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回溯尽头(八)

白夜之行:

更晚了我有罪




————————————————




(八)




林谷的清晨仍然一片大好,温和阳光习习微风。


  埃尔隆德坐到桌前时吉尔加拉德已经开始用早餐,罕见的没有等他一起用,埃尔隆德觉得很奇怪,但是并没有多问,只是礼貌问好并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今天开始,你不要再去密林当传令官了。”


  吉尔加拉德面无表情的冒出这句话几乎打的埃尔隆德措手不及,他的第一口蔬菜汤还没有送到嘴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话已经问出了口:“为什么?”


  “你自己清楚。”吉尔加拉德放下手里的被子,抬头直视着埃尔隆德。他虽然一直是老顽童一样的性格,但他还是一个伟大的王者,此时埃尔隆德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动弹不得。


  他的脑子很乱,为什么?是在说瑟兰和他的事情吗?他明明已经警告过门边的侍卫不要说出口昨晚的事情,他们没理由背叛自己,难道说……


  “是我告诉陛下的。”站在一旁的林迪尔突然开口说话,埃尔隆德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昨天我去催促你进入大殿,正好看到你们……在接吻。”


“你……”埃尔隆德从未想过事情竟然会坏在林迪尔这里。这么多个三千年,他们说起是主仆关系,其实更像是朋友,对他而言他亦是很珍贵的人。可是此时的林迪尔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对不起,殿下。”


  “你无须道歉,该反省的是他。”吉尔加拉德王说:“百年之内,你必须和凯勒布里安结婚。”


“王!”埃尔隆德站起来,带翻了桌上的杯子,“您不能这样!”
“既然你做出如此难堪之事就要想到这一天,你心中有没有过一点点关于林谷的荣辱?”吉尔加拉德也拍了桌子,“两个王子……呵。从今天开始,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和密林王子私下相见,你就等着在你的寝殿里一直待到你的婚礼吧。”


说罢便拂袖而去,留下埃尔隆德一人呆立在桌前。


 


埃尔隆德坐在自己的床上心乱如麻。纵使他有万年的阅历也不知该如何处理现在的情况。他着实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的义父会发现这一切。


他也是太过天真,几万年都未实现的梦想成真让他丧失一切理智,他昏了头,蒙了眼,明知他们的身份却未想到去忌讳什么,就算义父在生日宴会之前就察觉什么了也说不定。


埃尔隆德,你真是——


他懊恼的双手撑住头,以义父的性格应该也已经和欧罗佩尔王沟通过了,也许两人还互相暴跳如雷,对着骂:“管好你自己的儿子!”即使有万年的友情这种时刻也不能心平气和的面对。


他的确是伤了陛下的心,伤了瑞文戴尔的心。


但是他迫切想知道密林那边会怎样处理瑟兰迪尔,让他这样等待,他做不到。让他从此不和瑟兰迪尔见面,他更做不到。


 


于是趁着夜色,埃尔隆德躲过门边的侍卫,骑马来到密林周边。


今天的夜空一片漆黑,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埃尔隆德几乎看不见脚下的路。他心焦的探寻着密林的入口,却不小心直接从马上跌下来。


“埃尔隆德,你还真是狼狈。”他喃喃着,爬起来,放弃了那匹马,感受着脚边生硬的杂草,自己可能已经迷了路了。他不敢用魔法点亮什么东西,害怕会被密林的人发现。所以他认命的接受了第二次跌倒。


脸柔软的蹭到了泥土,还未等他爬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哦,埃尔,你还真是狼狈。”


 


是他。


埃尔隆德几乎跳起,惊得身前人先后退了两步,他心理盈满难以诉说的情绪,不管不顾的上前,一把抱住瑟兰迪尔修长的身躯。


瑟兰迪尔没有动,头埋在埃尔隆德的颈窝,交换着彼此的心跳。过了半响闷闷的说了一句:“你来干嘛?”


“你在这儿干嘛?”埃尔隆德反问。


“我来看星星。”瑟兰迪尔声音还是闷闷的,只是拥抱的力度紧了一些。


“看我吗?”


