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架空]魔戒ET 双雄记1:远来的都是客 (全)

gabi:

·Chapter 1 远来的都是客


瑟兰迪尔先生并不具备多少讨人喜欢的特质。他性情傲慢,言辞刻薄,在不高兴给人面子的时候是半点也不肯赏脸;他喜好并拥有大把珠宝金币,却肯为了人家欠下的半个铜子儿去干上一架;他还记仇,和他打交道之前不翻翻族谱算算亲朋那可真是拿性命冒险……就连以宽和文雅闻名的盖拉德利尔女士提起这位先生也只能说上一句“他令人难忘”。


可见,他还能在社交圈里备受推崇完全是托了他父母的福——石破天惊的美貌可真是最可贵的一样资本。


此时,这位金光闪闪的大人物正微微侧脸,礼貌的听着身边的女士说话,从头到脚彬彬有礼得堪为表率——对方已然神志不清,两眼晶亮,脸颊发红,声音都在发飘——极其熟悉金发贵族的人却能从他微微收紧的面部线条看出此人耐心已然告罄。


“可怜的爱洛伊斯。”站在远处的一位红发夫人轻声嘲笑道,“这是多么的发痴哟。”她穿了一身绿色与褐色相间的长裙,浓密的长发束在脑后,鼻尖微皱面带嘲弄时越发显出妩媚的英气。


“公道些吧,我的好伯爵夫人。”她身边的女伴一头黑发,体态袖长,柔声细语。“她还是第一次和瑟兰迪尔先生说话呢。”


瑟兰迪尔位比王侯,美则美矣、却气势太盛,每每让人既移不开眼却又莫敢与之对视。如今他虽然早已不是宫廷新客,却仍然鲜少有人见了他能维持常态。


“您说得没错,”红发夫人俏皮的挑起一条眉毛,“可刚刚那位巴金斯先生也是一样。我得说,霍比特人虽然住的简陋,风度却是一点儿不打折扣。”


“我们这些可怜的女人,目光所及不过寥寥几处。谁又敢说自己对别人了解多少?”黑发夫人机灵的把话题引向更安全的地方。“说到霍比特人,我听说他们都是住在地洞里?”


“我也听说了。可这真难以置信。我们为什么不过去看看他们……的头发和耳朵?他们那么小,”红发夫人眯起眼睛,用看宠物的目光打量着远处一头卷发、面有窘色的矮个子青年,他活像一只陷入天鹅群里的鸭子。“我甚至不用弯腰就能看到巴金斯先生头顶的发璇儿。这种机会可不常有——”


黑发夫人来不及阻止朋友的恶作剧,那位性情活泼得有些过分的女士又改了主意,“甘道夫先生——您真是稀客!”


“您好,伯爵夫人。”一身灰色长袍的老者微微欠身,“您好,子爵夫人。”他得到了双倍的回礼。“看到你们气色这样好,我真是高兴。”


“您可是又去了世界的尽头?要在文明的世界里见着您,实在是太难了。”红发的伯爵夫人笑吟吟的伸出手,“既然回来了,您可得入乡随俗。”


灰衣老人彬彬有礼的亲吻了贵妇人的手背,“您的欢迎总是这样讨人喜欢——只是我恐怕得付出好些代价才能偿还您的致意,可对?”


没有人算得清甘道夫的年龄。他似乎一直都是这副和蔼的老态,眉眼微垂,肉呼呼的大鼻子压在薄削的嘴唇上——也许年轻的时候这两片嘴唇有过刻薄精致的线条——笑起来带着股温和无害的傻气。但倘若他愿意——就像是此刻——微皱的双眉和深重的抬头纹便能让这张脸显出威仪。


伯爵夫人怔了片刻才再度开口。“陛下常说,您是王国第一智者……别急着反驳,大人。巴金斯先生一直看着您呢——他居然都没去看瑟兰迪尔先生。若是说他和您没有交情,我却是不信。”她绿色的眼睛毫不退让,几乎要因为兴奋而闪光了。“您肯赏脸把我们引见给他么?子爵夫人和我都被他可爱的卷发迷住了。”


子爵夫人看着瑟兰迪尔微卷的、溪流般闪光的金发,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有些气闷,请原谅,甘道夫先生。”她挽住了同伴的胳膊,“陶瑞尔,您能陪我去花园透透气么?我真不希望基利堂弟一来就看到我惨白的脸。”


同伴冰凉的手让伯爵夫人汗毛倒竖。她受惊似的吸了口气,脸颊连着嘴唇都变了颜色。过了好几秒她才接了子爵夫人的话头。“当然。失陪了,甘道夫先生。”


 


有些人生来就能让人联想到阳光、鲜花、小动物之类让人愉快温暖的东西。瑟兰迪尔的心肝宝贝独生子莱格拉斯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被父亲爱称为“绿叶”的少年生母不详,但见过他的人都认定那位女士非但是绝世的美人儿,还有着惊人的勇气、底气和好脾气——莱格拉斯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为年少,也因为一直被权势强大的父亲保护的很好,自然或者人力还没来得及侵蚀少年五官柔和优美的线条。是以他虽然面目酷似瑟兰迪尔,但很少有人能第一眼就看出他们的血缘关系。


甘道夫饶有兴致的看着少年彬彬有礼的应对着蜜蜂似的凑成一团的小姐们。那一头金发在阳光底下自带光晕,仿佛少年轻身一跃就能飞上天去;只可惜他虽然笑容可掬,却不带丝毫热情。


黑暗森林首领敢公然放到人前的心爱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只柔软无害的小鹿?


