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分手过后

陈家阿南。:

现代AU


OOC必然有,必然有,必然www


新人初坑渣文笔w大学生埃尔隆德X大学生瑟兰督伊w


设定两人分手一个月后发生的故事w领主视角w


请务必不要大意的留言吧w求鼓励w


P.S.我很喜欢领主,很喜欢领主,很喜欢领主。我也很喜欢大王,很喜欢大王,很喜欢大王。






       日光在清早就开始和窗帘嬉戏笑闹纠缠,镂刻出曼妙的影子,平添一丝节日的气息。冬天的阳光总是绒绒软软的,像是什么触感极佳的毯子裹在身上,给寒冷的天气里带来一丝温暖。


       埃尔隆德在起身的时候感到困顿,并且远超往常。毕竟要抵御住暖阳带来的倦意可是很艰难的一件事情。而他习惯性的扭头,只看到洁白带些褶皱的床单,因刚醒而倦怠的大脑大抵过了两三秒钟才迟钝的反应出瑟兰已经不再住在这里。然后他把已经到嘴边的那句“起床了”咽了下去。


       这样如同一个小姑娘一样总对过去难以忘怀并非出于他的本意。尤其是在不可挽回的情况下。养成一个习惯很难,但是改掉它更难。他想他应该从‪明天‬开始更加努力的适应这个事实。他和瑟兰已经在大约一个月前分手的事实。






       几日前放了寒假,而这是寒假中微不足道的一天,一如既往没有分别。在这个美好又慵懒的冬天里,他除了这里和学校无处可去。论文也已经进入尾声,已经快完整渡过大学四年即将毕业的埃尔隆德现在在家中无所事事。


       他在并不算宽敞的客厅里踱步,然后感到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他退后一步,看着冰凉金属色泽的小物件在屋内的灰尘里反射阳光闪闪发亮。埃尔隆德在大学里以理智聪敏闻名,然而此刻他正盯着他自己公寓的备用钥匙异常的失神。过了一会他缓缓的弯下腰,拾起钥匙,然后在心中叹了口气。是谁把这钥匙丢在这里的他清清楚楚。




       埃尔隆德现在仍然清晰的记得那天瑟兰督伊的衣着神情言语动作。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埃尔隆德在明白这一点之前,在平安夜对瑟兰督伊说出了“我们结束了”这句话。他认为瑟兰督伊已经感到厌倦了。瑟兰督伊抱怨与他在一起有多么无趣,瑟兰督伊评价他做的食物简直难以下咽。瑟兰督伊怒斥他在埋首于书中时对于公寓里卫生环境的不管不顾。


       平安夜瑟兰督伊亲自下厨,饭桌上旧事重提表示埃尔隆德做的饭菜有多么令人难以接受。他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慌与怒意对着瑟兰督伊大发雷霆。瑟兰督伊很吸引人,毋庸置疑。即使埃尔隆德自己本人也相当优秀,但如果他决心离开,如果他真的感到厌倦……种种的一切都渐渐让埃尔隆德寝食难安。


       但是他从来不会提起这些。他从理智上知道这不会发生,他也相信瑟兰督伊。但是莎士比亚曾经说过一句话,瑟兰督伊曾经对此嗤之以鼻,然而埃尔隆德现在觉得莎士比亚不愧为文学巨匠。说的很对,爱情使人盲目。只此一次他对着瑟兰督伊发火,任由怒气燃烧掉理智。而这让他失去了瑟兰督伊。




       啪。




       玻璃被带着怒意的人狠狠掷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


       这是那些声音的开始。稀奇的是玻璃杯子并非瑟兰督伊抛出的,投掷者是一向温文尔雅的埃尔隆德。


       后来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其中还夹杂着埃尔隆德极其难得一见的怒吼。他记得瑟兰督伊苍白精致的面庞沾染上怒火带来的红色,眼里平日傲气的柔软转变为快速凝聚的不可置信与风暴般席卷的歇斯底里,常常吐露刻薄言语的薄唇此时竟说不出更加伤人的话语只是发颤。


       瑟兰督伊里面是非常标准的西装三件套,黑色系外套领带西装裤与白色的衬衫,大衣是新买的,呢子料制成,更显出瑟兰督伊的清瘦挺拔。与他平时简单的到不行的休闲衣物比起来,他明显是经过了一番打扮。更别提他将散下的金色长发扎起束成马尾,看起来就像是个穿着现代服饰的欧洲古典贵族。


       他穿成那样真是难以置信的漂亮。埃尔隆德闭上了眼睛。他本来应该注意到瑟兰督伊那天异乎寻常的样子的。只要他稍微运用一下他被众人称赞的智慧,就不至于导致今天的后果。然而他深知后悔已无济于事。他伤害了瑟兰督伊,用他说出的字句和表现。而瑟兰督伊现在恐怕甚至不愿再看他一眼。


