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总有一个节日是为了作死而存在的!

狐狸大魔王萌萌哒:

跟之前情人节什么的属于一个系列的,然后时间线在五军之后,会有跟原著不符的地方我提前知会一声,我就把人物都揉到一块写了个欢乐向的,逗乐,别太介意啦。




2333lo主复活了,《星辰花开》周末肯定更新,先更个逗比向的怡情,虽然愚人节已经过了,滚走~




话说最近好想开不负责任的现代AU坑,这样我就不用纠结星辰花开里麻烦的要死的严谨时间线了……哎。




————————————




1、




瑟兰迪尔一大早起来就觉得不对劲,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今天醒得早了几个钟头。大清早起来就得接待瑞文戴尔的领主大人吃早餐,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此时瑟兰迪尔坐在餐桌前拿着一杯红酒轻酌,眼前是一顿饭吃得缓慢而优雅的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觉得无论埃尔隆德吃饭的动作多么行云流水都不能改变他墨迹的本质,“埃尔隆德,如果你能少看我一会儿我相信现在我们可以坐在别的地方谈话而不是餐桌前。”




埃尔隆德尴尬的笑了笑,吃掉餐盘里最后两颗浆果后,说道:“明媚的晨光也不及陛下的耀眼……”当然他把秀色可餐四个字咽了回去,免得瑟兰迪尔不高兴了把他赶出去。




瑟兰迪尔挑了挑眉,对埃尔隆德的赞扬之词撇了撇嘴,这么多年还是同样的几句话,一点新意都没有。在埃尔隆德手中的叉子放回到餐桌的一刹那,瑟兰迪尔开口:“加里安你可以开始收拾了,领主大人吃完他的早饭了。”完全无视那边加里安捧着一盘水果不知所措的表情。




埃尔隆德起身追上已经离开的瑟兰迪尔的步伐,“瑟兰迪尔,别总那么严肃,饭吃的太快不利于消化,上个月加里安还说你胃痛。还有你能不能早餐的时候不喝酒!”




瑟兰迪尔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错过了密林秋宴的你,据说因为胃痛无法下床?五年前你因为短暂的胃出血被强制要求卧床?再往前……”




“好吧我承认胃病和早餐没关系,”埃尔隆德一脸不甘心“我们去外面走走?总是待在宫殿里多闷。”




瑟兰迪尔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问:“瑞尔戴尔最近太和平了么,以致于你想来密林抓蜘蛛锻炼身体?”




埃尔隆德习惯了瑟兰迪尔这种一本正经的冷笑话,干笑了几声表示:“只是去河边走走,我有话想对你说。”意外的严肃和认真,“呃,顺便,你能不骑那只大角鹿么?就我们两个,随便走走?”




埃尔隆德发誓他提出这个要求并不是因为那只鹿数次把他从背上甩出去的缘故,他只是想单独跟瑟兰迪尔待一小段时间,顺便,当然是重要的告白时间了。瑟兰迪尔没有拒绝,跟随埃尔隆德走出大殿。




2、




如果没有索伦的捣乱,生意盎然的大绿林还是非常美丽的,可惜现在也只有沿着河边才能看到为数不多的绿叶了,但都维持不了太长时间就会凋谢。




两人并肩顺着河边走了一小段路,沉默的气氛显得有点不和谐,瑟兰迪尔有点不耐烦地问:“希望你叫我出来不是单纯得视察领地,别忘了我可是连佩剑都没带,待会儿如果树林里跑出几个不长眼的半兽人,你难道想让我徒手把它们掐死么?”瑟兰迪尔毫不掩饰他对脏乱差的蔑视。




埃尔隆德笑了笑接过话茬,“有我在不需要你动手。呃,说道黑暗的威胁,莱格拉斯离开这么久,有写信回来么?”虽然加里安嘱咐过埃尔隆德有事没事尽量不要提王子殿下,不过想要把话题引到重要部分必须要有所牺牲呐。




瑟兰迪尔皱了皱眉,非常不情愿的回答:“才几十年而已,莱格拉斯也该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了,总比像我一样必须待在密林里要好吧?”话语中满满的不甘心。“难道说你有新的消息了?”当然了还有点关切。




埃尔隆德摇了摇头,“我只是担心你而已。”他顿了顿接着像是下了很大力气似的说道:“你要不要考虑,搬来瑞文戴尔住?”




