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再遇见〖一份下午茶小甜品〗

太宰先生的绷带:

#小短篇
#ET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
#好难写啊好难写啊,特别是他们的气质和之间的气氛,写不出配的上精灵的辞藻。
#一块小甜饼
#本来打算两千搞定,一不小心就拖长到五千了,前面铺的有点长。
#我还只看了电影,可能里面会有些bug,见谅。
#把人皇的婚礼当做背景,然而重点全然不是这个,别打我。
#小叶子全程懵逼状态。


   那是人皇大婚的日子,在这片土地上恢复和平后不久。


   请柬如雪花般寄出,人类时代的到来让他们的影响力更大于往常。矮人是第一个收到请柬的,人皇的手笔很大,不仅邀请了朋友,甚至还特意标明了朋友的朋友一样能够赴宴。


   精灵同样收到了邀请,莱戈拉斯由衷的为他的老朋友感到高兴并献上了祝愿,并表示密林定会赴宴。而另一边的凯兰崔尔夫人同样献上了自己的祝愿。夏尔也收到了请柬,佛罗多立刻做出了回应,并表示比尔博也将同往,但他已老了,这一次的“远行”时间必然会被拖长。


   金雳和莱戈拉斯是最先到达米娜斯提力斯,阿拉贡将婚礼定在了这一个对他们来说有着重要意义的地方。三个老朋友相拥欢呼,在远征队彻底解散后他们几乎没有过往来,这一次的聚合颇为难得。那一晚他们抛下在旁人面前的形象,发誓不醉不归。


   最后也的确如此,还是在埃尔隆德看望过自己心爱的女儿却被告知准女婿陪着久别相逢的朋友喝酒时,无奈的叫了卫兵去把他们从不知那个酒馆里拖出来的。


   几天后佛罗多也赶到了,他在收到请柬之时就开始准备出发,因为比尔博的腿脚不便他们便顾了马车,随行而来的自然还有山姆,梅里和皮聘。魔戒远征队再一次的集合,又是一夜的狂欢。阿拉贡给他们都安排了最好的房间,来款待这些阔别已久的友人。


   其它邀请的人也陆陆续续到来并被妥善安置下来,婚礼的场景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莱戈拉斯带来了辛达族精灵独特的审美品位,给婚礼锦上添花,佛罗多则是带着夏尔的霍比特人一起给婚礼的宴会多添了美食。


   矮人到达之时是最喧闹的,他们热情而充满活力,这让米娜斯提力斯更添几分热闹起来。而凯兰崔尔夫人与精灵们的到来更是让人惊讶和崇敬,阿拉贡深知这一位将带给重联王国带来的影响力,他为此特地准备了欢迎仪式。


   婚礼的准备开始接近尾声。


   金雳这几天却是发现了莱戈拉斯的不安,阿拉贡也发现他的老朋友有时候会不自觉的走神,特别是谈到婚礼的时候。佛罗多的观察更细,他觉得那或许是一种担忧,对于没把握的事情的担忧。


   但他们都不知道莱戈拉斯在担忧什么。


   “请柬是Ada接的……”莱格拉斯在不安中度过了好几天后决定还是找朋友们谈一谈,一开始他的表情严肃的像是如临大敌,接下来却没了声。金雳来的晚了点,连第一句话都没听到,就看着他们干瞪眼。他干脆爬上了椅子——好让自己视线开阔。然后敲了敲桌子。


   “怎么了,你们在等我吗?是的,是的,你们唯一的矮人朋友绝对能提供独到的见解!”


   这反而把他们逗笑了,莱戈拉斯也不再那么紧张,他理顺了一下思路开始阐述自己担忧的理由。


   人皇寄来的请柬最先到达的是瑟兰迪尔的手中。他如往常般倚在王座上接受使者的拜见,依旧是生人勿近的模样,带着他高高在上的傲慢。


   请柬上写着诚挚的邀请语,并告知了婚礼的时间与地点。用的上好的纸料,点缀着华美的花纹,阿拉贡深知这一位精灵王的脾气,便特地吩咐了这一份绝对特殊的请柬的准备——就暂时来说,精灵王还算满意。


   邀请名单里写的是邀请他的老朋友莱戈拉斯一家,这是一种礼貌性的用语,但实际上莱格拉斯一家仅仅两位而已。后面还附上了欢迎密林精灵们的到来与祝福,我们会奉上最好的款待。


