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童话联文】驯龙高手

ET联文_弃疗小组出品:

3.3的童话


密林菇:



参照的童话是《比波王子的故事》,热情推荐。和梦工厂的电影没有除了题目以外的关系!相对内容而言这个题目也完全不贴切,就是偷懒。


每次简化人物关系就把领主设定成小星星的儿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恶趣味。

我也不知道到底在写点什么鬼。    

以下正文。  

   

    

      

  从前一块美丽的大陆,上面有许多国家,其中最大的两个是相邻的林谷王国和林地王国。绵延的山脉分隔了他们的领土,奔腾的河流和海上的港口则让他们保持着良好的交流。  

       两位国王都很智慧果敢,于是他们像任何两个碰撞在一起的不相上下的聪明人一样卯着劲。在他们互不相让的比赛中,他们的国家越来越强盛。  

  有一天,林地王国的国王欧洛费尔与他的大臣们坐在庭院中喝茶。欧洛费尔突然问道:“我的大人们,请你们告诉我,我与林谷王国的国王相比,谁更称职?”  

  大臣们互相对视,最后最年迈的大臣说:“陛下,请让我们讨论一下。”  

  他们讨论了一杯茶的时间,依然是这位大臣回答国王的问题。他说:“陛下,现在您的子民都已富裕到在衣领和腰带上镶嵌宝石,连厨娘和织工也穿得起丝绸的裙子;我国的大船可以顺利地航行到海洋的另一端,最大的风浪也动摇不了它们坚固的桅杆;粮仓里堆满了粮食,酒窖里储满了各种风味的美酒,森林里的动物肥得听见狩猎的号角时几乎跑不动。您是一位称职的国王。”  

  欧洛费尔哈哈大笑,却被大臣用一个“但是”打断了。  

  “但是,林谷王国的吉尔加拉德陛下也做到了这些。所以,我们一致认为,您必须还要做一件事。”  

  他们都严肃起来。大臣用拐杖敲敲地板,加重了语气说道:“您得给我们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于是,在大臣们的逼迫下,欧洛费尔像每一个即将成为父亲的男人一样,登上了驶向罗瑞安花园的帆船。他将在那里挑选孩子,也被孩子挑选。  

  帆船里只有一张柔软的大床,他穿着白色的丝绸睡袍躺在上面。帮他解开缆绳的水手说道:“睡吧,陛下。”  

  他闭上眼睛,感觉海湾里轻柔的波浪轻轻摇晃着他,像他很小的时候躺在摇篮一样。海风暖暖地吹在他的脸上,他听见大洋底下白色的鲸鱼在长长的、舒缓地歌唱,他渐渐睡熟了。金色的船帆鼓满了风,小船在蔚蓝的海面上破开一道笔直雪白的航线向前驶去,在海洋与天空交界之处上升,载着熟睡的国王,驶向罗瑞安花园。  

  

  

  船靠岸时与码头碰撞的笃笃声叫醒了欧洛费尔。他站了起来,光着脚,全身上下只有一件睡袍,慢慢走进眼前月季和蔷薇交织成的拱门。他穿过淡蓝色和淡紫色的铁线莲簇拥的小径,又走过架在布满睡莲的碧绿池塘上的木桥,走进一座华丽的大厅。银色的穹顶是一团团绣球花构成的,地毯则是由各种颜色的虞美人铺成,这些艳丽的小花一会儿开一会儿谢,仿佛精力旺盛的小孩一刻不肯停歇,使得地面上像海面一样波浪起伏。地面上还种着很多其他的花,都长到他的胸口差不多高的位置,每一棵植物顶端硕大的花朵上,都坐着一个小婴儿,有男孩,有女孩,花朵旁边挂着写着他们名字的标签。有些花朵的前面排着长长的队伍,因为其中的孩子聪明可爱,谁都想要他做自己的宝贝。欧洛费尔左看右看,有的孩子太丑,有的孩子太傻,有的孩子脾气不好,他突然看见大厅深处有两朵花前面的队伍特别长,上面的孩子像天使一样完美,一个是金发的,标签上写着瑟兰迪尔,一个是黑发的,标签上写着埃尔隆德。欧洛费尔比较喜欢瑟兰迪尔,因为他们的头发颜色很接近。  

