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回溯尽头(二)

白夜之行:

放假企图多更点


果然觉得吉尔加拉德是领主父亲不太妥当,最后决定是类似义父义子的关系,领主叫吉尔加拉德 王  QAQ这样应该好一点,我会去改一下第一章


半兽人是助攻w


——————————————————————




(二)




舞会之后,时间慢慢流逝,埃尔隆德期待着与瑟兰迪尔第二次见面。


虽然埃尔隆德已经经历21次这段时间,他仍无法准确预测将会发生什么。还记得没有进行回溯的他们舞会后第二次相见整整隔了一千年,年轻的埃尔隆德备受煎熬,直向父王打探密林王子的消息,被父亲指责:“不知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其实在那次宴会上相见那一面,埃尔隆德就已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他似星辰,似微风,一出现便点亮了他的世界。而回溯的第15个三千年,晚会的第二天他和他就又再度相见,因为吉尔加拉德突然想找欧罗佩尔王下棋,便带着他去了密林。于是以后每一个三千年的吉尔加拉德都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的义子一直和自己提起下棋的事情。


“我的王,听说您棋艺了得。”


“是的埃尔,但是最近你已经是第25次跟我提这件事了,我不会去找欧罗佩尔那个老家伙下棋,他从来都不主动找我,这次我绝对不先去找他。”


吉尔加拉德王气呼呼的离开房间,而埃尔隆德为自己的王如此幼稚叹了口气。


 


就这样过了60年,黑暗势力悄悄崛起,半兽人的数量突然增多,在中土无恶不作。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居之所,各个种族积极奋战,但仍免不了受到严重伤害。瑞文戴尔的周边领土第三次遭到末日山的半兽人侵害,几次斗争未果之后,吉尔加拉德派埃尔隆德前去剿灭那伙半兽人。


他率领一众精灵来到末日山脚。这座山幽暗丛生,阴风阵阵,似乎是极尽阴邪之地,他们小心的走进丛林,拨开层层藤蔓,还未过多远,一枝暗箭从上射下。


“当心。”埃尔隆德提醒自己的士兵。他想着这支箭的走向并不像陷阱之类,心生疑惑,“前方不远应该在战斗。”


他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似乎什么在召唤着他,他加快马的脚步,一时也顾不上什么陷阱埋伏,只想赶快验证自己的想法。树林到了边缘竟是一片开阔的谷底,隐隐约约传来厮杀的声音,再走几步,一个木精灵金色的头盔滚落到埃尔隆德的马蹄边。


“快走!”埃尔隆德的心似乎要跳出的喉咙,他策马扬鞭,奔向战斗的地点,远远望去,看到一抹耀眼的金色舞动着——那个精灵王子骑着白色的骏马,舞动着自己的剑,斩下一个又一个半兽人的头颅,但是更多的半兽人涌上来,木精灵盔甲的金色埋没在半兽人肮脏的土灰色中,明显已经不敌。


瑟兰迪尔,真的是他。


重逢的喜悦被此刻的担忧掩盖,埃尔隆德急忙上前,堪堪挡下从背后刺向瑟兰迪尔的剑。


“埃尔隆德殿下!”瑟兰迪尔回头惊喜的喊,“瑞文戴尔也派人来围剿这末日山的半兽人了么?”


“是的,半兽人在瑞文戴尔作恶多端,不过只是没想到这座山上的半兽人如此之多。”埃尔隆德刺杀一个欺身而上的座狼,“瑟兰迪尔殿下,您还好吧?”


“说实话不太好。”瑟兰迪尔说,脸上沾着血。“如果没有你们的及时出现也许我们就要在这里化身星辰了。”


“不要乱说。”埃尔隆德回答,“瑟兰迪尔殿下的剑术想必十分精湛。”


“其实我的弓箭更精湛。”瑟兰迪尔笑了,一箭射下一个从背后接近埃尔隆德的半兽人。“埃尔隆德殿下,要不要比一比?”


