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回溯尽头(完结2)

白夜之行:

*完结2是什么鬼。。。


*这次是真完结了




来看吧说好的HE,写完赶紧发了都没时间捉虫QAQ


六千多字,望食用愉快。




————————————————————————




(十四)




瑟兰迪尔站在空旷的房间门口。


“就是这里。”凯兰崔尔说,“一切都准备好了。”


“谢谢。”瑟兰迪尔颔首,接着便信步向屋内走去。


凯兰崔尔伸手拦下他,“你真的想好了吗?”她语气里透着浓厚的哀伤和不忍,“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是的夫人。”瑟兰迪尔回答,“我……甘之如饴。”


 


房门在身后关上。瑟兰迪尔面前是一口锅,上面刻着复杂的梵文与咒语,他一个字也看不懂。想起那个以渊博闻名中土的精灵,如果他在,是一定会懂得吧。


 


昏暗的房间,回忆如同黑色的潮水,覆盖所有残留星光的眼睛。


 


那日渡鸦岭,埃尔隆德刺伤自己的肩膀。


那肩伤直至现在才堪堪愈合。瑟兰迪尔固执的不去使用治疗魔法,只是用最传统的医术进行治疗,那疼痛夜以继日的折磨着自己,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心中好受一点。


瑟兰迪尔想不明白为何当时埃尔隆德要刺伤自己,他也不愿去想,精灵死去的事实沉甸甸的压在他的心口,他唯一在意的是,那肩伤,让他想抱起心爱之人身体都没办法做到。


 


联盟战役过去的近千年里,瑟兰迪尔以为自己会遗忘。


但是他显然高估了自己,无论是天上的月,林中的鸟,密林的一草一木,都时刻提醒着他深爱的黑发精灵曾在这儿,带给过他毕生不可再得的温暖。


精灵们都在说,新的精灵王喜欢独自散步,一个侍卫也不准跟随。每至夕阳西沉,橘红色的光芒笼罩整个密林,年轻的精灵王便踏入树林,直至天色完全昏暗才会走出来。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瑟兰迪尔大婚。


那些年,他几乎踏平了所有他们并肩走过的所有道路。他企图用回忆冲刷内心疼痛的棱角,却发现那棱角却被打磨的愈加锋利。他最喜欢密林西南方那个洒满夕阳的山坡,每次闭上眼睛,感受阳光在眼睑上投下的橘黄色阴影,他就会有那样一种错觉,黑发的诺多精灵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温柔的目光深深的看着他。


眼眶突然湿热,却没有眼泪。自从父亲死后,瑟兰迪尔就再也没有眼泪了。


 


后来便有了妻子,有了孩子。科瑞西亚温柔美丽,作为密林的王后再合适不过,莱戈拉斯可爱聪颖,每当他奶声奶气的喊ada,瑟兰迪尔便会有他真的可以忘记埃尔隆德的错觉。


年少的一段感情,也许只是荒唐……虽然深入骨髓。


瑟兰迪尔从不认为他和埃尔隆德最后真的会在一起。曾经那些年似乎是本着年轻气盛和爱的一腔热忱,便觉得自己可以打破所有阻拦和禁锢。两人都是王位的继承人,这样的关系多么饱受非议他们并不是不知道,只是在父王死去之后,瑟兰迪尔才懂得,继续这段感情,带给自己和他的都是伤害。


他只能走父王期待他走的那条道路。埃尔隆德也是一样。


他在父亲死去后用最短的时间强迫自己成长起来,也用最短的时间与过去那个任性的王子诀别,他斩断了所有,包括那段让他刻骨铭心的感情。


精灵王不需要柔情不需要软肋,他只要一直一直冷漠倨傲就好。似乎只要这样,就永远不会受到伤害。


 


科瑞西亚在回家看望父王母后的途中被半兽人杀死,瑟兰迪尔连他的最后一眼都没有见到。当时莱戈拉斯才40岁,刚刚学会走路,对于生死没有一丝概念。当他哭喊着要nana的时候,瑟兰迪尔发现自己连怎样安慰自己的孩子都不会。


突然间成了单身父亲的他对莱戈拉斯的教育似乎走了他与他父亲的老路。瑟兰迪尔忙于政务,并不是很有空闲在照顾孩子,多半是加里安在忙前忙后,阻止莱戈拉斯各种不大不小的恶作剧。就算陪在莱戈拉斯身边,也多半是严肃的教育。儿时的莱戈拉斯喜欢用恶作剧吸引父亲的目光,似乎这样父亲才会和自己呆的久一点,但随着渐渐长大,莱戈拉斯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精灵战士,同时父子之间的关系也淡漠的不像样。


