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如果 我爱你……

狐狸大魔王萌萌哒:

*本文属于《为了瑟兰迪尔的幸福今天也很努力的领主》系列。


*这里写文本身原则是尽最大可能不修改原著基本设定,但是,由于原著的时间线从凯勒布里安西渡之后到埃尔隆德西渡之间其实相对来说是非常短的,所以有的时候会出现部分人物年龄状况或者其他时间点略不符的状况,嗯,比如上一个对莱格拉斯和阿拉贡见面时间的设定。所以跪求原著党别计较这事了,我一点都不介意你们来跟我讨论原著,真的,但是既然是同人看个乐子得了,不接受同人挑时间线的毛病。(另外关于这俩到底见没见过面的问题我觉得看过原著的都不应该问才对啊)


*人物我真的是尽量基于原著性格在写了,另外有轻微的肉……吧,我都不知道算不算是有,这篇主要是探讨一下人物性格问题的其实。


*最后说明一下,本篇时间线是在五军之战后,莱格拉斯和阿拉贡带咕噜回密林后,参加护戒小队之前。(部分设定参考了电影的自定义情节)


*那么,顺祝各位新年快乐~~!么么哒~~


 


【……窝是正文……】


林迪尔深信,作为一名合格的秘书,首先他必须非常清楚领主的行踪,其次才是他工作能力的问题。所以当他因为某些比较紧急的事情前往领主大人的卧室汇报而又恰巧忘记了敲门因为数百年来领主大人堪称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作息时间表让他深信这个时间领主大人必然是在晨读的……时候,唔,林迪尔看到的却是另外一幅完全不同的景象。


那个映衬在一缕阳光下的美丽金发绝对绝对不是领主大人啊!当然也肯定不是凯勒布里安夫人啊!重点是林谷哪里会有这么耀眼的金发精灵存在呢!


林迪尔不得不承认,以他见过的精灵而言,无论是Galadriel夫人还是领主大人曾经的妻子凯勒布里安夫人,都是诺多精灵中拥有圣洁美丽的存在。但是他第一次见到瑟兰迪尔陛下的时候,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与众不同的金发辛达精灵,虽然那个时候他只是领主大人身边一个小跟班而已,只能远远的看上几眼,然而瑟兰迪尔陛下那种带着冷艳的美丽始终是让他震惊不已的。


所以现在,那位周身闪耀着迷之光彩的陛下似乎是刚刚睡醒的样子,作为一名合格的秘书,林迪尔觉得自己应该悄无声息的立马溜走才是上策,否则接下来不管他有没有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都会被杀精灭口的。


但是当他刚刚转过身时,从床那边飞来了可疑的武器擦过他的脸颊准确无误地钉在了眼前的门框上,顺便他看到了领主大人震惊的表情以及,嗯,碗碟碎裂的声音。


等事后逃过一劫的林迪尔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仔细想了想,就算是面对索伦也没有这么可怕吧。


有什么事情会比,虽然没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却被两个人都认定为看到了,然后因为没有来得及溜走,险些被杀精灭口以及殃及他精,更悲惨的呢。眼前领主大人震惊之余看起来似乎有点寒风阵阵的眼神,背后是瑟兰迪尔陛下杀气腾腾的目光,唔,林迪尔觉得能活下来真是应该感谢梵拉,也许应该更虔诚一点。


如果说瑟兰迪尔陛下出了名的脾气恶劣尖酸刻薄,那他必然也会把令他不悦的事情掐死在表面上,想想眼前插在门框上的刀也不知道是拿来丢自己的还是丢领主大人的,林迪尔感到阵阵恶寒。当然比起这个林迪尔更害怕的是来自领主大人的怒意,连稍微想一下都觉得会死掉一样。


这个时候,林迪尔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记性太好或者记性太不好都是一种罪过,要说为什么,大约是林迪尔忘记昨晚离开领主书房的时候,领主大人还在和瑟兰迪尔陛下吵架这件事吧。


可是,可是明明他走的时候两个人还只是在书房继续吵而已啊,为什么在第二天的清晨瑟兰迪尔陛下会出现在领主的卧室呢,难道领主被赶出去了么?


