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童话联文】感我所见

ET联文_弃疗小组出品:

2.27,我跟影子换一下顺序~


古娜拉黑暗魔克:










睡美人AU








可能有比较雷的设定,ooc见谅








想法和解释都贴在后面








这几天写不出东西,为了不拖联文进度硬生生憋了一下午,似乎找不出语言来写出自己心里所想的东西,这种感觉太难受了……估计隔一段时间我会改一改_(:з)∠)_















 








 








在国都摆摊了十几年的面包店老板巴德在清晨打开卷帘门时被街上涌动的人流吓了一跳,在他印象里自从国王迎娶王后之后便再也没有这么大的阵仗了。男女老少都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向那座高大伟岸的城堡奔去,而城墙之下早已堵满了面露喜色的百姓。平日里散发着森严气息的石砖壁垒上此刻挂满了五彩缎带,城垛上插着一束束清晨才从森林里摘回的鲜花,露水在阳光的折射下闪耀得像一颗颗钻石,格外夺目。就连不苟言笑的侍卫们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嘴角勾起浅淡而真诚的弧度。








大绿林国在一个月前迎来了它的王子,一个金发蓝瞳的小天使。如今正是王子满月之际,国王欧洛费尔邀请了所有的子民来参加这盛大的宴席,还有邻国的统治者也纷纷派来使节献上祝福。最让百姓们兴奋地恐怕就数传说中的巫师了,这群只生活在传说中的神秘人今日也要来到满月宴,为王子送上独一无二的礼物。








等到号手站在城墙上吹响震彻云霄的号声伴随着城门徐徐打开时,迫不及待的百姓们早已涌入其中。他们可从来没见过城堡里面是什么样的,而华丽辉煌的宫殿的确让他们大开眼界,不过那无处不散发着的皇室威严让那些再无赖的泼皮也不敢放肆。舞厅门口排列着训练有素的侍卫,一丝不苟地检查着来者的邀请函,百姓们只得围在舞厅门口伸头探脑,或是分散在花园里欣赏风景,毕竟舞会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去的呀。








几曲作罢,国王举手示意乐队停下,站起身整理了稍显凌乱的长袍。此刻舞厅门外也适时地响起了浑厚的笑声,围站在舞池四周的贵族们无一不把目光投向了领头走进的那个人。他的黑色长发夹杂着一丝丝白雪,威严之下更显历练,鼻梁如鹰隼般棱角分明。华贵的皮质长袍周围缝嵌的动物毛发在光滑的地板上拖曳而行,发出沙沙的声音。接踵而至的是一列相似装束的人,只是不及领头的散发着王者之气。








“索林·橡木盾!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索林哈哈大笑着和国王分享了一个拥抱:“欧洛费尔!好久不见,真是老当益壮啊!”








来自孤山的巫师们一个个站在他身后,依次对国王行礼之后,便在欧洛费尔的引领下来到了王座旁的摇篮边。葡萄藤编织而成的摇篮上点缀着清新的山毛榉叶,柔软而洁白的绸缎铺垫其中。大绿林国刚满月的王子正躺在上面,那双纯净的蓝眸好奇而安静地看向低头的索林。索林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叹,后退一步示意同伴们上前。








站在索林身后的比佛站定在摇篮边,闭上眼用古老的语言吟唱着:“愿绿林王子,与众生无间,其以鹿最甚。”








朵力待一道几乎不可见的微光闪耀在王子身上之后,也上前一步低语到:“愿绿林王子,以天籁之声,歌世间万物。”








“愿绿林王子,拥凝脂之肤,戏溪水之浅……”








等同伴们都退到一旁站好后,奇力上前颂唱道:“愿绿林王子,双眸如瀚海,熠熠如晨星。”








菲力也紧跟着兄弟的脚步:“愿绿林王子,长发若流光,灿烂若金阳。”








就在索林准备送上最后一份祝福时,紧闭着的舞厅大门被一阵狂风席卷而开,守卫在两旁的侍卫被厚重的沉木拍出几米远,躺在地上痛苦地翻身呻吟。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黑烟的翻滚中响彻整个厅堂:“看来欧洛费尔王今日真是幸运啊,能为自己的爱子博得孤山巫师的祝福。只是你是否忘记了艾辛格也有一位巫师呢?”