   瑟兰迪尔秉持着他的待人之道将使者送出了密林,在午餐后将请柬递给了莱戈拉斯,这算是默许。


   “Ada,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莱戈拉斯为此兴奋不已,将那封请柬翻来覆去的看。


   “你随时都可以出发。”瑟兰迪尔解决完自己的午餐,将刀叉搁置一旁,拿起手巾擦了擦手递给了一旁迎上来的管家,起身准备回房。


   莱戈拉斯刚想对此次父亲的准许表达欣喜之情,却刚反应过来瑟兰迪尔话中的意思而僵住了表情。


   “Ada,你不去吗?”他有些试探性的开口。


   “没有必要。你朋友的邀请,那么你去就足够了。”瑟兰迪尔的脚步未曾停过,莱戈拉斯不得不放下盘中还未吃完的食物跟了上去。


   他多么想让父亲出去走一走,他们从未一起共同去过外面的世界,自从五君之战后,瑟兰迪尔近乎蜗居在这城堡里。仅有一两次,瑟兰迪尔才会在夜深后才出去转一转,范围也小的可怜。


   莱戈拉斯曾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跟在父亲的身后,发现瑟兰迪尔最多散步到百米左右的范围就会折反,有时候顺手干掉几只恼人的蜘蛛——现在没有了,大战结束过后密林开始恢复往日的平静与翠绿了。


   “一起去吧,Ada,一定会有很多其它地方的精灵同去的,您也好碰碰老朋友不是么。”莱戈拉斯不得不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的来劝说在某些方面过度固执的瑟兰迪尔。


   “我没什么老朋友。”


   一些守卫精灵发现今天的城堡里有些不同以往,比如一直追着精灵王的王子殿下,从王位上一直追到了书房门口。精灵王倒是惜字如金,王子殿下却已口干舌燥了。


   “Ada……”


   “不去。”瑟兰迪尔推开了书房门,并且准备把他喋喋不休的儿子拦在外面。


   “新娘是爱隆王的女儿,Ada和他不是老友了吗,邀请了我们一家却只有我去了爱隆王会遗憾的吧。”莱戈拉斯赶紧把握住最后的机会,挡住门用最快的语速说完。


   这句话好像终于有点效果,莱戈拉斯发现自己父亲打算关门的手一顿,眼里也泛起若有所思的光芒。


   “我会稍后带着其余精灵一同前去的。”瑟兰迪尔说完便干脆的关上了门。


   就算被关在外面,莱戈拉斯也顿时有些欣喜若狂,这是父亲第一次答应与他一同出去并应朋友的邀请,几乎是千年难遇。他率先准备好行装出发时,觉得脚步也轻盈许多。唯一的遗憾是他必须要在米娜斯提力斯等待父亲的到来,毕竟瑟兰迪尔要带着其余精灵一同前往,出发必然会比他延后几天。


   但现在好像已经不是几天的问题了。


   “天啊那个傲慢的……”金雳第一个开口感叹,发现气氛不对赶紧改口,“你Ada也会来?”


   “他是这么说的,可是现在都没到,也没一点消息。”莱戈拉斯心情不免有些沉重,父亲答应过他的事都会做到,这一次却不知为何,是自己的要求太过分了吗?毕竟父亲已经很久没有踏出过密林了。


   金雳想了想还是把“精灵不守信用”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精灵王有回应我的邀请。”阿拉贡思考后说道,要知道他接到来自密林的使者之时着然高兴了一下,能请动那位精灵王绝对是不容易的事,他还特地安排了到时候的接待,没想到现在还没赴会。


   场面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每个人都各有心事。阿拉贡想起了当时得知消息时反应最大的还是爱隆王埃尔隆德,他明显被惊到了,可能是难以相信按瑟兰迪尔的性子竟会答应赴会吧。


   埃尔隆德的确是惊讶中夹杂着喜悦之情。阿拉贡和他的老友们在为精灵王不知何时才会赴宴而担忧时,埃尔隆德则在城堡上款款踱步。


  他不着急,瑟兰迪尔什么时候会来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夜晚慢慢过去,第一抹晨曦印照在这片大陆上时,远处出现了隐约人影,守卫第一个向人皇报道,他们立刻精神了起来。原本还有点担忧的莱戈拉斯烦恼一扫而空,赶忙回房去重新打理来迎接他的父亲。