当林迪尔听到瑟兰迪尔陛下用接近寒冰般的语气开口喊了一声他的名字时,他迅速地回过神来将手中的一封信塞到领主大人手里,然后努力让自己语气变得正常说道:“领主大人这是来自罗斯洛立安的紧急信件,麻烦您尽快回复……额,哈尔迪尔还在等我……我不打扰陛下了……我……啊早安!”林迪尔头一次觉得自己把精灵的礼数忘得这么彻底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领主大人的卧室,当然他记得把门关上了。


 


埃尔隆德直到皱着眉看林迪尔飞快的逃走后,才转过头来看向眼前那个不悦到看起来马上就要杀人的精灵王。仅仅思索了片刻,埃尔隆德开口说道:“希望陛下没有因为我的秘书的失职给您造成困扰,我想您还是喜欢瑞文戴尔清晨的阳光的。”


瑟兰迪尔冷冷说道:“别对我说这种客套话,把你过分的客气收拾起来,我觉得你现在需要解释,以及,保证?”


埃尔隆德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瑟兰迪尔现在身心都还处于刚睡醒的状态,以及他似乎没办法拿到外衣,现在自己一定不能这么镇定地站在门口,看他沐浴着和煦阳光的美丽金发和有点诱人的脸孔。


于是为了让瑟兰迪尔稍微消消气,埃尔隆德还是走到床边,当然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埃尔隆德决定先不把衣服递给他,这样更容易让他冷静一点听自己讲道理不是么,虽然他坚信在床上根本没有道理可讲是一句昨晚就被证实了的真理。


瑟兰迪尔看了埃尔隆德几眼,确定他似乎不打算让自己起床的样子,于是干脆继续半倚着,准备听他的解释。


埃尔隆德看着眼前这只没什么自觉性的精灵以他惯有的姿态占据着他2/3的床,虽然也试图摆出一副他惯有的冷艳表情,但是由于至少上半身的1/3处于裸露状态,柔美的金发就这么随意四散在白皙的肌肤上。瑟兰迪尔此时看向他的目光里除了一贯的冷调调还带着点慵懒,被这种目光一直盯着,埃尔隆德觉得这是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一个早晨。


于是他愉快的低头,靠近那个看起来特别美妙诱人的嘴唇,在瑟兰迪尔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之前亲了上去。


瑟兰迪尔只有在林谷住的时候,才会在清晨看到如此肆虐的大片阳光,所以其实他对阳光这种东西还是有些迷恋和畏惧的。这种柔柔的东西总是会让他有点失神,至少不能像往常一样保持镇静。


所以当埃尔隆德吻上自己的时候,瑟兰迪尔明显愣了一下之后,才试图将这个无礼的家伙推开。当他发现既要保证自己身上的丝绸被巾不会滑落,又要把埃尔隆德推开几乎是个不太可能完成的事情之后,他只能有点不爽的让对方得逞了一小会,然后在埃尔隆德有点过分的把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时终于把他推开了。“埃尔隆德,你是不是觉得昨天的吵架以这种方式结束很完美然后想要再一次试图用这种方法平息我的愤怒?”


埃尔隆德显然对瑟兰迪尔的说法不以为然,反正就像小孩子不听话的时候只要揍一顿或者认真教育一下就好了,他可是认识了瑟兰迪尔好几千年啊,并且深刻认识到了,委婉这种事情瑟兰迪尔是体会不到的,唯有直接,才能达到今天这种美妙的成就,这当然是非常非常值得珍惜的。


“难道你想我们再吵一次,然后像昨天一样结束么?”埃尔隆德一改往日稳重的作风,反正是在卧室里,干嘛还要用工作时候的表情呢。


“我需要的是你的解释,不要再跟我提昨天的事情!”瑟兰迪尔此时也开始彻底清醒了,并且他在努力回忆昨天并不愉快的吵架过程。


 