  他探头张望时,看见人群那边的另一位客人,正是林谷王国的国王吉尔加拉德。欧洛费尔与他对视了一眼,心想“这次可绝对不能让他抢先”。吉尔加拉德一定也是同样的想法。他们同时趾高气扬地昂起头不去看对方,然后快速各自走到花朵前面的队伍末端。  

  欧洛费尔听见花朵上的孩子在问:“我十五岁生日那天,你会给我什么礼物?”  

  瑟兰迪尔拒绝了排在他前面的一个商人,商人的答案是珍贵的珠宝,又拒绝了一个地主,地主的答案是丰饶的庄园,还拒绝了一个小国的国王,国王的答案是加冕的王冠。队伍一点点缩短,没有人给出他满意的答案。欧洛费尔发现自己一下子就站在了花朵前面,孩子向他提出了同一个问题。  

  “呃……”虽然他一直在想,但他想到的答案都被前面的人说过了而且遭到了拒绝。他结结巴巴地说:“呃……我会……我会给你……”  

  瑟兰迪尔看着他,蓝色的大眼睛亮晶晶、水汪汪的。  

  “一只大角鹿!”欧洛费尔嚷道。  

  “真的吗?”瑟兰迪尔的表情从无奈的烦恼苦闷变得活泼起来,眼睛睁得圆圆的,像两颗星光蓝宝石。  

  “是,是的!”欧洛费尔为这显然是良好讯号的反应也激动起来,“一只白色的大角鹿!它小的时候角像个小树桩,皮毛像天鹅绒一样光滑闪亮,你可以喂它鹿奶、给它梳毛,等它成年了,会有一对橡树的树冠一样雄伟壮观的大角。你可以骑着它去四处游玩,去森林里打猎,它比马更擅长在森林里灵巧地奔跑。”  

  “太好了。”瑟兰迪尔说,“我愿意成为你的孩子,我接受你成为我的父亲。”  

  欧洛费尔欣喜若狂,他把瑟兰迪尔从花朵上抱下来,拥在怀里不肯放手,直到罗瑞安花园的主人来到他身边,说道:“您可以回去了,国王,我的使者会将瑟兰迪尔送到您的枕边。”  

  欧洛费尔只能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把瑟兰迪尔交还对方的臂弯。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排在埃尔隆德的队伍里的林谷国王,吉尔加拉德前面还有两位竞争者。为这小小的领先,他志得意满地一甩头发,冲吉尔加拉德挑起眉毛,昂首阔步地走出了大厅。  

  

  

  欧洛费尔在自己王宫里的大床上醒来,隐约听见“咕、咕”的叫声。窗外的天空正从深夜的蓝黑色变成浅蓝,一些星星在其中闪耀。一只鹳鸟正站在他的窗台上,嘴里叼着一个小襁褓,似乎等得很着急却因为无法张嘴叫醒他,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鹳鸟的翅膀焦虑地抖动着,不时小小的走两步,从左边走到右边,又从右边走到左边。欧洛费尔赶紧爬下床去接过襁褓,鹳鸟立刻飞走了。  

  “你好啊,瑟兰迪尔。”欧洛费尔开心地说。  

  瑟兰迪尔在襁褓中安详地睡着,吮着自己的大拇指。对他来说,一切都从新开始了。  

  

   

  隔壁林谷王国的继承人埃尔隆德只比瑟兰迪尔晚一天出生。这两个孩子像两棵小树比赛着成长。  

  不知是哪一天,两个王国之间的山脉的最高峰上出现了一条恶龙,据说它是从山下很深很深的洞穴里爬出来的。在它陆续吃掉一个独居的守林人、三个伐木工、两个进山打猎的猎人和一队过路的客商之后,它的存在和危险性终于被确认了,两个王国都在山峰的附近竖起了警告牌,拉起界线,提醒人们不要再走这附近的道路。但两个王国都知道这是不够的,虽然它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座山峰,谁又能保证它永远在那儿呢。  

