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后知后觉,一发完

白首叹玄经:

仰望森林:



整理旧文时候发现的,觉得萌萌哒,所以就不怕河蟹的大胆放粗来!




 




在这个小镇上,住着一位叫埃尔隆德的学者。




他的生活极其规律,每天起床、吃饭、写作、教学、散步……时间几乎从未有过变化,就像机器那么准确。




其中,散步更是雷打不动的准点儿,以至于附近的居民都以此为标准来校对自家钟表的时间。小镇上甚至流传着他是外星人的说法——想想,人类的意志力和自律能力要有多强大才做得到这样?几十年如一日的规律而精确?




每天埋头于书本,埃尔隆德却从未感到厌烦,对他来说,哲学是个无比浩瀚的海洋等着他穷尽毕生精力去探寻其中奥秘,哪里还顾得上无聊呢,这样安排自己的作息,是为了避免因变化而产生的时间浪费。




这天下午三点钟他一如既往的穿戴整齐,准备出门散步。




还没出门就听到有人敲响了自家的门。




是谁会在这时候出现?亲友们都知道自己的时间安排,若有不是真有事情,断断不会在这个时间来打扰的。




埃尔隆德满怀疑惑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位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男子。




浅金色头发,长度及肩,穿着件浅灰色的上衣,还背着个旅行包。




他问要点水喝。




埃尔隆德并不认识这个人,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并且帮他将已经空了的水壶装满。




埃尔隆德示意要出门,但这名男子却毫无走的意思,擅自拉了把椅子坐下。




“这位先生,我还有事,恕不能奉陪。”埃尔隆德含蓄的下达了逐客令。




“没关系,不用陪我,你要出门请随意。”




埃尔隆德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子竟这么没有教养,不知说什么好。




“可是……我们还不认识吧,把你一个人留在我家……是否不妥?”




“我知道你叫埃尔隆德,我呢,叫瑟兰迪尔,这样我们就认识了不是?”




埃尔隆德一头黑线的想,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么自说自话吗?




“抱歉,现在是我日程安排的散步时间,基于对我的财产安全考虑,如果你一定要留在这里,那么请先和我一起散步,之后再回到这里。”




埃尔隆德心说,我为什么不把他直接赶出去,还这么耐心的唠叨……




男子对这个建议表示赞同,蹭的跳下椅子,挽起埃尔隆德的胳膊肘,朝门外走去。




 




距离镇子的树林,步行只要一刻钟。




但是这路途必须经过主街,镇上的群众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校对时钟的。




出门后,埃尔隆德甩开了瑟兰迪尔的手臂,他可不想被镇上的人看到自己和一个陌生男子这么亲密——这里说明一下,他还是单身。




瑟兰迪尔耸耸肩,把双手交叉在后脑勺,大不咧咧的跟在埃尔隆德后面。




 




“咦,是我家的钟表慢了20分,还是埃尔隆德先生今天晚出来了?”




途径面包店时,面包师傅问。




“呃……是我晚了点儿。”




“出什么事儿了吗?您可是十年内都没有改变过一次散布时间的啊!”




“哦……可能看书入迷了,所以……”埃尔隆德不擅长撒谎,他的脸微微发热。




“您已经是我们镇上最有学问的人啦,还用那么刻苦吗……”




 




一阵寒暄后埃尔隆德继续前行,现在瑟兰迪尔在他的左侧。




“为什么要跟着我?瑟,瑟兰……抱歉,我没记住。”




“我叫瑟兰迪尔。”男子凑近埃尔隆德耳边再次报出自己的名字。




“瑟兰迪尔,为什么要跟着我?”埃尔隆德问完了才发现男子的脸就在自己很近的地方,他的睫毛可真长啊,还翘翘的。




“因为……”瑟兰迪尔把一只手挡在了嘴边,压低嗓音:




“我想和你一起喝下午茶。”




 




“这是什么奇葩理由,我们根本就不认识好吗!”埃尔隆德觉得自己被耍了,一生气就不由自主加快了步伐,回头吼:




“就算认识,也才半小时不到吧,再说,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你干嘛粘着我,还有,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瑟兰迪尔追着埃尔隆德,没说话,只是可怜的笑笑。




这样一前一后的景象被开花店的女孩看到了,她喊隔壁杂货店的女孩,两人叽喳起来:




“哇,哪里来的帅哥?”




