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回溯尽头(七)

白夜之行:

我来啦。。


昨天被我可怜的欧瑟脑洞虐得要死,撸否好傲娇QAQ人家写个肉容易吗河蟹那么多次嘤嘤嘤简直伤我心


也许是本文最后一甜【。


————————————————




(七)




埃尔隆德其实很早就已经醒来,却一直不敢睁开眼睛。


他似乎做了个很美的梦,美到他分辨不清它到底是想象还是真实。他花了几万年追寻却从未奢望过的事情,就那样简单地实现,他这样回想着,几乎热泪盈眶,梦里精灵通红的脸颊和口齿间清新的味道让他不能自己。


他一直闭着眼睛,直到阳光透过格子窗渗透了他的眼脸,总管林迪尔急促的敲门声闯入耳廓:“殿下,您醒着吗?陛下等您一起用早膳。”


于是他睁开眼,看着寝殿内一片大好阳光。


 


埃尔隆德在吉尔加拉德王怪异的眼光中用完了早饭——因为一直稳重的他竟然连续打翻了两碗燕麦粥。他急促的擦擦嘴,说了句我饱了就匆忙下桌。他骑马来到瑞文戴尔的出口处,看着同样骑在马上的他。


微风正好,微微吹乱他淡金的长发,阳光正好,柔和的照亮他美好的面容。美丽的精灵看到他后似乎有点害羞,别过脸,说:“嘿,埃尔。”


埃尔隆德笑了,为自己拥有的感恩不已。


一切并不是梦。


 


两人似乎相处模式并没有什么改变,不在一起时就忙着帮自己的父亲做各自的工作,在一起的时候就一起读书骑马,杀杀半兽人,或者只是忙里偷闲在树林散步——当然,手变成牵着的。埃尔隆德的窗台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一束新的花朵——有时是淡紫色的幽兰,有时是凄迷的郁金香——他的王子身手矫捷,总是能想办法躲过门卫进入瑞文戴尔给自己小小的惊喜。出去完成王给自己的任务后埃尔隆德总会绕到密林附近。当然神奇的是每次都可以遇到他心爱的精灵,当然,精灵本人拒不承认他是在等待某人的出现。


“我哪有在等你?我只是在打蜘蛛/散步/看鸟/遛鹿而已。”


瑟兰迪尔扭过脸不让埃尔隆德看到他的表情,但是埃尔隆德却更清晰的看到他泛红的耳尖。


“好好好,是我找的你,你没有找我,你只是在对着太阳数星星。”埃尔隆德说,偷偷笑了,然后瑟兰迪尔愤恨的回头表示要和他单挑,但是又满脸通红的被他用额头的一个吻轻易化解。


然后他们当然也会有一些争吵,比如又在另一个山杀半兽人的时候:


“……我跟你说多少遍了,如果要出兵杀半兽人一定要通知我,瑞文戴尔肯定会出援兵援助,为什么你偏要一意孤行让我担心?”埃尔隆德骑在马上喊,一剑刺穿两个半兽人的心脏,语气里全是无奈和担忧。


“你是在不相信密林战士的勇猛善战吗?还是不相信我?”瑟兰迪尔比他喊得还要大声,他矫健的踢开一个半兽人,借助惯性又将手中的剑从一个半兽人头顶一贯而下,把木精灵的轻盈矫健发挥得淋漓尽致。


埃尔语塞,他担心他担心的无以复加,虽然知道他善战,但半兽人诡异狡诈,实在有时候防不胜防。虽然他也知道瑟兰迪尔这是不想让他陷入危险境地。


“知道你会赢但是减少损失不是更好吗?如果哪只半兽人……”


“哦,够了,埃尔,你简直比我ada还唠叨。”瑟兰迪尔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想再听,“听说精灵的头发基本上都是由于操心过度脱落的,说实话我很担心你的发际线。”


“……”埃尔隆德只能伸手摸摸自己的头顶,祈祷它不要消失太快。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美好到埃尔选择刻意去遗忘不可避免的悲痛的结局,有时他会天真去想,这次回溯如此完美,是不是维拉改变了主意要给他一份礼物——也许这样下去瑟兰迪尔不会死呢?但某一天夜里噩梦的惊醒让他告诉自己,这不可能。汗水和泪水彻底打湿他的枕头,他发誓要对瑟兰迪尔好一点,再好一点。


 


今天是埃尔隆德4000岁的生日。


 


精灵并不热衷于自己的生日,因为他们是永生的,生日永远都过不完。他们一般一千岁庆一次生,请亲朋好友欢聚一堂,见证自己的成长。


而对于王族精灵来说,这一天就成了各族首领的宴会。埃尔隆德的生日热闹非凡,瑞文戴尔几百年不遇的门庭若市,不光是各族精灵,连矮人,人类等族也献上了自己的祝福报答平时瑞文戴尔对他们的帮助。


密林那边传来口信,欧罗佩尔王由于身体不适,不能前来参加宴会。


“那瑟兰迪尔王子是否会代父出席?”