欧洛费尔紧紧握住佩在腰间的剑,威严的声音之下隐藏着一丝颤抖:“萨鲁曼……”








待黑烟散过,萨鲁曼着一袭白色长袍徐徐走向王座,法杖上镶嵌的宝石随着木质杖柄每一下撞击大理石地板,都发出一阵不算耀眼的光芒。此刻的王公贵族们早就缩在一边,连大气也不敢出。








“噢,咱们的绿林王子可真可爱啊,”萨鲁曼登上搁置着摇篮的阶梯,根本没有将王后守护着摇篮的纤细手臂放在眼里,那双小小的明亮眼睛仍然天真地盯着萨鲁曼,后者脸上挂着看不出喜怒的笑容,“我想我也应该送上一份礼物,来自艾辛格的礼物。你说呢,王后?”被叫到的王后一震,几乎将整个身子匍匐在其上,眼里涌动着绝望与乞求。








萨鲁曼将法杖立定在地上,一阵耀眼的白光散射而出,他白色的长发与胡须无风自舞,长袍的尾端猎猎作响:“绿林王子受吾言,金发折损若枯草,蓝眸暗淡如焦炭,肌肤干裂似黄砂,十八成年圆月夜,呜呼丧命塔楼中。”








白光一闪而过,除了萨鲁曼的哈哈大笑回荡在大厅中,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国王此刻已经被刚才发生的所震惊,手中拔出鞘的剑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颤抖的双手几乎不受控制。王后早已将王子抱在怀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在一旁紧皱眉头的索林突然上前,向国王说:“我还有一份礼物没有送出。萨鲁曼太过强大,我并不能与他匹敌,但我可以将他的诅咒降到最低。








“愿绿林王子,遇敌长眠梦,真爱吻将醒。”








“我想我们应该将王子带走,以防萨鲁曼再来作怪。”在一旁沉思的奇力向索林提议,同时看了国王的脸色一眼。








索林思索片刻,向国王和王后开口到:“奇力说得没错,我和奇力菲力可以尽自己所能来保护王子,只要他过了十八岁,我们便将他护送回城堡。”








在王后的流泪嘱托下,国王忍痛割爱,让索林带走了尚才一月之大的王子。从此十余年间再也无人见过他们,只除了一位偶然深入森林的伐木工。据他零碎的语句所述,他闯进了王子居住的木屋之中,临走前还得到了王子慷慨的拥抱。只可惜他因过度的精神兴奋已经失常,人们再无法从他的疯言疯语中获得更多的信息,而关于王子如此这般俊美的流言也闹得满城风雨。








 








十七年的春秋更替过去了,一切安好,而萨鲁曼的诅咒也就逐渐被人们埋在心里不再提起。这年盛夏的一天,邻国王子埃尔隆德从四方游历而回,路过绿林国界的森林时被这葱郁的浓绿所吸引,驾马而入。在自己国境内可从未有过这样沁人心脾的绿叶清香,埃尔隆德缓缓地让马沿着清澈的溪流漫步,潺潺水声像技艺最高超的乐师所弹奏的竖琴,拍打冲刷着圆润鹅卵石的水花如同钻石掉落在冰面上一样清脆,水晶般晶莹的水面在透过枝叶洒落的阳光照射下熠熠生光。埃尔隆德深深地沉醉其中,不知不觉进入到了森林的深处。








突然,他看到不远处的溪对岸蹲着一个拨弄水花的人,金色的长发比阳光还要耀眼,从肩头倾泻而下,尾端漂在水面散开。身下的马也自觉伫在原地,立起的双耳轻微地在空中抽动。








“你是……”








那人闻言猛然抬头,只令埃尔隆德眼前一阵恍惚。他从未见过如此俊美的人,尤其是双眼蔚蓝清澈,像最深的海水。那人并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便起身向林中走去。








埃尔隆德回过神,正欲驱马上前,但作为一位王子的教养还是让他忍住了内心的冲动。他定定地看着那个背影,然后叹息着拨转马头驰向自己的国家。








 








埃尔隆德自此便经常去绿林的森林里,期待着再次偶遇心里念念不忘的那个人。苍天不负有心人,在一个月之后的一天,他再一次看到了金发美人,彼时对方正怀抱一束沾满露水的鲜花逗弄着一只浑身雪白的鹿。








“你还记得我吗?”








对方抬头,依旧像上次一样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








这次他身旁的那只白鹿开口了:“这是瑟兰迪尔,他可是咱们绿林国的王子。你是谁?这森林里的一草一木都在我的统领之下,它们告诉我你在这里游荡已久。”








埃尔隆德跳下马来,优雅地行了一个礼:“我是瑞文戴尔的王子。”








白鹿上前两步,鹿蹄在松软的土地上印下两个痕迹:“邻国之人来此有何贵干?”








“上次在溪边偶遇,惊鸿一瞥很是难忘。回去之后一直想结交一下,不知能否成全?”