 


所以当莱戈拉斯表示他不能回去时,瑟兰迪尔觉得自己没有资格阻止他自己选择的道路。他只是叹了口气,让他去找埃尔隆德的养子,阿拉松之子阿拉贡。


他发现自己脑海中,能想起的人,能信任的人,只有他。


 


回忆再次泛滥成灾。


 


瑟兰迪尔悲哀地发现,自己从未忘记过他,一次也没有。加里安有一次欲言欲止的提到过,有一次瑟兰迪尔受伤病重,高烧之下,喊得竟然是瑞文戴尔领主的名字。


精灵王淡漠地说,你一定是听错了。


加里安离开后,他发现他已经将自己的指甲狠狠掐入了掌心。


埃尔隆德,这情感,究竟是原罪,还是天罚。


 


现在,不管是原罪还是天罚,都已经不在了。


听闻中了阿尔樊之箭的灵魂不能前往曼督斯神殿,只能永远游荡于中土世界,生生世世不得轮回。瑟兰迪尔疯了一样的寻找可以挽救的方法,就算无法拯救埃尔隆德的性命,如果可以让他的灵魂前往安乐之地,他就已经满足。


 


对于他的努力,所有的答案都是,对于阿尔樊之箭,真的……无能为力。


 


瑟兰迪尔恨自己的无能,他能做的就是尽量收拾起几乎无法收拾的哀伤。他不知要怎样做,他心里清楚,死去的精灵无法复生,但是回忆中那个眉目温和的精灵温柔地看着他,他不想就这样失去。


 


瑟兰迪尔想起埃尔隆德生前有收集阿尔樊之箭的习惯,他送自己那只阿尔樊之箭还放在他的床头,哀叹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在他几乎放弃时,有一天临睡前,瑟兰迪尔把玩那支埃尔送他的弓箭还念故人,锋利的箭尖不小心划破了掌心,新鲜的血液竟和那弓箭上残存的干涸血液融在了一起。


瑟兰迪尔心生疑窦,又用古老的方法进行验证,得出的结论让他难以接受。


那弓箭上,竟是自己的血。


 


他连夜前往瑞文戴尔,向林迪尔索要了其余的箭矢。林迪尔什么也没有问,取来便给了他。


瑟兰迪尔道谢后转身便要离去,林迪尔突然说:“瑟兰迪尔王。”


瑟兰迪尔回头看着他。


“我们领主……很爱你。”


似乎是被紧紧捆绑住了心脏,瑟兰迪尔一瞬间觉得难以呼吸,悲怆像无情的网将他牢牢的禁锢,而将死的他找不到一根浮木。


“我知道。”瑟兰迪尔回答,“我也一样。”




真相往往比想象中的更加残忍。 


剩余所有阿尔樊之箭上的血液,都是他的。


瑟兰迪尔呆立在桌旁,桌上烛台留下鲜红的泪滴,堪堪凝固于金属的边缘。在他不自觉的时候,早已泪流满面。


埃尔隆德死之后,他的眼泪似乎又回来了。


窗外传来喧嚣之声,密林的精灵不知他们国王的悲伤,喜好宴会和热闹的他们今夜仍旧载歌载舞。瑟兰迪尔望着窗外的篝火,无端想起洛丝萝林华丽的舞会。


年轻的黑发诺多对着他温柔地微笑。


瑟兰迪尔捂住胸口,悲伤的不能自己。


埃尔,你究竟……在承受着什么?


 


瑟兰迪尔开始探寻埃尔隆德死亡的真相,那些箭矢让他笃定精灵的死没有那么简单,并且,一定和自己有关。


 


他来到洛丝萝林。


洛丝萝林原是他追寻答案的第一站,凯兰崔尔夫人有着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经历,她曾经是反抗主神、离开阿门洲的诺多精灵的领袖之一,也是他们中留在中土的最后一人,瑟兰迪尔相信她会知道些什么。但是凯兰崔尔夫人开始并不愿见他。瑟兰迪尔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这位长者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偏见,甚至连见一面也不愿意。


 


