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发际线的真相】

Rich:

【发际线的真相】


其实困扰着中土众生物们很久的一个问题并不是魔戒的下落,而是埃隆王的发际线。由此可见,中土的居民们还是比较八卦和不靠谱的。

几乎所有可以称之为“没有太大恶意”的生物都知道林谷的埃隆王,不仅是因为其妙手回春的医术以及海纳百川的胸怀,更重要的,是他的聪明“绝顶”……你懂我在说什么的不是么……

当然埃隆王也不是生来就“绝顶”的,他也曾有过一段黑发浓密的时代,只不过追溯起来太过久远了,而且以他现在的掉毛速度,估计说出来都没人信的。

而瑟兰迪尓,很幸运地,是那浓密黑发的见证者。

当然,这要追溯到两人相知相守的那段岁月。

初秋,林谷最美的季节。

午后的阳光斜斜照入房间,悄然飘入屋中的落叶零星地躺在地上,显然主人没有清扫之意。但配上屋中开放式院落以及典雅复杂的大理石雕刻,全然没有丝毫突兀,反而多了几分自然的味道。而温暖的阳光仿佛给那些落叶带去了新的生意,抹去了几丝凋零的伤感。

在风之戒维雅的庇护下,林谷宁静祥和,一切仿佛都被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就在这间风景绝佳的书房里,瑟兰迪尓正在做着一件非常合时宜的事——午睡。而房间的主人,埃尔隆德,却在这天时(美好的午后)地利(自家的房间)人和(美人当前)的时机做着最不合时宜的事——批阅文件。

距离最后联盟胜利已经过去了三年有余,但大概是精灵都对时间不太敏感,又或是最致命的罪孽没有完全被消去,使林谷的主人仍不肯放下半分戒心。

大战后的日子对精灵来说同样不太好过,好在瑞文戴尔独特的地理坏境以及风之戒的庇护,现在的林谷算是初具规模了。但就算这样,自己还是每天忙得焦头烂额,一整天下来累的够呛,更别说他了……

埃尔隆德从繁重的书件中抬起头,微微侧过身子细细打量着床上安静熟睡中的人

——他又瘦了。

自从那场战役中他的父亲不幸战死沙场后,他就不得不背负起前人未完成的重任,从此以一个王者的姿态带领着族人继续拿起武器奋勇抵抗,在硕大的中土保下一块生存之地。

幽暗密林的状况远不及瑞文戴尔,想必他也一定比自己更加幸苦地努力着。因为王不允许失败,如果失败,他将会成为亡国之徒。

而他这次之所以会来瑞文戴尔,是因为身上的伤实在没好透,才勉强挤出了那么几天时间来找自己帮忙。但如果他每天好好休息,那么这样的伤怎么可能还会拖到现在都好不透。

诶……真是让人操心,如果这样的下午再多一点就好了……

这么想着,持续盯着瑟兰迪尓发呆走神的埃尔隆德却没有发现床上的人早就清醒,现在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呢。

对视,沉默,尴尬。

正当埃尔隆德绞尽脑汁想找一个借口来为自己方才偷窥一般不符合身份的行为作出辩解时,当事人之一却径自移开视线,似乎不愿深究。

实际上不是瑟兰迪尓不愿深究,而是这一觉睡得实在太过舒服,又是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当然,还有他不愿意承认的——因为是在这个有些特殊的人面前……总之,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所以,我们伟大的精灵王……他……放松了警惕以至反应稍微慢了那么半拍。

或许我们可以简单概括成……瑟兰迪尓只是单纯睡懵了大脑重启速度没有跟上……

总之,比起埃尔隆德奇怪的视线,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睡乱了的头发。于是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梳子,开始给自己顺毛。

当事人之二埃尔隆德大人也不是傻子,看见瑟兰迪尓没有追究之意,他也松了口气,收回目光不再“欣赏”对方顺毛的动作,转而将注意力放在文件上。

然而还没等他完全静下心来批阅文件,头发上传来了一种奇妙的触感,埃尔隆德后知后觉才发现,那是梳子。

梳子……?!

伟大的林谷领袖又花了不少时间才消化了眼前的状况——是的,瑟兰迪尓正在给他梳头。

在认清了状况后,埃尔隆德本能地想要转过僵硬的身子拒绝身后的人——这实在太不符礼节了!至少他,还没有和其他人靠得太近的习惯。

“啧,别动。”似乎是觉察到他的挣脱,瑟兰迪尓有些不耐烦地说。

然而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依旧那样小心翼翼,缓慢而优雅,又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亲近。

“别动……以后我可就未必会有这样的心思了……”

这句话说得这样轻,似乎是喃喃自语,但埃尔隆德知道,他是在说给自己听。

话语本身没有感情,但是言者有意,听者有心,一句话竟能变幻出许许多多层意思来,而其中所包涵的无奈,也只有当事人才能体悟吧。

沧海桑田风云变幻,到头来都因这句话,将日后绵长的相思、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可能无法再相见的时光轻描淡写地概括。

