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童话联文】少年国王

ET联文_弃疗小组出品:

清渊:



终于赶在12点之前发了,写完发现自己简直不知道写的是什么【跪……




我真的是疯了才跟一群大大一起写联文,简直是拖低了整体QWQ;更疯的是我居然选择了王尔德_(:3」∠)_顺便安利一下王尔德童话,王尔德大大的文字比我华丽唯美了一千倍不止!




一切坏的都是我的,一切好的都是王尔德的。严重的OOC,大量二设








Thranduil环视这个属于他的房间: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犹如走在云端,柔软的绒毛没到脚踝;靠墙的地方立着一个大柜子,玻璃一尘不染看上去就像空气,里面摆放着众多精美的器物……




“这是我的房间?”这个连窗框都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烛台漂亮的像艺术品,宽大的床舒适到能把人陷进去,完美得只在梦里见过的房间,是属于他的?




“是的,陛下。”国王总管Galion难掩心中的得意,这屋子是他布置的,他保证不会让新王感到一点不快。只是出乎意料,Thranduil除了一开始的惊讶外,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依旧十分淡然,也看不出来是否满意,这让尽职的管家十分纠结。




然而Galion没有看见,在一脸平静的打发走他之后,少年国王直接扑在了床上,满意地打了几个滚。




在今天之前,Thranduil只是一个穷困普通的牧羊少年,收养他的牧羊人死后他就接替了牧羊人的工作。他原以为自己会在那个小村庄待一辈子,直到猎人找到他。Thranduil才知道,他居然是国王的儿子,被天降馅饼砸中的Thranduil就这样跟着那群人回了王宫,老国王撑着最后一口气在大臣面前传位给他。一直到现在,Thranduil都恍如身在梦中。




惊喜过后只剩下茫然,Thranduil以前从未想过自己能有这么尊贵的身份,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承担一个王国的责任。




Elrond一定知道该怎么做?少年眼睛一亮,抱着枕头蹭了蹭,沉入梦乡。




 




Elrond是他还是牧羊少年的时候认识的一个人,或许说不是人。Thranduil遇见Elrond时正在放羊,悠扬的歌声顺着风声飘荡。黑发的旅人就是在这时驻足,赞美他的歌声。心情愉快的Thranduil和初识的男子聊了一下午,得知了他的名字——Elrond。




临走时,Elrond告诉他为了报答他美妙的歌声,他会送给他一个礼物。本来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的少年入睡时就见到了他的礼物。他梦见了Elrond,黑发的旅人带他去看了一座雕像,若不是冰凉的石料,Thranduil几乎以为这是一个真人,仿佛下一刻就会对你微笑。他沉醉在这个美好的艺术品里,醒来后仍然念念不忘。




之后的每一天,Thranduil都会梦见Elrond,他带他去参观古老的城堡,带他去看那些宝石、丝绸、象牙翡翠,去看那些艺术品。他让Thranduil看到了不同的世界,与他常见的自然不同的、人工雕琢的美。他们就像朋友一样无话不说,Thranduil对谁都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但是Elrond并没有出现,一夜好梦的Thranduil醒来后并未感到愉快,可怜的Galion总管又一次反省自己是否有哪里做得不好。




在王宫后,Elrond就再也没出现在少年国王的梦中,Thranduil感到焦躁,可当他在国库里发现Elrond以前给他看过的彩陶后,他便对这些东西起了兴趣。看出了未来国王的喜好,贵族大臣们纷纷送来自己的珍藏,也在民众中收集罕见的宝物,而不愿献上财富的人民,贵族们总会有手段让他们乖乖双手奉上。




少年国王对他们做的事一无所知,他只是惊叹于送到他面前的各种礼物的精美,并对他们口中妥善的收购方式深信不疑。现在,他的全部思绪都放在他加冕典礼的长袍王冠和权杖上了,他听宰相描述过它们,纺织着金线的礼服、缀满珠宝的王冠和挂上珍珠的权杖,他简直迫不及待的想穿上他们,看看镜子中的自己会是怎样威严庄重。




Thranduil抱着这样美好的期盼睡下,在梦中,他又见到了Elrond。少年兴奋的想对他述说自己的见闻,然而却在他冷淡失望的目光中渐渐说不出话。Thranduil感觉到委屈,Elrond却没有开口,只是带他去了一个地方。




那是一个低矮沉闷的房间,数十台织布机摆放在其中,金线在上面飞快闪过。织工们佝偻着身体,一刻也不停歇的工作,每个人脸上都是苦闷难受的表情。他突然听见的喝骂声,一个男人将其中一位织工踢倒在地,马鞭打在他骨瘦如柴的身体上,咒骂他偷懒,织工痛呼哀求着解释他只是太饿了,男人毫不理会的抽打他,就像抽打一匹老牛。他拿来充饥的,只是一小片干硬的黑面包。