瑟兰迪尔露出一个“你疯了么“的表情看了埃尔隆德一眼,让埃尔隆德迅速觉得他建议的不可行,于是他接着说道:”我来密林住也可以!“




瑟兰迪尔不是第一次听这位领主大人说出各种奇怪的话了,所以他只是轻笑了出来:“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必要性。“




“其实,其实我的意思是……“埃尔隆德似乎不知道该从哪说起,沉默了几秒,他狠了狠心,快速说道:”我觉得这么久以来你看起来很寂寞,嗯,所以说既然我们已经认识了这么久了,你愿意接受我的爱意与我在一起么?“埃尔隆德被瑟兰迪尔的眼神盯得有点不自在,他在来密林路上想的那套告白说词此时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嘴里蹦出来的净是干巴巴的词汇。




“爱意?“瑟兰迪尔着重重复了这两个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凯勒布里安离开的时候你没挽留过她吧?“




“诶?????“埃尔隆德不知道为什么瑟兰迪尔突然提起他的‘前‘妻。




“埃尔隆德,你确定你知道爱是什么么?“瑟兰迪尔轻声询问,目光变得认真起来。




“正是因为她的离开我才更加的确定,“埃尔隆德紧张时习惯性的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我确定我真正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所以这么多年来……“




没等埃尔隆德说完,瑟兰迪尔打断了他:“这么多年来,你孜孜不倦有事没事跑来密林,不计赔偿的损坏我的收藏引起我的注意,不介意我心情不好拿你出气,到处找我喜欢的东西送给我,赖在我的床上耍酒疯,甚至是借着醉酒轻薄我,都是因为,你,喜欢,我?“




不轻不重的话在埃尔隆德的心中像一颗颗丢进去的小石子溅起水花,他不禁有点懊悔,到底是谁说瑟兰迪尔情商低的,这一桩桩事条理清晰层次分明,还夹杂着个人点评,啊啊啊啊啊啊所以说几千年来他根本就是知道自己喜欢他这件事的嘛!




“那么,你告诉我,你爱我什么?容貌?性格?密林的财富?“瑟兰迪尔清扬起嘴角,眯着眼睛让埃尔隆德感受到艳阳天的寒意,是不是如果他的回答不能让对方满意就看不到今天的月色了。




埃尔隆德定了定神,直视着对方那双仿佛看透人心的眼眸,“我爱的,是你的一切,我承认你耀眼的美丽在最初吸引了我的目光,但我更爱你隐藏在冷淡外表下的真实,我们共同渡过的漫长岁月和经历作证,我能读懂你的喜怒哀乐,包容你的口是心非并且任劳任怨,你去哪里再找一个像我这么完美并且能配得上你的精灵呢?“




瑟兰迪尔眨了眨他那双宝石般的眼睛,忍着笑意说道:“埃尔隆德你说得好像在求婚一样。“




埃尔隆德心里想的是”其实本来就是求婚好不好”,他有点无奈地接着说:“醉酒那几次是意外,你还不是……“在看到瑟兰迪尔有点威胁意味的目光后,埃尔隆德选择了闭嘴,瑟兰迪尔难得的醉酒失态这件事还是烂死在自己心里比较好。




瑟兰迪尔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开始西落的日光,表示:“我们该回去了,我不习惯午餐时间拖得太晚。“说完转身打算往回走。




埃尔隆德急忙跟上前说道:“你还没答应我!还有,瑟兰迪尔,不许转移话题!你总是这样!“




瑟兰迪尔难得的没有介意埃尔隆德抓着他袖袍的失礼,他偏过头,给了对方一个富含深意的迷人微笑,带着微醺的气息瞬间让埃尔隆德有点脸红,“如果我确定你不是在骗我,我不介意,考虑一下你的提议。“




在回程的路上,瑟兰迪尔冰凉的手任由对方牵着,看着埃尔隆德脸上暖洋洋的傻笑。瑟兰迪尔心里觉得,也许,多个人,也不是什么坏事。




3、




吃完午餐的瑟兰迪尔难得的有耐心,于是他饶有兴趣的在书房指点埃尔隆德的琴艺。心灵手巧的领主大人在学习弹琴这件事上总是迟钝不少,对于他某些故意的行为瑟兰迪尔觉得只要不是太过分他还是可以容忍的。




