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叫Thranduil起床的正确方式

鹿鸣:

小短篇,OOC有,脑洞大,不要在意这些细节,po主没吃药。


和Elrond同居不过两个月后,Thranduil感觉自己变胖了,连一向谨言的Garian也在前几天喝醉酒后这么说他。他心不在焉翻动着手里的《所罗门之歌》,脑子里又浮现出Garian那张醉脸来。




“Thrandy...你得告诉你的老朋友,你家那位到底给你喂了些什么,嗝,让你胖了这么多...”说完这句话Garian把嘴角咧起,摆出一个酒鬼标志的笑容,“才两个月呢!你得告诉我...让我家那个,也多长点肉...那下巴尖都能在床上戳死我...”


“......”


随后Garian又猛灌了一口酒,颤颤巍巍地伸出一根指头,差点直接戳到Thranduil脸上:“你看看他那颧骨,尖瘦得好像我虐待了他似的!”




想到这里Thranduil合上书,站起身子从桌边的方盒子里摸出一枚巧克力,准备以此缓解心中愤愤之情。正当他熟练地扯开金箔纸的包装,香甜混加着榛果的巧克力就要碰到嘴唇时,一只手从头顶落下,精准快速地抢走了到嘴的美味。


“你干什么呢Elrond!?”


黑头发的男子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在Thranduil快要把他双手灼伤的目光下,绕过去把桌角那一整盒子巧克力都收走了。


“我在昨天晚饭时听你抱怨了关于你身材变胖的问题。说实话,我并不是很担心你变太胖,大不了咱们晚上多运动运动。”


这时Thranduil偏了下脑袋,目光从Elrond的手上收回并直直看向他的眼睛,眉毛都皱起来,像剑一样不友好地倒竖着。


但Elrond还是背过手,把糖果收在身后:


“但我发现你好像很在意这个问题。作为一个作家,你很想在你的签售会上耍耍帅,让那些读过或没读过你书的姑娘们为你尖叫。”


听到这里Thranduil突然猛地伸手去抢Elrond背后的糖果,高高的木质椅背挡住了他有力的手臂,借此机会Elrond往后退一步,把方盒子攥得更紧。


“把它给我!签售会还有几个月呢!”Thranduil把手直直地伸出去,手掌摊着像是讨糖吃的小孩子。


“这不仅仅是签售会的问题,Thandy,我和孩子们都希望你有更健康的身体,少吃高热量的东西,尤其是巧克力。而且晨跑这种事,”Elrond闭上嘴巴,送给他一个温和的微笑,“你肯定做不到的。早起对你来说都很困难。”


“谁说我不能早起?”Thranduil把手收回来,攥成拳头在椅背上猛敲一下,却因为用力过猛却敲痛了他的小拇指。


“你做不到的。”Elrond继续笑着,然后一口把已经撕开包装的巧克力球吞下去,一边有意无意地大嚼甚至发出声音,一边欣赏Thranduil揉动手指的有趣模样。


“我可以早起!只要你肯叫我起床。”Thranduil昂着脑袋拔高音调说出前一句话,然后低低地扔出后半句。


“我当然肯叫你起床。那么你给自己定下的【早起】是几点钟呢?”


“上午十点。”Thranduil说的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那太晚了,快餐店都已经停售早餐了。”


“那九点半。”


“......”Elrond依旧面露难色,“你知道我每天多早就起...”


“好了好了八点半!不能再早了!”抛出这句话后Thranduil就有些后悔,毕竟过了学生时代后,他就再也没有起过早床。对于这位生物钟比普通人晚上几个小时的作家来说,起早床几乎能够超过按时交稿,成为难度系数最大的人生挑战。


“你真的愿意八点半就起床?”Elrond眼睛里像是点亮了一盏灯。


“你那是什么口气?只要你能叫醒我,我自然愿意起床。当然,叫不叫的醒,是你的本事了。 ”


“那行,我明早八点半就叫你起来,出去晨跑。”说完这句话,Elrond转身走出房间,做晚饭去了。


而Thranduil只是淡定地摸出书桌抽屉里的另一盒巧克力。




翌日清晨,Thranduil仍攥着枕头沉沉睡着,Elrond如往常一样亲吻了一下爱人的额头,说句总是没有回答早安,然后就起身穿衣洗漱去了。


到了上午八点三十分,阳光明媚,透过Thranduil卧室被拉得并不严实的窗帘缝里透进来,金灿灿的,一直延伸到床边的地毯上,把那一小块烤得温暖舒适。


这时约定好的手机铃声响起。


Thranduil的手机一直保持着出厂设置的标准铃声,所以听上去并不动听,只是枯燥地重复那几个调子,一遍又一遍。


响到第一声的时候,整个卧室一片宁静,只有床头柜上的手机孤独地震颤着。第二声,依然没有任何动静。第三声,第四声,终于枕头上的人脑袋摇晃一下,动作轻得像是在摆脱停在发上的蝴蝶。但事实证明,这是Elrond打的第一通电话收获的最大反应了。


随后Elrond又打了几次,没有接听,也没有挂断。听着电话那头机械的女声重复着无人接听的事实,Elrond揉了揉眉心,搁下手机。




所以当晚,Elrond穿着睡衣,把拖鞋在木地板上扣得砰砰响,并对着赖在笔记本前的Thranduil发出召唤:


“过来睡觉,Thrandy,每天都那么晚睡,早上就是地震火山海啸都叫不醒你的!”


