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取名废只好告诉你这是个欢脱向的小块糖

白首叹玄经:

Thranduil的大角鹿:



#小短篇
#cp向ET,埃尔隆德x瑟兰迪尔/虽然我觉得攻受不太明显
#半au
#日期都是我瞎编的x3
#不要在意名字我真的取名废了!
#可能ooc
#尽情享用




     “生菜,紫甘蓝,小番茄,密林特产苹果?”埃尔隆德领主接过林迪尔拿过来的食物清单,发着疑问。“这个有什么特殊的吗?”




     “听说是木精灵精心培养的,还有魔法加持,饱满多汁甘甜鲜美。”林谷秘书官尽职尽责的报告着。




     “嗯……鸡蛋?香肠?密林什么时候盛产这种东西了?”




     “听说密林开辟建造了农场,还有跟长湖镇有着商贸往来……”




     这是瑞文戴尔依旧“平和”的一天,如果忽略那些驮着一箱又一箱食物,美其名曰贸易往来的马车挤满了入口的话。




     埃尔隆德轻揉了揉眉间,不得不妥善安置好这些货物并有条不紊的搬进仓库。每年入秋时节瑞文戴尔和幽暗密林都会有着将近半个月的贸易往来,一说改善两地居民饮食,二说促进两地友伴关系。




     也确实如此。瑞文戴尔的精灵们喜爱木精灵精心培育的瓜果与密林特产的菌类,而密林则更为喜欢瑞文戴尔的,酒。更别提那些很少见到的大角鹿,也是瑞文戴尔的孩子们最喜欢的玩伴。




     就如今日,阿尔温已经搂着一头稍小的鹿,抚摸着它深棕色的毛,爱不释手了。




     “还有别的需要报告的吗?”埃尔隆德将安置的文件批改完毕,发现林迪尔却并没有离去,反而有些踌躇的模样,这让埃尔隆德不免有些不解。




     “是的……那一位不让我们告诉您他的到来,但是他已经去酒窖喝掉三瓶2156年份的红酒了。”




     埃尔隆德迅速握紧了拳,指尖掐弄着手心强迫自己将几乎到达嘴边的暗骂硬生生咽了回去。瑟兰迪尔常常不请自来,却也总是躲着不见面,埃尔隆德觉得自己几乎猜不透这个辛达精灵的想法。




     “随他去吧……”可怜的领主大人挥了挥手颇为无奈,他也没有太大的心思去心疼他的酒窖,桌上在这几天激增的文件足以让他保持经常通宵的“好”习惯。




     林迪尔见此便也不再言语,一躬身退了下去。货物的置办与分配还需要他全权兼顾。瑞文戴尔的秘书也不好当,他觉得或许有时候也需要跟领主一样买些胃药了。特别是路过酒窖看着那金色的身影靠着酒柜打开第五瓶红酒的时候。




     喝酒正在兴头上的瑟兰迪尔转头瞥了林迪尔一眼,林谷秘书顿时吓得心提到嗓子眼,待对方转回头去继续目中无人的独自饮酒之时赶忙匆匆赶去工作。今天的瑞文戴尔也一样和平呢,他有些心虚的想。




     瑞文戴尔的热闹持续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今年是一场大丰收,密林来的货物比往年都要多得多,而瑞文戴尔同样拿出了上好的酒来招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一时间木精灵们和诺多精灵打成一片,往日平静的夜晚也逐渐变得喧嚣起来,他们在空地搭起了派对一样的长桌和帐篷,同时而来的还有在中土游荡的灰袍巫师。




     埃尔隆德不知为何甘道夫也来到了这里,但来者皆是客,他便也盛情款待了一番,而晚上的派对也多了烟火这一激动人心的环节。甘道夫带来的美丽烟火深受精灵们的喜爱,对灰袍巫师顿时多了好感。




     而那位早已到达的密林精灵王却一直没有出现。




     埃尔隆德几乎揣测了半个月的关于瑟兰迪尔那没人摸得透的怪心思,并让林迪尔时常去关注他的动向。瑟兰迪尔拒绝出现在他面前,但是并不在意其他人对于他的觊觎。林迪尔频繁的关注自然挑起了本来就有几分敏感的精灵王的注意,但也没说什么,仅是有时看到干脆就向他提点无伤大雅的要求,无非是酒,食物,或是书籍一类。




     但林迪尔能够感受到,瑟兰迪尔的注意力其实并不在这些身外之物上。像是有时他会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埃尔隆德领主还在改文件?”以及“那份清单他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等等。




     那时的瑟兰迪尔都是在喝酒或是看书,而问问题时会十分难得的抬头看向林迪尔,那双灰蓝色的眼眸里毫无波动,似是非常平常的问题而已。但林迪尔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他能够看出一些细微的关系与无意识的掩饰。




     甚至有时候林迪尔发现他就领主是否还在该文件的问题做出肯定的回答时,瑟兰迪尔会轻声的喃喃一些类似于“怪不得他脱发那么严重”之类的话语。




     林迪尔在内心发誓他一定会守口如瓶。




     在以前跟加里安的一次谈话中他们都提到了自己那令人操心的上司,埃尔隆德是个工作狂,有着不小的强迫症;瑟兰迪尔虽然是个尽职尽责的国王但有时候固执的很,对于自身的问题,不过较同盟之战之前那个任性的王子来说已经好了不少了。加里安赞叹那都是领主大人的功劳,他们都有目共睹战争年代在埃尔隆德对于瑟兰迪尔的劝谏以及这个固执王子逐渐的改变。