  

  

  有一天,林谷王国十七岁的继承人埃尔隆德带着一支一百名勇士组成的军队出发了。  

  他们登上了山峰,一个都没有回来。山下的人们依然能看见恶龙在山顶上喷吐火焰的黑色浓烟。  

   

  

  “请让我去杀死恶龙。”瑟兰迪尔对欧洛费尔说,“我会很小心,很谨慎。我会成功的。”  

  欧洛费尔制止了他:“我会把警戒线扩得更远,提醒人们不要靠近那里。你不能去,我的孩子,你的安危比一切都重要。”  

  “许多年来我们的国家与林谷王国不分胜负。而这一次我会战胜恶龙,带给您荣耀的!”  

  “不可以。”欧洛费尔为儿子的固执感到一阵疲倦的愤怒,年轻的孩子被屠龙的传说闪花了眼睛,不懂得父亲的苦心,“我不允许你去冒险,我无法承担失去你的痛苦。我不需要这危险的荣耀!如果早知胜负需要用孩子的生命交换,哪怕是林谷国王的孩子,我宁可从未试图与林谷王国一争上下!来人,把王子关在他的卧室里,派两个士兵守在门口!在他放弃这个愚蠢的念头之前,不准他出门。”  

  一扇房门怎么拦得住一位合格的继承人呢。当天晚上,瑟兰迪尔就从窗户逃走了。  

  临走前,他仔细挑选了自己的装备。  

  “埃尔隆德是我的竞争对手,但他是一个优秀的人。”他对自己说,“而且是一个勇士。我愿意表达我的遗憾和哀悼。”于是他挑选了一套银灰色的盔甲,在外面披上深黑色的斗篷。他用口哨把大角鹿召唤到窗下,从窗子里翻出去落在鹿背上。他很快融入夜色,跑向恶龙盘踞的山峰。  

  跨过设置的界线之后,瑟兰迪尔让大角鹿放慢步伐,小心地接近山顶,恶龙的踞地。  

  他隐隐约约听见一阵歌声,音色非常低沉,曲调非常忧伤。歌声里没有歌词,只是喉咙里发出的哼唱,但他能听出其中包含的复杂的情感,关于黑暗幽深地底的无边的沉默与沉默造就的积年累月的孤独,还有无法自制的残酷嗜血与由此而来的永恒的痛苦和忏悔。  

  是龙在唱歌。  

  龙在唱着它自己背负的诅咒,如果有一个心地纯洁的勇士愿意接近它,用真诚和善良的方式与它交流,它就能够解脱和自由,回归到它自己的国度,从此不会再伤害任何人,毕竟伤人不是它自愿的,是诅咒在驱使它这么做。  

  歌曲里的情感如此真挚,让瑟兰迪尔大为感动。他跳下鹿背,让大角鹿在林子里休息,自己徒步登上峰顶。  

  山顶上卧着一条很大的龙,背上布满盾牌一样的暗金色鳞片,爪子像船锚一样巨大。龙阖着眼睛,鼻子里随着呼吸带出一小股一小股蓝色的火苗,呜咽的歌声正从那张巨大的、半张着的龙嘴里飘出来。  

  “龙。”瑟兰迪尔叫道,“龙。我是来解救你的。”  

  龙睁开了眼睛,恶毒的竖瞳闪烁了一下。歌声消失了,龙看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瑟兰迪尔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刻在从原先站立的位置跳开了。  

  龙果然向那里喷了一大团火,如果他的反应慢一点点,他就会被烧焦。  

  “我是来解救你的。”他喊道。  

  龙的尾巴向他扫来,同时抬起了爪子。他一边跳跃着躲避龙的爪子和尾巴的攻击,一边试图大喊自己的善意,而睡梦中痛苦迷茫的龙此刻只是一只食肉的猛兽。  

  他受了好几处伤,峰顶的草地也被烧出了好几片乌黑的焦痕。他后悔自己轻信了龙的歌声,踏入这个狡猾的陷阱。  

  “唉,埃尔隆德想必也是上当了吧。”他在躲避的间隙里想。他已经很累了,刚才他拔出了刀进行反击,只在坚硬的龙鳞上划出几道可以忽略的划痕,他疲倦得无法支撑了。而龙的攻击源源不断。  