   当阳光照耀到整个米娜斯提力斯时,精灵们的队伍也已近在咫尺,阿拉贡献上了最诚挚的感谢与迎接。埃尔隆德与凯兰崔尔夫人也特地下来迎接难得出山的瑟兰迪尔。


   精灵王很明显费了心思在他的赴宴队伍上,凯兰崔尔夫人一行前来之时是朴素中透露着华彩,瑟兰迪尔连朴素这一方面都干脆省去。他带来了最华丽的精灵阵仗。


   “这简直有点像迎亲队了。”金雳站在城墙上往下望,佛罗多他们四个霍比特人也在赞叹着精灵王的大手笔,莱戈拉斯终于松了口气,他算是知道父亲晚来的原因了。


   尊贵的精灵王骑在他的大角鹿上来到城墙下,人皇已经带着他的队伍待在那里了,埃尔隆德领主与凯兰崔尔夫人也在一旁迎接。


   “欢迎您的到来,精灵王瑟兰迪尔。”


   “我来献上辛达与木精灵的祝福,伊力萨王。”


   瑟兰迪尔从大角鹿上翻身而下向前几步,向阿拉贡做了简洁的回礼,对于迎上来的两位精灵他以点头致意。


   “由我来接待您,my old friend.”埃尔隆德率先向瑟兰迪尔做了个请的动作,他作为新娘的父亲与新郎的养父,在这里必然要尽主人待客之道。


   瑟兰迪尔点点头,与凯兰崔尔夫人简短的寒暄后随着埃尔隆德一同进入了米娜斯提力斯,而身后随行的精灵们也由阿拉贡安置妥当。


   邀请名单上一个不少,婚礼将在明天举行。


   “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我的朋友,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五军之战前,那时阿拉贡才十岁。”
入夜时分,瑟兰迪尔褪去了清晨披挂的繁琐衣物与披风,仅留一件黑底银边的长袍走上米娜斯提力斯的城墙,不出所料埃尔隆德已经等在那里了。


   “我没必要惹上事不关己的麻烦。”瑟兰迪尔上前与埃尔隆德并肩而立,音调如平常一般冷淡。淡淡的月光却让他的轮廓柔和了几分,虽然嘴上如此,但埃尔隆德看得出瑟兰迪尔心情不错。


   “这可不是你足不出户的理由。”埃尔隆德勾起淡淡的温和笑意,视线自始自终停留在对方侧脸。


   瑟兰迪尔难得转头施舍给他了一个眼神,“我足不出户,也从未见你来找过我。”


   这回换作埃尔隆德一愣,没有料到瑟兰迪尔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所认识的精灵王似乎从不表露他的情感,而这一次的确从中听到了别样的不满意味。


   “原来不是因为你儿子的软磨硬泡,而是想来见我。”埃尔隆德迅速接下话头,观察瑟兰迪尔的反应。


   精灵王干脆沉默以对。


   又或许是默许?


   埃尔隆德更觉心情好上几分,转开了话题,“你一定还把心思花在那些珠宝上,不得不说今早的样子很美。那一定是赶制的新衣,肩头嵌上的宝石看起来要把你压垮。”


   瑟兰迪尔感受到埃尔隆德一刻也没离开的视线顿时有些不自在,往一旁移开了些许。这些小动作被埃尔隆德清晰的捕捉到,便也很识趣的收回了目光。


   “而你呢?”瑟兰迪尔突然冒出一句话来,让埃尔隆德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


   “我在尽责的壮大林地王国的宝库。”瑟兰迪尔顿了顿,“你在瑞文戴尔乱花钱。”


