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现代AU】好久不见

狐狸大魔王萌萌哒:

      我发现一过节我就特别的勤奋,这就是单身狗的优势!更一个现代AU..我也是闲的。就随便写一下,不要在意细节,可能有点更像TE。略微有点肉吧,还是那句话,热度过100我就补一补细节,更小黄文给你们看,肯定比上次的要黄暴……过不了就算了ORZ
      有木有喜欢这对cp的lo娘啊。。求同好么么哒!
-----------------------------------
       “老板最近啊,一定是心情不好!”吧台的小伙计一边擦着杯子,一边跟客人闲聊着八卦。现在连六点钟都不到,酒吧里只有零散的几桌闲客,一看就是镇上平时无所事事的那些人。
      “你说我们老板年轻有为,长得又帅,听说以前在大城市也有很体面的工作,为什么要跑到这种乡下地方开酒馆呢?”小伙计已经不止跟一个客人说过这句话,然而眼前这个穿着休闲的居家服,带着帽子的金发客人显然是最近才在镇上出现的。
      金发客人低垂着头看不清楚表情,“也许只是厌倦了大城市呢?”清澈的声音让小伙计觉得比他们这儿驻唱的姑娘们好听太多了。于是他忙不迭的把手中刚调好的一杯酒递过去,收回客人眼前已经空掉的杯子。“这是新品,私人送的!”小伙计讨好般的说着,满脸的笑容在看到一只伸过来拿起酒杯的手后凝滞了。
      来人拿过酒杯仰头喝掉整杯的果酒,皱了皱眉说:“奇力,这杯酒我会从你的工资中扣除,如果你觉得太闲,就去把门口的招牌擦一擦,我们要开始营业了。”
      被叫做奇力的伙计赶忙从吧台下抽出一条抹布,一溜烟的跑向店门口。
      “你的伙计说你心情不好?”金发客人强忍着笑意,问道。
      埃尔隆德耸了耸肩,坐到他身边的椅子上,隔着吧台抓出两个杯子以及几个瓶子,快速调和了两杯特饮,递给对方,“新品,喝醉了我也不会负责。”
      金发客人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埃尔隆德仍然皱着眉,眼睛盯着桌上的酒杯。
      “你以为我会傻到同样的当上两次?喝完这杯酒,像上次一样,被你丢在酒吧里,醒来的时候身边是我完全没见过的人,然后呢?然后吵架分手!”金发客人的语气开始不快,“哦当然了,其实并没有吵架,你只是带走了所有私人物品消失了而已。”
      埃尔隆德双手紧紧地握住杯脚,有一种随时都会捏碎的冲动。
      “然后我就要像个傻瓜一样到处去找你,丢下公司不管,反正他们都觉得,他们的老板是个离了埃尔隆德就不行的人,重要的秘书离职都不去向人事部门报备这是多么离奇的事情呢!”咬牙切齿的语气。
      “我们没什么可说的,我又没有追讨薪水。”埃尔隆德终于开了口,“你也说分手了,你该好好管管你的员工,他们不应该在工作的时候讨论自己的老板。”
      “这句话原话奉还给你,”金发客人指了指远处正在擦店招牌的奇力,“你的员工至少很诚实的告诉了我很多情报。”
      埃尔隆德气愤地瞪了奇力一眼,被人看穿了些什么的尴尬感开始蔓延。
      “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不过我觉得你该回去了。你父亲可不希望你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瑟兰迪尔。”埃尔隆德平静了一点。
      “我认为,我最大的错误是,当初没有仔细调查让你绕过人事进入公司。”瑟兰迪尔把头转向另一边,很不屑的冷哼。

