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霍比特同人】TIRAMISU ——《带我走》(ET 完结)

油炸冰淇淋:

“瑟兰迪尔,你看,这是我去丽斯小姐那里偷来的TIRAMISU,听说很好吃哦。”


“埃尔隆德,我不喜欢吃甜的东西啊。”


“好啦,我知道,瑟兰迪尔你以后想做什么?”


“做什么,我想做警察!”


“那我就做坏人。”


“为什么?”


“因为这样瑟兰就可以永远和我在一起啊!”


———————————————————————————————————————


九月天气飘着银雪,白茫茫的一片,仿佛遗忘了记忆的苍白。意大利的冬天总是来的很早,尤其是今年,来得仿佛不带半点痕迹。坐在正对着广场的凳子上,默然望着盘旋在天空的白鸽,灰蒙蒙的世界总是容易让时间放慢脚步,人也自然懒散起来。


忽然觉得脖子有点酸,低下头,瑟兰迪尔撒出最后一把面包屑,站起身,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扑腾着白羽的鸽子争相而下争夺迩食,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瞥一眼手表,这个时候,好像对门的那家店面包店的TIRAMISU已经卖的差不多了吧,再不赶快的话,连半个都买不到。如果是这样,不知那人会不会一怒之下从美国飞回这里然后找自己的……麻烦。


真不知道那种甜到腻的东西有什么好,居然那么卖座。以后干脆自己也开家面包店吧,现在的工作实在是太费神了。轻轻拍了拍粘在手上的一些面包屑,迈开脚步慢慢向广场对面走去。冬季的雪风卷起了比这雪花更为洁白的风衣,一头金色的长发随着主人的步子划开了美丽优雅的弧度,似那北国的冰海,勾勒着永恒的波涛。


 


“先生,对不起最后一个TIRAMISU已经被刚才那位小姐买走了。”又是那个甜腻的声音,就像他只吃过一口的TIRAMISU。瑟兰迪尔不着痕迹地抬了抬精致的下巴,这是他一贯表达不满的方式,虽然这样轻微的动作几乎没有人可以看出来。


“这可就麻烦了。”喃喃自语的苦思,那个人出差十天,唯一的要求就是让自己一定要买一盒TIRAMISU,如果连这都达不到,未免也太对不起他了一点。而更不幸的是,前八天等自己睁开眼睛已经是下午六点,在夕阳夕下的同时,瑟兰迪尔可以肯定现在去连盒子都没有卖,好不容易今天一早起床就在广场对面等时间,想要买最新鲜的,但为什么偏偏就是要慢半拍?


 


而且,自己是不是越来越喜欢沉思了?瑟兰迪尔自问,总觉得像是忘记了什么,如梦初醒一般的生活,唯一能记起来的便是桌上的那一张纸,那个人说他要出差十天,儒雅的字迹,中文是如此,英文更是严谨得让人无可挑剔。


 


“先生,先生!”


“啊?……哦!”瑟兰迪尔回过神,忽然发现,居然又发呆了……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先生,如果您还想买的话,本店每天最后的一位顾客可以亲自尝试做TIRAMISU,不知您……”


“恩,这样,那我就自己做一个吧。”金发男子缓缓走进厨房,一双冰蓝的眸子却是灭寂的肃寥。


像是丢掉了灵魂……啊,自己在想什么?注视着男子的服务生罗琳吓得赶紧收回视线,拍拍自己的脸颊,这位顾客本来就优雅得像是北欧的神祗,神秘些也无可厚非吧,刚才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忌廉、芝士、咖啡酒、蛋黄、砂糖、青柠檬,一件一件掺在松软的面粉里均匀搅拌,瑟兰迪尔发觉自己又在走神了,但是为什么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半点停滞,像是本来就会做的一样。这个想法在他看到那个美味可口的TIRAMISU时彻底被证实了,但是他为什么会做呢?既然会做为什么那个人会让他去买,自己做不是很好?思考着这样的问题,开着车,呼啸的寒风宛如利刃一般刮过,瑟兰迪尔觉得自己似乎也清醒了一些,但仅仅是一些而已……


 


不大但也不小的单层公寓,简单的蓝绿调调,看得出来设计者别具一格的简洁理念却有不失该有的奢华。把手中的糕点放入冰箱,转身再看见这空荡荡的房间,瑟兰迪尔觉得有点冷,温度刚好让他可以进入睡眠。好象越来越嗜睡了,精神完全模糊的墨色身影拉上窗帘,在进入自己卧室前他觉得自己经过了一间很久都没有打开过的屋子,每次说要进去看看,但最终都会莫明忘记,真怀疑自己得了失忆症……躺在柔软的床上,蒙上浅绿色的被子,意识也越发的昏沉……


 


再睁眼,闯入视线的是一张照片,一个儒雅而沉稳的黑发男人,微微勾起的笑意使他看起来更为温和。支着头斜倚在昂贵的沙发上的动作,和那双黑色的眼睛微迷着,优雅得仿佛最渊博的智者。他怀中抱着的……恩,好象是自己。不自觉地摸了摸有些因不自在而发烫的脸颊,瑟兰迪尔还是有点不太确定,那时的自己怎么笑得那么……满足?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有点刺眼,猛地按倒相架,眼睛却越来越疼,被火灼伤一般的疼痛使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如同见不得光的黑暗,当阳光掉进古井,被遗忘的又怎止是记忆……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讨厌的声音,甜腻到让他不舒服。挂上电话,取下眼镜,忽然想起曾经有一个人在他耳边说:“我不喜欢你带着这个东西。”那是一个低沉如黑夜的嗓音,瑟兰迪尔老是觉得自己就是被这个声音给骗了的,不为其他,就因为听起来赏心悦耳罢了。


 


正想着,贝多芬的月光曲不其然的响起,回荡在空荡荡的客厅,一瞬间,瑟兰迪尔觉得自己仿佛到了一个没有别人的世界,而这个世界的颜色只有如冰冷漠的灰……


 


“叮叮叮叮——”好像是电话铃声?


