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lrond/Thranduil】寻常人家

十指不沾阳春水:



*OOC肯定有


*短篇完结


*CP是ET


*时间线大概是上一篇里大王给出吻之后。就腻歪呗


*ET不足啊好想吃ET;w;










瑟兰迪尔习惯在十点钟工作。


他怕冷,一般不会起得太早。瑟兰迪尔脑内最理想的起床时间是十一点,太阳开始热烈的时候。不过说什么也没用,谁让他有工作要做呢。他自己起不来,有倒霉蛋叫他。加里安每天都顶着巨大的压力在早晨踩着七点整的准点敲响瑟兰迪尔的卧室门,领着帮他梳头发端水盆的精灵们进屋叫他坏脾气的国王起床。瑟兰迪尔怀疑加里安是预谋这么做的,他没法当着侍从们的面发脾气,只能气呼呼地把被子蹬开去干活。


但在伊姆拉迪斯就不一样了。这儿舒适的要命,没人催他起床,也没人让他起来当练习对象,更别提猖狂吵闹的灰雀——唔。


窗框上传来的嘈杂声让瑟兰迪尔从睡眠里挣扎出来,他皱着眉毛看向那块发出可恶声音的木头,还有蹂躏木头的松鼠。瑟兰迪尔扔了一个眼刀过去吓跑了它,随后继续沉在被子里。


 


埃尔隆德端着早餐走进房间时已经过了十二点。他放下东西的时候弄出了些声音,引来了瑟兰迪尔的不满,他翻了个身哼哼着说,“我还不饿。”


“你会的。”埃尔隆德把木架子放在床边,瑟兰迪尔坐起来揉眼睛,然后拍了拍床让埃尔隆德坐下,随后他得到了一个带着阳光味儿的早安吻。


他们并不排斥身体接触;瑟兰迪尔喜欢埃尔隆德吻他的额头,埃尔隆德喜欢瑟兰迪尔握着他的手磨蹭的动作。他们还在磨合,连嘴唇接触的时候都小心翼翼,但那份小心翼翼都是愉悦的。


“这样好的天气,你家的双子和我家的小混蛋怕是不会好好呆在家里吧?”瑟兰迪尔拿起一片面包,把它的边撕掉,埃尔隆德替他抹上一层蜂蜜,“当然不会,他们一早出去了,说是要去找些半兽人玩,”


瑟兰迪尔挑起了一边眉毛批评道,“真闲。”


“主要是因为今早埃拉丹找到了他们小时候的乐器要表演,你还睡着,他们没敢吵醒你,于是就跑出去了。”埃尔隆德把抱枕都整理到一边去,“莱戈拉斯提醒他们有位脾气很大的国王睡在这里。”


“唔,他是对的,”瑟兰迪尔叉起几颗树莓放在嘴里,“这里有只会喷火的斯毛戈呆着呢。”


“我恐怕这儿可没有成堆的金币给你睡,”埃尔隆德注意到瑟兰迪尔只喝了一小口牛奶,他眨了眨眼睛打算把它记住,瑟兰迪尔把面包放在一边,拉着他的脖子示意他过来,“这里有一片很好看的星光。”


对于瑟兰迪尔来说,在十二点钟之后起床并且拥有蜂蜜味儿的吻作为一天开始简直再美好不过。


 


埃尔隆德的一天是在清晨开始。他会挨个检查他在后院养的草药和盆栽,给它们修枝剪叶,捉虫松土。之后他依旧准点吃早餐,在书房呆着,一般埃尔隆德一个人在书房就能呆一天。某天林迪尔到书房提醒他瑟兰迪尔睡得越来越迟,厨房那边拿不准准备餐点的时间。在他们试过一次早晨叫醒瑟兰迪尔之后,瑟兰迪尔的睡眠时间再也没有被打扰。林迪尔甚至像个得了忧郁症的少女一样问埃尔隆德这会不会是什么很严重的病或者见不得人的癖好,被忧郁的林迪尔感染的埃尔隆德曾经在瑟兰迪尔房间后的走廊上看了一早上的书,他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当然没有动静,瑟兰迪尔根本没有起床。他问过瑟兰迪尔,得到的回答只是嗜睡。埃尔隆德从未见过精灵会像瑟兰迪尔这样喜欢睡,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某种疑难杂症,但瑟兰迪尔身体没什么问题,随后埃尔隆德也想开了,就由着他睡呗,横竖有他呢。


然后他就开始给瑟兰迪尔带早餐了。


埃尔隆德是一位智者,他当然不会选择在瑟兰迪尔不喜欢的冰凉而又刺眼的阳光出现的七八点去敲门,他得等到光线开始发暖、林迪尔咋咋呼呼地带着人开始准备午餐的时候去,事实证明那是对的,这个时候的瑟兰迪尔像是阳光一样软。但这样也还是不行的,也许他能接受一个软绵绵的瑟兰迪尔,但他无法接受每天都保持这个懒洋洋状态的瑟兰迪尔,尤其是这只斯毛戈还理直气壮地要求说“我需要午睡”。


 


“你这样我没法看书。”


埃尔隆德再次把手里的古籍放下,他腿上躺着的瑟兰迪尔不为所动地把书放回他手里。埃尔隆德把书放在瑟兰迪尔耳朵上,瑟兰迪尔把它拨拉开,“我让你分心吗?”