      大约是月亮已经升起,小镇上的居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三三两两的聚集到酒馆来。镇子并不是很大,有耐心的话,散个步就能逛完。看着老板被几个姑娘拉走,奇力舒了口气,再次为金发客人填满杯子中的酒。“这是我们老板特别酿造的一种葡萄酒,镇店之宝,看在你跟老板似乎很熟的份上,我特意从酒窖拿出来一小瓶。”
      瑟兰迪尔看了看眼前杯子中绛红的液体,熟悉的香气,目光转向埃尔隆德所在的方向。
      “你别看我们老板这么受镇上女人欢迎,他可不是随便的人。”奇力认真说道。
      瑟兰迪尔饶有兴趣的转过头,看着眼前这位个头不高的吧台小哥,“如果你的故事好听,我付你双倍的酒钱。”说完,他拿出几张崭新的钞票压在酒杯下。
      奇力嘿嘿干笑了几声,趁着收拾空杯子的功夫快速将钞票收进自己的口袋,“这位客人您真是太豪爽了,我再偷偷告诉您一个秘密吧,其实我们老板也是蛮奇怪的,调酒的能力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他本人酒量却特别差。啊,我记得有一次,有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似乎是老板的朋友,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老板那天喝了没几杯酒就醉了,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叫什么来着,有点拗口,我这记性啊……后来还是我们几个伙计帮忙把他送回家。”奇力摇了摇头,把那一小瓶酒放到瑟兰迪尔眼前,“待会儿零点的时候店里有个小活动,我得去准备一下了。”
      瑟兰迪尔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酒,甘醇的香气弥漫在口中,他轻晃着手中的酒杯,转身半倚在吧台处,抬头看着远处的埃尔隆德,久违的醇香,不止是酒。

      “咳咳,各位姑娘,听说今天是东方的乞巧节,”埃尔隆德被一群姑娘们围着,脸色看起来并不太好,“本店零点的时候会有一个小活动,姑娘们可以看看在场的各位男士中有没有自己的意中人,我相信他并不介意你们主动给他们一个吻。那么,祝愿各位都能心想事成。”说完,埃尔隆德行了个礼,转身快步走回吧台。
      看着略带狼狈神色的埃尔隆德,瑟兰迪尔叹了口气,“还是老样子,学不会拒绝。”边说着,边递过去一杯纯净水。
      埃尔隆德尴尬地接过水杯,扯了扯领结,原本平整的衬衫变得褶皱起来。当他仔细看到瑟兰迪尔这一身打扮时,表示:“看你穿得像什么样子,你从哪买的这种奇怪的衣服?”
      瑟兰迪尔歪过头,嘴唇大概已经快贴到埃尔隆德的侧脸,他压低声音说道,“是哪个混蛋在公司年会抽奖的时候抽到了这套衣服,又是哪个混蛋擅自让快递送到我家去的!嗯?还是说你这几年又有了新欢于是就自动忘掉了之前的事情。”
      埃尔隆德刚想转头说些什么,酒吧的灯突然全部灭了。舞台方向传来奇力的声音:“各位小姐,我们有五分钟的时间给你们哟~~~~~千载难逢的机会请不要错过,男士们请绅士一点不要拒绝小姐们的邀约,当然了如果你们想约我们老板也仍然是有机会的,哈哈……哦不,老板请不要扣我的工资……”
      “该死的!”埃尔隆德小声抱怨,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他起身想要离开,然而瑟兰迪尔显然预知了他的动作,在他起身的瞬间从身后抓住他的胳膊往后一拉,埃尔隆德便因重心不稳回身跌进瑟兰迪尔怀里。瑟兰迪尔顺势吻了上去,无视了对方的抗拒。埃尔隆德目光,渐渐地由温柔变得有些迷离,夹杂在这个吻里的,还有瑟兰迪尔手边的那杯酒,当然了,他怎么可能不加点东西进去呢。
      “我们换个地方。”瑟兰迪尔在对方耳边小声说道,拉着对方绕过身边对老板依然有想法的姑娘们出了酒馆。手指上环绕的是埃尔隆德家的钥匙,奇力真是个不错的员工,瑟兰迪尔微微笑着,牵着爱人的手走在凉凉的夜风中。