“埃尔隆德先生一直一个人,原来是这样啊。”




“不一定吧,也许只是朋友。”




“我的直觉一般不会错啦……”




 




到了树林,瑟兰迪尔好像到了自己家。




这是埃尔隆德的感觉。




明明这里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怎么感觉他比自己还熟悉。




他甚至知道埃尔隆德的散步路线。




林子不大,如果被人跟踪的话会感觉得出的。埃尔隆德往坏里猜想,然后否定了。




“埃尔隆德一定有很多问题,等喝下午茶的时候我会慢慢告诉你。”




瑟兰迪尔拿着一颗蒲公英,吹开了。




“今天没有下午茶。”




“骗人!你的日程4点钟是下午茶时间!”瑟兰迪尔像个生气的小孩,提高了音调。




“因为今天被你耽误了时间,所以只好取消下午茶,才能不打乱后续安排。”




埃尔隆德说的是事实。




“那明天呢?”瑟兰迪尔的眼中饱含期待。




埃尔隆德无法坐视不理,只好点头同意。




 




第二天两点半还不到,敲门声就响起了。




埃尔隆德十分抓狂,思考问题正在节骨眼上,被这样扰乱,真是太让人气愤了。




他没好气的打开了门,却没看到人。




关上门又听见敲门声,再去开,站在那里的是昨天的男子,埃尔隆德正要发火,面前出现了一盒点心,形状像树叶的薄饼,在盒子的一角还有真正的两片树叶作为点缀。




“这是要做什么?”




“今天的下午茶啊,我都准备好了,不会浪费您额外的时间。”




说着,他拉出盒子的下面一层,有两个茶包。




“What do you want from me(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埃尔隆德不想绕弯子,直接问出来。




自己没财没色的,只是个穷学者,还这么大年纪了,他究竟有何目的?




“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说,这样就不会扰乱你的日程了,好吗?”




 




让我们换个时空。




 




瑟兰迪尔在盖拉德丽尔老师那里学习星相学的那个下午,第一次见到了埃尔隆德。




那时候瑟兰迪尔2000岁了,埃尔隆德才9岁。




这个孩子不是精灵,而是人类,她可真是好心啊,竟然收养人类的孩子。




瑟兰迪尔的潜意识里有点看轻埃尔隆德。




可这黑头发的小孩挺聪明,教过的东西一遍就会。




那天瑟兰迪尔看星座书的时候,他跑过来扒在桌上,问瑟兰迪尔在看什么。




瑟兰迪尔翻到书本的黄道十二宫那页,对埃尔隆德说,这12个星座,按顺序记住,一会儿我考你。




想着这样就能打发走他。




但是十分钟后他就回来了,而且瑟兰迪尔正着问反着问跳着问都没能难住他。




“怎么奖励我?”孩子眨着黑亮的眼睛问。




“……”还真不是省油的灯,瑟兰迪尔想。




“这样吧,和我练剑术好吗?”埃尔隆德看对方不说话,提议。




“你……行吗?”瑟兰迪尔一副“我可不想当幼儿园老师”的表情。




“试试不就知道了?来吧。”说着便拉起瑟兰迪尔的手,拽他到了后院的一块空地上。




 




“剑呢?”瑟兰迪尔问。




孩子的腰间没有,手上也没有。




“父亲不让我佩剑,只有上课的时候才能用到真剑。”




孩子撇了撇嘴,转身折下两条树枝,将其中一根递给瑟兰迪尔。




“先这样开始吧?”




果然还是过家家吗?瑟兰迪尔百无聊赖的想。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那孩子的一招一式都有模有样,就是力量还差些,自己得费点神才对付得了。




“别因为我小就不在意!”孩子一边挥过树枝,一边喊。




瑟兰迪尔不能太认真,那样会伤到他;也不能太不认真,那样也会伤到他。




前者是伤他的身体,后者是伤他的自尊。 




毕竟是埃尔隆德叔叔的养子,对于瑟兰迪尔这样注重礼仪的人来说,当然要把握好度。




“喂,黑眼睛。”最后,瑟兰迪尔在埃尔隆德的背后用树枝的一端顶着他的后心口,




“你不能只往前冲,忘了身后的危险。”




“我叫埃尔隆德!”




他生气的站在那里,把树枝扔得远远的。




 




瑟兰迪尔伸手摸摸他略带卷曲的头发,他以为他会躲开。




但是,虽然他一脸不情愿,还是站在原地。




“我不会逃走的,你就笑我好了。”




瑟兰迪尔突然觉得这孩子好可爱,他笑了,不过不是埃尔隆德说的嘲笑。




埃尔隆德看到那样的微笑的侧脸,也愣住了。




“你很了不起,埃尔隆德。”




 




下次见到他时,是3年后。




埃尔隆德已经有了佩剑。他依然要求瑟兰迪尔和他比试。




输赢是一定的,但瑟兰迪尔感到了他明显的进步。




“什么时候才能赢你呢?”




