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lrond/Thranuil】设计与展示(完)

色天:

又是简单粗暴PWP系列


起名废柴系列


 @Mr.X 点梗,设计师和模特


不想写婚前青涩求爱戏码,写了两笔发现没谈过恋爱的人果然写不出来。


老夫老妻没羞没臊模式直接开启。_(з」∠)_


 


设计与展示:


 


Thranduil端着酒晃晃悠悠地走过来,他试图坐在Elrond腿上,但被Elrond挡住了。


“别诱惑我好吗,”Elrond放下笔,用手揉了揉眉心,“我在工作。”


Thranduil平时是不会主动坐在他腿上的,除非他想干什么不太好的事情。Thranduil总有那么点恶作剧的心思,他俯头看了看Elrond的图纸。


一个脚链。


“给我的?”Thranduil转身坐在了Elrond的工作台上,蹬了蹬腿把缎面的拖鞋也踢得东一只西一只。他那银色滚边的睡袍下摆开得很大,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到两边。


Elrond试图视而不见。他用手揉了揉脸,又拿起了笔。


“不完全是。King’sjewel-1系列。”


“那就是给我的。”Thranduil控诉他的心口不一。


众所周知,被业内称为LordElrond的kings系列只给一个人设计。因为只有一个模特能驾驭它们。


蛊惑与强力共存的珠宝。绝对的量身定做。


“那你就应该知道不要打扰我。”Elrond有些不悦的皱起眉,打扰他工作的即使是Thranduil也不行。


“我想,你需要合格的模特来帮你提供一些灵感,”Thranduil用手挑起他的下巴,“看着我。”Thranduil松开手站起来,光着脚绕到写字台前面去。他靠在落地窗上抻开了腰带。


他像一位国王在宣布法令。但没有哪位国王会在宣布法令的时候一丝不挂。


“现在,为我设计‘我的珠宝’。”


 


Elrond勾勒着手下银链的弧度,他看起来专心致志甚至偶尔抬头也只是端起水杯。Thranduil地靠在落地窗上。窗户有点冷,而Elrond的专心致志让他不悦。他于是走开了,踩过了地上的睡袍并踢开地上的垫子。


Elrond看向书房门口,他也许应该把它关上预防一只只会捣乱的雄鹿。但马上他松了的一口气还没吐出来就又吸了回去。


Thranduil带着他的珠宝们回来了。包括最不该被设计出来的,只应存在于他们工作台上的东西。


Elrond表情正常,但桌子下的手却紧紧抓住了扶手。他慢慢地吐出那口气,不必要的正了正坐姿,把目光从Thranduil身上拽回来,低头看着画了几笔的素描纸。


Thranduil在他旁边悉悉索索地不知道在干什么。金属相撞的声音叮叮当当,Elrnod确定他听到了铃铛的声音。


他知道那个是什么,他曾经因为找到了过去的图纸而试探性做出来的。当时抱着一种学术的心态,但做成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没有告诉Thranduil而是把他藏在斗柜的深处。


Elrond端坐着,就像雕像。他的背影笔直,纹丝不动,因为他的手里早已写不下任何东西。


Thranduil在他身后,他只能听到刻意压低的喘息声,细微的水声,被压抑的铃铛声。Thranduil不时发出几声惊喘,但Elrond没有力气转回去了,他所有的力气都在控制自己上。


他身后传来东西翻倒的声音。Thranduil愤愤的说了什么,但他耳畔充血,只有轰隆轰隆的声音。


Thranduil走到他身后,身体前倾,垂下了头,他铂金色的头发从Elrond的肩膀上滑下去流泻在Elrond的手上,滑进他的指缝里。Elrond后知后觉的发现以对方头发的长度来说,Thranduill靠的太近了。


但他们没有接触,Thranduil保持着若既若离的距离。Elrond感觉到后颈一凉——可能是Thranduil的项链垂在了他的脖子上,那凉意使得他手一抖,笔几乎掉在桌子上。


Thranduil在他脑后吹气,温热的呼吸撩动他的耳廓。他伸出手从Elrond的肩膀开始一直慢慢摸到他的手指。Elrond看见他手上戴着戒指,三枚戒指。Elrond记得他还有一个,白宝石的,那重量贵得要命。


Thranduil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小幅度地摇动他的头,Elrond颈后的凉意便时不时地挪动,划过钟摆样的弧度。他心里涌上一个猜测,也许,Thranduil正咬着那枚戒指。但可能吗?


