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迎春小故事—床下之盟外篇

++洋白菜的羊圈++:

(又是一个乱来的没逻辑的故事!喝水慎入233)


  “奇怪的事情?”斜靠在躺椅上的精灵王,拿着酒杯,慵懒地说道。站在他前面的两位精灵,身着猎装,年长的是卫队长加里安,年轻的一位叫做古灵。


  他的卫队长欠欠身,说:“是的,让发现人来跟您说吧。”


  “那是从三天前的夜晚开始。”红头发的精灵小哥面容还稚嫩,他说出了当时看到的情况。


  每晚,月亮行进到最高点的后半夜,总有一队人马,在花园的后门偷偷交接物品,趁着月光古灵看到他们古朴的大木箱搬上搬下,小心翼翼。


  瑟兰迪尔愤怒了。“居然有人在我家里偷东西吗!为什么不马上示警?”


  “不是的……他们是在往王宫里搬东西。”年轻的守卫顿了顿,说:“我从衣着打扮和样貌特征看,似乎是林谷的精灵。”


  瑟兰迪尔摸着下巴思考:埃尔隆多数的家产都搬进了黑森林,还有什么东西需要鬼鬼祟祟地从后门进来?说实话,他们最近出了一点点问题。


  瑟兰迪尔的情潮大概已经有半年没有出现过了,热乎乎,黏哒哒的情侣模式很久没有在他们两个人之间,迅速进入朝夕相伴的老夫老妻模式,难道就这样进入倦怠期?


  等待他回答的两个精灵站在下首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的国王,高贵美丽的精灵王气息忽然冷冽起来。


  “今晚一探究竟好了。”在此之前去探探埃尔隆的口风。


  作为精灵王的伴侣,林谷的领主大人埃尔隆日常的生活并不忙碌,他本来就是个兴趣广泛,爱好庞大的文艺系精灵。在中州大陆和平的日子里,不用担心异族的入侵,战火的蔓延,只专注自己的小家庭就好。最多的事情就是打理好家事,安抚好爱人,种花种草,吟诗唱歌,有空想想自己外嫁的女儿,惦记一下出门在外的儿子。


  瑟兰迪尔最近和他处得……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就是很微妙。原本作为催化作用的不定期爆发的情潮似乎消失了,精灵王原本就对这种没节操的体质很无奈,觉得羞耻,现在没有了干扰,他可以维持一如既往的矜持高傲。有时候埃尔隆想直接推倒他,又担心他事后翻脸把自己赶出去。


  情侣间的爱爱很正常啊,心思细腻敏感的领主大人面对精灵王冷冽的眼神就……强硬不起来。总得想些办法把他纠正过来,希望传说中的东西这次有用。


  书房的门被推开,金发的精灵王迈着大步走进。他穿着宽松的袍子,披散头发,没有其他装饰,平常居家的打扮十分清爽。


  他直接走到埃尔隆的书桌,坐在桌面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伴侣。


  “有什么对我说的吗?”


  “……没有啊。”领主大人摸不到头脑。


  “最近是我们的什么纪念日要庆祝吗?”


  “……也没有吧,你的生日在4月,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第一次结合的日子都不对。”


  “真没有?”


  “瑟兰迪尔你是看上了什么?说出来我送你。只要不是太离谱。”


  瑟兰迪尔羞恼了,“那是我记错了吧!”他站起来大步走开,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像一阵风。


  鬼鬼祟祟,又不让我知道,难道不是特殊的日子要给我礼物惊喜吗!难道是你自己在偷藏私房钱吗!!如果我抓到你的尾巴……埃尔隆,我不会轻易的原谅你!


 


  夜晚。


  今天的月亮很好,精灵出色的夜视能力让瑟兰迪尔靠着微弱的月光也能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花园后部,橡树交错而成的门那边,一队人马陆陆续续扛着箱子走进他的花园。


  果然在搬东西……还不少。要送到什么地方去?


