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布哒

一生ET一CP

[TE/AL]婚礼这件小事

Royila:

-托尔金系列同人,CP;Elrond/Thranduil无差,Aragorn/Legolas无差


-OOC,为了写甜文搞了很多时间上的BUG别在意。小甜饼,分级G


-召唤爬墙的小伙伴们回家TvT


 @Puremoon 




“这全是你的错”Thranduil面色不善地抱怨着
“梵拉作证,”Elrond的语气平缓,不为所动,“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你居然记得那么清楚”
“这就是你的责任,Elrond”Thranduil眯着眼,“要不是你跟我说起了Aragorn,我今天就不会在这里,准备着经历一场噩梦,你早该预见到这一切的”
“我不认为这和我有什么关系”Elrond努力扳起脸,却还是在想到那对年轻人时露出了笑容,“我向来对年轻人之间的事束手无策”
Thranduil叹了口气,像是不得不接受了命运的捉弄,他望着窗外迷人的景致,恍若仙境,和密林完全不同,“没有想到Legolas的婚礼会在这里举办”
“谁能想到呢?”Elrond走到他身边,和他并肩站在窗前,凝视着这片已注视了千年的景色。

Rivendell被欢乐而紧张的气氛笼罩着,精灵们上上下下地忙碌着,准备着这大概是千年内中土最引人注目的婚礼。而Lindir简直陷入了永无休止的焦虑,他为筹备婚礼忙的焦头烂额,安置远道而来的客人,清点礼金,布置宫殿,准备庆典,还要不时解决一下客人们之间的小小纷争,应对一位挑剔的精灵王,想到这里Lindir有些烦躁地叹了口气,繁重的事务让他担忧地几乎无法入眠。

与Lindir的崩溃相反,婚礼的两位主角却非常放松。Aragorn也有一阵子没有回到Rivendell了,这片熟悉的土地承载着无数童年时的回忆,他和Legolas,有时还有双子或者Gimli,一起在繁茂而安静的森林里游荡,骑马飞驰在平原上。没有了来自黑暗的威胁,暂时摆脱了永无休止的政务和文件,他们都知道这样的日子是多么珍贵。
至于婚礼……“我们不用去,你知道的,帮点什么忙吗?”Legolas问着身边的Aragorn,他俩正蹲坐在一棵大树上,看着几只小鸟在窝里蹦来蹦去。
“不用担心,”Aragorn换了个姿势,颇有兴味地看着一只小鸟撞倒了另一只,“Lindir会解决一切的,而且他有点,嗯,控制狂,他不会乐意别人插手的”
“真不敢相信一位人皇竟然看着几只小鸟看了这么久,他们居然还会拥戴你”Legolas搭上Aragorn的肩膀,装出怀疑的表情,但没藏住微微上扬的嘴角
“它们让我想起小时候,同Elladan和Elrohir打架,在地上滚来滚去,Arwen总是担忧地现在一边看着我们”Aragorn笑着指指闹成一团的雏鸟,“他们都是我的家人”
“所以你就回家来了”Legolas轻轻地说,看着黑发男人变的温柔的表情
Aragorn握住自己肩上的手,安静地看着闹累了的小鸟们互相轻轻啄着羽毛。

Lindir正在决定婚礼餐桌上摆放的花束,确定送来的酒的数量,却又被精灵王派来的人打断,Thranduil把他请去询问准备的情况。
他走进屋里的时候,几乎控制不住要咬牙切齿,精灵王自从大驾光临了Rivendell,不仅Lord要每日奉陪,自己更是每天八次地被召去询问进度,而Thranduil还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正是拖慢进度的唯一元凶。
“King Thranduil”Lindir行了礼,转向Elrond,“My Lord”
精灵领主对他点点头。
“准备的怎么样了?”Thranduil语气平淡,可是Lindir还是很容易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自然。
“差不多了,陛下。”
“什么是差不多了?”Thranduil不满地说,修长的手指在扶手上敲击着
“恕我无礼,陛下,实际上我现在急需去处理一些工作,如果您没有什么真正要紧的事情的话?”
“好了,你去处理吧,Lindir”Elrond适时站起来,用眼神安抚着眯起眼睛的Thranduil,“我送你出去”

