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Back To Back(中)

太宰先生的绷带:

#小短篇(误)。本来想这一篇就写完,没想到还是更拖长了一点
#这回应该算小甜不虐,大概吧
#cp向ET,埃尔隆德/瑟兰迪尔。
#相比较于想法单纯(大王内心:我只是来弄清多尔瓜多的)的大王,总会想太多的领主有时候真是可爱啊。
#半au,根据霍比特人五军之战改编
#战斗场面写的辣鸡
#ooc可能
#尽情享用


     在多尔瓜多的黑暗扩散下,大绿林的环境已然一日不如一日,无数黑暗物种的滋生给其套上了幽暗密林的诡谲模样,阳光被严密的树丛遮挡,就算已至清晨也依旧黯淡,仅有几束微光侥幸落入为昏暗的环境添了分颜色。


     而在这样的天然阴影之中,偏南地区今日几乎迎来了一场堪比末日的浩劫。遍地的蜘蛛尸体散发着阵阵引人作呕的腐臭,还有无数道不出名头的物种与它们一起赔了葬。


     尸横遍野,血流满地,干涸如泥。


     打斗的场景几乎清晰可见,又或者那只能是称作单方面的虐杀,几乎所有的生物都在一瞬间就告别了这个世界,它们一睁开眼就再也没能合上。包括一些半兽人,他们早已身首分离。


     但半兽人不多,很显然在发现根本不敌后都逃了回去,算是识相,也应是报信。闯入者看起来不打算再隐藏自己,而是堂而皇之的踏入那被黑暗所笼罩之地。


     “动静太大了,我们难道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埃尔隆德踏过那些烂了一地的腐叶,利落的一根根拔出插在那些蜘蛛身上的箭矢,重新放回箭袋里。他们没带多少,也没有补给,必须得重复利用。


     “究竟是因为谁的嗓门太大。”瑟兰迪尔转头瞥了埃尔隆德一眼,后者像是心虚的扭过头去 。他不免轻笑出声,转身干着与埃尔隆德同样的事,只是看着那些沾满蜘蛛恶心的血液的箭矢心生厌恶,习惯性的用力甩了甩才放回箭袋中。


     “现在好了,就算我想偷偷的去也没办法了。”
天已大亮,密林里稍微也亮堂了些许,虽然依旧昏暗但起码看得到周围的景色了。


     他们已经在偏南的地方,再过去大半天的路程就可以到达多尔瓜多——前提是有马,而刚刚半兽人出现的时候他们默契的下马就挥剑开杀,等到反应过来马已经没影了。


     “休息一下?”埃尔隆德把所有能回收的物品清点完毕,转头随口朝瑟兰迪尔说道,语毕还很贴心的把挂在腰间的水壶给他递去。


     瑟兰迪尔显然是在思索着什么,身体反射性的就接过水壶开了便毫无顾忌的直接喝,也没看到埃尔隆德僵了一下的表情。


     “你能确定吗,在多尔瓜多的东西。”金发精灵在喝完水后转过身来,把水壶递给有些愣愣的埃尔隆德——他反应了半晌才开始回答瑟兰迪尔的问题,“米斯兰迪尔给我们看了巫王的那把剑,那是在多尔瓜多拿到的。”


     “巫师的话你也信?”瑟兰迪尔很明显嗤笑了一声,语调随性,但埃尔隆德知道那不过是表面功夫。


     “休息好了?出发吧。”果然下一秒,银色长剑在手中翻出漂亮的剑花后乖乖的躺入剑鞘,那金发的身影已经先一步转身离去,脚步匆忙。


     埃尔隆德微勾了唇角,快步跟了上去。


     越往南那种感觉就越明显,瑟兰迪尔明显能感受到空气中散发的令人不安的气息。半兽人也多了起来,他们没骑马也算是明智的选择,精灵轻盈的步伐在丛林里前行时悄然无声,刚刚的大开杀戒之后他们开始挽回本想悄然潜入的计划。


     半兽人的哨岗再一次出现在了五步之内,这让埃尔隆德不免皱紧了眉。太多了,这里不应该有这么多半兽人。又或者说,不知有多少已经在他们眼皮底下集结成军了。


     瑟兰迪尔是走在前头的,自然是更加放轻了脚步压低了身体,绕到了那个半兽人的身后。在繁茂树丛的遮挡中,半兽人本就弱于精灵的感官让他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丝毫不知。下一秒金发精灵利落的抽刀转身,那个令人作呕的家伙已然没了脑袋。


     “他们可能有一个军队。”埃尔隆德快步跟了上来,贴于瑟兰迪尔耳边轻声道。他们极力掩藏着自己来的迹象,也再度裹好了黑袍遮掩容貌。若这里真有一个军队,就算是他们两人也是万万应付不来的。


     “没那么简单。”瑟兰迪尔起身沉声道,在埃尔隆德有些不解的目光中抬手示意。在他指尖所指之处飞来了一只渡鸦,很明显,是来送信的。


     渡鸦停在了瑟兰迪尔肩头,精灵也给予了这个小生物带着些宠溺的抚摸,看起来是相处很久的伙伴了。脚上绑着得纸条被取下,上面简短的字句瑟兰迪尔仅仅看了一眼就变了脸色。


     “是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把纸条递给埃尔隆德,后者匆匆扫了一眼,脸色也极为难看起来。