瑟兰迪尔站在一旁,听闻此言后轻笑着将散落的头发拢回脑后,将手中的花束放进白鹿嘴里,后者衔着它蹭了蹭埃尔隆德,放进了他手里。








“王子还有事,如果有缘的话,下次再见吧。”语罢,一人一鹿转身隐进了森林之中,逐渐不见了踪影。








埃尔隆德立在原地,手里的花还散发着一阵阵清新的香味。 








 








瑟兰迪尔十八岁的生日前夕,萨鲁曼早已通过真知晶球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葛力马在他的命令之下潜入了森林,趁索林三人不在时进入了瑟兰迪尔所在的木屋,骗他去到了萨鲁曼在城堡外建的塔楼里。不谙世事的瑟兰迪尔毫不设防,当萨鲁曼的身影从壁炉的火光中徐徐出现时他还以为他是和索林一样的巫师。








“十几年不见,你的容貌果然没有令我失望,我的小王子,”萨鲁曼拍拍白袍上的灰尘,慢步走上前,脸上依旧挂满不着喜怒的微笑,“是时候兑现我给你的礼物了。”








葛力马将手中不知何时捧上的一个箱子端到瑟兰迪尔面前,单纯的绿林王子被箱子打开时散发的白色淡光所吸引了。箱子里暗红色的绸布上静静地躺着一块流光溢彩的宝石,雕琢精致棱角分明。








“这是白宝石,我想你一定喜欢。”萨鲁曼双手拄着他的法杖,用眼神示意王子将它拿起。但不用他说,瑟兰迪尔便已经伸手,试图去触碰那块宝石了。刚一感受到那冰凉的触感时,锋利尖锐的棱角便划破了他的手指,一滴鲜艳的红色渗入绸缎之中。诡秘的红光从宝石中四散而出,待其消逝时,王子早已躺在了地上。








“十八成年圆月夜,呜呼丧命塔楼中……”萨鲁曼嘴里轻轻重复了一遍当年的诅咒,冷冷地看了瑟兰迪尔一眼便带着葛力马消失的火光之中。








“我当年的礼物,一件不少地全部送给你了……”








 








地上的青草在微风中告诉白鹿瑟兰迪尔被带到了城堡外的塔楼里,等白鹿焦急地跑来告诉索林这个消息时,埃尔隆德也恰好在一旁。他毫不犹豫地要求索林和他一起去营救瑟兰迪尔。他跟着白鹿一路来到森林的外围,却发现面前的路长满了荆棘,紫色的粗壮藤蔓上突出的尖刺在空中散发着寒气。等到他劈破开一条勉强供人通过的路时,萨鲁曼早已在小径上等候多时。








在索林、菲力和奇力的助攻下,再加上萨鲁曼本就不是个善于近战的法师,埃尔隆德经过一番苦战一剑劈断了对方赖以施法的法杖。在他割断萨鲁曼的喉咙之前,邪恶的法师在地上一字一顿地说:“你不会想要见到他的,年轻的王子……”话音未落,索林便上前将剑插进了萨鲁曼的胸膛,然而在埃尔隆德不解的眼神中他只是不断催促他赶快去救下瑟兰迪尔。








四人登上塔顶时,果然见到了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绿林王子。索林和奇力菲力上前将瑟兰迪尔抱到床上,睡梦中的王子即使毫无生气,也依旧摄人心魄。埃尔隆德上前坐在床边,看着对方有些凌乱的金发纠缠在脸上,便伸手想为他整理一番。那金色的发丝看上去如春日的阳光,即使在有些昏暗的塔楼里也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埃尔隆德只是感到自己手中如同捏了一把枯草。








他眨了眨眼,那一头金发的确看上去柔顺如丝绸。








心头一动,他抚上了对方光滑白皙的肌肤,睡颜中一如当年波佛祝愿的凝脂一般。








那就像是千沟万壑的象皮,比自己的都不知粗粝了多少倍。








埃尔隆德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他转身正想站起来时,那扇刚刚容许他走进的铁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王子殿下,”索林微笑着上前,“现在您不该吻醒瑟兰迪尔了吗?”








 








END








 








其实是这样的……萨基法力太强,他逆转了所有巫师的祝愿,但索林作为孤山领头人,拼尽全力只破坏了瑟兰迪尔死掉的那个诅咒。而三人组在此后的日子里用法力使瑟兰迪尔看上去惊为天人,那个闯入的伐木工见到了在木屋里没有伪装的大王,还抱了一下,所以就精神失常了。这也是为什么大王不开口对埃尔隆德说话,因为声音没有伪装,而大舅也在萨基说出口之前捅死他免得领主跑了。还有萨鲁曼说他的长相没有令他失望啊,礼物全都送出去了什么的…你们自己找找伏笔吧hhh




不要问我萨基这么强为什么还被K.O.了,原片我就觉得女巫死得太随便了吧……








最近看的书让我对所见和所感起了疑问,以及补完黑客帝国之后不禁思考我们是否真的生活在矩阵之中,才有了这个设定。








我这段时间文力真的不行,写不来这样的东西,而且本来文笔就不好。开头那几句咒语憋死我了……不要嘲笑我啊_(:з」∠)_








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62)
  1. 喵布哒ET联文_弃疗小组出品 转载了此文字
  2. 开飞机的舒克贝塔开飞机的舒克贝塔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联文_弃疗小组出品
    2.27,我跟影子换一下顺序~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