比如当下,埃尔隆德有一小段音节总是把握不好,以致于瑟兰迪尔不得不亲自握着他的右手手腕指导这段动作。




由于两个人实在离得太近,瑟兰迪尔的金发滑过埃尔隆德的脸颊,与他漆黑的长发纠缠在一起,当埃尔隆德转头想问他一个问题时,嘴唇不经意间滑过瑟兰迪尔的脸颊贴在他的耳边,让空气中平添了几分暧昧,唔,两个人都有点尴尬地停在这一刻,只是……短短的几秒……




巨大的推门声响起的瞬间,埃尔隆德触在琴弦上的右手用力按了下去,随着琴弦崩断的清脆声响,两人迅速地分开,眼前是带着震惊的加里安,“陛下,陛下,索林,索林他来了!!“




瑟兰迪尔有点不太高兴,当然不是因为教学被打断,单纯的因为他不喜欢矮人,“我如果没记错的话索林的葬礼你也去了对吧,加里安?“他严厉的看了加里安一眼,”所以你能把刚才的话完整的再说一遍么?“




加里安咽了咽口中的唾沫,稍稍从震惊中回过了点神,但依然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是,索林,那个都灵矮人,啊,索林啊!我知道我参加了他的葬礼,但门外的可不是鬼魂,真的是那个讨厌的矮人。他还带了很多的,礼物?说是,是……“




“是什么?“埃尔隆德抢先问道。




“说是来跟陛下求婚的!“加里安的回答中明显夹杂着不可置信的哀嚎。




瑟兰迪尔终于知道自己早晨的不安感来源于哪里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跟他开玩笑,在他看了一眼埃尔隆德,对方露出了跟他一样震惊的表情后,他终于愿意相信这似乎是真的,于是他摆了摆手,对加里安说道:“待会儿我去见他。“




埃尔隆德跟着说道:“是我们!“




4、




坐在王座上的瑟兰迪尔和站在一边的埃尔隆德,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得三个人,奇力、菲力以及索林。




“舅,你说过带我来我就可以去找桃子的……“奇力拉了拉索林的衣角,小声说道。




菲力在一旁拍了拍奇力的肩膀,“先把正事干完啊弟弟!“




索林的脚边堆了比他人还高的小山似的礼物,笑盈盈地看着面无表情得精灵王,不似他们上一次见面时得剑张跋扈。




瑟兰迪尔不太适应这么一个没有敌意的矮人,于是他只能保持他一贯高冷的风度,然后慢悠悠地开口:“如果你只是路过密林的话,我想你可以走了。“




埃尔隆德在一旁快速点头同意,“我想孤山的那群矮人一定会很欢迎你回来的,索林。“似乎他们俩都没什么兴趣知道为什么索林复活了。




 “你们不是应该对舅的死而复生表示惊讶么!“奇力忍不住插嘴。”你们还应该问我们为什么我们也在这里!“




 “弟弟虽然剧本是这么写的,但是那只是参考,不代表他们一定会问。“菲力把奇力往后拽了拽,毕竟主角是舅,奇力冲到前面算怎么回事。




索林稍微感觉到有点头痛,两个侄子哪都好,就是年纪太轻说话没分寸,要不是他俩一直吵着要来吵到比尔博把他们三个都赶出来之后,这么麻烦的事情他还真是不想掺和进来。




给了侄子们一个闭嘴的眼神,索林挑衅的看了埃尔隆德一眼,然后继续笑盈盈地对瑟兰迪尔说道:“如您所见,陛下,曾经的孤山之王,索林·橡木盾,在此向您求婚。“说着,索林指了指身边的一大堆聘礼。




瑟兰迪尔嘴角微微有点抽搐,虽然不知道这三个人唱的哪一出戏,不过似乎,有点意思?毕竟活了6000多岁,总不至于为了这点事就乱了分寸。




索林看瑟兰迪尔没有太大的反应,于是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羊皮纸,“你像那天上的月亮,动人的光辉映在我的心中;你像那天上的月亮,每晚的陪伴靠在我的身旁……“