Thranduil愤怒了,他冲过去对着男人的脸打下,可是他穿过了这个男人。少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看向Elrond的眼眸充满了不解,Elrond依旧没有说话,他只是带着Thranduil到了另一个地方。




那是一个山洞。数不清的人在里面进出,他们赤裸的上身能清晰的看见条条肋骨,每个人都是麻木的表情,机械的做自己的事。石头打磨的粉末呛得他们直咳嗽,却被鞭子强迫着继续工作,苍白的脸上带着病容。




“他们在干什么?”Thranduil不忍心看着眼前的画面。




“他们在找宝石。”Elrond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用来点缀国王的王冠。”




没等Thranduil开口说什么,他们又到了另一个地方。




那是一搜大船,船长指挥着水手将船开向海里,穿着破旧的年轻人被他们拉出来,他的耳朵和鼻子里灌满蜡,腰间系着一块石头,他们将他抛入水里。过了一会儿,年轻人从水里拿上来一颗珍珠,水手从他手里抢过珍珠,又将他丢进海中。他上来了一次又一次,带来的珍珠装了一小口袋,船长却不要他上船。年轻人绝望的请求,水手们和船长都置之不理。当这个年轻人再次沉入水里,他没有浮起来。




船长他们却毫不在意,他们又带出一个年轻人,将他耳朵和鼻子灌满蜡,系上石头丢入海里。船长将那一小口袋珍珠放在秤上。“这些还不够装饰国王的权杖。”他这样说。




 




“我不知道。”Thranduil颤抖着注视这一切,愤怒与其他的东西堵住他的咽喉,他的嘴唇仿佛被什么粘在一起,让他说不出更多的词句。




Elrond带他去了其他地方,被高额税金压迫得吃不起饭的穷人;为了保护自己的财物被马踏伤的平民;被贵族强行掳走的少女……




少年国王终于明白他满目繁荣背后的那些鲜血,终于知道贵族们是怎样拿来的宝物,他看着他本应守护却被自己的命令弄得家破人亡的百姓,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是我的错。”




这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面镜子,他看见穿着华美的金线纺织的长袍,带着缀满宝石的王冠,握着挂了珍珠的权杖的自己,并不像他想象中的威严,而是他所不能想象的丑陋。




“那是什么?!”Thranduil退后一步,几乎是半靠在Elrond怀里,仿佛失去了站立的力气。




“是贪婪。”




 




Thranduil从梦中醒来时Galion刚敲响他的门,总管带来了国王加冕礼上的长袍、王冠和权杖。它们和梦中一样美丽,然而少年国王看见的是满目的鲜血。“拿走。”他平静的下令。




“陛下?”Galion惊讶极了,但Thranduil依然命令他拿开,他给总管讲述了梦里看到的事情。Galion惊讶极了:“陛下,这只是个梦。”




“我看见它们,只能看见受苦的人民与死亡的阴影,我不会穿戴他们。”Thranduil说道,他没有穿他那些华美的衣服,而是翻出了以前当牧羊人时的衣服,拿起牧羊账,摘下野荆棘充当王冠,就那样走了出去。贵族和大臣们吃了一惊,他们认为国王丢脸了,少年国王并没有理会他们。




Thranduil就这样走到了教堂,主教诧异的看着他:“我的孩子,你为什么穿成这样前来?我该如何为你加冕?”




他对主教讲述了他的梦,然而主教却皱着眉头:“我的孩子,你还太年轻。你不明白,你一个人是无法改变这个国家的,穷人的痛苦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您就是站在这个地方这样说的吗?”Thranduil直视他的眼睛,“站在庄严的教堂里,却让我眼看着穷人去死吗?”而且我不是一个人。他握着牧羊杖,想起了自己黑发的友人。




主教移开了眼睛,叹息着想要劝说他。门口传来喧哗,握着刀剑的贵族们走进来,大声的说:“那个做梦的国王在哪里?那个给国家带来耻辱的小丑不配统治我们!”百姓们在他们后面,他们看着少年国王,窃窃私语。




Thranduil用悲伤的眼神注视着他们,此时,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让他简陋的衣装被镀上一层金边,比金线织就的袍子更加华美。Elrond出现在他身旁,对着他微笑,他的手拂过国王金发上的王冠,荆棘上开出了饱满的玫瑰,比任何一个宝石更加鲜艳夺目。




Thranduil就那样站在那里,脸庞上犹如蒙上神祗的光辉,没有一个人敢直视他。百姓们跪下效忠,贵族们扔下刀剑对他行礼。Thranduil没有看台下的人群,他只是转头看着他神奇的友人:“你会一直陪我,对吗?”




“当然,我会的。”




——The End——


评论
热度(78)
  1. 喵布哒ET联文_弃疗小组出品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