  “对不起,父亲。”他最后想。龙用爪子困住了他,冲他喷出一口大火。  

  

  

  瑟兰迪尔醒过来。他全身都疼,眼睛很重、很干。他眼前站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黑色的头发,灰色的眼睛,神情沉稳。他费了一会儿劲才想起这就是邻国的埃尔隆德。  

  这么说他没有死于龙焰,他获救了?他并不乐意被埃尔隆德救助,会让他在最合格继承人的比赛中落后一大步。但应当对别人的帮助心怀感激。他苦恼地眨眨眼睛。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说,“很感谢你救了我。这是一个循环的诅咒,解救龙的人会变成龙,因此你取代了我的位置。但是我认为任何诅咒都有源头,也有彻底的解除方法,我会想办法找到它。请你相信我。”说完他就走了。  

  瑟兰迪尔看见他走到山下的草地上,摸摸大角鹿的鼻子。他们或许交流了,大角鹿最后屈下两条前腿,让埃尔隆德跨到它背上去。    

    

    


  当初他驯服大角鹿成为一匹合格的坐骑花了很多时间,大角鹿可是非常傲气的。眼下心爱的坐骑如此轻易地被他人收入麾下,让他进一步感到一阵被欺骗和背叛的愤怒,于是他痛苦地大喊一声。
  喉咙里窜出的不是他优美的声音,而是低沉可怕的龙吼,而且嘴里窜出一大束橘红的火苗。他惊恐地在峰顶的一汪池水里照出自己的模样。他如今有一双金色的竖瞳,利爪像镰刀一样,他披着一身黑色的鳞甲,脖颈下面直到肚腹则覆盖着银灰的细鳞。他这才明白埃尔隆德的话,他变成龙了。山下的埃尔隆德听到这声悲泣,又重新靠近峰顶。

    

    

    


  “我一定会来解救你的。”埃尔隆德拔出宝剑发誓,“要有耐心,瑟兰迪尔,我会来的。”然后他骑着鹿,飞快地跑向大地的尽头。
  瑟兰迪尔趴在地上,感到孤独、饥饿。他想起了这条龙积累的记忆,被迫独自在大山地下守护一座宝藏。他想起黑暗中饥肠辘辘地寻找食物,嘴里泛起老鼠和蝙蝠腥臭的味道。他越来越饿,想着人、马和各自鲜活的生命独有的鲜嫩多汁的美味。他希望有人来攻击他,如果被杀了,他可以从此解脱,如果他杀了对方,就可以获得一顿饱餐。
  我变得多么凶残。属于瑟兰迪尔的那部分突然想到。他呜咽着闭上眼睛,龙的哀歌从他的哭泣和缓慢的呼吸里飘了出来。

    

    

    