一走出精灵王的听力范围,Lindir便轻轻地说,“抱歉,my lord”
Elrond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在意,“Thranduil最近比较紧张,你要理解他”
“紧张?”Lindir有点困惑地询问
“和Legolas有关的事,他都会很紧张”精灵领主像是想到什么,微笑起来,“他毕竟是一位父亲”
“可是King Thranduil不止一次说这场婚礼会是一场噩梦,”Lindir的表情很微妙,“他表现的更像是一种妥协”
Elrond的笑意更浓,“他可能在后悔当年多说的一句话,要知道今天这场婚礼差不多算是他一手造成的”
Lindir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很可笑,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但是他并不是妥协,”Elrond接着说,“他明白现在的Legolas很幸福,而他也从不会要求更多了。只是这么多年的分离,他已经忘记怎么坦率地表达感情了”
“请多体谅一个手足无措的父亲吧。”
这是领主转身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Elrond回到屋里的时候,Thranduil正在斟酒,看起来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瞥了黑发的精灵一眼,“你又去多嘴了”
Elrond没有回答,只是坐到他身边接下他手里的酒杯,喝了一小口,有点惊喜于酒的浓郁而熟悉的口感,“这是你从密林带来的?”
Thranduil只是抬了一下眼,“这次带了不少酒过来”
“嗯,Rivendell也有不少好酒,不必特意带酒来”Elrond的心里充满了奇怪的暖意,想着自己曾在信里提过对密林美酒的怀念
“婚礼当然要用密林的酒,这里的酒太淡了”Thranduil专注地品味着自己手里的酒,却感受到黑发精灵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他抬起头,看见Elrond温和的面庞,睿智而犀利的双眸,柔顺的黑色长发——他看了几千年的面容,他倾身吻住Elrond淡色的唇,把一声细小的“谢谢”吞入口中,啃咬他的唇,用柔软的舌勾勒着他嘴唇的曲线,缓慢地摩擦着,探进他的口腔,吮吸着他嘴里甘美的酒香。
Elrond抚摸着精灵王的脊背,想起他们的第一次接吻,那是在战场上,他们在军营里疯狂地接吻,在昏暗的光线下把对方碾在自己的怀里,带着失去的伤痛,他们身负责任,背负希望,不得不离别。
他还记得当时的感觉,痛苦而绝望,仿佛在烈火中被炙烤。而现在,现在只有平静和舒适,经历了太多悲伤的两个灵魂,回到了彼此身边,疲惫和安心同时蜂拥而至,让人只想闭上双眼。
“居然走神”Thranduil不满地离开他,手却仍在他的肩上摩挲着,相触的地方泛起暖意。

Aragorn正赶去见Elrond,他的养父说有事要告诉他,却在书房门口撞上了刚出来的Thranduil。
他有点尴尬地行了礼,他向来不擅长和这位精灵王打交道,Thranduil的性格和他的爱人完全不同,“King Thranduil”
精灵王点点头,看起来没准备回答,扬着头准备离开,又迟疑地停住了,“恭喜你,Aragorn”
Aragorn显然没想到这位精灵王会同自己说话,这让他感觉每个动作都变的别扭,“呃,谢谢您,我……我很荣幸”他有点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他居然同自己爱人的父亲说,我很荣幸?虽然他确实有点感到荣幸。
精灵王的眉毛挑起来,努力咽下几句了咄咄逼人的讽刺,轻轻咳了一下,“不要辜负Legolas,”他的目光里闪烁着危险,“否则人类就不再会有国王了,你明白了吗?”
Aragorn有点惊讶于金发的精灵王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或者说Thranduil也会表现的如同一位寻常的父亲一样,但他同时也有些微妙的感动,“我永远不会辜负Legolas”
Thranduil似乎有点受不了他过于诚恳的眼神,微微撇开头,语调却软化了,“记住你说的话”,说着他匆匆转身,用不那么优雅的速度离开了,留下Aragorn一个人愣愣地望着他的背影。

“Estel,请进来吧”门内传来熟悉的温和嗓音,打断了Aragorn的思绪。
“您找我?”Aragorn进入屋内,见到独自坐在书桌前的Elrond。
“是的,我只是想告诉你,Arwen将要回来了,萝丝洛林的精灵们马上就将到达Rivendell”
“真的?Arwen要回来了?”Aragorn没法不去感受这份喜悦,他想念Arwen
Elrond微笑地看着他,眼前这个男人,他看着他从一个小小的孩童长成了一名战士,直到现在,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王者。
“请你去接她回家吧”Elrond对他说

Aragorn笑着走上去抱住Arwen,亲吻她的额头和脸颊,她还像以前那个小姑娘一样,虽然他们之间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他们曾经相爱,又分手,却仍然是对方最重要的亲人。
“恭喜你,Estel”Arwen笑着挽住他,让他带着自己走向宫殿。
“谢谢你,Arwen”Aragorn笑着说
“自从你的加冕,我就再也没见过你了”Arwen抱怨了一下,“你还没给我讲讲你的那些冒险呢”
“我们有的是时间,”Aragorn看到在远处等待的Legolas,示意他过来
Arwen拥抱了一下这位俊美的绿叶王子,“恭喜你,Legolas”
还没等Legolas回答,她就换上了俏皮的神情,“好好对待Estel,我从没见他用看你的那种眼神看过谁”
Aragorn大笑起来,拉着Arwen往大厅里走去。