“只是你叫不醒我吧。”Thranduil执着地敲打着键盘,连头都没回。


拖鞋底撞在地板上,无辜地吭一声,Elrond一只手紧抠着门框:


“快过来睡觉。每天都是我不清楚你什么时候睡,你不清楚我什么时候醒。这样不好。”


“.....你先去睡,我马上过来。”


“现在就过来!把电脑关掉!”


或许是这命令太过激烈,笔记本被粗鲁地合上,和拖鞋底一样无辜地哼了一声。Thranduil满脸都写着不悦,把头微微扬起高傲得像一个王,手却保持着关上电脑那一刻的姿势,不回头也不说话。就这么安静了几秒,哒哒哒的走路声慢慢靠近,Elrond走到他身边,揉了揉爱人金色的头发,又把它们一咎咎抚平。Thranduil还是不肯动。最后Elrond叹了口起,俯下身亲吻一下他的脸颊。


“晚安,Thrandy。早点睡。”


直到听见卧室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Thranduil才把电脑又重新打开,但没敲上几个字,又关上了。没过几分钟Elrond便感受到一团有点冰冷的家伙钻进暖烘烘的被窝里。他翻身去把他抱住捂热了。




又是一个明媚的清晨。阳光依旧那么灿烂。枕上的人依旧睡得那么香甜。金发懒散的趴在枕头上,阳光也打扰不了它的梦境。直到单调的手机铃声响起。


第一声,手机孤零零地边唱边跳。第二声,被窝里的人挪动一下,一小段白皙的脖颈暴露在空气里。第三声,第四声,Thranduil翻来覆去,把整个人埋进温暖的被窝。但那薄薄的一层棉花根本挡不住磨人的铃声,它变本加厉地叫得更欢。Thranduil肚子里像是憋了一团火,手机每嗡嗡颤抖着响一次,那团怒气就大一分。好在焦躁把耐心磨完之前,手机停止了嘶叫,一切安好,Thranduil感觉自己又追系上了刚才正做着的美梦。


可远在办公室忙着叫Thranduil起床的Elrond并不会体味到这份焦躁的怒火。他毫不犹豫地点了下绿色的小图标——重播。


Thranduil仍想通过赖在原地捂耳朵的方式躲过烦人的铃声,但那枯燥的音节一声接一声想个不停。一只手极不情愿地从暖和的被窝伸出来,在冰冷的床头柜上摸索摸索,终于锁定了罪魁祸首,抓起,抬手,发力,投掷,动作一气呵成。手机划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并保证跌落在地毯外的地板上接受最大的冲击力,这期间没有撞上任何障碍物来减小摩擦力,也没有误伤任何一样家具。


Thranduil这力量与技巧共存的完美一掷让手机凄惨地坠地,并一命呜呼。不知道依旧没有收到任何回应的Elrond是怎样的想法,但Thranduil得以继续他的美梦。睡觉这种事情,哪有满足的时候呢。


下午Garian亲自到Thranduil家催促他交稿,得到的答复是前一天晚上因为家庭因素没能写完。Garian痛苦地双手抱头,Elrond和他是大学同学,他并不敢想那是什么奇怪的家庭因素,只能催促Thranduil加紧写。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样的话语绕来绕去地蛊惑了一番,心平气和地空手走出Thranduil的家门,还搭上了几毛钱话费。Thranduil借他的手机给Elrond发了条短信:


帮我带个手机回来。之前那个被我摔坏了。




当晚Elrond带回来一个新手机,并在餐桌上把他交到Thranduil手里:
“你知道吗,要不是柜台服务员那看怪物似的眼光,我真想给你挑个诺基亚。那种老年机,铃声够响,按键够大。挺适合你。”


一桌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嚷着也要换个新手机,最后被Thranduil瞪着眼睛压下去了:


“留着你自己用去。哪有叫人起床靠打电话的?”


“我不是没时间么。不如Aragon来叫你起床,明天是周末,孩子们都在家。”


“不我明天早上要和Legolas一起去打球。”Aragon把头甩得跟拨浪鼓似的。Thranduil的起床气一家人很早前就见识过,简直让人不敢相信那么标致的一张脸能摆出如此可怕的表情,头顶上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像是要吃下一个活人。


“Elladan呢?明天帮我叫你Thrandy爸爸起床好吗?”