“我还以为舅已经在路上背过这套求婚词了,原来他都没认真看啊?“奇力对菲力说。




“你忘了我们是被舅妈赶出来的么?“菲力有点无奈。




“世间的美景都比不过你冷艳的一笑,能握住你的手,哪怕用全世界来交换我也不会舍弃你。瑟兰迪尔,你是我一生的追随,我挚爱的……“




“那是我的台词!“埃尔隆德在一旁冷冷地打断了索林最后这句话。”如果你说完的话我不介意送你出去!“语气中是森森的寒意。




索林看了看这位一向脾气很软的领主大人,这位大人的出现似乎在他们的计划之外,不过这并不能妨碍自己。“瑟兰迪尔陛下,您是否愿意接受我的爱意呢?以这堆聘礼为证,孤山的财富就是您的财富,我愿意为您献上我的一切。“




“他不愿意!“埃尔隆德咬牙切齿的回答,一脸的愤怒。




“哦?“瑟兰迪尔仿佛提起了一点兴趣,嘴角轻扬,”即使哪天我把你变成‘前‘夫,孤山的财富也还是我的,是么?“




“瑟兰迪尔你……”埃尔隆德气不打一处来,对方看起来有在认真的考虑这种财富占有方式的可能性!这怎么可以呢!




“呃……”索林额头上冒出几滴冷汗,这跟他想要的答案不太一样,但他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回答,“也许矮人的寿命确实比精灵短太多,但是陛下只要愿意答应我的求婚,一切都会如你所愿的那般成真。”传递给瑟兰迪尔一个真挚而诚恳的目光,索林笑得非常灿烂。




“现在孤山的掌权者可是丹恩,”埃尔隆德在一旁凉凉的提示他们,“你还以为你是以前的索林么!”




“哦,我想表哥不会介意,毕竟我才是正统的继承人,对吧,奇力?菲力?”




两个侄子头点的飞快。




在埃尔隆德忙着跟索林辩论占有孤山财富可行性的时候,加里安再一次一路小跑的冲了过来,“陛……陛……陛……陛下,陛下……”在加里安气喘吁吁结结巴巴的词语中,瑟兰迪尔皱着眉看着他,平时这么没规矩就算了明知道埃尔隆德等人在还大呼小叫的,让自己好不容易在别的精那儿挣回来的面子真是丢的一点都不剩。“门外,门外巴德大人,他来他来……”




“他来干嘛!!”埃尔隆德和索林异口同声的转头吼道,吓得加里安不禁后退了几步。




“巴德大人说要来跟陛下求婚……“加里安声音越来越小,不用看都知道眼前这混乱的局面再多加上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难得的陛下还能这么镇静,加里安的心里对瑟兰迪尔陛下的仰慕之情又上升了一层。




瑟兰迪尔皱着眉,思考着何时自己的魅力这么大了。




看到陛下似乎没什么反应,加里安不得不询问:“是否让他进来呢?“




“拒绝他!“索林抢先说道。




”告诉他瑟兰迪尔不在!“埃尔隆德气急败坏的回答。




瑟兰迪尔露出一个看戏的好笑表情,对加里安说道:“带他过来。“




“瑟兰迪尔!“索林和埃尔隆德用不可思议的目光同时转头看向精灵王,当然了,目光中还带着点质疑。




瑟兰迪尔挑了挑眉,一副我才是密林的国王这里我说了算的威严感让两个人低下了头。




5、




“瑟兰迪尔,好几不见!“巴德虽然不太清楚索林和埃尔隆德在气什么,不过看两个人的表情都不怎么友好,他决定还是不要与他们对视比较好。




“如果你是来送酒的,可以直接跟加里安说。“瑟兰迪尔语气平淡。




“当然不是,这么久不见你都没有想我么?“语气轻佻地有点像跟人类女子搭讪。




奇力在一旁拽了拽菲力的袖子说,“我觉得巴德大人一定是个泡妞老手,你看他说话和眼神,比舅那生硬的告白强一百倍。“




巴德给了奇力一个“真有见地“的肯定眼神,转而继续用炽热的目光望向瑟兰迪尔:”为了感谢您对长湖镇重建的帮助,我决定向陛下您求婚!“巴德说着单膝跪地,行了个非常严谨的请求礼。”希望您可以考虑我的建议,相信我的陪伴会让陛下紧皱的眉头舒展,在往后的日子里带给您不一样的人生体验!“