终于到了这一天,Lindir全部的神经都紧绷得要断掉了。
此时的Rivendell比起任何时候都更像仙境,淡色的丝绸和纱缦悬挂在宫殿里,大厅的每一个角落都摆满了可爱的花束,几位精灵正弹奏着曼妙的歌曲,餐桌上摆满了珍贵的美酒和佳肴。
客人来自中土的各个角落,精灵,人类,矮人,甚至一些霍比特朋友。他们收到请柬的时候,其实都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因为毕竟,大家都以为几十年前就能参加这场婚礼了,中土的消息传播并不像有些人以为的那么落后。
乐曲声戛然而止,正当客人们疑惑时,宽敞的大厅里回荡起《露西安和贝伦》的歌谣。
这对璧人走入大厅,十指相扣,脸上带着庄严而快乐的神情。Aragorn头戴王冠,深色的礼服衬出他多年征战的挺拔身躯,礼服上的暗纹繁复华丽。而Legolas王子穿着样式简单的白色长袍,头戴银质额饰,仿佛有柔和的光芒笼罩在他周围。
看着他们,就连见惯了大场面的Mithrandir都不禁在心底感叹了一下。
他们身后跟着一对可爱的伴郎伴娘,Gimli还在颇为别扭地拉扯着自己修剪得十分整洁的胡须,时不时扯动身上的礼服,他还没完全习惯这种形象,而他的手臂微抬,轻托着一位优雅女士的纤手,Arwen穿着一袭贴身的丝绒长裙,衬着她洁白的皮肤和瀑布般的黑发,她的手上捧着娇艳欲滴的花束,却没有哪朵能比的上这位精灵公主的千分之一。
Aragorn蹲下身,从Gimli手上接过戒指,拍拍这位老朋友的肩膀。他的矮人朋友从依旧浓密的胡须里回以笑容,Gimli转头看向Legolas柔和的脸庞,他以前从未想过会同精灵成为朋友,现在他却成为了他的两个挚友的伴郎,他绝不会承认眼眶里的湿润是眼泪,矮人从不那么软弱。
Aragorn站起来亲吻Arwen的脸颊,无疑Arwen教会了他如何去爱,他们也许曾争吵不休,但Arwen永远是他无法割舍的亲人,他会永远爱她。
他为Legolas戴上戒指,目光相触,看进对方眼底,恍惚中好像听见了周围的客人们爆发出剧烈的掌声,他将手搭在Legolas的肩上,感受着自己肩上熟悉的重量。他们曾无数次这样互相鼓励,但只有这一次,他们的手上戴着相同的戒指。
一阵阵欢呼喝彩,Faramir带头叫嚷着,要求他们亲吻,Merry和Pippin跟着大声附和,Sam和Frodo也笑着鼓起掌。
Legolas露出令人动容的笑容,在纷纷飘落的花瓣里探身,吻住眼前的男人。
Aragorn抱住自己的精灵,果断地撬开精灵柔软的唇,舔舐他口腔里每个角落,像一位真正的国王那样攻城略地。

Elrond看着笑闹的人群,哄笑声,叫好声此起彼伏,大家互相碰杯,拥抱,亲吻着,毫无保留的欢乐洋溢在每个人脸上,Mithrandir虽已是白袍,性格却没什么改变,叼着烟斗笑眯眯地看着他的朋友们。
看来唯一没能融入这甜蜜的气氛中的便是身旁的人了,他无可奈何地看了Thranduil一眼,后者即使沐浴在纷飞的花瓣中,仍然保持着一贯的面无表情。Elrond却从这淡漠的表情中读出了什么,他对身边人举起酒杯,看着Thranduil微微触动的表情,“这是一场婚礼”,Elrond缓缓道
“一场我们都能预见结局的婚礼”Thranduil摩挲着酒杯的边沿,他的平静里包含着深沉的哀恸。
“至少此刻是幸福的,”Elrond接道,“我们的永生让我们过于重视永恒,却在对永恒的担忧中,忘记了品尝此刻”
Thranduil看向他,时间不只带给了这位精灵领主失去的伤痛,更带给他智慧,理解,一种能安定人心的坚强。
“Le hannon(谢谢你)”Thranduil轻轻地说,看向被众人包围的两人,脸上浮现着少见的温情。
Elrond笑着放下酒杯,轻轻握住Thranduil伸向他的手。

Lindir正站在精灵领主的身后,有点惊恐地看着食物纷飞的大厅,以及开始跳舞的人群,努力指挥着精灵们补充酒液,更换食物。
他的目光无意间扫到自家领主和他身边的精灵王,有点紧张兮兮地想着自己可还没准备好再办一场婚礼。




-FIN-

评论
热度(189)
  1. 喵布哒Royila 转载了此文字

© 喵布哒 | Powered by LOFTER