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Back To Back(上)

太宰先生的绷带:

#小短文
#cp向ET,,埃尔隆德/瑟兰迪尔
#半au,在霍比特人的原著上进行了改编。
#大概是,糖,可能。
#ooc可能
#尽情享用


     瑞文戴尔的爱隆王再一次感受到危机是在第三纪元的2941年。


     那年秋日他接待了一批从夏尔来的矮人,一位霍比特人,以及老友米斯兰迪尔。来者为客,埃尔隆德又一向温和,就算讨厌精灵的矮人们也寻不出什么不满来——除了素食宴。远征小队在这里吃到了难得的一餐饱饭与丰厚的装备补给,而在米斯兰迪尔的劝说下,索林也拿出了那张地图来请教博学多识的爱隆王。


     “这是月亮文字。”埃尔隆德摩挲着那张纸,转身跟他们解释。这群矮人的目标是孤山,一向帮人帮到底的埃尔隆德顺便也就跟他们讲了去孤山的路。


     “出了瑞文戴尔后的路会更为艰难,从这里过去,如果你们赶时间的话必须得穿越幽暗密林……”他指尖划过地图,为矮人们规划了路线,“但我不推荐走那里,会很危险。那里面……”


     埃尔隆德叹了口气,并没有掩饰,被其他人都看在了眼底,特别是米斯兰迪尔,他眼中闪过若有所思的光芒。


     “我们必须得在都林之日之前赶到孤山,绕行来不及。”米斯兰迪尔在索林之前提出了这个必要之事,比尔博则是接过了话头,“那片森林里为什么很危险?”


     “你们需要穿越幽暗密林必须得走精灵小道,一旦偏离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埃尔隆德将地图叠起来送还给索林,耐心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话语里却带着些担忧。“仅走路是容易,但那里近些年出了很多黑暗的物种,会给你们的旅程带来太多的不定数。”


     他顿了顿,犹豫了一下才又道,“而且,那里没有任何生物是欢迎矮人的,特别是去孤山的矮人。”


     “精灵。”索林很容易就猜到了埃尔隆德的隐喻,他的声音沙哑二低沉,带着对那些林地精灵的厌恶之情。


     “他们的国王不喜欢别人的擅闯,你们最好是对他阐明自己的来意,这样才能少些麻烦。”埃尔隆德转身离开了在月光照射下的石台,伸手示意他们往这边走来,去到安排的住所,并给予了简短的劝告。


     “我不会跟那个自私的精灵分享的。”索林毫不犹豫的否决,却没有注意到埃尔隆德的脸色在那一刻僵了一下。


     “他并不是……算了,如果打算仅凭自身之力闯过幽暗密林的话,我只能祝你们平安了。”埃尔隆德想了想还是收回了嘴边呼之欲出的为那位精灵王的辩解,转而不再关心这件事。孤山的财宝与他无关,而他们惹怒精灵王后的下场也暂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北方之王办事一向有分寸,应是不会伤及他们性命。


     但米斯兰迪尔随后带来的消息却让埃尔隆德不得不重视了,那一把出自亡灵的剑像是彰显了那些黑暗岁月的再一度接近。萨尔曼显然不信,在那里振振有词,但凯兰崔尔夫人并不如此固执,埃尔隆德能看到她和米斯兰迪尔早已无视了萨尔曼的喋喋不休而开始精神交流了。


     目光转回那把不该出现的剑身上,埃尔隆德想起了将近三千年前那未完的事业,不禁紧皱了眉头。更别提米斯兰迪尔之后与他提起多尔瓜多的现象,这让埃尔隆德几乎大吃一惊。


     “如果的确是索伦回来了,那我们必须要马上开始准备。”埃尔隆德沉思,与米斯兰迪尔交换了各自的意见,提出了些问题,“不过,那里本是瑟兰迪尔的地盘,怎么从未听他提起过?”


     回应他的是米斯兰迪尔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从来都不跟别人讲这些事!”埃尔隆德仅是愣了一瞬就失了风度,噌的站起身来,胸膛因为愤怒的扩散而剧烈的起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何况骄傲如他。”老道的巫师倒是不紧不慢,也不劝阻,只是等着埃尔隆德自己慢慢平静下来。


     “我知道了。”那如星双眸沉了下来,藏在衣袖里的手紧握成拳。


————


     第二日清晨之时孤山的远征小队就打算出发,他们骑上了瑞文戴尔给他们配上的小马,带着充足的干粮再度的上路,来送他们的是林迪尔。


     “爱隆王呢,怎不见他?”细心的比尔博提出了疑问。


     “领主大人在处理要紧的公务,很抱歉没来送行。”林迪尔尽职的解释道。“他让我给你们带来了平安的祝愿,命中之数,但劫难仍有,好运。”


     爱隆王的预言能力他们多少有耳闻,这一句就像是宣告了他们孤山之行既定成功的结果,这让本来想着马上就要陷入更多危险的远征小队多了信心。


     “多谢瑞文戴尔的款待!”米斯兰迪尔朗声的道谢,在队伍的最后离开了这个短暂的休息地。


     身后,林迪尔深深鞠了一躬。


     他们刚踏出瑞文戴尔,林迪尔立马转身匆匆上楼,敲开了埃尔隆德的房门。却已然人去楼空,他依旧是晚来了一步。


     “交给我来吧,在埃尔隆德眼里那位北方的精灵王真是够重要的。”在林迪尔为此无声的叹息之时身后传来了轻快的语调,是格洛芬德尔。


     金花领主显然是在这平和年代显得百无聊赖了,昨夜埃尔隆德急匆匆去找他的时候要不是看那爱隆王急得慌,他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了。