      “唔,瑟兰迪尔你要做什么?”埃尔隆德显然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他自己的卧室还是认识的,眼前这个把他灌醉的混蛋正在解他的衬衣扣子。
      “显然我并不是在为你换衣服,如果你想这么认为我也不介意。”瑟兰迪尔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薄薄的衬衫很快就被揉成一团丢到身后。
      埃尔隆德有点手忙脚乱的想要阻止对方,“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要是这么认为我也不介意,很明显现在是我在对你怎么样。哦,这次换我主动,我可以重新追求你,我相信你不介意。”瑟兰迪尔一只手抚上对方的脸颊,低垂着头吻上对方的双唇,把埃尔隆德想要反驳的话硬生生地压了回去。带着酒气的舌尖毫无顾忌地探入对方口中,搅起对方的思绪,直到勾起对方的迎合。
      “就算你这么做我也不会回去。”埃尔隆德含糊不清的说着,“问题不在于你。”
      瑟兰迪尔身上的衣服早就被丢到了一边,他一只手压住对方试图阻挡的双手,另一只手摸索着解掉对方腰间的皮带扣。“埃尔隆德,又不是正经上班,穿这么认真干嘛。”没等对方回答,瑟兰迪尔已经把手伸进了下面,顺便将细碎的吻落在对方的脖颈四周,忍不住的吸吮换来埃尔隆德几声抑郁不住的呻吟。
      “作为各种意义上的前任,如何穿衣服是我的自由。”埃尔隆德咬牙切齿的回答,双手试图挣脱瑟兰迪尔的压制,下半身欲望被挑起的燥热感让他十分的不快。
      “你就尽管嘴硬吧。”瑟兰迪尔抬头看了眼埃尔隆德不爽的眼神,金色长发蹭在埃尔隆德的脸侧,“痒么?”收回的右手由下而上一路游走,“以前你不是很喜欢这么玩的么?”
      “以前……”埃尔隆德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冷,趁着瑟兰迪尔重心不稳弓身用力,一翻身将对方压到身下。“以前我可没给过你这种机会。”灰黑色的双眸透着冷峻之气,“还是你以为我这么容易就会醉?”
      瑟兰迪尔双手环绕上对方的脖颈,神色轻松:“放心,我没在酒里下药。”一副你不也顺着我的意思被我拉回来的态度。
      埃尔隆德低头狠狠地咬在对方白皙的锁骨处,不带怜惜地留下几个鲜明渐紫的印记。“不想公司倒闭的话早点回家吧,免得你父亲关你禁闭。”
      “你父亲同意我们在一起了。”瑟兰迪尔眨了眨眼,轻声说道。趁着埃尔隆德失神的功夫双手环上他的腰际,“怎么失语了?”
      埃尔隆德这一刻的表情有点变幻不定,语气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我……父亲……你……怎么……知……知道的?”
      瑟兰迪尔起身将耳朵贴在对方的胸口,“从你的心跳中可以感受到你现在悔过的诚意。”
      “我不是普通的文员。”埃尔隆德小声说道。
      “我知道。”
      “在你公司也是为了那份商业计划。”声音更小了。
      “我也知道。”
      “但是你喝醉那天的事不是我安排的。”这句的语气倒是有点急。
      “都知道了。”
      “那你到底来干嘛的?”埃尔隆德的口气再次不爽,甚至有点恶劣。更重要的是在心里一直憋着的事都说出来之后,刚才被挑起来的情欲还是没有消散。怀里揽着的可是好久不见的老情人,但是两个人还有心情认真的讨论往事,真是不知道该说是自己冷静还是对方太刻意。
      “接你回家,”瑟兰迪尔笑得十分认真,将手边的烟攒灭丢到床头的烟缸里,回身再次吻上对方。“你敢说不爱我,那就解释解释不抽烟的你为什么会在床头放这种东西。”
      “我说了多少次了抽烟之后不许吻我!”埃尔隆德严重抗议的声音最终还是淹没在了对方毫无顾忌的深吻中,于是只能妥协地接纳了对方。
      难得,好久,不见。

评论
热度(42)
  1. 喵布哒狐狸大魔王萌萌哒 转载了此文字
  2. 疯狂的方块块狐狸大魔王萌萌哒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