  埃尔隆德按照他在书中读到过的记录,在神秘的森林里找到度过漫长岁月的银色树精和金色树精。树精说:“去问问海边的诗人吧。”
  他从森林出发跨越半个大陆,沿着海岸线寻找海边的诗人。尖锐的砾石滩把他的靴子磨薄了一层,攀爬被海浪冲刷成悬崖的石壁他的双手磨出了老茧,终于在大陆尽头的礁石上找到海边的诗人。海边的诗人听完他的问题,说:“我无法解开诅咒,但我知道应该找谁。在我告诉你之前,请先回答我,你本可以一走了之,是什么让你放弃高贵的身份、舒适的生活,吃这样的苦头来寻找解开诅咒的方法呢?”
  “我感激他对我的解救,骑士不可忘恩负义。”埃尔隆德回答,“瑟兰迪尔是一个优秀的人,我也不忍心让他承受如此折磨。”
  “哦。”海边的诗人冷淡地应着,“你到石窟宫殿去找女巫的幻影吧。”
  大陆上有一座美丽的石窟,全部是洁白的玉石构成,里面有一千个不同的洞穴,道路曲折复杂。人们在远处观望时,惊叹它恍若宫殿的精巧华丽,而当走进了它,白玉的地面光滑得像镜子。埃尔隆德在里面摔了一次又一次,最后他用绳子拴在腰上,一层一层下降,在每一个洞穴里寻找女巫的幻影。
  女巫已经死去很久了,留下的只是她魔法的影子。埃尔隆德在石窟中央的洞穴里找到了她。她十分美丽,浓密的黑发长到脚跟,像夜色一样包裹着她。
  “我知道诅咒的源头,也能破解诅咒。”女巫的幻影说,“几百年前有一群矮人在山下挖出了金矿,于是他们在那里安家,并且把许多从不同地方得来的珍宝储藏在那里。后来他们抢占了不该属于他们的宝物,宝物上守护的魔法把他们变成了龙。”
       “那怎样才能破解诅咒呢?”
  “去矮人的地下王城,把那件宝物带来交给我。但是,年轻的王子,你能抵抗宝物的诱惑吗?如果你不能,宝物会把你也变成龙。”
       “我不会贪图别人的东西。”
  女巫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像月光一样:“只有你心中已经有一件珍宝,才能抵抗宝物的诱惑。”
  埃尔隆德再次踏上征程。进入矮人的地下王城之前他登上峰顶,远远望着瑟兰迪尔,用嚷的对他说话。他不能靠得太近,他感受过身为恶龙时无法自控的杀戮欲望。
       “瑟兰迪尔,我遵守诺言回来了。再稍微等一等,你很快可以重获自由。”
  瑟兰迪尔看了看他,张嘴呲出獠牙,吸了一口气好像要喷火。但没有火焰出现,他把头扭到一边,把那口气叹了出来,呼出一大股乌黑的浓烟。他看见埃尔隆德的形容有点狼狈,原来亮闪闪的铠甲久未打磨保养,被风雨日晒折腾得十分破旧,斗篷最下面漂亮的绣花镶边也都不见了,还破损出许多毛边。埃尔隆德变黑了些,脸颊上沾着风沙。谁都能看出他经历了多么艰难的长途跋涉。
       埃尔隆德开始进入地下王城,里面又深又黑,充满了死寂的气味。瑟兰迪尔像管风琴一样的歌唱陪伴着他。
       他在黑暗里越走越深。突然脚下的长廊尽头亮了起来,他想那里就是女巫的幻影所说的宝物了。
       他打开发光的水晶箱子,为里面的收藏大吃一惊。里面并不是什么死物,而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公主。她象牙色的脸颊上嵌着一对多情的蓝眼睛,嘴唇像玫瑰一样鲜艳而娇嫩,头上戴着一顶钻石镶嵌的王冠。
  “跟我来吧。”公主向他伸出双臂,从箱子里跨出来向长廊一侧的房间走,“跟我来吧,跟我来吧。”
  随着公主的脚步,整座地下宫殿活了过来,从箱子开始,明亮温暖的火光一圈圈亮了起来,照着金碧辉煌的穹顶和墙壁,照着深红色织满玫瑰和郁金香图案的长毛绒地毯。音乐也响起来了,是熟悉的宫廷舞曲,又带着一点陌生的来自异域的风情,软软地缠绕在他耳边。还有暖风送来的仕女们的笑声,手帕上浓烈的香气,酒杯里上等葡萄酒的芬芳。
  “跟我来吧。”公主还在呼唤他,“做我的王子,做我的国王。”她的声音温柔甜蜜,眼睛里却盛满痛苦的泪水。
  这时瑟兰迪尔的歌声像一阵来自峡谷的风钻进了他的头脑,把一切温柔旖旎吹拂得干干净净。一瞬间他从奢靡的宫殿来到了悬崖上,头顶高高的天空里盘旋着巨鹰,脚下踩着长着稀疏青草的沙地,背后是覆盖着积雪的山峰。冷冽的风吹拂着他,带来森林清新的气味。有什么碰到了他,他回头去看见通体雪白的大角鹿,正用一边大角的末端轻轻敲打他。
  “见鬼!”一个黑衣的男人不知从哪冒出来粗鲁地说,“那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吗?头发像星星一样璀璨,眼睛像湖泊一样幽深,嘴唇像珊瑚一样娇艳。你为龙时的脑子里我只找到这些!龙的记性可不好,能留下印记的她难道不是你最惦记的人吗?”不等埃尔隆德回答,他就恼怒地把头上的王冠扯下来扔在地上,一迭声嚷着见鬼、讨厌、可恶,消散在空气里。
  埃尔隆德捡起地上的王冠,发现就是方才戴在公主头上的那一顶。
  女巫的幻影随之出现在他眼前。她的头发披在身后,显露出身上缀满星星的夜空一般的蓝色衣裙。她从埃尔隆德手中接过王冠,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勇敢的年轻人,坚定的年轻人。诅咒解除了,你会获得奖赏。”
  “谢谢您!我不需要奖赏,只希望我的朋友能平安无事。”埃尔隆德急忙说道,“若不是他作为恶龙时依然能自我克制,没有伤害我,我不可能完成这件事。”
  “如你所愿。”女巫的幻影说,俏皮地对他眨眨一边眼睛。