五军之战后的瑟兰迪尔,很长一段时间,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莫名的烦躁中,或者说还有一点点的悲伤情绪。


虽然拿回了一件曾经很想要的东西,也算是达到了一开始出兵的根本目的,但是失去的似乎更多不是么。他开始思考密林的未来,同时也想起了很多非常非常不愉快的回忆,包括他的父亲和曾经的妻子。


这种状态持续到他第四次拒绝埃尔隆德的邀请之后,加里安终于无法忍受每天看着瑟兰迪尔陛下精神恍惚地处理公务,于是把这种状况告诉了林迪尔。


不出意料的,埃尔隆德从林迪尔跟加里安的通信中获知这一消息后,亲自来到密林,以商讨关于索伦的问题将瑟兰迪尔请到了林谷。当然与其说请,不如说是半恳求半威胁地将瑟兰迪尔从阴郁的密林中带走了。


来到瑞文戴尔小住的瑟兰迪尔并没有因为每天早上可以看到阳光而感到心情愉悦,更多的时间他要么待在埃尔隆德的书房弹琴,要么就只是对着一些花花草草发呆而已。


埃尔隆德觉得自己必须要跟他谈一谈,否则为什么要带他过来呢,问题无论出在哪里都必须得到解决不是么。于是林迪尔便在整个下午直到晚上他处理完领主交代的事情准备去睡觉时,无论何时进出领主的书房,看到的都是两个一脸不悦的人在互相说一些似乎对解决问题并没有助益的话,以及每次进出周围都会有所增加的物品碎片数量。林迪尔想也许这次瑟兰迪尔陛下走了之后,领主的书房该重新换一换布置了,因为很快瑟兰迪尔陛下就找不到可以拿来丢的东西了。


实际上瑟兰迪尔并不喜欢别人跟他讲道理,因为他觉得那是一种浪费时间的行为。而他打从认识埃尔隆德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个致力于和平解决问题的精灵,这一点该说是吉尔加拉德培养的好么?总之埃尔隆德这种平和的个性让自己总有一种愤怒无处发泄的情绪,毕竟很少看到埃尔隆德会生气的样子,或者说是,情绪失控的样子吧。


于是在一个漫长的下午中,埃尔隆德试图从他口中得知五军之战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以致于他如此的不安和阴郁。瑟兰迪尔更多的时候只是简单回应一些大众都已在传颂的事情,而绝口不提自己的问题。


当林迪尔表示他已经完成工作不会再来打扰二位之后,瑟兰迪尔才发现埃尔隆德的情绪似乎有点不对劲,也许因为之前有公务要处理他需要保持一个相对正常的状态吧。所以他到底在压抑着些什么呢,想到这儿,瑟兰迪尔眼睛里闪烁过许久未见好奇和一点点愉悦,不知道始终保持着平和镇静的瑞文戴尔的领主大人,如果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将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呢?


于是瑟兰迪尔眨着他无辜的眼睛表示如果埃尔隆德没有什么想继续跟他讨论的他就决定要去就寝了。


埃尔隆德觉得自己说了一整个下午还有半个晚上,却没有从瑟兰迪尔口中得到一点有用的东西,此时他很难再保持任何淡定,于是他用有点恶劣的口气表示了瑟兰迪尔今天如果不说出个结果他是不会让他离开这种非常无礼的立场。


瑟兰迪尔微微皱了皱眉,他此时的心情跟下午吵架的时候还是很不一样的,如果说下午的时候他只是觉得埃尔隆德多管闲事,于是两人就莱格拉斯跟阿拉贡之间的问题、五军之战时埃尔隆德救了那个烦人的米斯兰迪尔之类的这种问题进行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争吵时,他表现出的态度更多的是拒绝,拒绝说明他现在因为什么而导致情绪低落。而现在,他似乎更愿意通过说点什么来把埃尔隆德惹恼,当然瑟兰迪尔觉得埃尔隆德已经有点恼了,如果能看到情绪失控的样子也挺不错的。


于是瑟兰迪尔露出他一贯的笑容,说道:“领主大人到底是对什么事情感兴趣呢?”