“长湖镇追你的姑娘都能排到镇外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埃尔隆德在一旁插话,”你家的那几个小鬼更不会同意你来找一个精灵的!他们需要正常的母爱!“




“领主大人为何如此的生气呢?“巴德看起来非常的和蔼,”总是这么容易动怒的话,对肝脏不好,也许会影响某些功能也说不定。“但是很明显,说出的话很毒舌。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埃尔隆德颤抖的指着巴德说,”你离瑟兰迪尔远点!“




“分不到孤山的财富就来打密林的主意了么!“索林开始跟埃尔隆德站到一条战线上打击巴德在瑟兰迪尔眼中的好感度。




“我觉得你们似乎误会了,我只是单纯的爱着陛下这个人而已,“巴德的目光越过眼前找麻烦的两个人,看着瑟兰迪尔平淡的脸,“陛下我对您的爱意,我以为在五军之战的时候您就感受到了,您最后不也欣然接受了我赠送的项链么?”




“瑟兰迪尔他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埃尔隆德转头看着瑟兰迪尔,愤愤不平的质问。




“什么项链,丹恩怎么乱送东西?”索林皱着眉一脸不爽。




“亲爱的,我以为那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了,难道你想要反悔么?”巴德捂着心口,一副受了伤的模样,这一幕在奇力和菲力看来,演技似乎,有点浮夸?




瑟兰迪尔舒展了皱着的眉头,嘴角噙着笑意,“当然了,那串项链被我稍微改造了一下,宝石的质地相当不错。”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所以怎么样,要不要答应我的求婚?虽然我没有,额,那边那位矮人的财富,或者是,那边那位精灵的睿智。不过我有炙热的爱,我会让你感受到与众不同的人生,和我在一起会很精彩!”巴德信心满满的问道,居高临下地看了索林几眼。




“就凭这点许诺,就想让我答应?”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笑了,虽然他知道一定有人在跟他开玩笑,但显然眼前这几个人都比较入戏,尤其是埃尔隆德,看他那副气得七窍生烟的扭曲表情,真是太有意思了。




“瑟兰迪尔你能不能不考虑!”埃尔隆德大吼道,“是我先告白的!要考虑也先考虑我!”




“陛下我才是最认真带着聘礼来求婚的那一个,您应该先考虑我不是么?”索林急忙指着身边的礼物说。




巴德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先后的绅士风度,“我不介意,只要您愿意把我放在心里去考量。比起不解风情的矮人,索然无味的精灵,最后肯定是我更适合您。”




6、




就在眼前三个人叽叽喳喳的吵来吵去,听得瑟兰迪尔开始不耐烦之后,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从远处响起并且越来越近,“Ada,节日快乐!”




四个人同时抬起头望向门口过来的方向……




“莱格拉斯!”“阿拉贡!”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同时脱口而出。




“Ada你有没有想我~”莱格拉斯一脸喜悦地跑到瑟兰迪尔身边,稳了稳身子,给了瑟兰迪尔一个拥抱。




阿拉贡有点尴尬地走到王座前,对瑟兰迪尔行了个精灵礼,“陛下,日安。”然后转向另一侧对埃尔隆德行礼,“Ada,日安。”




埃尔隆德虽然震惊于两人的突然出现,但还未从刚才的纠结中走出来,他一脸愤然地看着瑟兰迪尔,“你是不是应该先处理一下眼前的问题!”




瑟兰迪尔对于儿子的突然出现有点莫名的开心,他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继续,莱格拉斯,我们去书房谈。”




眼前的几个人一脸的黑线面面相觑,角落里一个多嘴的声音响起,“小精灵想要给他父亲一个节日惊喜显然没有成功,咕噜姆~咕噜姆~~”




阿拉贡踹了身边的黑影一脚,捂住它想接着往下说的嘴,抬头看到埃尔隆德投过来的杀人的目光,果然养父这么严肃起来还是很可怕的。




莱格拉斯看着眼前父亲询问的目光,干笑了一会儿发现无法打消他的质疑,于是只能悻悻的说道,“小时候爱隆领主给我看的书上,不是有一个叫做愚人节的东西嘛,就是开开玩笑而已啊,对吧,阿拉贡!”




