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M先生( ͡° ͜ʖ ͡°):

瑟兰迪尔的脸被按进了枕头里,记忆棉将他挺拔的五官严密地包裹,不给他留任何能够逃跑的缝隙。他的幕后金主本想继续和他面对面拥抱,但他视死如归的脸庞和僵硬的四肢最终使那人无奈地像翻一条咸鱼一样把他翻了过去,只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



埃尔隆德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喜欢对着一块正在冷却的尸体做活塞运动,然而即使已经把对方的敏感带摸了又舔,对方还是一声不吭,大有一副英勇就义的悲壮气势。埃尔隆德继续不紧不慢地解这块尸体的皮带和衬衫扣,发现衣物被上掀后脊沟上竟都是黏腻的汗。他停下动作,估摸着哪里不对:他以为是瑟兰迪尔今晚是特别害羞才僵硬,但谁害羞的时候背上冒冷汗呢?



反正穿着西装裤在床上是不能上床也不能睡觉的,于是埃尔隆德接着扒他的裤子——应该说是帮助他脱掉那条碍事的裤子。原来瑟兰迪尔是四角派的,他默默记下。而且盖在这个新鲜的屁股上的布料就算是黑色也无法让这个屁股显小。



他忍不住拍了一下,那坨肉也颤了颤,然后僵住不再动。“你今天怎么回事?”大金主只好问,“不想做就散了吧,大家都忙。”



“埃尔隆德。”闷在枕头里的那颗头忽然说,“你变了。”



“?”



“你故意的。”那颗头继续绷紧着屁股恶狠狠地说。



“故意什么?”他忍不住又拍了一下。



“......” 那颗头转过半个来瞧着他,“对每个炮友你都这样买断他们的未来吗?”



意识到他意有所指后,埃尔隆德看着他眼里屈辱的泪水,拎着他的两条长腿把他又翻了过来,“密林有很好的产业模式,只是风险评级过高。你们缺现金流,而这边并不差那点钱,股份占额也很合理,我还以为我能听见一句‘谢谢’。”



“你调查我。”瑟兰迪尔咬牙切齿,缩着腿没裤子又不好发作,“你把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上,你这垃圾——”



“根本不用调查,你一开始根本就是故意给我看公司标准体检报告的。”埃尔隆德更加窝火,“好让我第一眼就看到你的职位——你以前约的时候经常这么干吧?”



他说的真是一点没错,说得瑟兰迪尔恼羞成怒。啊,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一次约上了一个不会纠缠不会惹事品味还不俗的好腰炮友,想要一如既往假装不经意地留个有压迫感的印象掌握主动权,哪想到他约了几次后就光明正大地昭告天下他在拿钱打自己的脸,还是随便一下手就是几个亿的大手笔。



这钱来的好吗?好极了,雪中送炭,转眼就能扭转盈亏,让竞争对手白干五年。只不过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之前还算是他这个霸道总裁在榨干对方的服务,如今时过境迁,感觉成了他为了更霸道的几个亿不得不以后都定期出卖屁股。这感受能特么一样吗?



“不做了。”恼羞成怒的瑟兰迪尔一个挺身坐起来,“今晚插不了我你还能撤资不成?”



“......”真是另类的可爱,习惯了之后权当是撒娇了。埃尔隆德看着他,“六个月后就可以撤资了,这你是清楚的。”



在系扣子的瑟兰迪尔瞪大了眼睛望向对方,“你还真威胁我!?”



“那你会妥协吗?"



一边是有钱又有男人,一边是丢钱又丢男人。被如此胁迫的密林总裁感受到了自己弯曲的脊梁和满腔的窝囊,更加愤怒了。



埃尔隆德看着他,最终忍不住竟然笑了出来。“我还以为,”这个男人向前附身,在他的锁骨上留下痕迹后,接着说,“你脑子里除了上来上去,谁更有钱以外,能有点别的东西。”



“比如?”总裁没好气地准备妥协,“学习如何为了密林卖屁股?”



“我是说,比如,一个人给你投钱可能不是为了胁迫你,”埃尔隆德摸了摸他的耳尖,“说不定是想追求你呢。”



瑟兰迪尔忽然就沉下了脸。“那这个人可能找错了对象。”



“也许,”埃尔隆德耸肩,“路是他选的,判断留给你做,也别那么着急下定论吧。”



“那么多炮友,”他扬眉,“总不可能为了其中一个就和其他断了联系吧。”



“也许他不在乎呢?”埃尔隆德也挑眉。



“那这个人想干什么?带我去高级餐厅约会,乘加长轿车回家,然后再像炮友时那样上床?”瑟兰迪尔笑了,“以为我是什么?女学生吗?”



“也许他是想帮你接送孩子,替你找投资人,带你去私人猎场约会,然后在烤完野味后不像炮友时那样,就地做些更出格的事——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说不定还指望着你能带他去看你的酒庄,瑟兰迪尔,大概他是真的对你很有好感吧。”埃尔隆德报之以同样的微笑,“说不定试过以后,那些剩下的可能就再也满足不了你了呢?”
评论
热度(88)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