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回溯尽头(十一)

白夜之行:

*还是重要提示:lo主家好多刀片了。。。




——————————————————




(十一)




联盟战役整整七年。


埃尔隆德与瑟兰迪尔真的就再没有私下见过面。应该说,连正式的见面都没有了。每次都是在会议上,埃尔隆德站在吉尔加拉德的身边,看着密林之王昂着他高贵的头颅坐上他的位子,眼神甚至没向他这边游移过一次。


瑟兰迪尔越来越有王者的样子了。他举手投足简练高贵,眼神淡漠语气冰冷,指挥战役果断敏锐,就连在会议上和那群老家伙口舌之争也显得那样游刃有余。他的身上,已经有千年后坐拥密林的精灵王的样子。


瑟兰迪尔,彻底变了。


埃尔隆德看着这样的他,心中是满满的心疼,痛彻骨髓深夜辗转难眠。


有时会发了疯的想他,埃尔隆德便把自己关在自己的营帐,一遍一遍书写他的名字,不经意间竟也有厚厚一摞。战事漫漫,他只能偷偷去那夜他们温存的湖边,将所有的字迹和心事统统埋葬。


有时他会想,这个梦一样的三千年,终也是到此为止了吧。他拼尽全力,到头来也只是落得隔壁领土的领主的立场。


 


联盟战役第五年,吉尔加拉德还是战死了。


虽然埃尔隆德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毕竟经历了很多次,但是还是止不住的悲伤。吉尔加拉德于他而言,就是父亲的角色。虽然他一直叫他王而从未叫过他父亲。


他身为继位者,不称王,只做领主,为的就是永远怀念吉尔加拉德。


吉尔加拉德下葬那天,瑟兰迪尔也来了,身为王对另一个王的吊唁。他身着黑色长袍,额上是秘银的额饰,倨傲的仰着自己的下巴。近距离看着他,更能深切感受到他的变化——他瘦了好多,下巴都尖了,脸色更加苍白,显然是由于劳累过度。


埃尔隆德走上前欠身,努力克制着伸手紧紧拥抱他的冲动:“瑟兰迪尔王。”


“请节哀。”瑟兰迪尔说,埃尔隆德悲伤地发现还是那样熟悉的嗓音,“吉尔加拉德王是一位伟大的王者,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铭记他。”


埃尔隆德抬头看瑟兰迪尔的脸。精灵王的脸一如既往波澜不惊。


“密林之王,希望您一切安好。”埃尔隆德直视着他的眼睛,压低呻声音说,“我愿用我生命换取您永世健康无忧。”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埃尔隆德只是想宣泄他心中早已无法承受的思念与担忧,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到那冰蓝色眼睛闪过一丝悲伤的情绪,但是精灵王无疑一瞬间就收拾起感情的外泄。


“感谢您的美意。”瑟兰迪尔说,接着就走开了。而埃尔隆德相信他眼中那一瞬间的悲伤是真切的。


 


战役结束后,是正义一方的胜利,在联盟军节节败退时索伦不下心被砍下了戴着魔戒的手指——没错,有时胜负就是这么无常。


各个种族都在欢庆,为的是来之不易的胜利。也在哀悼,为的是在漫长战争中失去的同胞们。而密林的士兵几乎是战事一结束就离开了营地,回到了幽暗密林。


待埃尔隆德后知后觉的赶到密林的营地时,早已人走茶凉。


埃尔隆德苦笑。


这场战役夺走了瑟兰迪尔太多的东西,他完全可以想象他的心境,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该死的地方逗留。精灵王真正做到了抛下过去,抛下这场战役,抛下曾经的春天王子,抛下他——他曾经的恋人。多愁善感触景生情都是春天王子的专属,精灵王不会。


那夜埃尔隆德躺在床上,不能控制自己的眼泪濡湿枕头。泪水是懦夫的伎俩,脆弱的标志,他不想这样,但是他一想起曾经拥有的星光,就不可抑制的悲伤。


瑟兰,我是那么……思念你。


 


瑞文戴尔的精灵们回到了林谷,开始战后的建设和补给。


美丽的林谷在新任领主的带领下再次有了生机,虽然七年的创伤不可能这么容易被弥补,但至少精灵们可以平安的生存下去。埃尔隆德无以打发自己没有瑟兰迪尔的漫长时光,唯一能让他欣慰的事情就是生日那天瑟兰迪尔送他的树枝——他把他种在他寝殿的窗外了——已经长成了一棵小树,每次临风窗下,树叶沙沙作响,还不算粗壮的树干左右摇晃,生机勃勃,让他想起那年树下的密林王子,阳光在他美丽的脸上投下的斑驳光影。


“埃尔,埃尔。”他在叫他。埃尔隆德对着他的春天伸出手臂,还未等触碰就感受到一阵疼痛。


他睁开呀,看到被自己打翻的茶杯和水浸的文件,知道自己又梦到他了。


 


密林和林谷的贸易交易来往一切如同欧罗佩尔王在世一般照旧,只是传令官再也不是那个金发飞扬的辛达精灵——埃尔隆德想一想整个密林的辛达精灵是不是只有两个——现在可能只有一个了。遗世独立的王者统治着他的子民。


 


战后不到十年瑟兰迪尔便举行了婚礼,埃尔隆德猜想也是为了鼓舞战后的木精灵们。婚礼他没有去参加,只是派林迪尔前去送了祝福和贺礼。他并不是怕自己失态,而是怕瑟兰迪尔看到自己无法好好投入婚礼。林迪尔回来只说了一句,他很好。埃尔隆德说谢谢。林迪尔是知道两人的关系的,所以他的目光也越发心疼他的殿下。百年后埃尔隆德与凯勒布里安的婚礼瑟兰迪尔也没有来,加里安送来密林丰厚的贺礼和瑟兰迪尔的手书,公式化的语句埃尔隆德却向珍宝一样收藏。他抚摸着熟悉的字迹,悲哀地发现这么多年这有这张手书可以用来怀念。


 


他如他所愿,年复一年的远离他。


 


近千年,两人再也未曾见过面。埃尔隆德只能从他人口中和文件中得知精灵王的种种,得知他行事果断,心狠手辣,对侵犯他密林之人从不饶恕。有些领主对他颇有微词,但他从来不在乎。而埃尔隆德则以温和儒雅文明,广济周边矮人人类,流传乐善好施的美名。两人的轨迹真的是背道而驰。


埃尔隆德有时会觉得自己的内心已经趋于平淡,毕竟那么多个三千年他都是这么过来的,还记得第七次回溯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漫漫回溯的岁月他早已熟悉如何忍受。但是随着两人孩子的出生和长大,埃尔隆德也开始越发焦躁起来,当莱戈拉斯金发飞扬可以策马途经瑞文戴尔的时候,埃尔隆德开始经常性的从噩梦中惊醒——那噩梦无非是血染的渡鸦岭,漆黑的箭矢,坠落的他和失去光芒的眼睛。


 


离那一天,越来越近了。


 


——————TBC——————————




没几天就完结了。。真没想到自己能写的超过十章,三万多字,本就是个小脑洞寻思写个小短篇QAQ谢谢所有小天使的支持

评论
热度(56)
  1. 喵布哒帷子辻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