埃尔隆德对于瑟兰迪尔的了解显然并没有那么透彻,所以当他听到这个问题时他觉得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一定都是白说了,于是他恨恨地说道:“我知道五军之战的时候您的很多子民都牺牲在那场战斗中,当然也许这中间您和莱格拉斯殿下产生了什么误会,但我相信战争结束后,阴霾总会散去,莱格拉斯殿下也回家了不是么。所以我不明白,您到底是为了什么在难过。”


埃尔隆德其实很想说看到你难过的时候我会感到更加的难过,但他顿了顿,还是没有说出口。


难过……吗?瑟兰迪尔有点疑惑地在想这个词,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五军之战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瑟兰迪尔陷入了一个无法挣脱的噩梦中,不仅仅是精灵的死亡让他触动,长久以来无论是最后同盟之战还是妻子的死亡,他都深深地把一些东西封锁在了内心深处尽量不去碰触他们。因此当他再次与莱格拉斯谈论了他的母亲时,就像一把打开时间封印的钥匙一样,瑟兰迪尔不得不回想起很多他不愿意回想起的事情,而这些陈年过往时他无法表达出的悲伤感情,积蓄了好几千年到现在更是只能成为一个不间断的噩梦困扰着他。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更重要的是,该向谁表达。


埃尔隆德突然发现他以前肯定是见过瑟兰迪尔现在这种表情的。那是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沉静,在细碎月光的映衬下,瑟兰迪尔并没有往常那种强硬的王者气息,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副静止的画像。月光斜照上他硬朗的面孔,美丽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精致的五官和半垂下的眼睑似乎在诉说着这位王者不为人所知的一面。对于长期被战争和其他琐碎争斗困扰的精灵王而言,这是一种放下对周围一切戒备的、完全放松下来的神情,也是埃尔隆德觉得,这应该是瑟兰迪尔最不希望被外人看到的一种状态。


直到父亲死亡的时候,瑟兰迪尔才领略到战争的残酷性,那时的他是密林精灵们唯一的希望,所以年轻的王子还没来得及悲伤,更重要的是未结束的战争、没有了领袖的族人、未知的未来,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允许他有时间去悲伤。他只能把这种感情硬生生的埋进心里,然后用自己最坚强的一面带领他们继续走下去。


埃尔隆德想起来第一次见到瑟兰迪尔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一种表情,全无防备的、短短的几十秒。但因为是他第一次见到密林的精灵王子,更重要的是那种表情实在是太转瞬即逝,所以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在最后同盟之战时,埃尔隆德作为吉尔加拉德的传令官,前去传达信息并且慰问失去父亲的密林王子,当埃尔隆德走进帐篷时,他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个表情全无防备的金发精灵,虽然随后那位王子便睁开眼露出冷峻的表情看着他,但那一刻初见的心悸还是深深地印在了埃尔隆德心里。


几千年的时间和密林精灵庞大的生计问题足以让瑟兰迪尔放弃一切可以悲伤的时间,逐渐地也造就了他对外尖酸刻薄、冷酷无情的名声。直到莱格拉斯出生后,瑟兰迪尔把他对爱的所知全部给了自己的儿子,比起成为密林的国王,他更希望儿子能够以自己的想法去度过精灵漫长的人生,而不是像自己一样,早早地被责任束缚。


如果第一次可以确定的话,那么埃尔隆德确信第二次见到瑟兰迪尔这种表情应该是在王妃因意外过世之后。他听从了凯勒布里安的建议,与她一起前往密林探望理应悲伤的精灵王。埃尔隆德记得第一眼看到对方时确实是一模一样的表情,但当精灵王看向与他一同前来的凯勒布里安时,表情便又一次恢复了往昔的冷峻。


埃尔隆德似乎确定了些什么事情,于是他走到瑟兰迪尔的身边,开口说道:“瑟兰迪尔,我相信你仍然记得那些悲伤的过往,如果你愿意,我希望我可以成为你的倾诉对象,至少可以让我与你一同去感受。”


不知是出于本能在反应还是因为埃尔隆德说出的话让瑟兰迪尔一时无法适应,原本沉静坐着的瑟兰迪尔突然站起身来,将埃尔隆德抵在旁边的墙壁上,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你觉得你可以了解一切,就像当初吉尔加拉德那样么?”