       瑟兰督伊最后看着他的时候无论眼里还是心里大抵都是冷的,他当着他的面把公寓的备用钥匙摔在地上离开了公寓,关门的时候埃尔隆德确信那个音量整栋楼都能听见。然后他对着地板发呆,他似乎希望这般就可以使他的神智更加清醒一些,然而很明显这并没有起到效果。等他终于把注意力挪回餐桌的时候,扒开意大利面,他发现了意大利面底藏着的戒指。电视剧里老套的方法,却有着一个不像电视剧的结局。


       他意识到即使瑟兰督伊总说他无趣,却不曾离开。瑟兰督伊每一次都会吃完他做的食物。抱怨完卫生之后,他会帮自己收拾。埃尔隆德回想起他与瑟兰督伊第一次接吻,他青涩的回应。他与他在床上的第一次,瑟兰督伊喉间被他激出模糊的呻吟。




       他们已经相处了三年,像每一对同性恋人一样经历过痛苦与黑暗的时光,而他们幸运的获得了厮守的权利。别人没能把他们拆散,但思前想后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埃尔隆德强迫自己从回忆里挣脱出来。他已经在这里伫立良久,手心里的钥匙被攥的发烫,灼烧着他。临时更换了主意,他去了超市,买了一箱啤酒。他应该更加冷静自持的。埃尔隆德想。可是今天看到钥匙的时候那把钥匙就像是打开了回忆的门,记忆如同潮水般淹没了他,他需要酒精来把那扇门重新合上。


       见鬼他就是像个小姑娘一样对过去难以忘怀。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感到头疼,酒精侵蚀了他的思维。而昨晚的梦境击打着他的大脑。即使那个梦境回忆起来错漏百出,然而埃尔隆德依然为此感到恐慌。      




       *




       他在不断更替的场景里寻找着。


       他要寻找的东西似乎已经离开他很久,久到时光模糊了样子。


       场景定格,埃尔隆德见到一个小镇。潜意识里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穿越无数艰难险阻,而他的目的地就在这里,尽管他并不知晓原因。


       这是一个临海的小镇,海风吹来裹挟着咸涩的气息扑在脸上。这里是个典型的欧洲风格小镇,而且看起来那么熟悉。这熟悉感使埃尔隆德感到一阵晕眩,他闭上眼睛。但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熟悉感却已经消退了。现在对于埃尔隆德来说,这里就是一个陌生的小镇了。


       他在小镇中漫无目的的搜寻,如果一定要下一个定义的话,那么他几乎就是在闲逛。然而这也不能完全的被定义为“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埃尔隆德从心底感到他其实是在追寻什么,而那“什么”是一个人。他认识到那个人应当有着一头金发,不是最耀眼的哪一种,是白金色。长度大抵是将将及腰。他记得他的名字是瑟兰督伊,而瑟兰督伊也许是他的恋人。


       然后他往前走,一边走一遍呼唤着瑟兰督伊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应他。他看到路上的行人,而最令他崩溃的一点是在于每一个人都有着看起来一样的白金色长发。一种从内心深处生出的惶恐与挫败击中了他,他感受到那么久的时间磨去了瑟兰督伊的容颜,埃尔隆德已经记不清楚瑟兰督伊的相貌。可是他却仍然爱着他,不愿意失去他。他颓败的坐在路上,下一秒世界天旋地转。






       他并不知道这个梦代表什么,但是那种惊慌失措却是货真价实的留在他心里。他记得那个小镇,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来源于埃尔隆德在那里的一所图书馆与瑟兰督伊相识,相知,相爱。埃尔隆德在高中毕业的暑假在那里做过两个半月的图书管理员,并且在那里拥有一套父母馈赠的成年礼房子。瑟兰督伊则是埃尔隆德工作的那所图书馆的常客。对于往昔甜蜜日子的回忆使得埃尔隆德不无讽刺的想起他这一个月都不曾收到瑟兰督伊的消息。这个梦境唤起了他想再去那里看看的念头,而恰巧寒假让他的念头得以立刻付诸于行动。


       他并没有带过多的行李,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出发了。飞机上他打开钱夹看到里面的照片,这一个月来原本经过一年仍旧崭新的照片已经被摩挲的边角泛黄起皱。这照片是瑟兰督伊硬拉着他去照的,两人在照片里依旧笑得幸福甜美如同舌尖环绕着粘稠的蜜糖。它现在是瑟兰督伊留给埃尔隆德最后一点看的见摸得着的挂念了。这照片一式两份,还有一份在瑟兰督伊手上。当时毕竟天真,倒是的确把幸福藏进了相片里面,只可惜现在的埃尔隆德却已经无法通过相片再把寄存的幸福取还。