     “埃隆,你瞧瞧你书房里成堆的文件。”格洛芬德尔很耐心的听完埃尔隆德的叙述,包括关于戒灵又现的事,明白了事态又将严重起来,却也故意不紧不慢的提醒他还有很多事没做完。


     埃尔隆德显然为此挣扎过很久了,他最终深吸了口气,坚定的拍了拍格洛芬德尔的肩。


     “要不我帮你去一起对付戒灵吧,这方面我更在行一点。”格洛芬德尔立马站起身来,又被埃尔隆德不由分说的按下去。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瑞文戴尔就拜托你了。”


————


     而另一边,在埃尔隆德意料之中的,密林的精灵王很成功的被根本没有听进埃尔隆德劝阻的矮人给惹怒了,在他们离开瑞文戴尔后,那些话全给忘得一干二净。米斯兰迪尔突然说有事先走,这回没人救得了他们。


     索林的闭口不言是一切的原因,但精灵王在下令搜身出那张地图后很迅速的就得出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孤山的财宝,是所有人都渴望得到的。


     在第二次问话中瑟兰迪尔不再拐弯抹角,而是非常直白的道出了他们的目的。


     “我放你们走,但前提是你们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我不相信你,瑟兰迪尔。”


     事情明了之后的谈话将一切摆上了台面,两人话语你来我往之间充满了火药味,特别是索林诅咒精灵王并提到龙息之时,瑟兰迪尔的脸色简直差的不能再差了。


     他极度勉强的按压下了呼之欲出的愤怒,那句话让他不得不注意到本刻意忽视的左脸持续不断的疼痛,精灵王显然难以忍受这样的冒犯,在他转身走回王座上之时,索林再一次被压进了地牢。


     烦心事的接踵而来让密林的精灵王情绪变得愈发不稳定起来,他的王国多年来第一次有人敢如此擅闯,还是一群矮人。他在心底里用一切的负面词语来形容这些矮小的家伙,连正眼都不想给予他们。并且让他在意的是,隐约之中他感到一切事情不如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在那孤山之行之后,还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在与陶瑞尔谈话的时候感受更加深刻,在话语的间隙,精灵敏锐的感官让他察觉到了模糊的第三人。


     “那不是我的领地范围。”精灵王不动声色的继续着话语,回绝了陶瑞尔关于直捣可能为蜘蛛老巢多尔瓜多的请求,“与我们无关。”


     埃尔隆德曾经提起关于那枚至尊魔戒的事,当时的瑟兰迪尔并不在意,因为那时整个中土已经战胜了索伦带来的阴影,没有人再去担忧这件事。但瑟兰迪尔并没有忘记他讲的关于使用魔戒时可以隐形的事,那多尔瓜多的事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现在又出了一个可能与魔戒有关的现象,让瑟兰迪尔不得不警惕起来了。


     陶瑞尔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后瑟兰迪尔端着葡萄酒站在房间中央陷入了沉思,那杯上好的酒在他放回桌上后也未曾被喝过一口。


     夜幕开始降临,地下宫殿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陷入沉睡,原本金碧辉煌的大殿也暗了下来。矮人趁着这会儿开始了出逃计划,当加里安反应过来不免战战兢兢的去向精灵王请罪的时候,发现已然人去房空。


     瑞文戴尔和幽暗密林的精灵王集体跑路,苦了林迪尔和加里安。瑞文戴尔好歹还有格洛芬德尔主事,密林却是仅能加里安来勉强安排,他现在只能期望着精灵王回来后能将他一不小心放跑矮人的罪过一笔勾销。


     清晰的口哨声在沉入黑夜的密林中响起,全身漆黑的马匹自密林深处奔来,藏在阴影中的人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肚,缰绳一扯,骏马已然向那更黑暗之处离弦而去。


     夜晚是不少黑暗生物的舞台,但这一切对于那飞驰的身影似乎毫无影响,简单朴素的弓持于手中,一切袭击在十步之外已然消弥。黑暗的掩饰下,所有的暗斗都结束的无影无踪。


     背后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响起,那个身影猛然一顿,下一刻箭已上弦,直直指向那不速之客到来的方位。不消片刻,一匹深棕马匹闯入了可见视野。
弓却又松懈下来,箭被插回了箭袋之中,黑色的骏马慢下了步子,像是等着后来人并驾齐驱。


     “你知道是我。”同样裹着一身黑袍的身影追了上来,一同奔向那南方之地。


     “嗯。”他得到了淡淡话语的回应,对方显然不想说太多的话。疾驰间几缕金色发丝自黑色兜帽间垂落,在风中飘扬。


     “为什么要只身前去,你知道那里有什么。”很显然那后来之人对于另一位的举动非常的不满,语气也沉了几分,“你可以派卫队去。”


     “他们的职责是领地范围内的守卫。”


     “那么你就要以己单薄之力守护所有人吗,瑟兰迪尔!”


     抬高的音调打破了密林夜晚的寂静,四周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听的人头皮发麻。这一句话不知引来了多少蜘蛛的注意力,他们快要被包围了。


     “守护我的子民?”瑟兰迪尔吐露问句,对于这种质问不免感到好笑,“是的,那是我的责任。”


     他们就算像是在吵架,却是极有默契的勒住疾驰骏马,背对背的展开防守。数只箭矢已然上弦,弓拉至满月,精神紧绷目光如炬。遮掩的黑袍也盖不住他们身上此刻散发出的,刃般锋利的气势。两双眼眸注视着那如漆黑夜,耳朵捕捉着一切异动。


     “你从来没有为自己所考虑过什么吗?”


     “我们半斤八两,埃尔隆德。”


     第一只蜘蛛闯入视野之时,数箭齐发。


——TBC

评论
热度(63)
  1. 喵布哒言邱呱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