埃尔隆德没有回答,他歪过身子为瑟兰迪尔扯了一个抱枕,“你可以好好睡在枕头上面。”


“不,”瑟兰迪尔坚持呆在他原本呆的地方,“这儿让我感觉很舒适。”


埃尔隆德想不到怎么反驳瑟兰迪尔。他往后一仰,盯着帷帐思考该怎么把腿上的麻烦家伙挪开,随后瑟兰迪尔转过头来,他的眼睛还在缓慢地闭合,“我要睡着了。”


“你每天都这么困吗?”埃尔隆德试图挑起瑟兰迪尔说话的意愿,然而瑟兰迪尔说话的调子开始拉长,“开始不是,后来就越来越想睡。”


“什么时候开始的?”


埃尔隆德忍不住揉弄他的头发,他顺着发尾一路梳理到发根,瑟兰迪尔再次迷糊着发出哼哼声,“大概是莱戈拉斯练弓的时候开始的吧,哪一年我不记得了,他开始练习之后每天都来敲我房间的门,直到我起床放他进来,因为他还太小根本推不开那扇门……然后我会陪他练一个早上……天,那个时候的莱戈拉斯真能闹腾……嗯……往后一些。”


“所以说只是后遗症?”埃尔隆德依照瑟兰迪尔的要求揉弄他的耳根,“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睡,”过了会儿他补充道,“不过我想你一定知道躺在床上比在我腿上睡舒服?”


瑟兰迪尔蹭地坐起来,他按着埃尔隆德的肚子俯下身危险地眯起眼睛,“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这么排斥这个。”


埃尔隆德脑子里过了一遍理由,然后张口的时候都找不到了。瑟兰迪尔的手还放在他胃的上方,捂得那一片皮肤暖烘烘的。就在他还在想一个完美答案的时候瑟兰迪尔已经做好了什么决定似的,他爬起来坐在床边,然后拍了拍腿,“过来。”


“抱歉?”


“你会感谢我的。过来躺下。”瑟兰迪尔把威胁松鼠的眼刀扔过去,显然,它再次奏效了,埃尔隆德仔细调整姿势之后终于小心翼翼地躺过去,“重吗?”


“没你想的这么重。”瑟兰迪尔说,然后他开始抚摸埃尔隆德的耳朵,说话前他弯下腰恶意地朝埃尔隆德的耳廓吹了口气,然后得逞似的看着情人僵硬地再次开始调整姿势,“睡腿上很舒服吧。”


“我觉得不适应。”埃尔隆德再次转动脑袋,他抬起脸向瑟兰迪尔征求意见,“我能起来了么?”


“那么试试这个。”瑟兰迪尔学着埃尔隆德之前对他做的,把手指放到埃尔隆德的头发里梳理着,他甚至特意沿着发根部分开始替埃尔隆德按揉头皮,他得意的看见埃尔隆德放开了皱紧的眉毛,把“早就告诉你了”放在嘴里含着。但过了一会儿埃尔隆德再次转过头来,“我就这么躺着?”


“就这么躺着别动。”瑟兰迪尔捏着他的耳垂,“或者你可以拿你刚刚要看的书过来。”


埃尔隆德再次拿起他的书。瑟兰迪尔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手指梳理他的头发。


五分钟之后埃尔隆德睡着了。瑟兰迪尔做了一直以来想干的事儿——把那本书放在他的枕头底下藏起来。他腿麻了一阵子,他悄悄地把腿伸直然后放回原处。他无聊地把埃尔隆德的头发编成辫子然后又解开。之后瑟兰迪尔果然又困了,他把被子团城一团和抱枕一起放在身后勉强垫着,在数次逗弄埃尔隆德的耳朵感到满足而愉悦之后他再次沉在抱枕堆里睡着了。


 


他们就这么在房间里睡了一下午。期间那只被瑟兰迪尔恐吓的松鼠又跑了回来,它试图把松子送过去表示吵醒国王的歉意,但松子直接砸到了埃尔隆德的额头上。它吱吱地叫了几声然后一溜烟跑进树丛里。埃尔隆德揉着额头起来,然而他看到的还是睡着的瑟兰迪尔。埃尔隆德把瑟兰迪尔从抱枕堆里捞出来,听见他的斯毛戈含含糊糊地开口,“我认为把情人从沉睡中叫起来时用吻会很合适。”


然后处于午睡昏沉中的坏脾气国王得到了一个干巴巴的吻,他一点也没有为此感到不开心。


 



2014/10/14



评论
热度(24)
  1. 喵布哒十指不沾阳春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疯狂的方块块十指不沾阳春水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