  埃尔隆德在自己的床上醒来,听见窗外铺天盖地的欢呼声。
  林谷王国的人民簇拥在他窗下,挥舞着手帕和鲜花:“屠龙的勇士!”
  “伟大的王子!”
  “拯救了公主的骑士!”
  还有许多兴奋的议论声:“会有盛大的婚礼!”
  “三天三夜的狂欢舞会!”
  “每一条河流都散发美酒的香气!”
  天呐,发生了什么。龙的确不在了,但是并不是他杀死的。而且见鬼的公主和婚礼是什么情况!他疲惫地捂住眼睛,用手掌隔绝催他起床的热情阳光。
  门被敲响了,他的侍从林迪尔小心翼翼地在门外问:“殿下,您起来了吗?”
  “进来吧,林迪尔。”他说。
  门开了一条缝,林迪尔却没有进来,依然站在外面,忐忑含蓄得不像林迪尔的风格。他听见很响的咚的一声,睁眼去看时,只见大角鹿试图从门进来,两个大角牢牢卡在门上。林迪尔慌慌张张的从一侧冒出头扳住那两只大角,用力拉着要把大角鹿拉回去。在看见埃尔隆德时,这个陪他从小长大的侍从红着脸转过头,莫名其妙的盯着门框继续他解救大角鹿的工程。
  “殿下,请起来吧。”林迪尔看着门框说,“林地王国的欧洛费尔陛下要见您。”
  真是蹊跷啊,欧洛费尔陛下居然屈尊来访。埃尔隆德想。两国的交往很多,但是两国的国王都很傲气又斗气得不怎么见面,更吝于互相拜访。
  “我马上就来。”
  大角鹿冲他呦呦叫了一声,在林迪尔的帮助下退出去,门又关上了。
  埃尔隆德一鼓作气地从被子里坐起来,把衬衫从头上套进去。这时床铺一边传来一阵小幅度蠕动造成的震颤,把他吓了一跳。深呼吸了三次,他猛地掀开那边的被子。
  ……好了,他大致知道欧洛费尔陛下来访的原因了。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邻国的瑟兰迪尔会在他床上!


 


 


==========================================


到罗瑞安花园(原著里是“梦中国”)去挑选孩子,和解救龙的人变成恶龙都照搬的《比波王子的故事》原著的内容,用自己的语言改写叙述了一下。


特别喜欢这部童话,文笔极其优美,寓意非常丰富,个人觉得比《小王子》要好,但是好像比较小众?所以亲,不吃一发安利吗?


 


评论
热度(142)
  1. 喵布哒ET联文_弃疗小组出品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