“甘道夫先生——”


霍比特人声音压得很低。唯恐灰衣长者听不到,他还特意扯了扯对方的衣角。


灰衣老人转过身、友好的半弯下腰和他对视,“巴金斯先生?”


“叫我比尔博就好。人人都这么叫,我是说,在我的家乡。”矮个子青年微微皱着脸。霍比特人生性乐观开朗,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恶意反应迟钝。大厅里的招待显然并不怎么令他愉快。“我很感激您把我从那里救出来。”他甚至懒得去调整用词,“您是个好人……可这样不对。”


甘道夫眨了眨眼,隐藏在长须里的嘴角微微挑起。


“您这是偷看。”霍比特人态度严肃。这令他的面包脸越发可爱。“而那位先生没有允许您这么看着他。”


“王宫的花园不大。”甘道夫带着笑回答道,“能隐藏起来的地方更少。亲爱的比尔博,这是个偶然的巧合。”


比尔博·巴金斯仍然皱着眉,嘴唇绷出向下的弧线。他是典型的霍比特人,正直善良,完全不符合王宫的美学。


但显然他也被瑟兰迪尔美丽的孩子迷住了。


美色真是不讲道理的武器。


“那位年轻的绅士不会介意。”甘道夫一边发着不着边际的牢骚一边耐心劝导,“身为黑暗森林首领的独子,他生来要受万众瞩目。”


霍比特人仍然皱着眉。片刻之后他突然像被雷轰了似的,眼睛嘴巴张得老大,头发都竖了起来。“他是……瑟兰迪尔的儿子?”


这可怜的孩子省掉了多少修饰语啊。灰发的坏心眼儿老头暗笑,“正是他,我的朋友。”


巴金斯眉间都是竖纹,吧嗒着嘴,手指捏个不停,一副由衷的苦恼模样——甘道夫猜他正在懊恼没带上烟斗——好半天他才磕磕巴巴憋出一句,“那他一定过得很辛苦。”


老先生表情微妙的双眼看天,含糊其辞的“唔”了一声。


“……虽然看起来不大像,”巴金斯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远处的金发少年,不怎么甘心的评价道,“也许我们并不能了解其他人的生活。”


“谁说不是呢。”甘道夫轻声回答。“您并不曾与瑟兰迪尔先生本人打过交道?”


“是的,我没有。”霍比特人一脸“幸好我没有”的表情。


他的旧相识名声到底是差到什么地步?!甘道夫暗忖。“我们太容易被眼睛和耳朵蒙蔽了。”


“可不是。”霍比特人不知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里蹭蹭直冒火。“刚才我还听到有人说,‘霍比特人住在洞里’。见鬼,甘道夫先生,您去过夏尔多少次?您可曾有哪一次见着地洞?我们又不是土拨鼠!”


这会儿他们俩已经远离了刚才窥视绿叶小王子的地方。巴金斯没了忌讳,声音拔高了不少,一头呆毛精神抖擞。


然而,王宫大概实在是和霍比特人性情不合。几乎是立刻,可怜的巴金斯听到了低沉的笑声。“坏心眼儿的老朋友,既然您是霍比特人的常客,为什么竟不曾为热情接待过您的地主们效劳、好好宣扬一番夏尔的风貌?”应声而出的老人一身白色法袍,看起来和甘道夫差不多年貌,却骄矜贵气得多。“您好,巴金斯先生。萨鲁曼乐意为您效劳。”他有礼貌的欠了身、向霍比特人问好。


巴金斯困窘的还了礼,下意识的看向灰衣同伴。他本能的不太喜欢这位礼数周全却不怎么可亲的陌生人。


“这是我的同门,萨鲁曼大师傅。”甘道夫上前一步拥抱了白衣人,体贴的给巴金斯解围。“好久不见。唔,瞧这身法袍——我该祝您步步高升么?”


萨鲁曼对老伙伴的揶揄报以一笑。“您真是讲交情。我有个好消息,老朋友,瑞文戴尔领主到了。”


“当真?”甘道夫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喜。“啊哟,我的好巴金斯先生,您崇拜的林谷领主,今天您要见着真人了。萨鲁曼老伙计,您一定给我们俩留了足够好的位子,可对?”


这脸皮厚的让萨鲁曼大师傅也不由侧目。


甘道夫浑然未觉,拉着从来不会被负面情绪纠缠太久的霍比特青年脚不沾地的直奔大厅而去。一俟离开萨鲁曼的视线,灰衣老人脸色便阴沉起来。盖拉德利尔夫人刚刚回了萝林领地。埃尔隆德偏是这时候来到王都,他到底是无心、还是有意?


 


 



评论
热度(140)
  1. 喵布哒gabi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