  戴着黑色斗篷的精灵们小心翼翼,把手里的箱笼搬运进入宫殿,七拐八弯,走到尽头的一个秘密的小房间。


  瑟兰迪尔没想过,在自己的眼皮下面,能有这么一个秘密的房间,堆放着这么一大群来路不明的东西。房间不算大,也就三四十个平方,全部是暗沉沉的木箱。


  打开箱子,并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物品。有一些像酒瓶,但装的液体居然会冒烟;有一些像刀剑,但材质不是金属像玉石;有一些像书,但打开一片空白。


  到底是什么?


  坐在箱子上发呆的瑟兰迪尔翻到一封信,上面潦草的字体勉强可以看懂。


  尊敬的领主大人:


  遥远东方流传过来的这批珍贵的物品呈上,千万不可让第三人打开。您来信寻找的东西应该就在其中,可以帮助您实现您的愿望,只用一颗小小的药丸,可以征服您那位高傲的夫人,传自古老的东方日出之国的地方,名字叫做春药。


  嫉妒的怒火烧了起来,呵呵,呵呵!瑟兰迪尔手在发抖,埃尔隆居然敢当着他的面爬墙。他迅速地在箱笼里翻找,想找到那颗该死的药丸。烦躁的情绪充满他的身体,他抓过一个看起来像酒瓶子,闻起来像酒,尝起来像酒的液体灌了下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埃尔隆走进房间的时候,傻眼了。


  他的秘密小房间,已经是满地狼藉,乱七八糟。箱子被翻的东倒西歪,最要命的是,瑟兰迪尔站在房间中间。


  他……看起来很奇怪。还没等他开口,精灵王冲上来抱住他,双手揽住他的脖子。红晕遍布脸颊,蓝色的眼睛水汽十足。领主大人可以闻到他红色的菱唇里散发出一种,奇异的果香。


  “埃尔隆~~”撒娇一般的口气,下一秒变的恶狠狠;“该死的混蛋!”直接用额头给了领主一下,撞的对方呲牙咧嘴。好,好疼!这是从山下的矮人王丹恩那边学来的招数吗?!


  在埃尔隆弯腰忍痛的时候,瑟兰迪尔不知道随手抓了什么东西,摇摇晃晃冲了出去。精灵王的动作太迅速,依稀看起来轮廓都和日常不一样。


嘹亮的歌声从走廊上传来,瑟兰迪尔竟然唱起了歌。如此可怕的表现,埃尔隆不禁想到最坏的方向,他,难道,翻着这里的东西,吃了点啥?!


  这批物品是从一个巫师那里收缴来的,为了取得宽恕,巫师写了一封谄媚的信件。这些物件来源繁杂,很多带有诅咒,或者乱七八糟的魔法,埃尔隆担心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所以只是秘密地运进来打算先做一轮清理。当然,其中他也有私心,传说中,古老东方可以让人激情勃发的春药,而且一颗一劳永逸。


  走廊上的其他人的惊呼和尖叫声,埃尔隆不得不冲了出去,他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花园的喷泉上,瑟兰迪尔唱着歌,搂着雕像跳起了舞。他的袍子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个角落。一群闻声赶来的精灵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国王发神经。


  个子高挑的精灵把他长长的金发捋到前胸,抛了个媚眼:“我美吗?”


  下面的女官和守卫队员凌乱了。


  “想看我衣服下面是什么吗?”他开始解领结的扣子了。


  埃尔隆冲上去直接用自己的披风一把包住他。正高兴着被人阻碍的精灵王对他拳打脚踢。


  “大家……哎哟!先回去,我来照顾……疼!他今天喝的酒有点疯,大家当做没看见,没看见!”


  所有的精灵连忙点头,作鸟兽散。废话,要是知道自己的丑样被人看到,羞恼的精灵王恐怕会把大家关在宫殿里一千年,陪他一起宅到流言和绯闻变成传说故事。


  “我们回房间,只跳给我看好不好?”