“瑟兰迪尔,是我格洛芬德尔,你最近过得如何?”一个明朗到极点的声音自电话听筒的那头响起。无奈地叹了口气,半晌裹着睡衣的瑟兰迪尔才举着听筒缓缓地回答:“还不错,埃尔隆德今天就该回来了。”本以为会听到那头的“取笑”,可等了一分钟都没反应,令人窒息的沉默。就在瑟兰迪尔以为断线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听见格洛芬德尔的欲言又止:“瑟兰迪尔,你……”


 


格洛芬德尔以为自己见鬼了似的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在确定的确是埃尔隆德家的号码后才放回耳边,还没等瑟兰迪尔再开口就抢先道:“我和涌泉今天就去你家,你好好坐在家里别动!”啊?这样的慰问一时让瑟兰迪尔不太反应得过来,再凝神,听筒里就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声音,像极了心脏跳动的频率……


 


缩在被窝里的瑟兰迪尔迷迷糊糊中估算着格洛芬德尔飑车的速度和大概路程,可能三十分钟就会到吧。这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真不想出去啊……


 


心里忿忿地抱怨着,但右手仍是慢悠悠地伸出被窝摸到被自己散开的衣服,以前怎么都没觉得冬天有这么冷呢?当最后一件米色毛衣被瑟兰迪尔穿上之后,门铃就尽忠职守地大作。后来瑟兰迪尔才知道那次从他下床到走到门口足足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也难怪那扇门最后被格洛芬德尔一脚踢开光荣阵亡……


 


裹着被子蜷缩在沙发上的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已经和来人对视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但仍然是不知道他们这么风风火火的赶过来到底是想做什么,为埃尔隆德接风?那也太夸张了吧。


 


“瑟兰迪尔,你刚才在电话里说埃尔隆德怎样?”终于格洛芬德尔的一句话把又在神游的人拉回现实,难得看到他这般认真的样子,瑟兰迪尔也就好心的重复了一遍:“我说,埃尔隆德今天就回来了。”诧异的,这次变色的竟是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涌泉。似乎也察觉到一些不对劲,瑟兰迪尔忽然觉得心中一沉,像是有什么被记起,但他又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只是觉得心像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一下,鲜血淋漓,那是深入骨髓的痛……


 


“瑟兰迪尔,你难道忘了,埃尔隆德在两年前就……死了……”听的出来当格洛芬德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的小心翼翼。曾经,在这个事实面前,瑟兰迪尔的崩溃只是一刹那,在他眼中,血凝固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时间。而在这个凝固的时间里,他的记忆开始混淆,以至于让他相信,那人会回来,至会带着他一起走,但是那人一直没有回来,而他也一直没有等到。于是他选择了遗忘。在时间的记忆中有一盒他亲手做的TIRAMISU,可那个人永远也尝不到了,他用两年的时间来忘记却没想到竟是无法改变的结局……


 


缓缓抚上自己的面颊,颤抖的指尖仿佛被封冻的冰冷,瑟兰迪尔似乎听见什么破裂的声音,如此刺耳,囤积了两年的悲伤、心痛与绝望,他竟然流不出一滴眼泪,曾经的痛彻心扉,曾经的刻骨铭心到真正该面对的这一刻,他竟是如此平静,只是在如此寂寥的冬季,那散落雪地的鲜红又是什么呢?


 


——两年前 意大利


“瑟兰迪尔,十年来我强迫自己不去怀疑你,不去置疑你所做的一切,甚至是现在,只要你说一个不字,我仍然相信你。瑟兰迪尔,最后我再问你一次,你有没有背叛组织?”沉静到让人心痛的字句,只有眼前被质问的人才能体味其中的含义。昏暗的灯光,阴冷的地下室,又怎能比得上心中的冰冷,是现实的无情吗?被打入冰海深入的无情……


 


能说不吗?不能再骗他了,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埃尔隆德,我不想骗你,我们只是被这个世界所骗而已。瑟兰迪尔想着,然后听见自己说出了让黑发男人失望的答案。


 


“没有,从未背叛,你怎么能怀疑我?”我宁愿倒在这里。瑟兰迪尔想,在这个杀与被杀的游戏中,他赢了,但他又能赢多久。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在笑,但是你有看见我眼中的泪吗?埃尔隆德,你还记得对我说过的话吗,你说:无论去哪里,我都会带着你。


 


“给他枪。”埃尔隆德平和地命令,让站在一旁的助手将盒子的枪递给了眼前的金发男子。瑟兰迪尔,你再一次把所有的难题都交给了我,但答案却不留给我一个选择,这场游戏是你赢了,这结局也是你预设好的吗?这样的结局你可满意?


 


“只一次机会,如果我死了,你就可以走出这里,任何人都不能阻拦你。”瑟兰迪尔听见埃尔隆德这么说,然后注视着他也拿起了手枪并对准了自己……


 


后来枪声响了,至今瑟兰迪尔仍然记得那一刻,埃尔隆德没有子弹的手枪却成了他永远的枷锁。


 


埃尔隆德,也许你永远也不知道,那一盒TIRAMISU依然放在冰箱,我想也许有一天你可以像很久前从冰箱里把它拿走……


 


TRUMISU,带我走吧……




——END——

评论
热度(26)
  1. 喵布哒油炸冰淇淋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