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ET】律政师生

华夫森:

CP:埃尔隆德X瑟兰督伊


性向:BL


级别:全年龄


备注:HE 又名我的老婆是法官 一枚小小的甜饼


原梗来自微博,不过那条被删了……大意就是,法官审判的时候辩方律师忽然大喊一声:“我上课怎么给你讲的你都忘了吗!”


以及……小妹对法律完全不懂,考据党请不要太介意,轻轻地放过小妹吧QAQ


【1,


埃尔隆德迟到了五分钟。


这可不太好。毕竟他是原告方的辩护律师,而且今天也是这案子的终审。


可是当他推开法庭的门的时候还是要非常努力才能克制住扶额的冲动。


审判席上的三个人齐刷刷的站起来——尽管中间那个看起来格外不情愿——以手抚胸低头行礼:“老师好!”


埃尔隆德尴尬的笑笑,快步走到原告律师席上。眼见着全场的目光都黏在他背后,他大度地挥挥手:“都坐下吧,先开庭。”


很好。站在正中的瑟兰督伊满意的牵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被告律师脸色有红转白,再由白转青,在脸涨成绛紫色之前深吸了一口气。


“那么……开庭!”


【2,


中土法学院。清晨。婚姻法课。


“今天是大家第一次接触婚姻法。也是大家第一次坐在我,埃尔隆德的教室里。”埃尔隆德和蔼而狡狯的微笑着,翻开点名册:“不如我们点个名,算是大家认识一下。算作平时成绩。”


大家忍不住要鼓掌了。只有来自密林班的两个学生,加里安和费伦惊慌失措。


“……瑟兰督伊。”


没人答应。


“OK,密林班的瑟兰督伊,来了吗?”埃尔隆德又问。


还是没人答应。


“密林班的瑟兰督伊!班长呢?”埃尔隆德提高了声音。


“呃……瑟兰督伊发烧了,请假了。”加里安站起来,结结巴巴地说。


“你是班长?”


加里安觉得自己的冷汗都要掉下来了:“不……他是班长……”


“哦?我知道了。”埃尔隆德轻声说。不过他的眉毛可是快要扬到发迹线以上了。


【3,


瑟兰督伊一点也不喜欢婚姻法。他觉得他天生是处理经济案件的一把好手,而不是什么愚蠢的丈夫出轨,姐夫哥小姨子调情,公公婆婆岳父岳母分财产。


基于以上“充足”的原因,瑟兰督伊从来讨厌婚姻官司,现在如此,几十年前也是一样。所以,当他看到课程表上新开的婚姻法课的时候,他根本没打算去上课。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但是他没想到期中法学院忽然举行了一个什么学习风纪的活动,那意味着——期中考试。


从没上过婚姻法课的瑟兰督伊,卷子果然是一塌糊涂。埃尔隆德举着瑟兰督伊28分的卷子对加里安说:“请瑟兰督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要是他还想要这四个学分的话。”


【4,


埃尔隆德有点不高兴了。


他发现自己的学生,瑟兰督伊,这场离婚诉讼的主审法官今天颇心不在焉。


他忍着心里的怒火,不过他并没有伪装得非常好。至少,坐在瑟兰督伊身旁的加里安和费伦都发现了埃尔隆德不寻常的怒火,小心翼翼来回打量着不动声色默默冷笑的埃尔隆德和毫无觉察继续神游天外的瑟兰督伊。