两人在一棵巨大的桦树下坐着,埃尔隆德45度看着天空说。




“赢我那么重要吗?埃尔隆德,你说说为什么要练剑?”




“锻炼身体,保卫中土!”




这又红又专的回答让瑟兰迪尔笑得前仰后合。




“不许笑!”他说着扑过去用手捂住了瑟兰迪尔的嘴巴。




“哈哈哈……哈哈……”瑟兰迪尔根本停不下来。




“这是老师教的,但是我并不这样想。”埃尔隆德被笑得有点不高兴了。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要保护自己,保护我爱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埃尔隆德的语气特别郑重其事,像个大人。




“所以赢我并不重要,我不会伤害你的。”瑟兰迪尔安慰道。




“那不行,如果不能赢你,怎么保护你呢?”




“你觉得我这样子,是需要保护的?”瑟兰迪尔忍着笑问。




“那可不一定,也许哪天要打仗了,也许我们会一起……”




这孩子想得可真长远,上一次战争是什么时候?1000年前?好像已经记不太清楚。




瑟兰迪尔静静的看着这个人类的孩子,在他一百年左右的生命中,可能根本不会经历到战争,他却这么认真的想到了那样的情况。




他没发现自己的目光中渗入了些许怜爱。




埃尔隆德却被看得不好意思了,他站起来俯视着坐在那里的瑟兰迪尔:




“总之,如果有危险我会保护你的。”




 




这样零星的见面,五六次之后,埃尔隆德已经长大成人了。




他和瑟兰迪尔的剑术比试仍在继续,并且继续输。




“Shit!”




“你可比小时候粗鲁多了。”




“啊,别管那些,我们去喝一杯吧。”




明天,两人即将一起踏上前往孤山的征程。




“虽然没能赢你,也只好先一起出发了。”




“我不介意啊。”




 




征程结束,战斗胜利,他有了自己的领土。




瑟兰迪尔早就知道他一定会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可是,和亲眼看……




看到他亲吻美丽的亲娘时,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心痛。




明明是自己亲手把她交给他的。




 




分开后,喝的烂醉的,被抬了回去。




欧瑞费尔觉得十分奇怪,这孩子并不怎么喜欢喝酒,酒量也不行,搞成这样必有隐情。




但他问不出来所以然。




虽然,精心的把他养大,养得从内到外都堪称完美,可是,交心的时候并不多。




正巧这段时间盖拉德丽尔经过密林,欧瑞费尔便向她求助。




瑟兰迪尔同意去罗斯洛瑞恩住一段,休息休息。




在那里,他的房间就安排在埃尔隆德以前住处的隔壁。




 




那个晚上,他散步回来,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不是自己的房间。




是不小心走错了,还是因为心里太想念?瑟兰迪尔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看见他桌上放着本书,就是那本星相书。




他翻开,随便翻着,看到里面夹着一张纸片。




上面用简单的线条画着个人的侧脸,头发朝后披着被风吹起。




不知道是谁,但从那尖尖的耳朵看来应该是个精灵。




下面用很小很小的字写着:




“Thranduil , My hero.”




那笔迹很稚气。瑟兰迪尔瞬间明白了是谁写的。




哭死在桌边,哭着哭着还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盖拉德丽尔不见人,差人去找,房间没人。




她亲自去找,发现埃尔隆德房间的门虚掩着,进去才看到眼睛肿肿伏在桌上的瑟兰迪尔。




以这位这几千年的阅历,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可怎么问呢?




先弄起来回隔壁房间再说。




摇醒,对方还朦朦胧胧的,扶回房间,安置到床上。




盖拉德丽尔自己去拿敷眼睛的药来。




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要求证,所以行事需低调,要让别人看不出什么异常才好。




 




瑟兰迪尔醒来了。




“盖拉德丽尔老师……”他看到床边坐着的人。




“啥别说了,我都知道了。”她怜爱的看着瑟兰迪尔。




“他不知道。”瑟兰迪尔看着窗外,无力的说:“不过也没关系了,他还是不知道的好。”




 




“你怎么从没告诉过他?”盖拉德丽尔无奈的问。




如果告白,不太可能失败吧,自己带过的学生里,像瑟兰迪尔这样各方面都很出色的还真数不出几个。




“我好像才发现呢……”瑟兰迪尔的回答让当老师的冷汗直冒。




瞅着挺聪慧的,这方面怎么,哎,真是大意了,没好好提点。也是当老师的失职,于是盖拉德丽尔也不顾埃尔隆德是已婚人士的事实,在同情心汹涌之下说道:




“别急,让老师来想想办法。”




 




“所以说,你是通过所谓的时空旅行来到这里的?”