他寻遍了中土,终究还是又回到这里。


他站在洛丝萝林大殿中央,凯勒鹏大人亲自接见了他。瑟兰迪尔再次说明他的意图,这位领主叹了口气,“凯兰崔尔并不想见你,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只想知道凯兰崔尔夫人不愿见我的理由。”瑟兰迪尔说,“我来是为了探寻埃尔隆德死去的真相和复生的办法,请求凯兰崔尔夫人一定要助我一臂之力。”


“就是因为这个,她才不愿见你。”凯勒鹏语气里带着悲伤,“你也知道,他待埃尔隆德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尤其是凯勒布里安死去之后。”


“这么说,埃尔隆德的死果然是和我有关?”瑟兰迪尔难以抑制心中激动的情绪,“恳请夫人一定要告诉我真相,无论是罪是罚是怎样的真相我都甘愿承受!”


 


“这话可当真?”大殿里突然响起凯兰崔尔的声音,“那我恨不得现在就送你去曼督斯神殿!”


凯兰崔尔顺着大殿左侧的楼梯走下来,美丽的脸上看不到一直存在的温和的微笑,瑟兰迪尔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尊贵智慧的她这个样子。


什么真相似乎打破了她的全部外壳,她现在只想让眼前的精灵承受一切。


“夫人!”瑟兰迪尔快步向前,“求您一定要告诉我!”


“你可知你任性和过去决别给埃尔带来多大的伤害?你可知他都为你做过什么?”


“他为我做过很多,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凯兰崔尔的怒火几乎烧到瑟兰迪尔的脸上,“你知道为何还要这样对他?”


 


瑟兰迪尔这才反应过来一些什么,他愣愣的看着凯兰崔尔,“夫人,我和他之间的事……你全知道?”


“比你知道的多得多。”凯兰崔尔夫人将将平息著怒火,低下声音。


“那埃尔隆德的死,是不是和我有关?”


“你想听到怎样的回答?你以为我的怒气来源于何方?”


瑟兰迪尔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坍塌,虽然他已经料想到这一点,但是当他听到这句话从凯兰崔尔口中说出,他还是觉得几乎快要窒息。
“求您……一定要告诉我真相。”瑟兰迪尔低下头,一半是恭顺一半是为了掩饰自己发红的眼眶,“我需要知道真相,就算是您想要惩罚我还是怎样,我都心甘情愿的接受。”


凯兰崔尔看着他,终是叹了一口气。


“埃尔生前嘱咐过我,什么都不要告诉你。”


瑟兰迪尔将头更深的埋下。


“但是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漆黑的海水席卷认知范围内他自以为是的真相,冰冷的液体灌入口鼻带来不可救药的窒息感,瑟兰迪尔像是被强行按在水底,睁眼看到的是那位眉目温柔的精灵无止境的下沉。


无止境的轮回。


洛丝萝林书房内,凯兰崔尔的话萦绕在耳边,回溯,三千年,各种字眼几乎炸裂了他的心脏。


瑟兰迪尔脱力一样的坐在椅子上,手脚冰冷没有一丝力气,他张张嘴,希望能发出声音,却发现喉咙像被割裂一把难受。


黑发诺多精灵的脸似乎近在眼前,哀伤的看着他,用漂亮的唇形说着这样的话,“瑟兰,我不想让你知道,你不需要承受。”


我需要。瑟兰迪尔想。不过现在的他,有多想哭眼眶就有多干涸。


 


“你还好吗?”凯兰崔尔的声音里透着担忧,她看到听到真相的精灵脸色苍白像是大病了一场,她不由的怀疑自己是否太过残忍。


“我……还好,请继续。”瑟兰迪尔沙哑的说。


 


“埃尔探明了改变历史真相的方法,那就是去做他最不愿去做之事。他毕竟是回溯的主人,只有完全违背自己的意愿做事,才有改变历史的可能。”


“而他最不愿去做之事,便是伤害你。”


瑟兰迪尔这时才真正明白埃尔隆德死前那一剑的真相。


 


“所以,现在的你应该知道,埃尔究竟有多么爱你。就算他是我女儿的丈夫,而他爱的是别人,我也不忍看他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凯兰崔尔说完,静静看着他。


 


“夫人,可否有挽救的办法?请您一定要告诉我,我赴汤蹈火也要将它完成。”瑟兰迪尔脸色惨白,嗓音干哑,但是目光直直看着凯兰崔尔的眼睛。


凯兰崔尔看起来并不想说。但是她看着瑟兰迪尔眼中的光芒,叹了口气。


“自从埃尔告诉我这些之后,我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探究……似乎有一个办法,但是代价惨重,你要听吗?”