“原告认为被告的出轨行为已经非常明显,并且,原告可以提供相关证据:被告与其他女性交往过当的照片和暧昧聊天信息的截图。”埃尔隆德说。


“哦。”瑟兰督伊的声音飘乎乎的,就像喝了酒。


“那么请原告律师播放证据。”费伦见形势不好,赶紧的救场道。


“好的。”埃尔隆德不满的白了瑟兰督伊一眼,开始播放幻灯片。可是瑟兰督伊牵起嘴角,灿烂地笑着看了他一眼。


“……以上。证据确凿,因此,根据婚前协议,完全过错方将不得获得婚后财产,也就是说,原告应当全额获得婚后夫妻共同财产。”埃尔隆德总结道。


“哦。那么就是这样了。”瑟兰督伊继续飘乎乎说。


尽管自己这一方要赢了,但是埃尔隆德还是狠狠的瞪着瑟兰督伊。他怎么了?他到底在想什么?今天早上还不是这样的。他明明知道,作为一个法官,在法庭上该怎么做,绝不是晕晕乎乎被律师牵着鼻子走!他觉得自己几乎要喷火了。


“等等,原告律师——”


【5,


瑟兰督伊在想埃尔隆德。


准确的说,是在想几十年前,那个溽热的午后,坐在办公室里的埃尔隆德。


他拿着自己卷子去找埃尔隆德,心里满是不屑。


“你需要补上你落下的那些课。”埃尔隆德说。


但是当他看到埃尔隆德笔直地坐在直背木椅里,白衬衣松松散散覆盖着结实的肌肉的时候,他忽然说不出话来了。该死的!这个人,瑟兰督伊恨恨的对自己说,他身上散发着一股要命的薄荷酒味。


“什么时候?”瑟兰督伊忽然期待起这些补课来。


他不知道,当他坐在埃尔隆德对面,埃尔隆德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时候,埃尔隆德心里的波涛。


埃尔隆德的目光顺着瑟兰督伊白净光滑的脖子慢慢滑下来。他的蓝T恤太大,让埃尔隆德的目光毫无障碍的顺着他苍白单薄的胸膛滑到衣服里面,直达那两个樱粉色的凸点,还有下面随着不安的呼吸而抽动的肌肉。也许是巧合,瑟兰督伊来之前刚洗了澡,身上还残留着沐浴液甜甜的奶香。


埃尔隆德觉得瑟兰督伊简直变成了一个黑洞,把他吸进去,毫不犹豫的,义无返顾的。什么师生伦理,什么道德情操,在那一刻全然灰飞烟灭。


“现在。”埃尔隆德咬着牙说。


瑟兰督伊总是不肯告诉埃尔隆德那天他的想法。但是此刻,在法庭上,瑟兰督伊的思绪忽然回到了那天。


他不知道埃尔隆德在那天之前多久没做过了,反正肯定很久了。他是第一次,埃尔隆德明明知道这一点,但他依然毫不留情地把他折腾得不轻,野蛮粗暴。他们几乎试过了每一个体位,遍历了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可悲的是,瑟兰督伊居然很喜欢这样的埃尔隆德。


可是让瑟兰督伊默许了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乃至第N次的,只不过是埃尔隆德的一句话。


完事之后瑟兰督伊又累又疼,趴在桌子上气都懒得喘。埃尔隆德坐在他身边,揽着他的腰,柔声问:“还能站起来吗?”


这就让他原谅了埃尔隆德原谅了他给他的一切累和痛。


【6,


然后瑟兰督伊的思绪悠悠飘回了现在。


他不是看不出埃尔隆德的气恼和不满。但是他没法控制自己。他的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他们在一起的场景,忍不住把埃尔隆德额头上流着汗把他的手压在背后的情动面容和此刻他裹在西装这道貌岸然的壳子里的严肃面容重叠在一起。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早在多年以前他就体验过了。


在那种关系持续了一个月、进入考试月之后,瑟兰督伊忽然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了。


“埃尔!”他气急败坏的大叫道:“我的婚姻法考试怎么办!”


“公事公办,瑟兰。”埃尔隆德挑起眉,笑着说。


“别跟我玩这一套!”瑟兰督伊一把掀掉了上衣,“说,你接不接受学生色诱?”