“Elladan和我们一起去打球。Elrohir也是”Aragon的举动赢得了两对感激的目光。


Arwen默默地嚼了嚼嘴里的青菜,不说话。


“Arwen也要去的,她打球也很厉害,ada你有时间可以来看看!”Aragon今天的表现简直队友力满满。


“.......行。明天我让Lindir来叫你起床,行吗?”Elrond万不得已,又把自己的秘书扔到战场上了。


“你也真是做得出来。你就不怕......”


“Lindir有恋人了。再说,你俩受能搞出个什么呀。


“什么?”Thranduil挑一挑眉毛,心想被Elrond如此剥削压榨的秘书还有时间跟人谈天气谈人生谈爱情,“叫什么名字啊?”


“Gar....”吐出半个音节时Elrond猛然想起Garian交代过在他和Lindir的爱情已经熟透到结婚前不要对Thranduil吐露半个字,会被调笑到无颜前来催稿的。


“Gary”说出这个名字后Elrond暗暗吐了一口气,并希望Thranduil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是个男孩子呢。什么时候叫Lindir叔叔带来看看。”坐在一旁的Arwen搅动着盘子里的热汤,低低地说了一句。


“.......行。”




第二天早晨,可怜的Lindir被老板已不能完成任务就辞退他的理由,被半哄骗半威胁地扔到Elrond家门口。到的时候他抬头望了一眼阴郁的天空,事实上他的内心比天色还要糟糕。天呐他真想打个电话问问Garian在进入Thranduil的房间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注意事项,比如,保持微笑不多说话之类的。但他还是单枪匹马地,战战兢兢地按响了门铃。


没几秒房门就打开了,有那么一刻Lindir天真地以为Thranduil已经自己起床了。但开门的是Aragon。随后他的心上又爬满了乌云。


“请进,Lindir叔叔。”第一个打招呼的是Arwen,她正摆弄着一堆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化妆品和香水,“ada的房间在那边,左拐,挂了鹿角的那一个就是。”


Lindir依旧战战兢兢,他动作僵硬地在一群孩子的注视下走到Thranduil的房间门口,心想为什么这群孩子不出去玩而是在这里看他出丑呢。随后他砰砰砰地叩响了房门。三下之后,并没有回应。所有人面面相觑,一秒后又假装忙活起自己手里的事情。


“Thranduil先生。起床了。”这句有些颤抖的话说出来让Lindir自己都觉得好笑,整个客厅嬉笑着闹成一团。Elladan抓着Elrohir的手臂,咯咯咯地笑到腰都直不起来,而Elrohir几乎已经把身子都贴到地板上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哈!


“我想我们可以帮帮你。有外人在,ada应该不会随便发脾气的。”Legolas极力地忍住笑,尝试说服大家一起去叫Thranduil起床。


“可以帮忙。不过下次记得把你的恋人带来和我们一起喝茶。他叫Gary,是吗?”Arwen已经把那堆化妆品甩到一边了。


“谢谢你们....不过,Gary是谁?”


“ada说的,你已经有恋人啦,不然他也不会放心你来叫thrany爸爸起床的。”


“什么?”Lindir表示自己的内心很复杂,他拘谨地理了理袖口,尽管那里整洁得没有一丝褶皱,“或许你们搞错了,他叫Garian。是个编辑。”


“Garian?!是那个经常来家里催稿的叔叔吗?”


“红头发那个?”


“喝醉酒会傻笑那个?”


一群孩子叽叽喳喳地闹了起来,整个客厅一时间欢腾得像花鸟市场,Lindir默默地捂眼:


“.......应该就是你们说的那一个.......怎么了?”


就像是有一颗气球爆炸,引燃了整个房子欢笑的氛围。几个孩子笑声快要把房顶都震塌,真的是他啊,爱隆爸爸竟然骗我们,哈哈哈哈哈哈哈!


.......Lindir站在原地,有些无所适从,他摸了摸后脑勺,四下看了看,还是不知道该做什么。这时一个鹿角打过来差点撞到他的额头。


接下来他就目睹了比Elrond发怒时更可怕的脸,那紧撇着的眉毛,凶恶的眼神,血管都绷起的手背。尽管他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印着可爱麋鹿的睡衣。


太可怕了。Lindir退后几步,掏出手机拨通了Garian的电话,然后几乎是哭着嗓子对着电话那头求救:


“我说Garian...Thranduil生气的时候该怎么办!快告诉我!”


“你怎么会惹到他?”


“事情有点复杂!你快告诉我该怎么办!!”


“除了跑还能做什么啊!你是不知道他上次当着我们主编发脾气的时候.....”




最后因为有Lindir在场,Thranduil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关上房门继续回去睡觉了,毕竟天气不好,并不适合晨跑。可是Elrond和Garian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唉,真是可怜。”


“唉。”几个孩子聚在阳台上聊着天,对两位,不,是三位长辈报以深切的同情。这些故事都被记录在他们的日记里。谁也不知道将来,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再次翻到这些日记,回想起当年的往事,会有什么样的感慨。



评论
热度(21)
  1. 喵布哒Aff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