瑟兰迪尔顿时像是被点亮了目光。挺直腰板,目光如炬。“请您一定要告诉我。”


“用所爱之人的永生换取死者寿命,他可以继续活下去,但重生之后的灵魂会极度脆弱,不知会什么时候死去。也许是万年之后,也许只是百年,也许明天就会死去。而那个奉献永生的人,在重生精灵再次死去的那一刻,他的生命也会到此为止。”


瑟兰迪尔张张嘴,笑了,“这对我来说已经相当仁慈了。”


“所幸……我们已经知道他所爱之人了。”凯兰崔尔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神里带着悲伤,“抱歉,可能是我低估了你对他的爱,之前那么对你,真的很抱歉。”


“我也一样。”一样低估了我对他的爱。还有他对我的。


“这个仪式的痛苦可能超乎你的想象,可能会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具体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你……要接受吗。”


“我接受。”


 


也许可以再一次,见到你。可以有机会,补偿你为我做的一切。可以有机会向你诉说,向你询问,得到贪恋的拥抱的温度。这一次,再也不要分离。


 


昏暗的房间中央,锅中的水汽散发着刺鼻的味道,瑟兰迪尔站在法阵中央,用剑斩断自己的一缕金发。


发丝飘落。他犹然想起那年在湖边,埃尔隆德一寸一缕,为他打理头发。阳光正好,微风正好,他的脸庞,认真柔和,轻柔的动作,像是呵护一生一世的宝藏。


而那样的他,他竟然那么多个三千年,才爱上。


瑟兰迪尔走到房间的中央,将斩断的头发放在那口诡异的锅里,本来平静无澜的页面顿时沸腾起来,冒着蓝色的气泡


然后瑟兰迪尔用银钎沾取药液,停顿片刻,然后狠狠刺入自己的右眼。


不能形容的痛苦让瑟兰迪尔立刻弯下了腰,几乎坐到地上,他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狼狈的声音,但是那痛苦实在太过强烈,就像冻僵的脚掌行走于刀尖像同时接受烈焰和蛇毒的侵蚀,瑟兰迪尔还是叫出了声。


“啊……”他弯着腰,右脸埋在手掌心,他能感受自己脸部剧烈地抽搐。当痛苦的渐渐变得可以适应,他移开手掌,发现自己右眼已经看不见了。


意料之中。他这样想,锅里的液体变得血红。他看了下墙壁上的铜镜,右半边脸像被龙炎灼伤一样肌肉扭曲着,凹陷着,烧焦的肉筋暴露在空气中,整个右脸就像是镂空。而右眼,一片白仁,泛着诡异的冰蓝。


瑟兰迪尔企图笑一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一是牵动肌肉实在太过痛苦,二是他觉得现在的自己笑起来一定非常恐怖。


“埃尔,看到这样的我,希望不会吓得你再次死过去……”瑟兰迪尔自嘲的自言自语,摇摇头,走到锅前,按照凯兰崔尔的吩咐轻念了冗长的咒语,血红的液体渐渐平静,最后古井无波,并随着咒语颜色变淡,当瑟兰迪尔念下最后一个单词,那液体便如同清水一样。


瑟兰迪尔舀起一杯,喝下。多亏这味道也像清水,他觉得自己似乎忍耐不了第二次折磨。


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向后倒下的一瞬间,他脑中出现的是那个诺多精灵温和的脸庞。


 


醒来似乎是由于阳光太刺眼。


但是他应该是身处洛丝萝林的地下,它地上本就没有多少阳光更别提地下了,这种不适感让他皱起眉头,他感觉很困倦,本想翻个身继续睡下去,却感受到一个轻柔的手指在慢慢抚平他的眉头。


意识像是从深水中捞起,他微微睁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一张脸。


温柔地眉眼,温柔地笑,这个精灵似乎就是为温柔和执着而生,瑟兰迪尔痴痴的望着,顺着身边精灵的搀扶慢慢坐起身,伸出手似乎想触摸,却又犹豫的踌躇。


“来吧,摸摸我。”精灵主动牵引着自己的手触摸他的脸,瑟兰迪尔感受到掌心的温热,泪水渐渐盈满双眼,然后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嗷!”埃尔隆德吃痛的站起身,手捂着右脸无奈的问:“瑟兰你做什么?看清楚是我啊!”