“如果你把色诱我的精力用到学习上,你的婚姻法估计得是整个校区最好的了。”埃尔隆德和蔼的笑着说。


“哦!我讨厌婚!姻!法!”瑟兰督伊一字一顿大声说。


“我知道,而且我知道你喜欢经济法。”埃尔隆德说,“不如我们换个方式。听好瑟兰督伊,现在有一个案例,A男和B女是一对夫妻,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意,并且都是大生意。而A现在出了路线问题,公司可能不保。但是B却于此无关的。A想要保全自己的公司,他有两个月时间,他可以利用他的妻子。你说,他怎么办?”


“呃……”瑟兰督伊目瞪口呆的望着他。


“你可以查查你手上的课本,然后告诉我答案。”埃尔隆德循循善诱。


瑟兰督伊很想不屑一顾。可是他的脑子已经顺着这个问题飞到了课本上。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瑟兰督伊觉得,眼前这个人在心里的地位,恐怕不只是床伴那么简单了。


【7,


“等等,原告律师——”


一直安静的坐着,并且对出轨供认不讳的被告律师忽然志得意满的站起来了。


“我们这里有一份您刚才所说的婚前协议。如您所见,这份协议是手写的。尽管手写文件一般来说是具有法律效益的,但是婚前协议,是需要公证的。而这一份协议,是未经过公证的。”被告律师傲然的嘴脸让埃尔隆德的助手林迪尔简直想冲上去揍他一拳了。


“因此,法官大人,您有理由判定,这份离婚协议是无效的。因此,即便我方被告人存在出轨事实,被告人依旧享有分割婚后财产的权利,并且,应当夫妇平分婚后夫妻共同财产。”被告律师盛气凌人的说完,得意的瞟了埃尔隆德一眼。


“恩,说的也是……那就……”瑟兰督伊歪着头迷糊的微笑道,举起了小锤。


埃尔隆德忽然站起来,把卷宗往桌子上一摔,训斥道:“也是什么!你忘了上课的时候我怎么给你讲的了吗!”


瑟兰督伊一下子清醒起来。


“这份婚前协议的签署时间是十五年前。根据现行惯例,协议应该按照当时的处理方式处理——那时候手写的协议是不需要公证就有效力的。因此,被告方的论点不成立。”瑟兰督伊说。


“我宣判,婚前协议有效,原被告离婚,原告获得全部婚后财产。休庭!”


终于一锤定音。


【8,


晚上,埃尔隆德和瑟兰督伊家。


“你今天怎么了?开庭的时候走神了吧?”


“可是根本没造成什么损失啊?”


“是吗?”埃尔隆德很想对他翻个白眼:“我怎么觉得,要不是我提醒你你就要造成损失了呢?你的婚姻法到底有没有好好学过啊?”


“你还好意思说?”瑟兰督伊此刻来了精神:“是谁给我补课,最后还是把我的婚姻法挂了的?”


“我只是希望你通过这件事得到一个教训……”埃尔隆德叹了口气,声音柔和下来。


“教训?难道是说考试通过和泡到老师不可得兼?”瑟兰督伊挑起眉,讽刺道。


“看来你还是没有得到应得的教训……”


“哦?是吗?”瑟兰督伊的粗眉也要扬到发际线里了,这可真不容易,“可是我觉得,泡到老师比考试通过重要多了,毕竟,考试天天有,可是你,是我的唯一。”


“……!”埃尔隆德愣住了。然后他猛地把瑟兰督伊按倒在沙发上:“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让你当初的决定看起来更值得一点呢?”说着,他的吻落在瑟兰督伊颈间和胸膛。


“够了埃尔!明天还要上班……”瑟兰督伊喘息着抵抗。


“哦得了吧瑟兰!明天是星期六!”


【fin】



评论
热度(118)
  1. 喵布哒忙到吐魂的华夫森 转载了此文字
  2. 狐狐的喵忙到吐魂的华夫森 转载了此文字
    嘤嘤  这种虐中带甜的甜饼好好次
  3. 时遂之森忙到吐魂的华夫森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