   中土第一智者舌头转不过弯来,严重卡壳。


   “你从哪里听来我乱花钱的消息……”埃尔隆德略带心虚,难道是阿拉贡跟莱戈拉斯互揭老底了吗。


   “你好像被赤字问题困扰很久了。”瑟兰迪尔愉悦的笑了,他们像是在话语间暗地比试,这次算是精灵王扳回一局。


   埃尔隆德明显脸色更加僵硬了,瑟兰迪尔的嘲笑意味丝毫不减,赤字这个话题简直戳到了他痛处。


   他转头刚想反驳,瑟兰迪尔在月光笼照下的笑意就映入了他眼帘。似乎很久没有看到瑟兰迪尔这样笑过了。他合上了嘴,用眼神描模着他姣好的轮廓。


   “你在看什么?”瑟兰迪尔笑着笑着发现埃尔隆德没了声,转头却发现他的面庞几乎近在咫尺。他们本就并肩而立,现在瑟兰迪尔几乎能看到那双眼眸里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我在看你。”埃尔隆德遵从着内心吐露话语,皎洁月光撒在他们身上,在他眼里辛达族的精灵配上那柔和光芒越发美丽了。


  他侧头,轻柔的吻落于瑟兰迪尔的唇角。


   “莱戈拉斯,我们只是出来散步的,对吧,我可以装作没看到吗?”


   “如果被发现了,就算你挖掉自己的眼睛Ada也不会放过你的。”


   “原来爱隆王有这种兴趣爱好。”


   “他不是你的养父吗阿拉贡。”


   “……”


   米娜斯提力斯作为一个垂直分层的城市,自上而下清晰可见。阿拉贡对于新婚的到来兴奋而不免紧张,他拉着自己的友人来到顶层吹风,往下一望,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被他们看的一清二楚。


   而且很明显,领主和精灵王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发现身后上方的不速之客。莱戈拉斯看完了全程,表情奇特。


   Ada,我的心好痛。原来你真的是因为爱隆王才来的,你竟然是这种Ada。


   阿拉贡贴心的拍拍莱戈拉斯的肩安慰了。


   金雳全程只能听声音,后来还是阿拉贡好心给他找来了一把椅子。原本气呼呼的小矮人爬上椅子后就没了声。


   而佛罗多他们,正在酒馆喝酒,错过了这场千年难遇的好戏。


   “我们是不是该安静的当个看客,阿拉贡你还紧张你的婚礼吗。”


   “完全不。”


   “好极了。”


   后面的人心情复杂坐立难安,而这边的两位精灵依旧我行我素,而且有更进一步的趋势。


   瑟兰迪尔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只是坦然的接受了埃尔隆德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但埃尔隆德能够看得出那双灰蓝色的眼眸里不再是那样平静如初,宛如湖面泛起了波澜,掩住了心底情愫。


   他们相别几十年,虽然这样的时光对于精灵漫长的一生不过是眨眼的时间,但经历之时,同样是一个冗长过程。


   这是怎样一个难得的时光。


   埃尔隆德并没有像瑟兰迪尔所料想的那样松口,反而自嘴角而起啜吻上唇,起先仅是柔软唇瓣间的触碰,而后是舌尖试探的濡湿了嘴唇。他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极致的温柔,毫不急躁。他在试探,试探着瑟兰迪尔所能忍耐的极限。


   在瑟兰迪尔合上那双漂亮眼眸并转身靠近一步回应之时,埃尔隆德知道自己赌对了。他将是今晚最大的赢家。


   埃尔隆德伸手揽过瑟兰迪尔相对纤瘦的腰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舌尖自微开牙关毫无阻拦的探入,勾起了对方有些躲闪的舌。


   他们在月光下接吻,紧贴上彼此的身体。那吻里饱含阔别的思念,与暗涌的情感。


   一吻终了,埃尔隆德舔去嘴角残留的津液,抚在腰上的手轻捏,换来瑟兰迪尔的瞪视。


   夜色也掩不住那泛红的耳根。


   埃尔隆德作势就要抱起看起来软了脚的精灵王,手背却被他干脆利落的动作拍的通红。最终他只好算是半揽着瑟兰迪尔回了房间,房门干脆的落了锁。


   “你确定精灵王是你的Ada而不是Nana?”金雳在他们终于离开之后若有所思的问一旁还在愣神的莱戈拉斯。


   下一秒,莱戈拉斯一脚扫倒了椅子,金雳成功摔了个狗啃泥。


——END


别问我婚礼呢婚礼呢,我懒了,就这样吧bu
人皇我对不住你,我错了,饶过我。
然后我觉得金雳和莱戈拉斯的友情向好有趣啊,就忍不住给了他们多点戏份。

评论
热度(101)
  1. 喵布哒言邱呱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