阿拉贡看着精灵王不善的面孔,低着头试图假装自己是不知情的。




 “所以我只是想给Ada一个惊喜而已啊,Ada你总是这么一副表情,我想看看你会不会不淡定嘛!会不会惊慌嘛!”莱格拉斯试图通过撒娇解释恶作剧的本意。




 “莱格拉斯……”瑟兰迪尔一如既往温柔得看着他。




小精灵眼里带着一点期待地望着自己的Ada,Ada一定是理解他的用意的。




“关,禁,闭。”瑟兰迪尔轻轻地吐出这三个字,笑容中带着一点得意。




莱格拉斯泄了气一般嘟囔道:“莱格拉斯是个自由的小精灵。”




瑟兰迪尔拍了拍莱格拉斯的肩膀,指着眼前除了埃尔隆德之外的人说道:“他们由你处理。”然后抬头看着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埃尔隆德,“来我书房解释清楚愚人节是怎么回事,当然了如果你上午所说的话也跟这个节日有关,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埃尔隆德终于明白在这件事中,自己才是真正被涮了的那一个,博览群书睿智博学的他,为什么偏偏忘了今天还会是一个节日呢!!!!此刻内心中无论如何咆哮,都不如赶紧想想怎么能解释清楚问题来得紧急吧。




埃尔隆德看了一眼有份参与的阿拉贡,嘴边挤出五个字:“你!也!关!禁!闭!”




 




附:




        被瑟兰迪尔下定关在密林的咕噜,此时正坐在树顶上,看着手中的一份小报,咕噜姆咕噜姆的声音不时地从它嘴里发出。




        远在夏尔的比尔博看着手中这份新兴八卦小报上的标题气得发抖……




        ——孤山之王死而复生,是神的玩笑还是恶魔的阴谋?




        ——精灵王不为人知的感情秘史,带你走进不一样的密林。




        ——跨种族的史诗级真情告白,矮人王死而复生究竟为了谁?




        ——走进矮人,走进孤山,一首诗带你走进矮人的感情世界!




        长湖镇的村民们最近喜闻乐见的发现了一份新兴杂志中土咕噜八卦,巴恩气冲冲的把报纸甩在桌子上,等着自己父亲回家……




        ——人类与精灵的虐恋,跨越年龄的精神恋爱!




        ——揭秘新兴城镇长湖镇的财富来源,隐藏在光明下的黑暗。




        ——花季少女情迷中年大叔,奈何情人心系多人,你所不知道的巴德先生风流史




        瑞文戴尔的林迪尔只看到一脸惆怅被加里安送回来关禁闭的阿拉贡,,却没有等到领主大人,只能在不安中一边处理公务一边祈祷大人的平安归来。




        被关禁闭中的莱格拉斯分别收到了索林和巴德的来信,当然他只看了一部分就把信撕得粉碎。




FROM 索林:快告诉我那个报纸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括弧换人,舅现在被舅妈关在门外已经好多天了,他很愤怒所以我和菲力只能替他把后面的话写完,亲爱的莱格拉斯殿下虽然这事跟我们两个没关系,但是舅妈太生气的话我们也没有暖和的被窝美味的食物不是么?所以您是不是写封信来解释一下比较好?




FROM巴德:混蛋!!!!!!!!!!!!!!!!!!!!!!!!!!!!!!!!!莱格拉斯看在咱俩从小玩到大的交情上我虽然同意帮你恶作剧但不代表是这种结果!!!!!!!!!!!!!!!!!!!!!!!!!!!!!!!!!!!!你要对我负责!!!!!!!!!!!!!!!!!!!!!!!!!!!!!!!!!!!!你什么时候结束禁闭时间来跟巴恩解释清楚!!!!!!!!!!!!!!!!!!!!!!!!!!!!!!!!!!!!




        被关禁闭中的阿拉贡同时收到了小报和莱格拉斯的信,信上只有两句话:快把咕噜弄走!另,爱隆Ada还在密林!

评论
热度(70)
  1. 喵布哒狐狸大魔王萌萌哒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