      抵达小镇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晚上了,埃尔隆德拖着满身的疲惫与路途的风尘躲进自己的房子。房间还保留着他离去时的样子,但是上回和他一起离去的瑟兰督伊已经不在这里了。埃尔隆德放任自己躺倒在柔软的床铺上,关了灯拉上窗帘后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埃尔隆德忍不住鼻尖酸涩的意味,这里的一切都太过于熟悉,每一个家装都有瑟兰督伊的手笔,每一处角落都停留着美好的话语,每一丝空气里都夹杂着甜腻到让人不堪重负的过去。两个人那时候都还年少,固执的认为他们之间的爱情必然会走到地老天荒。他颓然的坐起来把被子拉过脸,希望借此挡住这里流动的回忆。




       第二天早上他走到小镇里转悠。那个小镇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古老而精致,保留了简单地设计和时间的流逝。街道的石板路并不好走,有些上面遍布着青苔。道路狭长,好在路旁的房屋并不高大,因此不显得逼仄阴暗,余下悠闲的丝缕阳光。房屋深棕色的外墙明显上了年头,有些藤蔓从裂缝里生长出来,张牙舞爪的在阴晦与阳炎里跳跃,像是纽带把光和影连接在一起。




       埃尔隆德走过曾经走过的每一条街道,然后停留在图书馆门前。那种不快活的念头又一次涌上了他的心,他拿起手机看到现在离他们分手正好一个月。今天埃尔隆德也没有收到瑟兰督伊的任何消息,这使得他牵挂起瑟兰督伊的安危——正如他这一个月里每天都在牵挂。他们在一起以来从来没有那么长时间埃尔隆德与瑟兰督伊之间没有联系。埃尔隆德仍爱着瑟兰督伊,他知道的非常清楚。他也着实非常想和瑟兰督伊联络,取得他的宽恕。但是他心中又存有这样的疑虑:如果与瑟兰督伊取得联系,瑟兰或许会有什么样生气的反应。他总是那么任性恣意的活着,一旦离开便走的彻底毫无挂念,说不定他会暴跳如雷,用他犀利的言语将埃尔隆德戳的遍体鳞伤。可那也是他应得的。


      他的心中充满了歉疚,悔意以及无可抑制的疼痛。他此时站在图书馆门口,准备打一个电话过去。他在心中无奈的哀叹,他原先是想放下过去留给自己也留给瑟兰督伊自由,假设瑟兰督伊永远不愿意再与他联络。可这一个月以来他内心里奔腾的情绪将他席卷而去不断颠簸,最后到了再也无法控制的地步。埃尔隆德质疑自己是否真的拥有在他那里获得赦免的权利与地位,可他也并不想就如此坐以待毙等待时间给予他沉默的审判,这份不甘心超越了之前的疑虑。无论他怎么想,我都希望他知道我过去爱他,现在也还爱他。埃尔隆德秉着这个想法拿起手机,缓缓地键入烂熟于心的号码。正在他要按下拨号键的时候,他的手机切换成了来电页面,联系人显示上“亲爱的瑟兰”五个字明晃晃的刺入他的眼。


       手忙脚乱的接起,而对方没有说话,只是久久的沉默。埃尔隆德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所吓到了。他之前好不容易做好的决定都变得一下子混乱起来,集体开始在他的大脑里跳踢踏舞。他有些慌乱,开始不由自主的想着瑟兰督伊这通电话的含义。他有些恐慌于接下来可能传来的质问和关于分手的指控亦或是永不再见的宣言,但是让他意外的是电话那端起初是不变的一片安静。就在埃尔隆德几乎要认为瑟兰督伊只是无心间按到了通话键时并为此十分失望时,他听见对面传来的的声音。瑟兰督伊的声音依旧微低夹着冷淡,依旧是那种有一点傲慢的语调,然而却让埃尔隆德感到一种无与伦比的愉快的慰藉。


       瑟兰督伊说:“我想你了。”


       埃尔隆德听出他的话语中带着一点委屈和期待,他如此希望想说些什么,可是他却说不出话来。他简直激动地不能自已,这是他从没有料想过的结局。他语无伦次的表达着同样的思念,并且结巴的讲述了希望他们不要分手的心愿。这个时候他一抬头发现瑟兰督伊正从稍远的地方走过来。他的第一反应是“还好我还记得瑟兰长什么样子”。接下来他觉得他整个人都被照亮,回忆的毒素转变为诱人的芬芳。瑟兰督伊从远处走来的身影被阳光照耀的发光,而埃尔隆德心中阴霾被这光芒驱散的一干二净。他可以料想到瑟兰督伊一会看见他的反应,一定会充满惊喜与讶异,而后他们可以一起回到埃尔隆德的小房子里面住,此后的此后他们会回到学校,找个时间去旅行并结婚。


       埃尔隆德和瑟兰督伊都知道,他们都希望,且的确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下去。




Fin.



















作者的一点点话:


我我我一点都不想打tag撕w我觉得大家都爱着ET有什么好撕呢w所以我很赞成我们应该用文来把东西刷下去这一点w于是从来没有发过文的我决定把写的不怎么样的文发出来w我知道写的不怎么好w但是这是我唯一能做的啦w


谢谢大家看完这些啦w

评论
热度(90)
  1. 喵布哒陈家阿南。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