“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背对背砍杀着座狼与半兽人,嘶吼和血液喷射的声音响彻山谷。更多的半兽人来袭,身边的亲卫队早已不知在何处,只有两人剑刃流淌的黑色血迹,还有一声一声的:“十五!”


“二十!殿下已经落后我五个了,您在想些什么?”瑟兰迪尔调笑着,声音轻快明朗,仿佛在做什么很愉快的事情。“二十一!”他再一次一箭射中埃尔隆德挥剑砍向的半兽人,“他是我的了~”


埃尔隆德着迷的的看着那个厮杀在侧的身影,他的一颦一笑,一弓一剑,半兽人的血液溅在他的脸上,风扯乱了他的头发,可他还是那么美。


“我在想你。”埃尔隆德喃喃到,转身去斩杀更多的半兽人。


 


不知过了多久,埃尔隆德发现他和瑟兰迪尔背靠背坐在地上,周围都是半兽人的尸体。


“你多少个?”


“五十七。”


“我赢了~”瑟兰迪尔低笑,“我五十八个。”


埃尔隆德没有说话。他倚靠着瑟兰迪尔,感受着他还不是那么结实宽阔的背部,属于少年的还未成熟的体型。


却渐渐发现自己背部的重量越来越重,埃尔隆德不敢动,怕扰动了这片刻的亲近,直到柔软的金发瘙痒了他的脖颈,他才回头看了一下——


瑟兰迪尔已经闭上眼睛。


他惊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靠着他的人倒在了他的怀中,3000年后的噩梦像幻灯片一样在他脑海飞速闪过,不过还未等他有下一步行动,就听到怀中人一声梦呓。


原来只是睡着了。


埃尔隆德苦笑了一下,稍微动了一下让怀中人更舒服的躺着。他是太累了吧,在他来之前也厮杀了很久。


他抬头看着天空,想着自己过了这么久还在犯傻,他早就知道了人的生死是无法在回溯中改变的,刚才却又那么惊慌失措。瑟兰,关于你的事,我从来冷静不能。


 


埃尔隆德将瑟兰迪尔带回瑞文戴尔,用自己的医术尽可能的治疗了他的伤口。


归去中途瑟兰迪尔醒来一次,执意要回密林,埃尔隆德说,你我的士兵已经不知何处,我们只有一匹马,以你的体力肯定无法走回密林,难道你让我走回瑞文戴尔吗?


瑟兰迪尔想想很有道理,于是继续趴在埃尔隆德背上沉沉睡去。年轻的他是那么的轻信,不管自己才是第二次见面的其他领地的人,放心把自己交给他。


年轻的精灵沉稳的呼吸撩动着埃尔隆德的心,他放慢脚步,尽量减少颠簸,让身后的人睡得更安稳一些。


行至瑞文戴尔已是傍晚,这时瑟兰迪尔才醒过来,此时埃尔隆德一侧肩膀已经被压得发麻,瑟兰迪尔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后十分窘迫。


“对不起,我……”


“没关系。”埃尔隆德看着面前有些窘迫的脸,几千年后这张脸上似乎就在也不会出现这样生动的表情,所以他格外珍惜,“殿下是太过劳累,不过,下次不要在这样轻信任何人了。”




瑟兰迪尔婉拒了吉尔加拉德王的留宿,骑上为他准备的马准备回密林。


“欢迎再次来瑞文戴尔。我会更好的接待殿下的。”埃尔隆德说。瑟兰迪尔骑在马上,映着夕阳,就像一幅画。


“殿下是否愿意和我交个朋友?”瑟兰迪尔笑着看着埃尔隆德,目光真诚。


“当然。”埃尔隆德抑制着心中的喜悦,“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么?”


 


夜幕入侵黄昏,埃尔隆德久久望着瑟兰迪尔离去的背影,假装靠在自己肩膀的温度还未离去。




————————TBC————————


不知这算不算甜?



评论
热度(45)
  1. 喵布哒帷子辻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