信使摇头:“瑟兰迪尔殿下奉命去消灭密林西南方的哥布林,已经出发三天了。”


埃尔算了算,似乎已经一周没有和瑟兰迪尔见面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毕竟他们也许是要继承各自领土的。


“知道了。”埃尔隆德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继续站在瑞文戴尔入口处笑着迎接所有生日宴会的来宾。


当夕阳的余晖几乎已经消失不见,要来的宾客几乎已经来完了,瑞文戴尔一条路下去几乎看得到尽头。埃尔隆德却依然伫立在风里,对着路的方向,一动不动。


“埃尔隆德殿下,发请帖的贵宾已经到齐了,是否应该……”身后出来林迪尔的声音,埃尔隆德头都没有回,固执的望着远方:“再等一等。”
林迪尔退下了。埃尔隆德站在门口,可以想象殿内的宾客都抓着林迪尔问:“殿下去哪儿了?”但他还是等待着,这条路的尽头是否会出现一抹淡金色,他真傻,明明知道他不会来——
他听见了马蹄声。
埃尔隆德突然想转身回去了,如果是哪个不守时的宾客,恐怕他的失望将难以掩饰,不,这很不得体……
“埃尔隆德!”
淡金色出现在路的尽头,还有那能照亮一切的脸庞。
埃尔隆德想哭。
是在这一遍又一遍的三千年最想哭的瞬间。
他活着,他在,他爱他,他向自己奔来。
他已满足。就算继续这样,一直一直,一遍一遍,三千年。


 


瑟兰迪尔来到他的身边,翻身下马,看着他绽放了笑容,他身上有哥布林糟糕的血腥气,脸上也溅上了半兽人的血迹,手臂上似乎还有伤,但是埃尔隆德还是不顾一切的抱住了他。


“埃尔!别这样。”瑟兰迪尔后退一步从拥抱里离开,“会弄脏你的礼服。”


“我当然不会在乎。”埃尔隆德说,他抓起瑟兰迪尔的手,“你受伤了,快进来处理一下。”


“不,我要赶紧回去,父亲在等着我,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处理完哥布林直接去了瑞文戴尔……这跟不成体统。”瑟兰迪尔耸耸肩,伸手从背后的箭筒里拿出一根树枝,枝头零星几片绿叶,隐约散发着柔光。


“送给你。”


埃尔隆德双手接过。瑟兰迪尔看着他,有点害羞的样子,“你知道……我们木精灵的魔法差不多已经失传了,做出这么一点点柔光我已经进了我最大的努力。”


埃尔隆德指尖在颤抖,他看着手里的枝丫,模糊了双眼。


他的瑟兰,送他的第一件生日礼物。


“这是我处理完哥布林回程路上扫过肩膀的第一根树枝,希望你每次看到它就会想起我。”瑟兰迪尔还在说,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埃尔隆德。


“生日快乐,埃尔。”


埃尔隆德看着他的比碎钻还要漂亮的眼睛,难以自持的一把抱住了瑟兰迪尔,吻上他的双唇。


瑟兰迪尔震惊的睁大了眼睛,门口的士兵还在。他试图推开他,但是埃尔隆德更用力的将他深陷怀中,温柔的用舌尖撬开他紧闭的牙齿,深入他温润的口腔。


埃尔隆德可以感受到瑟兰迪尔渐渐温顺下来,用舌尖笨拙的回应他的吻。他摸着他绸缎似的长发,托着他的后脑,温柔的啃咬着他的下嘴唇,感受着属于他口腔里清新的味道。


泪水渐渐盈满他的眼眶,他不敢睁开眼睛,怕是一场梦。


这是他们第二次深吻。


两人分开的时候都有些脸红,瑟兰迪尔眼睛里沾了水汽,还是亮晶晶的看着他。


“这算是你的回礼么?”


“不,这也是你给我的礼物。”埃尔隆德说,他牵过瑟兰迪尔的手,附上他的伤口,淡淡的柔光从指缝里泄露出来,伤口慢慢呈现出干涸的快愈合的模样。


“我要走了。”瑟兰迪尔抽回手,骑上他的马。“明天密林的贺礼应该会送到,但不包括我的份。”


“你的份已经足够了。”埃尔隆德笑着说,“注意安全。”


瑟兰迪尔调转马头,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埃尔隆德目送他的身影直至消失,寒风吹不散心口炙热的温度。


永远这样,该多好。




——————TBC——————————




话说今天真的是我的生日XD


班级举办排球赛抓人,躲在宿舍不敢出声的我默默码字早餐都没的吃。。。苦逼的生日


所以才写了领主的生日XD


所以快用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祝我生日快乐吧~~【你滚


真是最后一甜了大概。。且行且珍惜



评论
热度(84)
  1. 喵布哒白夜之行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