埃尔隆德从来没有跟瑟兰迪尔靠的如此之近,他可以感受到瑟兰迪尔抵在他身侧的双臂的颤抖和他紊乱的呼吸。埃尔隆德有点失神,那个曾经近在咫尺的名字让他心悸,但他很快镇定下来,轻声说道:“我一直希望能成为吉尔加拉德大人那样出色的精灵领袖……”


没有说完的话在对上瑟兰迪尔冰蓝色双眸后戛然止住,埃尔隆德可以看出那隐藏在深不见底的瞳孔中的或许该说是恐惧的神色。他是在害怕……什么么?


“所以你觉得就像之前一样,你可以像对任何一个求助于你的人一样对待我,把我当做一个弱者来同情。”瑟兰迪尔无法抑制这种流露出的感情,“埃尔隆德你觉得你是什么?”虽然是在询问对方,但瑟兰迪尔更像是在问自己。因为他也仍然记得自己与这位领主每一次的见面。


他记得第一次见埃尔隆德时他刚刚失去自己的父亲,还在强忍着使自己从悲伤中清醒时,他看到吉尔加拉德的年轻传令官那张刚强坚毅的脸,却不同于一般诺多精灵的感觉,说话也是礼貌而周到,他短暂的想过也许这会是一个不错的朋友吧。


是的,当他在经历第二次悲伤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人也确实是埃尔隆德,这位总会在忙碌中抽出时间陪伴自己的领主,实际上除了太喜欢讲道理以外,自己还是挺愿意与他交谈的。但是当他看到与埃尔隆德一同前来的凯勒布里安时,无论心里有什么念头,都在尚未萌芽的时候便与悲伤一同,被扼杀在了内心深处。


瑟兰迪尔,他是密林的精灵王,而埃尔隆德是瑞文戴尔的领主,他始终分不清或者是不愿意承认,埃尔隆德与他之间的交往,究竟是朋友还是存在过别的感情。


瑟兰迪尔觉得如果可以把所有的悲伤都藏在心里的话,那就永远都不需要什么分担的人,即使他曾经希望过这个人是埃尔隆德,但又不愿意获得像他对其他任何人一样的平等关心。


正如他也同样知道,如果说起伤痛这种事情,埃尔隆德承受的一定不会比他少,可他看起来又像是从来没有因此而烦恼过的样子。一瞬间,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对这位领主大人是如此的陌生。


“瑟兰迪尔你难道觉得我这几千年来的努力都是,一厢情愿?”埃尔隆德听了刚才的话,心里那种难以抑制的愤怒不由得冒了出来,努力了几千年在对方看来竟然一点都不特别,是自己的方法有问题还是瑟兰迪尔太迟钝?


“你难道认为我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埃尔隆德一想到这一点就非常非常生气,以致于他转身将瑟兰迪尔反过来压制住的时候,露出了从未有人见过的愤怒表情,并且没有给瑟兰迪尔一点反抗的机会。“你需要我将自己对你的爱证明给你看么?”


