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关于领主作死的后续

太宰先生的绷带:

#说好的肉


#半au


#cp向ET,埃尔隆德x瑟兰迪尔


#接前面的两篇 《取名废......小块糖》http://t.cn/R533F2Y?u=5661762170&m=3994219490821581&cu=5661762170


《林谷秘书手记》http://t.cn/R533F2j?u=5661762170&m=3994219490821581&cu=5661762170


#可能有人秘书手记最后没看懂,我再解释一下。最后林迪尔表示他宁愿丢工作或是被领主大人骂一顿  虽然现在看来领主大人高兴得很   也不愿意去惹密林的精灵王,所以最后把药倒到埃尔隆德杯子里去了。


#ooc可能


#敬请享用


     薄雾笼罩了难得圆月,晕开层层柔光散落在一方阳台上,纳入那一黑一金两个身影。


     子落棋盘,清脆声响与那沙沙于微风中的树叶,咕咕于林间的鸟鸣共奏一曲。一旁剔透杯中酒被放置于桌上之时泛开微微涟漪,醇厚酒香随之弥漫开来。


     像是宁静平和的夜晚,那台面上却是展开一场厮杀。又或许是单方面的进攻,一方以攻代守,一方以守为攻。


     “我要兵转后了。”


     “天真,如此显眼我怎么会放过你。”


     “你要敢走这一步我就能一兵换你一车一马。”


     “高兴的太早了,将军。”


     埃尔隆德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在棋盘上游刃有余,而对面的瑟兰迪尔虽然攻势凶猛但所剩兵力无几。在这一方面还是智者多胜一筹,最终是埃尔隆德让了一步,平局。


     “再来。”


     瑟兰迪尔明显来了兴致。在密林里可从未有人与他下过棋,也没人有那闲情逸致,只有这一晚,他想,就这一晚放浪形骸,随性而为。


     埃尔隆德也是如此,很久没人能够与他痛快地下一盘棋了。他们利落的重开一局,在柔和月光下又是一场无声的厮杀。


     杯中酒已见底,某位精灵很明显把一些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个干净。


     直到他感受到一丝不对劲。


     明明是微凉的夜晚,埃尔隆德却感觉有些没来由的燥热起来,他有些不安的动了动身体,微皱了眉。精神有些难以集中更是让瑟兰迪尔有了可乘之机,一步将军。


     “真是大失误,埃尔隆德你的睿智已经烟消云散了吗?埃尔隆德……?”瑟兰迪尔正在为此而欣喜,抬眼却看到对方有些不太正常的样子不免起了疑心。他放下了手中棋子,抬手用手背去轻触他前额——瑟兰迪尔以为埃尔隆德是发了烧才如此脸红,但很明显这让一切变得更糟。


     埃尔隆德没有办法再控制自己的性情,他几乎算得上是打掉瑟兰迪尔难得贴心的伸来的手,丢下一句“失陪”就匆匆离开,把自己关在了浴室里。


     这种举动很成功的惹恼了本就高傲的金发精灵,他收回手看着那手背上被拍出的红印子不免冷哼了一声,起身就打算离开。


     这场棋是不可能继续了,埃尔隆德不知在浴室里搞什么——实际上他正在狠狠地诅咒着林迪尔——更别说他刚刚无礼的举动很彻底的打破了今晚祥和的气氛。


     “埃尔隆德,我回去了。”不辞而别总归不好,瑟兰迪尔还算是尽了礼节,隔着门给在里面半天没动静的埃尔隆德道个别。


     已经有些太晚了,他在思索着要不要再去打扰林迪尔给他准备一件客房,毕竟今夜还在瑞文戴尔的精灵很多,他不能保证随手一间能有空。


     而现在再这里住也不太妥当了,还是去辛苦一下林迪尔吧。他这么想着打开了门,还未踏出半步就因后面的声音僵了动作。


     “瑟兰……”浴室的门被猛地打开了,埃尔隆德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他倚着门框喘着气,那一向冷静自持而睿智的黑眸如今泛滥着汹涌的情感,看的瑟兰迪尔有些难以置信起来。


     “可以再施舍我一个晚上吗,my old friend。”


     “Who the hell is your friend.”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似乎越来越糟糕的状态,冷着脸讲了平生第一句脏话,却是反手把门重新合上了。


接下来转微博http://weibo.com/5661762170/DDx4V3rJj


——END——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评论
热度(72)
  1. 喵布哒言邱呱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