Thranduil的手指滑入了Elrond的指缝间,他弯曲起手指,用珠贝般的指甲轻轻搔刮着Elrond渗出汗的手心。他口中含着的白宝石掉了,掉进Elrond板正的衣领里,把白衬衫弄湿了,滴溜溜地滚落了一道湿痕。Elrond的白衬衫下摆规规矩矩地放在裤子里,被手工皮带牢牢系着。于是那戒指就被挡在他的裤腰处,留在了他的衬衫里。冷了一下他发热的皮肤。


Thranduil低低地笑了。他放开了Elrond的手,直起身来。Elrond的后背感觉到冷。


Thranduil走到他面前来,两只手撑在Elrond的书桌上。他的手指雪白而长,如同Casablanca盛开在腐土上。Elrond看见他手上的金色与铁灰色的戒指,它们盘绕着,既像约束又像臣服。


那是他设计的初衷,设计的理念。如同Dionysus贪恋于Ampelos,Hades向往于Persephone。


Master Elrond作为杰出的珠宝设计师,并不一味沉溺于奢华的珠宝与贵金属。他会采用红宝石作为森林的浆果,采用贝壳作为白色的花朵。他的成名作是Rivendell系列,他最杰出的代表作则是Mirkwood系列。而从此以后,他所有的设计展都只以一个人为主角。king's  jewel,将是他的封神作。


Thranduil脖子上戴着一串锁骨链。稍经打磨的钻石璀璨,张扬,随着Thranduil的动作垂在空中微微晃动,点缀在他收敛的下颔上。那光芒辉映着Thranduil的眼睛,它们都亮的惊人。


Thranduil喜欢宝石,同时也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展示它们的生命。他能把宝石的生命点亮,正如Ampelos可以赋予花朵生命。


Thranduil胸前还缀着一条项链。它设计繁复,是当年的Mirkwood-3系列,。Olivine和splints交织成藤蔓从左到右绘成一片,Corallium rubrum则色如浆果,这片项链充满了异域风情和森林的气息,当年出现就引起一片哗然,它冲击了精致的珠宝界。Elrond之前从来没觉得Thranduil能佩戴这个,一串如此粗犷的项链。但事实证明,Thranduil能驾驭所有的宝石。他掌控他们——与Elrond不同意义上的。尤其是那嫩红的浆果呼应了他胸口的突起。那肯定被他自己掐过了,揉过了。它们是鲜红的,挺立着的。像两枚浆果落在雪原上,让人想采摘它们,呵护它们。


而它们现在躲在藤蔓里。


Thranduil本身就是珠宝最美丽的展示台。


Thranduil看他不为所动,皱了皱眉。他抬起一条腿跪在桌子上。他的脚踝处有一串脚链。那是盘绕的蛇形的,浓重艳丽的紫色,肆意而奔放。


不同色泽的Taaffeite嵌入在蛇的鳞甲中,rose gold勾画出蛇的轮廓。它缠绕在Thranduil的腿上,从脚踝一直到小腿,顺着流畅的曲线紧紧贴在Thranduil的皮肤。如同那只诱惑了Eve的蛇盘曲而上,栩栩如生。没有人会比Thranduil更适合这条脚链的尺寸,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第二条。Elrond纯手工打制。


Elrond的手克制不住地去抚摸那条被冰冷的蛇所攀附的小腿,但他的手被Thranduil半途截住了,他没有像Elrond想的那样按住Elrond的手,而是把它拉向另一个地方。


 


Thranduil虽然赤身裸体,但他身上却挂着众多珠宝首饰。他的腰上挂着一条腰带,硬质的,electrum色如琥珀。Thranduil的腰是正常的尺寸,并没有过于纤细。人鱼线被electrum拦腰截断,前面低垂下去的结点处镶着一颗硕大的Moonstone,晃悠悠的垂在了Thranduil的下身,半遮半掩着。Thranduil抬起腿,流苏便顺着腿的弧线流到大腿内侧。他抓着Elrond的手放在了那颗Moonstone上。既是冷的,又是热的。


Thranduil侧过身,他的大腿在黑色的桌子上转了个半圆。他故意把Elrond桌子上的笔都扫翻到了地毯上。但Elrond这次却什么都没说,他只是用力按住了Thranduil的腿,而后者吃痛地叫了一声。


他知道的,Thranduil这件腰带后面也有一件东西,连着前后的Moonstone,一条electrum制成的链子,但主要不是这个。当时他制作出来并没有对任何人说,它的作用淫邪的让他未曾公之于众,尽管他当时心中没有其他念头。他鬼使神差的把这条腰带放到了隐秘的不见天日的深处。


Thranduil把他们翻了出来,就像一只好奇的松鼠。


他戴上了它。


—————————————————————


Elrond利用这个助兴,他们来了很多发。
   
END
   


我就不打TBC了,就这样吧【躺


 @Mr.X 么么哒~


 

评论(1)
热度(126)
  1. 喵布哒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2. 疯狂的方块块色天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