     林迪尔的观察更加仔细点,他发觉在长久的相处中两个精灵正在变质,不,准确来说是升温。像是瑟兰迪尔负伤时埃尔隆德紧张的模样,又或者是两人争执间瑟兰迪尔逐渐软下来的语气。他将这些说与加里安听,这位老友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怔怔的看了他半天才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在沉思半晌后又忙不迭的点头。灰袍巫师在那时也凑了一脚,狡黠的眨眨眼。




     但大战过后他们就像从未经历过那些时光一般,几乎不再往来,让林迪尔以为以前的一切不过是泡沫般的幻想。




     显然不是,对于埃尔隆德来说。




     他今天已经是第四次走神了,羽毛笔在纸页上划过歪歪扭扭的痕迹。他叹了口气不得不放下笔,往后靠了靠闭目养神了半晌。




     瑟兰迪尔现在在干什么呢,他想。或许是还在喝酒,也可能已经睡了。他在这里还住的惯吗?脸上的上还疼吗?细想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给他治疗过左脸的创伤了。




     埃尔隆德发现他根本没有心思在桌案上成堆的文件里了,脑中全然都是瑟兰迪尔的模样,他的喜怒,他的哀乐。夜已深,外面原本的喧嚣也沉浸了下来,仅留树叶在微风中摇曳的沙沙声。今日的月很圆,埃尔隆德不免又想到辛达精灵在月光下美若倾城。




     轻轻的叩门声响起,埃尔隆德下意识说了声请进。




     “林迪尔,又有什么事吗?已经很晚了。”他还在欣赏窗外的景色,毫无防备心。




     “还没睡?”带着少许不满的声音自身后而来,埃尔隆德顿时一惊。他迅速的扭过头,被那一抹金色晃了眼。




     瑟兰迪尔端着不知道多少年份的但毫无疑问是瑞文戴尔酒窖里珍藏的红酒站在埃尔隆德身后,眼中表达着直白的不满,他微扬了扬头,就算仅两人独处他也没消去那一抹傲慢的气质。疑问的话语被他硬生生说出了一种命令感。




     埃尔隆德不免咽了咽口水……不知为何今天这位精灵王好不容易舍得过来跟他见面了却一副超生气的模样。




     “文件还没改完。”被瑟兰迪尔的气势压了一头的领主大人仔细想了想选择了非常诚实的回答了他的话语,应该没什么不对。




     但显然这不是密林的精灵王想要的答案,那本不就怎么好看的脸色更沉了几分,灰蓝色的眼眸里跳动的怒火几乎清晰可见。他把酒杯往桌上一顿,居高临下的看着。埃尔隆德赶忙重新思考了一遍自己到底哪里招惹了这位精灵王,是因为没有去找他?错把他当成林迪尔?还是……




     难道瑟兰迪尔在关心我?埃尔隆德顿时想到一种不太可能的可能性,然后被自己的想法所惊到。这也不是不可能,他想。瑟兰迪尔对人的关心屈指可数,而且从不直白的表达。




     “你……嘶!”




     埃尔隆德刚想发问却猝不及防被扯着头发往后一拽,头皮拉车间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刚想张口质问瑟兰迪尔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就因两侧太阳穴上传来的轻柔的按揉感而僵了身体。




     那冰凉指尖的触感让他愣了神,娴熟的手法让埃尔隆德因为长时间紧绷神经而有些发疼的脑袋有些放松下来,他几乎要在这种顶尖的待遇下沉睡过去,要知道他已经两三天没合眼了。




     “你累了,去休息。”像是感受到埃尔隆德几乎要靠在椅背上睡着,瑟兰迪尔清冽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将埃尔隆德从恍惚中唤回。但埃尔隆德显然是还没有全然反应过来,双眸眨了眨就没了动作。




     瑟兰迪尔见状轻挑了眉,换上了一副带着戏谑的语气,“难道瑞文戴尔的领主大人心智如幼童还需要我陪着睡?”




     这回埃尔隆德几乎是惊醒,他猛地站起身来的动作太快以至于瑟兰迪尔惊了一下,双手还在半空悬了一会儿才安然放下。他转身回到桌前端起之前拿来的红酒一饮而尽,侧过身子倚在桌前有些好整以暇的看着抬手揉着眉心的埃尔隆德。




     “我去睡就是了……”可怜的领主完全拗不过固执的精灵王,不得不做出了妥协,瑟兰迪尔这才收回了一直停留在他身上的眼神,往外走去。




     埃尔隆德无奈的笑了笑,将桌上的公文理理好,难得打算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时光。




     “你真的不需要我陪着睡?”




     ……什么?




     埃尔隆德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但他刚才真的是没张嘴。他简直一副见鬼了的模样将目光移向走到门口却又驻了足转身的瑟兰迪尔身上去,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好像在彰显他刚刚其实什么都没说一样。




     他们有些尴尬的对视了很久,埃尔隆德注意到瑟兰迪尔的目光先是有些闪烁,然后干脆瞥了开来。他不禁哑然失笑,在瑟兰迪尔准备再一次转身的时候开了口。




     “入秋了,一个人睡是有点冷。”




——




     第三季元2785年9月27日 天气:多云




     昨天我跟瑟兰迪尔同床而眠,早晨起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恬静的睡颜。不得不说他睡着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的。




     ……但是他今天一睁眼就开始发起床气,黑着一张脸摔门而出,接下来一整天我都没有看到他。




     我好像是无意识的抱着他睡了而已,其他什么都没做。怎么这么大火气?




     等等,我竟然什么都没做?!唯一一次跟他同床我竟然什!么!都!没!做!




     埃尔隆德你真是太失败了。




By:后悔莫及的瑞文戴尔领主。




     好像没哪里不对。
——END




:P


评论
热度(102)
  1. 喵布哒白首叹玄经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