪尔的样子可爱极了,“那个以直性子闻名中土的艾丽公主吗?这的确是她做得出来的事,上次我随父王去访问,那个公主还直言不讳以后我的发际线一定成为问题。”并且真的一语成谶。埃尔隆德暗自叹气。


“噗。”这次轮到狼狈的王子笑了,不过笑了一下就立刻愁眉苦脸,“她现在带着人守在这儿的周边,就等着我出现!现在我是回家也不敢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瑟兰迪尔有点犹豫的开口,“瑞文戴尔是否可以让我留宿一宿……”


“当然可以。”埃尔隆德向门外走去,“我去办通报王……”


“不!不要说!”瑟兰迪尔窜到门口,一把紧紧抓住埃尔隆德的衣袖,脸红的能滴血。“你能怎么说?你要去告诉吉尔加拉德王密林的王子被一个人类女子追的逃到了瑞文戴尔?这简直……”


“噗。”埃尔隆德看着他可爱的模样再一次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他教养很好的用手捂住了嘴,但是瑟兰迪尔还是听见了。


“埃尔,你简直——”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笑你。”埃尔隆德咳了咳,努力正经起来。“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可以……睡在你房间吗?”瑟兰迪尔窘迫的抬头,问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穿着自己的睡袍站在自己床边,对埃尔隆德的冲击几乎是巨大的。他用他几万年沉积下来沉稳定力控制自己的目光,不让他向瑟兰迪尔领口露出的大片白色肌肤飘去。


“你怎么了?”瑟兰迪尔看到他不自在的样子问。


埃尔隆德咳了一下,“没事,我去倒茶。”他转身走向茶几,尽量慢的摆弄着那些茶叶和杯具,他需要好好调整一下心态。


“这些是什么?”埃尔隆德身后传来瑟兰迪尔疑惑的声音,他急忙转身,看到瑟兰迪尔盯着他最下面半开的抽屉。
埃尔隆德手里的茶叶掉在地上,他没想到瑟兰迪尔会发现这个。


那是他每次回溯都会带回的,刺穿瑟兰迪尔胸口的诅咒之箭。


看到埃尔隆德脸色不太好,瑟兰迪尔连忙道歉:“对不起,我的耳饰掉到了下面,我不小心就……”
“没关系。”埃尔隆德从中抽出一根,“你没看错,这就是半兽人的箭。”
“这不是半兽人力量最强大,并且上面带有诅咒的阿尔樊之箭吗?你怎么会有这么多?足足将近20支。”
“哦……是的,我只是比较喜欢收集。”埃尔隆德合上抽屉,“请不要告诉我父亲。”
“那是自然。”瑟兰迪尔说,他歪了歪头“不过……可以送给我一支吗?就当是第一次来你寝殿的礼物。”
“我活了三千多少头一次听说这种礼物。”埃尔隆德笑了,瑟兰迪尔也有点害羞的笑着。“不过这是为什么呢?”
“我看到它们……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么说不太对,也许是,似曾相识?”


埃尔隆德的心脏猛烈跳动了一下。


这段日子过得太过理想,甚至产生遗忘。那日的伤痛突然仿佛近在眼前,他甚至想马上夺回那支箭。他不想让他的双手碰触它,感受它。他觉得疼。


那上面的干涸的血迹,是他的啊。


而当事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埃尔隆德悲怆的情绪,还在仔细研究着箭的纹路和上面的残留的血迹,半晌说了一句:“这是精灵之血。”


“我送给你。”


“……看你沉默半晌,以为你不舍得。”


“并不是。只是这是族人的鲜血,希望我的礼物能让你除了密林的荣辱利益能多在意自己的安危。”


“谢谢你的深意。”又是如春风般清新的笑容,“我会好好珍惜。”


埃尔隆德努力露出笑容。


 


夜深。瑞文戴尔一片静寂,空灵的月光透过寝殿圆形的格子窗,沙制的窗帘微风中波动。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并肩躺在床上。


“真静啊。”瑟兰迪尔感叹到,“在密林,整晚都可以听到木精灵喝酒跳舞的声音,父亲管都管不住,有时甚至还一起喝。”


“温暖的大家庭。”埃尔隆德向上拉了拉被角。本来埃尔隆德执意让瑟兰迪尔睡床,他睡在地上。但是瑟兰迪尔坚持自己睡在地上,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都睡在了床上。


“如果是在我的寝殿就好了,我除了睡床还有一个吊床,有时我会睡在那里。”瑟兰迪尔笑,“我觉得很有趣。”


“有机会一定去。”埃尔隆德笑了。


身边的精灵渐渐没了声音,沉稳的呼吸似乎表明他已经沉沉睡去。


埃尔隆德坐起身,他多么希望自己能辗转反侧,但是由于怕吵醒身边人他连这也做不到。他坐直身子,看着身边的精灵沉稳的睡颜,舒展的眉眼表明他现在很踏实,甚至那道深深地眉中线都淡了很多。趁着月光,大片脖颈和诱人的锁骨毫无防备的露出来,没有箭伤。左手静静放在枕边。


埃尔隆德忍着去抓那只松弛的手冲动,向前探着身子,慢慢凑近精灵王子的脸,直到鼻翼萦绕了瑟兰迪尔独有的气息,他抬手轻轻抚摸了他的金发,尽量平复自己的心跳,他甚至害怕那心跳吵醒熟睡中的精灵。


精灵仍沉稳的呼吸着,埃尔隆德探下身,终是忍不住轻轻吻了那微张的双唇。


还未等他起身,身下人霍的睁开了双眼,冰蓝色的眼眸里满是惊恐和难以置信:


“埃尔?!”


———————TBC—————————————


不矜持的领主XD


求鼓励求鞭打求评论求小红心QAQ热度低的都没有写下去的信心了,只能企图装高产来增加存在感。。。。。。。。TAT



评论
热度(86)
  1. 喵布哒帷子辻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