埃尔隆德问,这是第三次和瑟兰迪尔下午茶。




“如果你信,那就是个方法,如果不信,那就是个故事。”




盖拉德丽尔为了瑟兰迪尔拿出了从未示人的研究成果:时空通道,尽管功能还不太健全,对于抵达的时空也比较随机。




这样做不是没有危险的,如果被欧瑞费尔知道……




啊,光是想象一下他发怒的样子盖拉德丽尔也想打退堂鼓。




但是看到瑟兰迪尔那么可怜,再说这样的情况自己也难辞其咎,谁让自己收养了那个家伙!




做最坏的打算,就算瑟兰迪尔不打算马上回来,那么在那个时空等那个埃尔隆德终老,也就是百年左右的事,回来欧瑞费尔反正健在的……所以……啊,就铤而走险吧。




“我还是不明白,你到底想怎样?” 




“来看看你。只是这样不可以吗?”




说实话,这几天的相处中,埃尔隆德没有发现瑟兰迪尔任何令人讨厌的地方。而且他除了喝下午茶和散步之外,并没有在其他时间打扰自己埋头研究。




“好吧,可是,这样你会好受些?”埃尔隆德听了瑟兰迪尔的曾经,多少也有些同情,虽然在感情方面自己的经历比较匮乏,他继续道:




“可我并不是他,这样做你真的开心吗?”




“也许吧,”瑟兰迪尔拿着手中的红茶,歪歪头:




“至少这样我感觉是和你在一起。”




 




的确,在另一边,那个成了领主的人,那个已有家室的人,几乎没有多少私人空间了。




偶尔和他见面的时候,瑟兰迪尔只有礼节性的问候和客套的笑容。




没办法,对一个看到就会心痛的人,只有使用这样的笑容才能让自己不至于失控。




 




最近几天的小镇居民发现,埃尔隆德先生散步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位男子。




如果有人问起,埃尔隆德则对外宣称,是他的学生。




“看来埃尔隆德先生找到了一位得意门生呢。”




“是啊,他走到哪都带着他。”




大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都这样为埃尔隆德高兴。




不过面包店的老板知道,瑟兰迪尔带去的茶点是怎么回事——用美丽的宝石做抵押,来这里的时候,埃尔隆德叮嘱他带些珠宝,因为每个地方的货币虽然不同,但任时空改变,珠宝的魅力永远是通用的。




 




每次到了树林的时候,瑟兰迪尔都显得特别情绪高涨。




是因为他们曾经在这样的树下,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吗?




埃尔隆德有点好奇,但他觉得自己的目标是哲学,而不是文学,不是虚构类的故事,所以他也不打算多问。




 




“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瑟兰迪尔突然说,




“明天晚上,红月亮出现的时候,通道会出现。”




“这样啊。”




此时,埃尔隆德心里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太好了终于摆脱这个粘人的家伙了可以专心研究了,而是啊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嗯,盖拉德丽尔老师的通道还不是太好用,只会在某些特定时刻出现,如果不走的话,下次出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你不是可以活很久很久吗,总能等到。”




若是他真如他自己说的,是精灵的话,埃尔隆德想。




“你这是在留我吗?”




 




瑟兰迪尔突然凑到了埃尔隆德面前:




“黑眼睛。”




“嗯?”




“和那时候一样的,你的黑眼睛。”




 




“可我不是他,这样能留下你吗?”




这算是什么啊,表白吗?




埃尔隆德觉得自己对于哲学以外的世界真的感到很吃力。




可是这种不明所以的留恋驱使着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会留下么?




 




“看来,这里的你,可比那里的我先知先觉多了。”




说着,瑟兰迪尔挽起了埃尔隆德的手臂,朝树林的更深处走去。




 




(完)




 


评论
热度(24)
  1. 喵布哒白首叹玄经 转载了此文字
  2. 喵布哒白首叹玄经 转载了此文字
  3. 白首叹玄经有一种蓝叫瑟兰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