是的,下一个这样悠闲的午后会在什么时候?下一次以这样的身份见面又会是什么时候?下一次如此亲昵的接触,又会等到多久之后?纵使精灵拥有永恒的生命和无尽的时光,但只怕以后再也没有这样恰到好处的午后,这样随意的见面,以及……这份绵长的心思了。

——所以,那就把握好现在吧。

这么想着的埃尔隆德还来不及有什么动作,尖锐的刺痛就从额前传至头部,进而蔓延到全身。饶是他这般稳重的性格,此刻也压抑不住低低呻吟出来,并且条件反射般地从椅子上弹起身子,捂着自己的头部,连连后退了几步。

因为……他的头发,被拔了。

左侧前额一撮不算太少的黑发,被瑟兰迪尓无情地扯了下来,而肇事者居然没有丝毫愧疚之意,歪着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埃尔隆德正想开口呵斥,不想对方却把玩着手里的那一小撮黑发,幽幽地开口,“真好,这样就算回去也能帮你梳头了……”

……啥?!

饶是正直无比的埃隆王此刻也无法阻止自己内心咆哮般的吐槽,但他终归是那个正直的埃隆王,碍于形象,他最终将内心千万句吐槽汇成了一个无比应景的动作——抚额。

哎……难得的一个下午就这么被毁了……

本来按着他的性格和脾气应当是这样想的没错。但不知是不是这个午后的阳光太过柔和,或者是初秋的风太过醉人,或者面前那人恶作剧得逞般的狡黠表情太过诱人,又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他那少得可怜的情商突然紧急上线了而已,总之,埃尔隆德做出了一个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的举动……

他从瑟兰迪尓手中取过了那撮黑发,小心翼翼地缠在了柔顺垂在他耳边的金发上。像儿时母亲为他梳头那样,将自己的黑发,与那人的金发绾成了极尽缠绵的一绺。

他的动作那么小心翼翼,却又带着小心翼翼的亲近。瑟兰迪尓大概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亲近弄得猝不及防,呆呆地站在原地僵硬地看着面前那人的动作。

其实本来以瑟兰迪尓的骄傲和傲娇是一定会毫不犹豫拒绝他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那么做,姑且就当他的傲娇突然之间掉线了好了,总之,瑟兰迪尓默许了埃尔隆德明显太过暧昧的举动,任由他在自己的头发上胡来。

黑色和金色,两个全然不相关的色系,此刻却无比柔和地融合在一起。像极了两个生命,在小小的一方天地里拥抱亲吻,抵死缠绵。

听闻人类当中有这样的传统:女子与心爱之人将彼此的一束头发绾成一绺,便可互成结发之好。

广博如他们,怎会不知道有这样的故事渊源?于是不知道谁先不自然地红了脸,而后另一个也跟着反应过来再也抑制不住脸上的热度。

伟大的埃尔隆德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他尴尬地低头想看看面前那人的反应。却只见他也一样抬起头在看自己,一样的脸红,一样地渴望着什么……像极了亲吻的角度。

于是像是受到蛊惑般不自觉地靠近,直到唇齿相依。

时间一定是在瑞文戴尔那些如画的峡谷和奔泻的瀑布中穿梭迷了路,要不然这一刻怎么会停留得这么长,长得让人产生近乎永恒的错觉。

这感觉太过美好,以至于直到那人发出甜腻的鼻音时,埃尔隆德才后知后觉地放过了他。然而没过多久,在鼻息轻喘间,两人又迫不及待地吻在了一起。

初秋,林谷最美的季节。在这间风景绝佳的书房里,他们安静地亲吻。

第二天,一早起来的埃尔隆德就被告知瑟兰迪尓王已离开的消息,(当然他无视了下属对自己左右前额头发不一样的发言)对于幽暗密林同胞的不告而别,林谷的领主并没有太大反应,似乎是早有预料。

他来到书房,意料之中地发现了瑟兰迪尓王留下的“ 谢礼”……当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份“回礼”。

林谷的领主毫不犹豫地从自己的右侧前额上……呃……扯下了一撮黑发,小心翼翼地和桌面上那绺用红线扎着的金发绾成了一束,然后温柔地将它夹进了书页中。

……好的其实有这么一个文艺的故事绝对不是我的错!你们一定很想问泡汉子这码事他妈和发际线有毛关系……我只能说,呵呵,你们猜到了开头但是没猜到结尾……

这个故事其实是这样的:由于埃尔隆德随意摧残自己的头发,不小心把控制发际线的那根头发(位于左侧前额)和控制掉毛速度的那根头发(位于右侧前额)都给拔掉了……所以…………事出有因啊事出有因……埃隆大人泡到了汉子失掉了头发……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啥?!你问我为啥瑟瑟没事?!你觉得人家像是随便扯头发的糙汉子么?!难道你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种东西,它叫做剪刀么?!


END

评论
热度(31)
  1. 喵布哒Rich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