这次瑟兰迪尔没有反驳,只是静静抱着,紧紧的。


 


片刻后,两人并肩坐在草地上。


“父王让我百年内迎娶邻国的公主科瑞西亚。”瑟兰迪尔说。


“嗯,我能猜到。”埃尔隆德说,紧紧与身边人十指相扣,“义父也让我百年内迎娶凯勒布里安。”


“那我们……”


“我不会放弃的。”埃尔隆德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他内心有些忐忑,怕身边精灵说出任何拒绝他的话。但那只手紧紧回握了他的手。


“我也不会。”瑟兰迪尔说。


他的眼睛里有星光。


 


没有人发现两个人私下见了面,天还没亮,两人已经回到自己的寝殿,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埃尔隆德沉默的坐在桌上吃着早餐,他刚刚张嘴说话,被吉尔加拉德王训斥:“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他的义父从小到大都没有对他这般严厉和冷漠。


他静静等到义父喝完最后一口晨酒,吉尔加拉德王擦擦嘴,然后看着他。


“我的王,我和密林的瑟兰迪尔王子没有任何关系,您误会了。”


“呵,误会。”吉尔加拉德王冷哼,“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你不对劲,从几百年前就开始频繁出入密林,行为举止都像恋爱了的傻小子,你以为本王是吃素的?”


 “其实……我喜欢的是密林护卫队队长,瑞希尔。”埃尔隆德认命一样的低下头,其实她只是不想让他义父锐利的眼睛在他眼睛里窥探到谎言。


吉尔加拉德王吃惊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西尔凡精灵……没错,我喜欢她,但她不知道,我没有说。”埃尔隆德说,声音装出几分懊恼,“她舞剑的样子帅气极了,您没有见过她杀蜘蛛的样子,简直迷人。”


“你这小子……你说的是真的吗?那密林的王子呢?”


“哦……那个吻只是个玩笑,你知道。”埃尔隆德摊摊手,“我问他送我什么礼物,他说什么也没有,然后就随便亲了一下,说你就把这个吻当成瑞希尔的吧。林迪尔只是恰巧经过而已,是不是林迪尔?”


埃尔隆德直直的看着林谷管家的眼睛,林迪尔张张嘴似乎想反驳,但是看着他的目光,声音低了下去。


“陛下……也许是我片面了。”林迪尔低下头。


吉尔加拉德显然没跟上思路,但是毕竟这个解释比让他接受埃尔隆德和密林王子在一起有说服力多了,他张着嘴,活了这么久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这小子!!为什么不早说!!我都告诉欧罗佩尔了!!!”


 


大殿外,林迪尔拦下埃尔隆德。


“殿下,我看得很真切……你们是在接吻,而且是恋人的那种。”林迪尔说。


“谢谢。”埃尔隆德说,拍了拍林迪尔的肩膀。


“殿下,我虽然不说,但这事儿仍然存在,并且,您知道这样的后果。”两人错肩时林迪尔说,“您知道……对你们两人,对两个领土,都是伤害。”


“我知道,林迪尔。”埃尔隆德低语,“所以说……谢谢。”


 


似乎这只是一个小插曲,除了林迪尔,没人发现真相。埃尔隆德以需要时间淡忘瑞希尔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再一次拖延了婚期,欧罗佩尔王由于对儿子误会的愧疚也不再提结婚的事情,但是婚约毕竟是结下了。瑞希尔队长感觉很奇怪,为什么今天早上王子拍着自己的肩膀和自己说对不起,她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事。


 


而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黑暗崛起,风云渐变,似乎一切刚刚要发生。




———————TBC—————————


之前大纲里根本没有这一章,就是因我我手贱写了领主生日,然后衍生出这一章,其实也是对下文的一个铺垫,总觉得写得很草但是实在无从修改,希望大家谅解。




我真的是所有原创女精灵都叫科瑞西亚。。暗光里瑟爹指婚叶子也是科瑞西亚。。。原谅我这个起名废QAQ


据说下章有肉








或者下下章【。



评论
热度(32)
  1. 喵布哒帷子辻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