  瑟兰迪尔看着他,嘿嘿地笑了,好像看穿了一切,张开手要抱。埃尔隆认命地把他横抱起来,关进房间里应该闹不出幺蛾子吧。


  一路上,埃尔隆总感觉似乎他遗漏了某个关键点,忽略了什么,但是注意力被怀里的精灵王吸引过去,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眨啊眨,自己的身衣袍感觉到有毛茸茸的东西动来动去。


  刚走到房间门口,瑟兰迪尔金色的头顶上冒出了一对耳朵,黑色的软绒毛,灵活地抖抖。


  埃尔隆吓的脚下一个跌列,差点把人扔出去。瑟兰迪尔顺着力道灵巧地翻身落地。


  “说好的跳舞。”说完,他就拉开窗子,在月色下跳起了……脱衣舞。


  白皙的手指抚摸过身体,松开扣子,解掉绑带……一件,两件,轻飘飘的衣物全部掉落在地上,所有的遮蔽消失,展露的是无暇的身体。


  埃尔隆发现男人真是没节操的动物……他奇妙的心动了。月光的照映下白玉一样的身体发出莹白的光,随着他吟唱的节奏扭动。纤细的腰肢,笔直修长的双腿。


  靠近的气息甜美,精灵王用牙齿咬掉埃尔隆领口的扣子,伸出舌头在喉结上舔了几下。


  更奇异的是,头顶的一对耳朵,身后的尾巴,他化身成一只猫。埃尔隆用爱抚的方式摸他的下巴,尾巴翘了起来,呼噜噜噜的眯着眼睛,看起来爽的不行。


  蓬!耳朵变成羊角,长尾巴变成短尾巴。


  “你……是不是吃了春药?”变身体质难道是爽到不行就变?


  “春药是什么?我只知道春天,我们去踏青好不好?去野餐,坐在鹿上面游览风光,春天酿的酒也好喝。立刻!马上!我们出发去孤山,告诉那群毛茸茸的小矮人春天来了!”这样喊着的瑟兰迪尔直接忘记了跳舞,光着身子要朝房间外面冲。


  埃尔隆快疯了,瑟兰迪尔一意孤行,又吵又闹,宫殿的房顶都快被他吵翻了,实在不行埃尔隆只能把他打包带走。真是从未有过的怪事,夜风寒冷的大半夜,黑森林的精灵王和林谷的领主大人,乘着一辆马车离开宫殿跑进黑森林。


  “啊,春天,美丽的春天!”甩着松鼠尾巴的精灵王趴在马车的窗口往外抒发情感,陶醉在自己的思绪里。埃尔隆真心祈祷药效快点过去!实在不行他还是先去找下甘道夫或者瑞达加斯特解决一下这恐怖的状况,还有就是当精灵王清醒来真的不知道他会不会砍死自己。


  道路崎岖,黑乎乎的森林里一片寂静,只有精灵们流下的小路的道标在散发微弱的光芒。在埃尔隆驾驶马车的时候,瑟兰迪尔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车厢里爬了出来,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他,在他耳边吹气。


  “你知道吗,我就是春天,你喜欢我吗?”


  注意安全驾驶啊,喂!


  “春天很喜欢你,来上小春天好不好?”软软的舌头伸进耳廓里舔个不停。这么甜美可爱的要求……


  “……好。”埃尔隆决定顺从自己算了。


  神秘,幽暗的黑森林深处,停有一辆马车。埃尔隆脱掉自己的衣服,瑟兰迪尔早就把自己的也扒的精光。我真是疯了,不对,是我们两个疯了……


  精灵王躺在他身下,双手把自己的腿打开到最大,私密的部分完全展露在他眼前。半勃起的的分身,小巧的双球,还有下面准备好的密花,已经微微张开,冒出晶莹的水滴。


  瑟兰迪尔直接用手指撑开穴口,发出求欢的邀请。


  不用任何前戏,埃尔隆光看着就硬了,直接扑了上去。


  滚了一个晚上的埃尔隆才发现天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大战几回合的瑟兰迪尔累的动都动不了。小鹿尾巴和耳朵都耷拉着,十分的可爱,领主忍不住摸了几把,这样子也不错……