难得的,瑟兰迪尔只是本能地反抗了一下然后就安静了下来,他大概是被埃尔隆德所说的“爱”这个字惊讶到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这种特别强烈的感情,或者他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这个词。所以当下一秒,埃尔隆德没等他说话便凑近他的唇边吻了他的时候,他只是起初觉得不太习惯,但并没有觉得讨厌,也没有刻意挣脱。


埃尔隆德很惊讶于他能从瑟兰迪尔处获得微妙的回应,即使对方对正在发生的状况并不十分能理解吧,于是他决定抓住这次微妙的机会解决这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难题。


埃尔隆德很专心的结束了这个吻之后,无视了瑟兰迪尔困惑不解的眼神,硬是将他拽走,埃尔隆德觉得在书房讲的道理够多了,接下来解决问题需要用点别的方法。


瑟兰迪尔还没有从刚才那个吻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就被生硬的带到了埃尔隆德的卧室,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来。


“埃尔隆德,你明白你在做什么么?”瑟兰迪尔觉得情况似乎超出了他的可控范围,因为生气中的领主显然与往日那个温柔的人不太一样,这么看的话,应该是更具侵略性吧。


埃尔隆德叹了口气,觉得比起往日,眼前的瑟兰迪尔显然更加的真实。他正视着对方说道:“我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即使你不能理解,但这种感情,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我不能接受你对我的怀疑,我从未对另外任何人有过如此强烈的感情,即使是凯勒布里安。你能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吗?”


没等瑟兰迪尔回答,埃尔隆德便将对方拉入怀中,顺手解开了他领口的扣子,将细碎的吻落在他白皙的脖颈处,感受着对方微凉的肌肤和不自觉地颤抖。


“悲伤,源自恐惧。”瑟兰迪尔不再强求自己表现出往昔的冷峻,他都已经忘了真实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在这一瞬间却只能想到这样一句话来表达自己的内心。“埃尔隆德,为什么你可以把那些情绪,隐藏的那么深呢?”瑟兰迪尔抬起的右手轻触着埃尔隆德深棕色的长发,与众不同的精灵,永远不会让人看到另一面。


“将最真实的你,只在我一个人面前呈现,这就够了。”埃尔隆德觉得现在,他能感受到瑟兰迪尔最直接的悲伤来源,更重要的是,他们有着相同的信任。“在你能够接受的时候,我会将我的所有都告知于你,只要你愿意与我一同承受。而我承诺,无论前方的路是布满荆棘还是盛开鲜花,我都会走在你的前面,珍惜彼此,一同前行。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手。”


瑟兰迪尔此时笑容也许埃尔隆德并没有看见,但是埃尔隆德的承诺深深印在了瑟兰迪尔心里。与其被过去的噩梦困住,不如接受眼前人的誓言,这似乎是个不坏的选择。


当两个人从卧室的门口纠缠到床边的时候,埃尔隆德差不多已经把瑟兰迪尔的衣服都丢在地上了。即使第二天早上瑟兰迪尔又恢复那个冷峻的精灵王之后想要杀了自己,埃尔隆德也决定不放弃这次机会……


 


“我昨天向你保证过不是么,瑟兰迪尔。我发誓会用永生的时间去爱你,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埃尔隆德轻笑着将对方再次揽到身前,昨晚吻过的地方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了细碎地红晕,果然因为太生气用力过度了么。“所以如果你愿意得话我不介意多说几次,直到你觉得听烦了为止。”


瑟兰迪尔难得的露出柔和的表情,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回应般的给了埃尔隆德一个轻吻,然后转头看向门口一地的凌乱说道:“如果你不介意把衣服给我拿过来的话,我想我还是会记得的。”


获得回报的埃尔隆德内心的几乎是狂喜的,反正不管罗斯洛立安有什么重要的事都不会比眼前这个人还重要了,于是他再一次把对方拉了过来让他那柔美的金发四散在床边,然后再次俯身吻了上去,真是美得闪闪发亮呐,这么愉快的早上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是不是太可惜了……


 


当林迪尔非常冷静地思考了很久,久到已经接近中午,觉得自己应该做一点什么挽救一下早上的错误时,他决定将早餐或许该说是午餐给领主大人和瑟兰迪尔陛下送过去,当然了,哈尔迪尔还在等回信,必须告诉领主大人还有正事要处理。


于是,当他又一次的因为失神忘记敲门之后,他听到了第二次的碗碟碎裂的声音,也许大概还有点心碎的声音吧。

评论
热度(138)
  1. 喵布哒狐狸大魔王萌萌哒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