“看来没做梦。”瑟兰迪尔摊手,看着眼前的精灵笑得灿烂,虽然晶莹的泪水正顺着眼角流下。埃尔隆德重新坐下。重生的他和生前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脸色苍白了些。并且重生之后的他,再也没有任何法力了。


“你……”


瑟兰迪尔出声,他想说很多话,很多很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我很好。”埃尔隆德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我很好,我什么都知道。”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很没用,他只能这样坐着任凭泪水止不住的流,就算是笑着也无法制止住泪水,埃尔隆德伸手想帮他擦拭,瑟兰迪尔像想起什么似的偏开头。


“给我镜子!”他说道,埃尔隆德起身递给他,他紧张的拿过镜子,镜中精灵虽然脸色苍白头发凌乱,但是右脸完好无损,像它一如既往那样光洁。


“凯兰崔尔夫人用魔法覆盖了你有脸的伤痕,她说她可不想中土第一美精灵这就样葬送在她洛丝萝林。”埃尔隆德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说,“不过你要学习慢慢掌控它,也许在你情绪波动时伤痕就会显现出来。”


“你……看到了?”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问。


“是的。”埃尔隆德说,轻轻抚摸他光滑的右脸,“我说我不觉得难看。”


“骗子。”瑟兰迪尔笑,“看着那张脸你能睡着觉?是不是在心底对凯兰崔尔夫人各种感恩戴德?”


“瑟兰,你真是……”埃尔隆德无奈的说,眼神又瞬间有些悲伤,“你又何必……”


“不要再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瑟兰迪尔出声制止,“就像你选择用那么多三千年追回我一样,我也可以选择用一切追回你。”


“瑟兰……”


“不过这次你可要好好活下去,现在两条命捏在你的手中。”瑟兰迪尔耸肩,“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埃尔隆德笑了,“那是自然。”


 


右手紧紧握住了左手。


瑟兰迪尔从未像现在这样感恩自己所拥有的。他探身向前,手臂勾过埃尔隆德的脖颈,嘴唇贴上另一张嘴唇。


一切是那样熟悉那样陌生,他似乎又变成那天夕阳下的密林王子,由于不小心说漏嘴的情话困扰不已,而对方显然用一个吻就让他面红耳赤。


当两人分开时,瑟兰迪尔的泪水再次流下。


埃尔隆德伸舌舔舐去怀中人晶莹的泪,温柔的说:“怎么了?”


“没事,只是该死的风罢了。”


瑟兰迪尔笑着说。








—————————END———————————————————




那啥!结尾!因为该死的风罢了!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舞会上埃尔隆德说的话!【这样真的好吗为什么要自己说出来明明应该读者自己感受的。。。。顶锅盖遁走




打下END的时候我很激动,同时有一些悲伤,也许悲伤是因为我为了写结局没睡中午觉。。。。


于是,这篇文就这样完结了。其实真的从构思开始我想的就是一个BE的故事,并且在众人都要HE时候和基友讨论过,感觉这样发展下去都没有HE的可能性。。可能是设定太过悲伤地缘故。但是最后我还是强行扭转HE了,并且意外的自我感觉这个HE的结局比BE的好得多,也许因为我骨子里就是个亲妈【你滚


大王和领主都是我所爱,虽然吃肉的话我更喜欢莱瑟多一些,但是ET的温柔仍然让我沦陷,我喜欢领主和大王在一起温柔的感觉,并且我也尽可能的还原,虽然文笔渣但是我真的尽力了。。。大家看到我一颗赤诚的ET心了吗?QAQ


一共四万多字。


真的特别感谢追文的小天使,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还有评论都是我创作的动力。lo主真的自认为坑品很不好,之前在火影银魂各种二次元留下各种神坑【掩面,但是这篇文却出乎意料的顺利完结了,真的很爱你们,不仅评论还有些私信给我鼓励QAQ你们都是小天使,我爱你们真的爱你们【重要的是说三遍


为了回馈大家的爱,过几天开个点梗的【过几天是因为我想缓几天啊TAT】会挑几个写一下,只要你们不嫌弃我我就写下去=333=






最后希望这篇文之后的大王和领主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就算不再是永生,就算有来自各方的压力和禁锢,相信他们一定能战胜所有。


因为爱,就是力量。








【番外我是写还是不写。。。。【你快滚






















 



评论
热度(121)
  1. 喵布哒帷子辻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