     矮人出逃,而这一位精灵王子与卫队队长一起去追捕的路上遇到了入侵的半兽人。他们带回了一个俘虏,精灵王子将审问的结果告诉了他的父亲,虽然他自己一头雾水,但当时在旁一起参与审问的加里安脸色明显变差。


     纸条上记录了关于半兽人那些出言不逊的话语,以及加里安越界下令加强守卫以及他为此的解释与忏悔,希望精灵王能接受。


     很明显,精灵王无意再去在意这些事,加强守卫是对的,加里安的做法虽然越位但能够宽恕。最让人不安的是半兽人的言论,他说:“the one”。


     两位精灵王都明白这个词的含义,特别是之前已经出现了那么多关于这方面的现象与言论之后。


     “米斯兰迪尔是对的。”埃尔隆德将纸条烧毁,语气里带着一丝沉重与严肃,“他可能真的回来了,或许就在多尔瓜多。”


     “所以我们才要去那里。”瑟兰迪尔更言简意赅,抬手放飞了渡鸦迅速重新加快了步伐。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到达多尔瓜多,而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在那里等着他们。


————


     最坏的情况不过如此。


     在两人到达那片废墟之时,它看起来依旧空旷与了无人烟,但当他们更进一步之时,顷刻间就被早已准备在此的半兽人围了个严实。


     看起来是第一次他们暴露了身型之后就受到了重视,这些半兽人一看就是个个装备齐全的精英——半兽人中的精英——虽然瑟兰迪尔从来不把他们放在眼力。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像是静静的审视着对方。瑟兰迪尔已经将手放上了剑柄,随时可以出鞘,埃尔隆德则稍稍压低了身子,也是一触即发。


     这里有多少半兽人,他们没有办法数清,可能几十,也可能上百,若是再甚,他们今天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瑟兰迪尔转头给埃尔隆德一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这一位精灵王一向考虑周到,一个眼神的功夫他已然放心。


     他们再次背对背摆出了进攻的架势,那样蓄势待发的样子根本不像被围困的凶兽,而是胸有成竹的狩猎者。


     不知是哪个半兽人先忍不住吼了一句,整个场面的平静被瞬间打破。半兽人们吼叫的冲上前去,瑟兰迪尔顷刻双剑出鞘,剑锋划过完美的弧度将那些冲上前来的生物自颈而断,另一手的剑则挥过头顶再自上而下将一个半兽人斩为两半。


     密林的精灵王威名不减当年,五步之内皆为死尸。


     而埃尔隆德则更为干净利落,没有瑟兰迪尔那样大的动作与气势,他就如风一般无孔不入,锋利的剑尖悄无声息的划过一个个半兽人的颈间,身型掠过之时身后已经倒下成片尸首。


     两人各对一半,一边是哗啦啦如多米诺倒下的尸体,银色的光辉在其中闪烁,锋利长剑削铁如泥。瑟兰迪尔就像背后也长了眼睛,一手护前一手挡后,让一切明剑暗袭都化为乌有,成为剑下亡魂。


     而另一边更为诡谲的让半兽人几乎要望而却步,无数半兽人似乎还没能看到那剑锋所指却已然倒地,埃尔隆德没有瑟兰迪尔那样的双剑来护的周身安全,他便折断箭矢以那锋利的箭头作为另一夺命利器。右手长剑作为格挡之用,左手下一刻便划过颈间,留下又一具尸体。而当那些半兽人反应过来之时,本就锋利的长剑再度一划,身型扭转间剑刃下亡魂更多些许。


     但半兽人实在太多,源源不断的增援从更深处而来。埃尔隆德为此感到愈发不安起来,他在斩杀的空档往瑟兰迪尔那边瞥了一眼,却发现明显那边的半兽人比自己这边要更多,完全缠住了他而几乎无法脱身。


     瑟兰迪尔自己同样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不能在这里再这么耗下去。他们的目的不是当这些半兽人的斩首台,必须往更深处突破。里面的未知才是他们需要弄清楚的东西。


     他边退边斗,半兽人也发现这边的攻势慢了下来,一些趁此加追,但一些也打了退堂鼓,他们有点脑子,知道眼前的精灵惹不起。瑟兰迪尔感受着压力的减轻不免勾起唇角庆幸自己赌对了,转身想叫埃尔隆德一起合力冲出这个包围圈。


     难以言喻的危险感就在那一刻袭来,像是阴风抚过胸膛,带来指尖的冰凉。瑟兰迪尔迅速的转头,看到了那半透明的身影如风般略过。


     “三枚于精灵,七枚于矮人……九枚,于注定会死去的人类。”


     那是戒灵,自深渊之中的复生。


     “小心,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高喊着冲向那个还未察觉到戒灵偷袭的精灵,根本来不及思考的将他扯到身后。


     戒灵的刀刃像是死亡的召唤。


——TBC


其实感觉大王有时候明面上不说,其实还是会无意识的在意领主。
可能有种潜意识是:这是本王的人你们谁敢动。(误)

评论
热度(38)
  1. 喵布哒言邱呱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