  “送我回去。”蜷缩成一团的瑟兰迪尔扯着披风盖住身体,闷闷地说道。埃尔隆僵硬了,他是不是该道歉,但是这种情况并不是他想的啊……


  离奇失踪了一个晚上的精灵王和领主大人归来,似乎身体和精神都恢复了原样,黑森林的精灵们都松了一口气,只有埃尔隆的心好像寒冬的霜雪飘零。


  他硬着头皮跟着瑟兰迪尔来到那个最开始的小房间,满地的碎片还没有整理,看来爱人要在这里对自己兴师问罪。


  “我很抱歉……”他就看着瑟兰迪尔在废墟里抄出一把黄金剑,举起来停留在了半空。


  “你怎么让我这么丢脸啊啊啊啊啊啊!!我还要出门吗我还有脸面吗!!有了我还去勾搭别人你算什么回事!让你不要碰我你就不碰,能霸气点吗,能吗!!只有床上硬的起来!!我也想被你压着征服啊啊啊啊!!!”


  瑟兰迪尔的咆哮声在房间里回响。


  “倪美尔之剑……”埃尔隆喃喃地说。真理之剑,通体黄金铸造,用女神的眼泪所幻化的七颗宝石作为点缀。所持者必真心,所指向必吐真言。


  瑟兰迪尔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大惊失色,直接把剑扔给了埃尔隆,对方下意识地接住了。


  “瑟兰迪尔总是那么高傲,我能碰吗还是不能碰吗每天考虑这个问题好纠结啊!情潮发了才需要我,我是解毒剂吗平时的存在感好弱啊,能有门口的鹿在你心里有存在感吗!!我纠结啊头发快没有了!!即使我是医者之手也治不好脱发啊!!”


  埃尔隆也喘着气把这把剑扔了出去,叮叮当当,黄金剑又淹没在废墟里。传说,这可是引发了王室争斗同室操戈的流血之剑,果然名不虚传。


  两只精灵大眼瞪小眼。


  瑟兰迪尔的眼神在漂移,他心虚地不敢直视对方。埃尔隆咬牙直接扑过去,抱住自己的伴侣吻了下去。气息纠缠在一起,舌头相互舔弄着,确认对方的存在。


  “不需要情潮,我喜欢你碰我。”


  “我也想随时可以碰你……”


  “只有拿到剑才会说真话吗?”


  “不会,以后永远不会了。”


  誓言消失在紧贴的唇间,甜的发腻。


  虽然事情有点失控,虽然过程有点曲折,还是,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今天,我在群里说:大过年的,领主必须和大王一起过,在床上滚过一年!小伙伴快提供梗!我写!


  A:我要看跳舞,脱衣舞!


  B:我要看变羊,揪羊尾巴!


  C:我要看变猫!


  A:变兔子!女装!


  D:我要看春药!


  好吧……满足你们!一群饥渴的小XX!!所以诞生了这个乱七八糟的爆笑故事……反正,他们就是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至于肉版,嘿嘿会有的。


  在此,祝愿所有的白菜的读者,喜欢ET的小伙伴们羊年都皆大欢喜!喜气洋洋!!! 


  彩蛋?故事之外的故事:


  重新回到亲亲密密的精灵王和领主大人,下令封了这个房间。卫队长加里安带着一小队精灵守卫来执行。


  A:这里好乱。


  B:好像很多很贵的东西啊,都不要了?


  C:说封就封,那么多废话呀。


  A:这把剑好漂亮。哇啊啊啊啊啊啊!加里安队长好帅啊,我好想推倒啊!好想晚上摸进他的房间酱酱酱啊!为了成功我已经约好了EDF一起行动啊,XX你不加入吗?


  大家傻眼了……


  死寂一片。


  加里安:A,你现在跟我出来一下,还有谁,帮我去喊一下EDF。


  果然,这真是一把不详之剑!



评论
热度(189)
  1. 喵布哒++洋白菜的羊圈++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